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我相信我没有看错人

回过神来,慕以冬这才发觉阮星庭已经走远,她不得不快速将房门关紧,跟上了阮星庭的步伐。

只不过这一次,阮星庭刻意放慢了脚步,等待着她走上来。

到达了跟陆明轩约定的地点之后,场面一度涌动着一种尴尬的气氛,慕以冬站在二人的中间,想要缓和调解下气氛,可未等她说话,两个男人却径自地搭起话来。

“阮总日理万机,向来都是以工作为重,怎么,难不成阮总今天专门抽出空来跟我们同游巴黎?”陆明轩眼底漫起一股敌意,看向阮星庭的目光中略带着几分傲慢,不再有昔日合作伙伴的和气。

阮星庭并没有任何恼怒之意,反倒嘴角微勾起一抹挑衅的笑意:“怎么说以冬都是我的妻子?这是她第一次来到巴黎,我就算工作再忙也是要空出时间来陪陪她,反倒是陆总,如果陆总有事的话可以提前一步离开,不用麻烦陆总陪着我们两人。”

“不麻烦。”陆明轩看了慕以冬一眼,想也不想地拒绝了阮星庭的提议。“既然我们今天都有空,那我们就好好地逛一逛。”

慕以冬错愣不已,阮星庭紧拽着慕以冬的右手,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旁边,跟着她一起踏进店里。

这一天,慕以冬跟着两人一同逛着巴黎,她本身就长得极其漂亮,再加上身旁的陆明轩和阮星庭,这三人的组合在人群中极其亮眼,慕以冬一整天下来已经接收了无数个女生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直到天色渐晚时,慕以冬实在是走不到了,只好提议找一处地方休息。

三人来到巴黎一处较为高档的酒店,慕以冬见两个男人一坐下便开始大眼瞪小眼的,只好讪讪地拿着自己的包包,来到洗手间。

“以冬?”她刚一走到洗手间,就遇到了元季尔。

慕以冬对元季尔的印象颇深,当时在巴黎设计大赛的现场,所有的评审都决定取消她的比赛成绩,唯独元季尔没有对她进行任何否定。

撇开设计大赛的事情不讲,单单是元季尔的名声,她便对元季尔一直怀着一颗尊敬谦卑的心。

“元老师。”慕以冬十分礼貌地唤了她,甜甜地笑了笑。

元季尔点了点头,自第一眼看到慕以冬从T台上走出来的时候,她便打从心底里十分喜欢这个孩子。

她一直坚信,从一个设计师的作品上就能够看出一个设计师的影子,她很看好慕以冬。

“你也过来这里吃饭?”元季尔关怀地问出声。

慕以冬乖巧地点了点头。

元季尔径自说起了当天巴黎设计大赛的事情,还是心生出几分感慨。

“幸好阮总及时赶到,否则设计行业里只怕是要少了一位有天赋的人了,那个关琳娜,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说她好,陆总开除她算是轻的了。设计向来讲究的是原创,她抄袭你的作品倒也罢了,竟然还贼喊捉贼,倒打你一把,她这种人,我向来最不耻了,连一个设计师的基本要求都遵守不了,她还能设计出什么好看的作品呢?名牌大学的留学生也没有任何用处。”元季尔说起关琳娜的时候,情绪还略有几分激动。

她这一生都将设计当成了最神圣的事情来看待,关琳娜的做法实在是令她感到恶心至极,何况还是在巴黎设计大赛这种最高端的舞台上,她打从心底里认为,关琳娜污染了这个舞台。

慕以冬淡淡一笑,对于关琳娜的处理方法,其实陆明轩后来私底下也有问过她。

她很明白,关琳娜到底还是陆明轩的表妹,陆明轩的处置方法多留了几分薄面,她受陆明轩的帮助已经很多了,所以她也不想再给陆明轩添加任何困扰,对于陆明轩的处理方法,她没有任何意见。

“元老师,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您也不要因为这件事情而生气,不值得。”

“我知道,只是替你感到不值,咽不下这口气罢了。”

说完,元季尔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她从自己的随身包里拿出了一张名片,交给了慕以冬。

“你的作品确实是让我感到十分惊艳。以冬,我知道你现在各方面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你以后的人生,以后的路还很漫长,但是,你如果有一天想静下心来重新学习的话,可以到这里来找我,我随时欢迎你。”

元季尔的话中之意便是想将慕以冬收为学生,慕以冬接过名片,手心略有几分颤抖。

“元老师,您说的是真的吗?”慕以冬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与欣喜。

元季尔很少收学生,她先前唯一的一个学生现在也算是服装界数一数二的设计师,她一个小小的设计师能够得到元季尔的另眼相看,令她不得不感到荣幸。

“我相信我没有看错人,总有一天,你的设计作品足够让所有人都对你刮目相看。”元季尔淡笑地点了点头,目光慈爱。

她走过了这么多年的路,还从来没有看走眼的时候。

两人再多说了几句话之后,元季尔便离开了洗手间,唯留慕以冬一人,看着手中的名片,嘴角勾起的笑意久久未曾消失。

与此同时的酒店包间里,阮星庭看着跟了他们二人整整一天的陆明轩,语气不由得多了一丝不满。

“我记得你说过,只要慕以冬是跟我阮星庭结的婚,你就会打消你心中对慕以冬的念头。”阮星庭双手环在胸前,提醒着陆明轩当日的话。

陆明轩眸中一黯,他当时确实是说过这样类似的话,只不过他当时一时抱着一丝侥幸的希望,当时的话不仅是说给阮星庭听的,更是说给自己听的。

可现在,他却发觉他已经逃不开了,他明白了心底里的感情,所以不管慕以冬是跟谁结的婚,只要慕以冬不幸福,他都不会放弃慕以冬。

这是他第一次想要用心呵护的女人,他怎么也不会轻而易举地拱手让给别人。

哪怕对面的人是阮星庭,他也绝对不会轻易让出。

“陆明轩,我劝你最好能够打消心中念头。”阮星庭不愿意失去陆明轩这一个合作伙伴。论商业才能,他的确是欣赏陆轩的,可要是陆明轩还是一直抱着这样的念头,那就不要怪他心胸狭隘,不顾两人先前多年的交情。

“那如果我说不呢?”陆明轩丝毫不受阮星庭的威胁,眼眸微眯起。

“那你可以试试。”阮星庭眸光中已经染上了一层薄怒,要不是因为对方是陆明轩,他连三分薄面都不愿意敬让。

他希望陆明轩能够识好歹。

“阮星庭,我知道慕以冬喜欢你,可是我也知道你跟慕以冬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你既然有吕柔柔了,你又为什么非要霸着慕以冬不放?她不是你想要就要,不要就丢弃,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偶。”

“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情,陆明轩,你还没有权利过问以及插手管我们之间的事情。”阮星庭语气淡漠地反驳,他跟慕以冬的关系又岂是一个陆明轩能够撼动得了的。

两人锋芒相对,目光犀利地看着对方,互不相让。

直到几分钟后,阮星庭看到向他们走过来的一抹款款身影,这才收回自己的锋芒,眼底溢起一丝柔情。

“怎么去了这么久?”阮星庭见到慕以冬落座,不由得询问出声。

慕以冬将手中的名片收好,回着阮星庭:“刚好在洗手间碰见了元老师,就多聊了几句。”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