第九十八章:再生误会

何沛白见她强行坚持着,也只好顿了顿,继续道:“那我先走了,你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记得直接打电话给我,我随时都在。”

慕以冬点了点头,神情如同玩偶一样怔然,没有任何精神。

就在何沛白踏出了包间后,慕以冬这才将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示开来,她坐在地上抱着膝盖嚎啕大哭,眼泪如同掉了线的珍珠般,不断往下掉落,以此来宣泄着自己心底里的所有委屈。

她并不知道的是,门外背看着墙而站的何沛白,也同样一脸是落寞神色。

他深深地懊恼着自己今晚的所作所为,却又感到无力。

他曾经发过誓要让慕以冬永远都幸福快乐,哪怕站在她身边的人不是自己。可现如今,慕以冬却是因为他而受到了伤害,他都不知道他要怎么去原谅自己。

与此同时——

黑色路虎车飞快地疾驰在柏油道路上,阮星庭将油门踩到底,一路上连闯了无数个红灯。

吕柔柔坐在副驾驶在焦急不安地看着他:“星庭,你别这样,这样很危险。”她可不想要明天的头条是她在高速路上出车祸的消息。

一旁的阮星庭仍旧我行我素地踩着油门,没有将吕柔柔的话放在耳里。

直到半个小时过后,阮星庭才渐渐地减慢速度,将车子停留在吕柔柔的公馆面前。

“下车。”阮星庭脸色冷酷,嘴里只挤出了这两个字。

吕柔柔面色迟疑地看着他,不想要错过这个可以跟阮星庭重新开始的机会:“星庭,就让我陪着你吧,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你就让我陪在你身边替你消除烦恼吧。”

阮星庭不为所动,修长的手指依旧轻敲着方向盘,面色阴沉。

良久之后,吕柔柔见阮星庭没有半分松口的样子,只好识相地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

“星庭,那我先回去了,你如果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这个节骨眼上,她可不能再做出任何让阮星庭厌恶她的事情。

就在吕柔柔下车将车门关上后,阮星庭毫不犹豫地重重踩下油门,车子绝尘而去。

他一路疾驰飞奔到北市花园,把车子停留在了这栋灯火通明的别墅前。

“先生,您回来了,少奶奶的汤我已经热好了。”张妈见阮星庭回来,连忙迎上去,却看不见慕以冬的身影。

阮星庭眸底微眯起,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他走上前就将那碗自己辛苦熬制了几小时的补汤打翻在地。

“以后不许再给慕以冬熬补汤。”

瓷器摔落在地发出“硄”的一声刺耳声音,再加上阮星庭脸色的阴沉,张妈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两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前一秒阮星庭出去时还特地交代她要把汤热起来,等着慕以冬回来晚,可没有想到,阮星庭回来之后就你变成了另一个人一样。

阮星庭锐利眸光扫过张妈的迷茫神色,却没有跟张妈多说什么,他抬起脚就往二楼书房走去,而他摔门关门的那一道“砰”的声音便足以证明他心底里有多愤怒。

酒吧包间内——

慕以冬不断用冷水拍打着自己的脸颊,体内燥热的气息已经流走一大半,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寒意。

她苦笑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狼狈不堪的模样正如同她此刻的心情般,她现在哪里还有白天的那个幸福的样子。

不知道站了多久,慕以冬感觉到肚子里传来一阵不舒服,她低头看着自己尚且平坦的肚腹,不禁轻声呢喃:“孩子,你也在抗议吗?你也知道妈妈所受的委屈是吗?”

几分钟后,慕以冬简单将自己的这副模样收拾了下,便走回沙发处,拿起自己的包包,准备离开酒吧。

有些事情,她终究是需要踏出这扇门去解决的,她不可能一直停留在这里。

酒吧里弥漫着一种萎靡放纵的气息,可酒吧外却是格外的静谧。

此时正值半夜两三点,这条街道早已经空无一人,显得十分冷清孤独。

慕以冬脚步顿了顿,抬起头看了半晌星星,这才继续沿着街道往下走。

星辰依旧灿烂,可属于她的那颗星星却黯淡无光。

酒吧离北市花园尚有段距离,慕以冬不知道自己这一路走了多久,停了多久,只知道自己走到北市花园的门口时,东方已经泛起鱼肚白,天色微亮。

而一直跟在她身后的那抹身影,也在她踏进北市花园时停顿了下来。

“以冬,对不起。”何沛白无声地道着歉,将所有的过错都归揽到自己身上。

如若不是他的出现,至少现在的慕以冬还是幸福的。可该死的,他都愿意选择默默守护在慕以冬地身边了,为什么上天还要跟他们开这个玩笑,让他亲手伤害了慕以冬。

北市花园里安静无比,慕以冬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来的时间,下意识地抬眸看向了那辆黑色路虎车一眼,心底里复杂无比。

“少奶奶,您回来了?”张妈看到慕以冬平安回来,喜出望外。

这一个晚上她因为担心慕以冬都没怎么合过眼,生怕慕以冬会出个什么意外。幸好……谢天谢地,慕以冬没有出什么事情。

“少奶奶,您跟先生两人……”张妈欲言又止,想出口关心询问又觉得自己逾越了规矩。

主人家的事情又岂容得他们这些做下来的胡乱猜疑想象。

慕以冬知道张妈关心自己,她也从未将张妈当过外人,只不过,这件事情就连她自己都理不清,所以她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开口好。

“张妈,你让我先静一静吧。”慕以冬顿了顿开口。

张妈注意到了她眉眼之间的疲倦之色,心疼地叹了口气:“那我先给您煮点粥吃?”

慕以冬本想开口拒绝,可一想到自己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也只好点了点头,她可以不为自己着想,却不能不为肚子里的孩子打算。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这是她的全部。

须臾,慕以冬抿紧了唇瓣后,便拖着疲惫的身子往二楼的方向走去。

路过书房时,慕以冬抬眸看了一眼禁闭的房间门,不由得移动脚步走了过去。

轻轻叩响书房门,慕以冬想要再跟阮星庭谈一谈,她愿意放下她所有的骄傲与尊严,只想要心平气和和他谈一谈。

“星庭,我们谈一谈吧。”慕以冬沙哑出声,等着房门另一头的回应。

只是……她站了许久,等了许久,始终是等不到另一头的回应。

烟雾缭绕在书房内,阮星庭右手指尖紧捏着半截烟头,眸光定格在远处,他从来没有抽烟的习惯,可他烦闷到了极点就会点上一支香烟,然后看着它燃烧。

每次香烟燃烧完的时候,他想要的答案也会从中得到。

可这一次,满地的烟头,满屋子的烟味,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答案,敲门声在身后响起,若是往常,他必定会回过头来开门,可这一次,他却不知道究竟要怎样面对慕以冬。

他眼睛里所看到的那一幕,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他的心里,纵然他想费力抹去,却怎么也忘不了自己亲眼所见的事情。

直到敲门声停止,阮星庭听到脚步声离去时,他这才转过身来,紧抿着唇瓣看向那扇紧闭的房门。

“你究竟内心里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阮星庭轻问出声,他从来没有一刻这么渴望自己能够知晓慕以冬内心里的想法,他想要去相信,却又无法控制得了自己的猜疑。

这一夜,两个人都彼此心伤,明明两颗心靠得这么近,却又无法融合在一起。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