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你别得寸进尺

张妈接过药物,脸上带着惊讶神色。要知道阮星庭极少在别墅里过夜,更别提跟慕以冬一起在别墅的餐桌上吃饭。

“好的先生。”张妈只是一个佣人,她也没有资格过问太多的事情,只是内心里为慕以冬感到欣喜。

如果阮星庭能够对慕以冬转变心意,慕以冬这么多年来的付出也没有白费。

北市的风雪渐渐停止,院外依旧是一片白雪皑皑,街道上的行人匆匆路过,每个人都捂紧了身上的围巾和帽子,生怕一个不小心被冷风所倾袭。

慕以冬醒过来之后已经是天黑时分,她睁开双眼看着这间黑暗的房间,陷入了一片沉思。今年的北市似乎格外寒冷,她向来讨厌严寒的冬季。

须臾,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慕以冬的思绪。

“喂?”她划过手机屏幕,声音沙哑。

何沛白听到她的声音,眉间闪过一丝担忧神色:“我是沛白,你好一些了吗?”电话里她的声音似乎十分干哑。

“已经好很多了。”慕以冬接到何沛白电话并不意外。

她与何沛白除了认识阮星庭之外,同样还认识林娇娇。如果她没有料错,这个号码他应该是从林娇娇那里要来的。

何沛白:“那你记得按时吃药,如果有空的话就过来复诊下,过敏加高烧可不是小事。”

“好,我知道了。”慕以冬兴致并不高,与他继续闲聊过两句便挂了电话。

随即,她取来沙发上的毛呢大衣披上,穿着一双加绒家居鞋往楼下走去,虽然睡了一觉醒来,可她还是觉得头有些昏沉沉,大概昨晚是真的冻着了。

“张妈,我饿了。”慕以冬拉开餐桌的椅子,往厨房唤了声。

以往别墅里只有她跟张妈两个人在,久而久之她跟张妈之间两人也很随意,丝毫没有一点女主人的架子。

“少奶奶,先生在书房还没有下来,您看下是不是要等等他?”张妈围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询问着慕以冬。

阮星庭?

慕以冬听到阮星庭留在书房里略有讶异,但一想到两人从未在别墅里一同吃过饭,随即便打消了叫他一起吃饭的念头。

早在刚开始结婚时,她曾经变着花样,用着各种办法让阮星庭留下来陪她吃饭,可阮星庭哪次不是冷眼对她。现如今,她早已经习惯了,早就不抱着任何期待心理。

没有期望,就不会有失望。

“不用了,我饿了。”慕以冬将手中的手机放下。“先把晚餐端上来吧,他是不会跟我一起吃的。”

“你难道就是这样尽一个妻子的本分?”不知何时,阮星庭已经站在了慕以冬的身后,他脸色如同暴风雨欲来一般冷冽。

这个女人,简直不识好歹。难得他破天荒肯主动留下来陪她吃一顿饭,可她竟然就这种态度。若换成了以前,他肯留在别墅片刻她都能心花怒放。

“那你又是怎样做一个丈夫的本分?把我丢在风雪里,你想过我的死活吗?还是你阮星庭已经憎恨我到这种地步了,迫不及待想看我出事,好把吕柔柔那个小三娶进阮家是吗?”慕以冬抬起头,对上阮星庭冷淡的眼眸,心底里觉得十分委屈。

她还没有大方到丈夫把自己丢在半路风雪里,然后去跟另一个女人相会,她还要对丈夫笑脸相迎。

她是爱着阮星庭不假,可阮星庭这么多年来的冷漠和淡然都已经令她感到身心疲惫。或许人只有在经历过生死绝望的时刻才能幡然悔悟,想起要对自己好一点。

既然她已经决定了从这段感情中抽身出来,那么她就不会再将所有的重心和精力都放在阮星庭一人身上,也许她应该去寻找着属于自己的生活。

“慕以冬,你别得寸进尺。”阮星庭黑着脸咬牙看她。“还有,你不要忘了,你才是破坏我和柔柔感情的那个人。”

