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只不过是一双破鞋而已

“你就是这样当阮家大少奶奶的?”阮星庭上前攥紧了慕以冬的手臂,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旁,语气冷淡。

他的力道十分大,令慕以冬不禁痛得倒吸一口凉气。“你放手。”

“放手?”阮星庭冷笑一声。“让我放手,你才好跟他一起双宿双飞?慕以冬,你可别忘了,你是阮家的少奶奶,既然你想要这个身份,你就自己该明白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

何沛白脸上的温和笑意在听到这句话后瞬间消失无存,他扶正了身旁的林娇娇,挺身而出:“那你呢?难道将自己的妻子丢在半路,然后跟另一个女人鬼混,这就是你身为一个丈夫该做的事情?

阮星庭,别让我看不起你,你如果真的爱以冬的话你就该好好对她,如果不爱她的话就放了她。她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糟蹋的,她值得更好的人来守护。”

“哦?是吗?”阮星庭讥讽的唇角向上勾起,右手直接揽上慕以冬的肩。“那可能是你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我肯放过她,她可不肯放过我。要知道,她为了能够嫁给我可是不惜当第三者插入我跟柔柔之间的感情,甚至还让爷爷来威胁逼迫我娶她。

一个佣人的女儿为了能当上阮家少奶奶拼到这个地步,现在要是轻易离婚的话,她又怎么会甘心呢?还有,就算我们离婚,她也只不过是一双破鞋而已,别说以你的身份家世背景根本不用如此委屈自己,我想就算是何家的叔叔阿姨也不肯接受吧。”

“你!”何沛白脸上一片怒意,他没有料想到阮星庭竟然当着他的面如此羞辱以冬,这可是他视若珍宝,想要呵护一生的女人。

慕以冬心中一颤,不禁觉得自己十分可悲。

原来,在阮星庭的心中,她只是一个为了当上阮家少奶奶而不择手段的女人,甚至是一个破坏他真爱的第三者。

“沛白,你先带娇娇回去吧。”慕以冬不愿意将自己的这一面展示给任何人看,这是她自己当初的选择,阮星庭不过是仗着自己爱他,所以才能够这样羞辱自己罢了。她的心早已经一点一点地冷了,一年两年三年,她甚至都忘了自己坚持下去的原因是什么。

“不行。”何沛白不放心就这样把她自己一个人丢在这里。“我送你回去。”

“呵!还真是感动。”阮星庭嘴角勾着一抹嘲讽笑意,挑衅地看着何沛白。“你不要忘了,她是我的女人。”

话落,阮星庭揽在慕以冬肩膀的手臂加大了几分力度,将她带向电梯的方向,只留下一脸落寞的何沛白。

何沛白心绪复杂地盯着慕以冬的身影。

他这次回国原本是想要与过去做一个了断。他在回来之前不断告诉自己,只要以冬能够幸福,他就可以放心一切。可如今看到她并不幸福,他又怎么能够了断一切呢。

黑色路虎车里,阮星庭将慕以冬强行塞进副驾驶,自己则正坐在驾驶位上,发动起车子,往北市花园的方向开去。

慕以冬抬眸扫了一眼面前所摆放的东西,一支玫红色的女士口红,一瓶大红色的指甲油,这些东西无疑都是吕柔柔所留下的。

“我要下车。”慕以冬音量不高,但语气却很坚决。

一想到吕柔柔与阮星庭在车上缠绵过的时刻,她就觉得一阵恶心。只怕这辆车真正的女主人是吕柔柔,而非她吧。

阮星庭转头看了她一眼,淡淡地道:“北市花园离这里还很远。还是你想要,再冻一次,再让何沛白英雄救美一次?”

车内打开着橘黄色的灯光,慕以冬那张小脸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越发苍白,阮星庭突然间想起自己和她一起度过的那段少年时光。

那个时候,他和慕以冬两人算是阮家大院里最为合得来的孩子。可谁又能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两人竟然会成为现在这副对立的模样,互相折磨着彼此。

如果没有柔柔的出现……或许他跟慕以冬……

这个想法冒出来后,阮星庭不禁心中一颤,这么多年了,他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想法念头。在他潜意识里,他一直认为,是慕以冬破坏了他跟柔柔。

这时,阮星庭的手机响起,他戴上蓝牙接起电话。

慕以冬别过脸,看着窗外的风景,心中极度酸涩。能够让阮星庭如此重视的人,她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谁。

“你再乖乖等一会儿,我现在马上赶过去,一定来得及和你一起切蛋糕。”阮星庭耐心地哄着电话另一头的女人,语气温柔。

须臾,慕以冬见他挂断了电话,再看了一眼窗外的景象,淡淡地道:“我就在这里下车吧。”

“我打电话让司机过来接你。”阮星庭将车子停靠在路边,想要再度拿起手机拔打出电话。

“不用了。这里打得到车。”慕以冬拿起自己的包包,推门而下。

就在她准备关车门之时,阮星庭的一句话落入了她的耳中,令慕以冬不禁嘲讽一笑。

“今天是柔柔获奖,今晚庆贺我不能缺席。”

是啊,今天是吕柔柔获奖的日子,她又怎么比得上吕柔柔的重要呢,她最爱的丈夫就这样在她面前扬长而去,去给另一个女人庆贺。

接下来几天,慕以冬都静心呆在北市花园,没有外出,令她意外的是阮星庭回北市花园的次数反倒比以前增加不少。

“少奶奶,先生在餐桌等您。”张妈推门而进,将阮星庭要见她的消息告诉慕以冬。

慕以冬合起书本,淡淡地道:“我知道了。”

话落,她从衣架上取了一条披肩,便走下楼去。恰好,她也有件事情想要跟阮星庭说。

三年过去了,她一直围绕着阮星庭生活,她将阮星庭当成了自己的全世界,可自己却从来入不了阮星庭的世界。

或者,她也该学着为自己而活,追逐自己的梦想了。

“吃饭吧。”阮星庭见慕以冬坐下餐桌,吩咐张妈将饭菜端上。

慕以冬略微诧异地抬起头,没有料想到阮星庭竟会坐下跟她一起吃饭。

“过几天就是爷爷的生日,礼物我会挑选,然后提前送到这里,你记得先空出时间,好好打扮下,到时候生日宴会上将会有很多人出席。”阮星庭见慕以冬身子单薄,不由得眉头轻皱,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个动作。

“好。我知道了。”慕以冬敛起眉间的失望。

果然,阮星庭不会无缘无故陪她一起吃饭。

看来,她所有的妄想终究只是妄想罢了。

“我已经认真地想过了,我想要出去外边上班。”慕以冬抬起头,直视着阮星庭。他的一双黑眸如同往日一般淡漠,她根本无法猜测出他心中所想。

“上班?”阮星庭对慕以冬的想法感到意外。“我不是已经和你说过了吗?阮家不需要你去上班。”

他阮星庭的女人,又何至于要到外边去上班。

“我已经决定了。”慕以冬鲜少这么坚持自己的想法,不肯退让。

阮星庭眉头略微一蹙,感觉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女人究竟在想什么。

“那我安排你进阮氏。”见她如此坚持,阮星庭也只好退让一步。

“不用了。”慕以冬不假思索地拒绝着。

她的专业在阮氏面前并没有太大的作用。何况,这一次,她是真的想为了自己而努力,进阮氏,每天面对阮星庭,不过也只有徒增烦恼而已,倒不如好好为自己而拼博努力。

见阮星庭良久没有答话,慕以冬只好抬头看了一眼他,却发觉他的目光一直定格在自己身上,似乎是想看穿自己心中所想。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