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慕以冬,我们和好吧

阮星庭目光灼灼地紧盯着慕以冬,他眼眸中如同有星星般闪耀,令人不由自主地想陷进去。

“慕以冬,你为什么要离开?”阮星庭的语气柔和了不少,甚至带有一丝慕以冬从未听过的温柔。

慕以冬愣了愣,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

须臾,慕以冬抬起头,两人四目相对,慕以冬将自己心底里最深的疑问问出口:“你为什么要在台上说出我跟你之间的关系?还有抄袭和落水的事情,你又是怎么……”

她还以为阮星庭会为了吕柔柔不顾她,可没有想到阮星庭会在设计大赛的现场证明了她的清白。那瞬间,她突然发现她不了解阮星庭,她从来都不知道阮星庭心中的想法。

“慕以冬,我们和好吧。”阮星庭没有答慕以冬的问题,反倒是目光坚定地看着她。

他早在来巴黎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心,这三年来,他折磨着慕以冬,对慕以冬冷淡至极,可他却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将自己的一颗心丢在了她的身上。

他不想要再失去她,不想要再找不到她,找不到她的那几天里,只有他自己知道,有多难熬。

“以冬时节,我许你一方星庭。”阮星庭缓缓道出自己当年对她的承诺,眸中充斥着深情。

慕以冬整个人一愣,脑中一片空白。

她诧异盯着阮星庭看,这句话……她铭记了十年的这句话,她还以为阮星庭已经忘了。

如果没有当年的这句话,如果没有当年他救下她的那个夜晚,或许她也不会这样义无反顾地将自己的一颗心沦落在他身上。

而这一沦陷,就是整整十年。

“我不是吕柔柔。”慕以冬声音有些颤抖,生怕她将自己当成了吕柔柔。

“我知道,你是慕以冬,那个小时候总会跟在我的身后,一直喊我‘星庭’哥哥的慕以冬。”阮星庭低头看她,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她是世界上的独一无二的慕以冬,她是那个自己伤害了最多的女人。

慕以冬紧抿着唇瓣,一直看着阮星庭,没有说话,阮星庭也也没有逼她,只一直安静地等待着她,两人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阮星庭心底里很明白,他给慕以冬带来了太多的伤害,太多的难过。她需要时间,他也愿意等她。

“咳咳——”杰克推门走近办公室,却没有料到会撞见两人的这副暧昧至极的模样。

看来,他是打扰了他们两人之间的好事。

阮星庭斜睨了一眼来人,眼神中带着一种不满。

慕以冬反应过来,慌忙推开了阮星庭。

她向杰克微微颔首,算是与他打过招呼。

杰克挑眉看向了两人,一双丹凤眼带着一种好奇的眼神:“我现在该称你为慕小姐还是要称你为阮太太呢?”

慕以冬略微一愣,对于“阮太太”这三个字,她无疑是感到陌生的。

“还是请叫我慕小姐吧。”慕以冬以一口流利的英文回着杰克,避开了阮星庭那炙热的目光。

杰克颇有兴趣地打量了一眼两人:“没有想到星庭他还真是真人不露相,原来你们已经结婚三年了,现在你们两人的消息一传出去,我估计外边那些名媛千金和大小姐们都应该泪洒长江河了。”

设计大赛本身就是现场直播,何况他又没有阻止媒体们播报赛场上的那则乌龙事件,这个消息肯定是已经传遍全法国与中国了。

“这就不劳烦你费心了。”阮星庭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若不是多年的好友关系在这儿,他就直接把他丢出去了。

见杰克还想继续调侃慕以冬,阮星庭只向他投过去一个凌厉的眼神,接着便拉着慕以冬的手离开了办公室。

慕以冬一言不发地任由阮星庭拉着自己走,两人这一路在人群中显得格外起眼。

须臾,阮星庭将慕以冬带到了一所高档的名牌服装店里。

“给她挑一套衣服。”他着慕以冬露出在外的肌肤,不由得眸光一沉,脑海中莫名地想到了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他有着一种想狠狠把她压倒在自己身下的冲动。

几分钟之后,慕以冬挑选了一套较为飘逸的长裙换上,她一走出试衣间,眸光便不自觉地搜寻着阮星庭的身影。

直到她略带失望地收回目光,准备付款离开时,阮星庭这才重新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你去哪里了?”慕以冬下意识地问出口。

阮星庭没有回她的话,反倒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信用卡,结账,带着慕以冬走人。

两人回到车上,阮星庭将自己外套中所放着的袋子拿出来,偏过头看着她,霸道地命令着她:“把你右手伸过来。”

早在设计场上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了慕以冬右手手腕的伤口。

这个女人,难道都不会懂得好好照顾自己的吗?非得把自己折腾出伤口来。

慕以冬愣了愣,将自己的右手伸过去,只见阮星庭把从袋子中拿出酒精和棉球,细心地为她处理着伤口。

“嘶——”酒精一渗入伤口,慕以冬不禁微微吃痛,手也不自觉地往回缩着。

“别动。”阮星庭温暖的右手包围着她的手腕,不肯让她后退。“忍一忍就好了,袋子里有糖。”

阮星庭说这句话的时候像是在说普通的天气一般,可慕以冬在听到他这句话后,眸光却不由得泛起一阵水雾,思绪也回到了两人的少年时。

那个时候,慕以冬也是经常性的受伤,为了怕妈妈说她,她每次都将伤口隐藏起来,可却瞒不了每天跟她混在一起的阮星庭。那个时候阮星庭也会像现在这样温柔地为她处理伤口,她每次都会疼得大哭,阮星庭就会为了哄她而给她买糖,让她吃。

当时在她心底里,阮星庭买的糖就是全世界最好吃最甜蜜的东西,所以不管酒精洒在伤口上有多疼,她都不会再吭一声,乖乖地任由着阮星庭处理着伤口。

几分钟之后,阮星庭将一块形状好看的止血胶布贴在了慕以冬的伤口上,温暖的右手离开了她的手腕。

“好了。”阮星庭语气温柔,不再有平日里的冷酷。

慕以冬收回手腕,目光却定定地看着阮星庭。

巴黎的他似乎与国内的他十分不同,她甚至从阮星庭身上看到了他们曾经的少年时光,那段还没有柔柔出现的时光,她甚至怀疑,眼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而已。

如果是梦的话,她可不可以不要在这段梦里醒来,她不想要面对那个冷冰冰的阮星庭。

“你怎么会有酒店的那段监控录像?”慕以冬顿了顿,将自己心底里最深的疑问问出了口,她明明跟陆明轩去调查过酒店的录像,可她的房间处于监控死角,根本就找不到任何证据。

阮星庭嘴角微勾起一抹笑意,告诉她:“阮氏酒店的每个房间门口都有一个微型监控,这几乎是阮氏的机密,除了阮氏的负责人之外,鲜少有人会知道。”

慕以冬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她向来没有参与阮氏生意上的事情,所以这些事情她并不清楚。

“恭喜你。”阮星庭顿了顿,还是将祝福的话说出了口。

纵然他一开始并不同意慕以冬外出工作,而且还是陆氏AG陆明轩的眼皮子底下,可当他看到慕以冬在台上十分欣喜的模样,他也打从心底里为她感到高兴。

或许这么多年来,是他忽略慕以冬了,他不该绑住慕以冬的翅膀。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