他今天原本是一时心软才决定留在别墅陪她,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不识好歹。柔柔是他的底线,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中伤吕柔柔。

“呵呵……”慕以冬突然笑了出声:“是阿,在你阮星庭眼里,我不过就是这样一个女人而已,可是现如今阮家少奶奶的身份是我,我才是你名义上和法律上的妻子。我一日不离婚,吕柔柔她就只能是一个小三而已。你说,要是我把这些消息都透露给媒体,吕柔柔的身份地位还能保得住吗?”

“你!”阮星庭眯起眼眸,右手也因愤怒而掐上了慕以冬的脖子,继而看着她涨红的小脸一字一句道:“慕以冬,别逼我。”

丢下这句话后,阮星庭松开了她,快步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打开车门坐进路虎车之后,阮星庭盯着北市花园的这栋别墅,再看了看自己刚刚掐上慕以冬的手,心底里没由来地一阵烦躁。

而在别墅里边,慕以冬仰着头,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这是阮星庭三年以来第一次对她动手,没有想到居然是为了吕柔柔。

这时,手机发出一阵震动,慕以冬盯着手机屏幕,看着它响了几十秒后才缓缓接起电话。

“怎么了?”打电话给她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多年来的好友林娇娇。

林娇娇在另一边的声音显得有些吵杂:“以冬,你出来陪我喝一杯吧,算是为了庆祝他回来了吧。”

林娇娇口中的他,慕以冬自然是知道是谁,也只有何沛白才能让林娇娇有着这样的反应,向来敢爱敢恨的林娇娇一遇到感情方面的事情,也跟她一样理不清。

“你在哪儿?”

“辉煌酒吧。”留下这句话之后,林娇娇就匆匆挂了电话。

慕以冬怕林娇娇一个人在酒吧里出什么事,也赶紧换过一件衣服后就匆匆出门。

辉煌酒吧座落在北市的最中心,一到晚上便是全北市最奢侈萎靡的地方,慕以冬刚一踏进辉煌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酒味,酒味中混杂着的香水味令她眉头微皱。

“您好,我想问下林娇娇女士在哪个包间?”她随手抓了一个服务员问着。

“302包间房。三楼向右转的第二间房就是。”服务员不假思索地回答。

“知道了,谢谢。”

知道房间号之后,慕以冬转头走向了三楼的包间,相比起楼下吵杂的舞厅,包间多了几分安静,但却弥漫着一股她不喜欢的烟味。

“以冬,你来了!”林娇娇留着一头齐肩短发,她冲慕以冬一笑,两个浅浅的酒窝将她衬得十分灵动。

慕以冬走过去将她手中的酒杯拿下:“你不该喝太多酒,喝酒伤身。”

“今天我高兴嘛。”林娇娇重新在旁边拿过一瓶酒,‘噗嗤’一声就将瓶盖打开,酒红色的液体再次倒入高脚杯中。

慕以冬无奈,只好在她身旁找了个位置坐下,陪着她一起喝。

“我喜欢了何沛白这么久,我等了这么多年,没有想到真的把他等回来了。”林娇娇半说半笑,喝过酒的她在此时显得有几分妩魅。

慕以冬轻抿了一口苦涩的红酒:“那你就趁这次机会好好把握住。”林娇娇是她与何沛白初中时的同学,当时林娇娇对何沛白一见钟情,自此后就一直追着何沛白的脚步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何沛白离开了国内,两人也就没有摩擦出什么火花。

说句实在的,这么多年,她也挺为林娇娇感到惋惜。林娇娇的姿色可以算是上乘,做事能力丝毫不输给任何一个男人,可她却单身等了何沛白这么多年。如果能到两人走到一起的话,她也会十分高兴。

“你呢,你跟他怎么样了?”林娇娇转过头来,本想继续跟她说自己心中的高兴,却见到慕以冬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