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茶被下药

苏格兰酒吧——

慕以冬赶到的时候酒吧里已经喧嚣不止,霓虹灯光在舞池中央不停闪烁着,舞池中间的男男女女尽情地摆动着自己的身子。

看到这一幕,慕以冬微微蹙起眉头,准备直接走向吕柔柔早已经发给她的那间包间房,她十分不喜欢这种混乱的场所。

“您好,请问是慕小姐吗?”酒吧服务员走到了慕以冬的身旁,低声询问着。

慕以冬心底里有些疑惑,却还是点了点头。

“好的,您跟我来。”服务员得到回复后领着慕以冬赶到包间。

推开包间的门,慕以冬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香味,她几乎是皱紧了眉头想要离开,可一想到吕柔柔跟她说的话,她还是忍了下来,坐到包间的沙发上。

她可以不管吕柔柔的一切,可何沛白跟娇娇她不能不在乎,所以,她必须留下来,她倒想看看,吕柔柔究竟想耍什么把戏。

与此同时酒吧的另一角,吕柔柔正坐在吧台上晃动着自己酒杯里的半杯白兰地,眸光定格在远处。

“吕小姐,事情已经都按照您吩咐的做好了。”刚刚领慕以冬前去包间的工作人员走到了吕柔柔的面前。

吕柔柔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笑意:“慕以冬她已经进房间了是吗?”

“对的,您吩咐的一切都已经办妥了,我做事您放心。”

“好,这些钱你拿去吧。”吕柔柔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小叠百元大钞,工作人员看到这里,脸上不禁泛起一股贪婪神色,连忙接过吕柔柔手中的钱。

“吕小姐,下次有需要您可以继续叫我,保证让您满意。”

吕柔柔摆了摆手,将手中的半杯白兰地一饮而尽。

半晌后,何沛白风风仆仆地赶到酒吧,吕柔柔早已经将包间的号码发给了他,所以他也直接走向了包间的方向,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吕柔柔。

看到何沛白的身影,吕柔柔嘴角微扬,立即拨打出了自己早已经准备好的号码。

电话很快被接通,吕柔柔轻敲着酒杯,换上了一种委屈可怜的语气:“星庭,我好想你,你可以过来看一看我吗?”

阮星庭语气淡淡的声音传来:“我让俞姐过去看看你。”他不愿意单纯跟吕柔柔接触,让慕以冬有任何误会。

“星庭,你知道的,能治愈我一个人的始终只有你一人,俞姐根本治不了我内心的难过。你就过来看我一眼好不好?难道你忍心让我一个人呆在酒吧里到天亮吗?我还记得,三年的这一天就是我被迫离开你的时候。后来,每次在国外度过这一天时我都会泡在酒吧里,好不容易我现在回来了,你难道就不能过来看看我吗?”

电话里的另一头沉默不语,吕柔柔吸了吸鼻子,继续说着:“我不要求你陪我很久很久,我只是想要你过来看我一眼就可以了,星庭,你难道忘了我们以前的承诺了吗?难道你现在就连一眼也不愿意看我了吗?”

“我真的只是想你了,我真的只是想见你一眼而已。星庭,我在苏格兰酒吧内,如果没有等到你,我是不会离开的,我会在这里一直等你,不见不散。”

说完,吕柔柔就挂了电话,顺带拿起桌旁的纸巾将自己刚刚挤出来的几滴泪水擦掉。

她轻摇晃着手中的手机,眸底闪过一丝阴险。

她十分清楚阮星庭的性格,以她对阮星挺的了解。她相信,阮星庭一定会赶过来酒吧的。至于星庭过来之后的事情,她比任何人都要期待得多。

酒吧的包间房内——

何沛白看到房间号,便推门而进。可他一推开包间门后就看到了正坐在沙发上坐立不安的慕以冬。

“以冬?”何沛白见她脸色潮红,不停地喝着冰水,不禁心生疑惑。“你不舒服吗?还有,吕柔柔没有过来吗?”

这一次是吕柔柔约起的他们,按道理,吕柔柔应该提前赶到了才是。

慕以冬摇了摇头,出声向何沛白解释:“我没有看到吕柔柔,沛白,很热。”

她不停地控制着自己想要扯衣服的想法,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间就会成这样。

慕以冬的行为举止太过奇异,何沛白不禁皱起眉头走上前。

“你怎么了?”何沛白伸出冰凉的右手抚摸上慕以冬的额头,语气担忧。“你的脸怎么这么烫?”

感受到了一股冰凉,慕以冬心底里一直控制的那股燥热再次涌动起来,她潜意识里不停地蹭向何沛白冰凉的右手,口中还发出一阵嘤咛声。

何沛白心中一惊,也察觉到了慕以冬的奇怪之处。

“以冬,你听我说,你先冷静下来,你先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了?”何沛白抽回了自己的手,出声询问着慕以冬。

慕以冬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间就这么热了,我很不舒服。沛白,我究竟是什么了?”她觉得自己的这副模样十分难堪,可又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

“以冬,你别急。你先听我说,你想想你进酒吧后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你把你进酒吧之后的事情详细跟我说下。”

“进酒吧?”慕以冬用自己闪存的一丝理智不停回想着。“我进酒吧之后就跟服务员进了包间,包间里有一股特别浓的味道,还有……还有我喝了桌上的茶,喝过之后我就感觉自己全身都有一种滚烫的感觉。”

她当时还以为是酒吧里的空调温度太高,可她已经调到了最低温度,还是一阵滚烫。

“茶?”何沛白心中一惊,慌忙上前查看了那杯茶。

继而,何沛白心底里十分复杂地看了一眼慕以冬,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处理。

他上前不是,任由慕以冬在那里不舒服也不是。

“以冬,你听我说,你刚刚闻到的那股香味和那杯茶可能是被下药了,所以你现在才会感到热,你要控制下你自己,相信我,你不会有事的。”何沛白低声在慕以冬身旁说着。

慕以冬点了点头,却还是痛苦地呻吟出了声,身体也因为燥热而不停地摆动着,豆大的汗珠从她额头处滑下。

何沛白在一旁看得心急如焚,只好转身走到洗手间里,将毛巾打湿为慕以冬擦拭,希望能够帮她减少下痛苦。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