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办公室自残

“不是爱情?”吕柔柔冷笑出声,她走上前几步,眼中含泪地告诉阮星庭:“星庭,一定是慕以冬跟你说什么了是不是?你这么爱我,怎么可能不是爱情,我们两人好不容易经历了这么多磨难才重新在一起的,如今我好不容易从国外回来了,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不爱我,你只是被慕以冬欺骗了,是慕以冬想从我的身边抢走你,是不是?”

“我知道我离开了三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可是我对你的爱从来都没有变过,如果当年不是爷爷插手进我们之间的事情,现在我们说不定已经有我们自己的小孩子了,星庭,我离不开你。”

“柔柔,你别这样。”阮星庭心中复杂,腾起了几分愧疚感。

可吕柔柔却听不进阮星庭说的话,她猛扑上前,再次紧紧地抱住了阮星庭,泪如雨下:“星庭,我是真的很爱很爱你,我不能没有你,无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我可以不跟慕以冬争任何东西,我只要你别离开我。”

“柔柔,你冷静一点。”阮星庭想将吕柔柔的双手松开,劝说她稳定情绪。

可吕柔柔却不管不顾,她踮起脚尖,想要凑上前亲吻阮星庭,却被阮星庭偏过头躲开。

“柔柔,你应该清楚,自从你回国后,我就没有碰过你,我跟你之间真的没有办法再回到三年前。我会尽我最大的能力弥补你,可我的心已经放在了慕以冬的身上,再也收不回来了。”阮星庭淡淡出声,眸中不再有往日对吕柔柔的宠溺神色。

“我明白了。”吕柔柔突然自嘲一笑,她退后了几步,不动色地从外套口袋里拿了一枚小刀片。

“星庭,我不会离开你的,既然你爱上了慕以冬,那我就只能用另一种方式来让你记住我了,我会让你记住我一辈子。”吕柔柔目光坚定地看向了阮星庭,她右手手腕微微一用力,锋利无比的刀片便划入她的血肉中。

鲜血从手腕处滴落,滴到了地板上,吕柔柔却镇定自若地看着阮星庭,嘴角浮起一抹残忍笑意:“这辈子,我都不会离开你了,星庭,你也会一辈子都记得我。”

“柔柔!”阮星庭瞳孔猛缩,没有意料到吕柔柔会用这种极端的方式。

他慌忙从口袋中掏出了手机,拔打出120,继而上前紧紧地握住了吕柔柔的手腕,抱着她往楼下跑去。

“星庭,你看,你都愿意抱我了。”吕柔柔手腕还在不停地冒出鲜血,嘴角却扬起一抹笑意,痴痴地盯着阮星庭看。

阮星庭眉头紧锁,他脸色略沉了几分:“柔柔,你再坚持一下,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情的。”无论是为了柔柔还是为了他自己,他都不会允许吕柔柔出任何事情。

120救护车在两分钟之内赶过来,阮星庭二话不说便抱着吕柔柔上了救护车,而另一边的阮家大院里,慕以冬正在切鱼片,不慎将手划出了一道口子。

“少奶奶,您没事吧?”张妈看到慕以冬受伤,慌忙上前查看。

慕以冬将手放在清水下冲洗:“没事,只不过我的眼皮一直跳,心底有点不安。”

“一定是您太累了。”张妈找来一块止血胶布,细心地为慕以冬贴上。“您刚一回来就忙着给先生做饭,都没有好好休息。”

“但愿吧。”慕以冬强行压下心头里的不安,呢喃出声。

120救护车赶到医院后,吕柔柔被推进急救室,阮星庭焦急不安地在门口徘徊着,他想掏出手机给慕以冬打一个电话,这才发觉手机落在了办公室里。

恰巧这时,急救室的大门打开,医生一边摘掉口罩一边将吕柔柔的情况告诉阮星庭:“幸亏她划的伤口不深,而且送得及时,她基本没有什么大碍了,只需要好好注意,好好休养下就好。”

“好,谢谢医生。”阮星庭心底倏然松了一口气,若是柔柔有一个好歹,他跟慕以冬之间势必会存在芥蒂,他无法心安理得地跟慕以冬在一起。

吕柔柔从急救室里被转到普通病房,阮星庭已经通知了俞初,他坐在吕柔柔的病床前,等着俞初赶过来。

“星庭……”吕柔柔醒来,她看到守在她身边的阮星庭,虚弱出声。

阮星庭眸光扫向她,上前查看了她的情况:“你没事吧?”

“你怎么不让我死了呢,没有你在我身边,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吕柔柔偏过头,泪水无声地掉落,再加上她苍白的脸色,整个人看起来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柔柔,你知道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阮星庭抿紧唇瓣,在吕柔柔的病床前站直了身子。“你不可能用你的生命来绑住我一辈子,所有我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已经和你说了,我会在另一方面尽可能地弥补你,但我的心已经给了慕以冬,我没有办法再收回来。”

“星庭,我只是想要你在我身边,你难道连这点都没有办法满足我吗?你忘了我们少年时一起许下的承诺吗?那个时候就算有慕以冬在你身边,可是你眼里还是只有我一个人。”

“柔柔,忘了以前吧。”阮星庭的神情微动,却还是淡漠出声。

与其给吕柔柔更多的希望,倒不如把话都一次性跟她说起清楚,这样对他们每个人都好。

阮星庭抬眸看了下手腕上的钟表,时间已经不早,俞初也正在往这里赶过来,他正准备转身走出病房,回北市花园。

“星庭,那你在这里陪我最后一晚可以吗?”吕柔柔倏然出声叫住了星庭,她语气中夹带了一丝哭腔。“你就看在我为了你受伤流血的份上,你就在这里陪我一晚可以吗?只要过了今晚,我就会劝自己对你死心。”

星庭脚步一顿,他眉头略微蹙起。

“柔柔,我已经让俞初过来陪你了,你好好休息吧。”阮星庭落下这句话,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医院,以冬还在家里等着他,他没有办法留在医院陪柔柔。

就在阮星庭离开后不久,俞初也火急火燎地赶到了吕柔柔的病房。

“柔柔,你怎么伤成这样?你明知道过几天还有一场芭蕾舞表演,你这样子要怎么上台表演?”俞初看到她包着白绷带的手腕,不禁眉头紧蹙起。

吕柔柔收回刚刚面对阮星庭的那副楚楚可怜模样:“俞姐,我自有分寸,这个伤用不了几天就会痊愈的。”如果不是有十足十的把握,她也不可能会在星庭面前自残。

慕以冬抢走了她的一切,她还没有从慕以冬身上讨回来,她又怎么会甘心去死呢。

原本她是打算利用自己的伤口来留住阮星庭,可没有想到星庭竟然对她这么绝情,任她说什么都不肯留下来陪她。

该死的,她迟早有一天会让慕以冬付出代价。

她吕柔柔想要的东西,岂是慕以冬那么容易抢走的?

北市突然间下起倾盆大雨,伴随着阵阵电闪雷鸣,慕以冬看着眼前已经凉透了的一桌菜,心底里深深不安。

她已经给阮星庭打了无数个电话,可手机号码一直显示无人接听,她深怕阮星庭会出了什么事情,可转念一想,阮星庭在北市是绝对不可能会出事的,空空荡荡的餐桌令慕以冬失落不已。

就在慕以冬胡思乱想之际,黑色路虎车缓缓行驶进了北市花园,慕以冬听到动静,慌忙跑出去查看。

阮星庭冒着雨下车跑进大厅,慕以冬借着闪电的光芒看清了阮星庭的面容,慌忙扑进他怀中。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