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你为什么躲我

“笑话,你认为我需要去盗取慕以冬的设计稿吗?何况我是陆氏AG的代言人,陆氏AG出了这种抄袭风波对我而言又有什么好处呢?”吕柔柔仿佛像听到什么大笑话一样,嗤笑地看了看关琳娜。

“陆总,这是陆氏AG的事情,我想应该还要由你来处理吧。”阮星庭幽深的黑眸扫过吕柔柔,令人分不清他的喜怒。

陆明轩抿紧了唇瓣,敛去眉间复杂的思绪,走向台上。

“我代表陆氏AG正式向大家宣布,关琳娜不再是陆氏AG的设计师,此后她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跟陆氏AG无关,我也在此向慕小姐以及吕柔柔小姐表示歉意,希望大家不要再继续误会慕小姐。”

陆明轩的这番话犹如给关琳娜判了死刑一般,关琳娜不顾自己的身份,心慌地移向了陆明轩的身旁。

“表哥,表哥,你听我说,不是这样子的,你不可以这样对我,我们是一家人啊。”关琳娜紧紧地陆明轩的衣角不放,企图能够让陆明轩收回刚刚所说的话。

被陆氏AG开除意味着什么,她十分清楚,何况这是设计大赛的现场,要是这件事情被传了出去,她的名声尽毁。

“琳娜,我可以看在我妈的面子上对你多加容忍,但你一而再而再三的胡闹,只能够毁了你自己,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到你,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犯下的错,需要由你自己去承担。”陆明轩本就对关琳娜没有任何好感,再加上慕以冬的事情,他实在是无法原谅关琳娜。纵然现在是许曼萧出面,他也是会给出一样的答复。

只开除关琳娜,已经是他最大的宽容了。

“不是这样的……怎么会这样?”关琳娜拼命摇头,不肯接受事实。

“一定是慕以冬,一定是慕以冬从中捣的鬼。”关琳娜眸光中突然发起狠来,直扑向慕以冬,她将这一切错误都归根结底地归到慕以冬身上,如果不是慕以冬,事情又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她又怎么会在这里丢尽脸面。

眼见关琳娜的手即将碰到慕以冬,阮星庭迅速地跨上前一步,紧扣住关琳娜的手腕,将她推倒在地。

“关小姐,你所做的事情还需要我提醒你吗?”阮星庭的声音阴寒,眸中迸发出一丝阴狠,令关琳娜不得不往后挪动,心中胆颤。

“你这是什么意思?”陆明轩不知道阮星庭话中的意思,难不成关琳娜还做出了其他更出格的事情?

“关小姐,如果我没有调查错的话,当时慕以冬在酒店里落水,你对她的落水视而不见,甚至也没有帮她呼救,直接就丢下她就走了。我想,我这应该没有冤枉你吧?”

阮星庭出声质问,他浑身散发着一种强大的气场,纵使关琳娜有心想出声反驳,可目光一触及到阮星庭的阴鸷,她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鲜少有人能够顶得住阮星庭这么强大的气场。

“琳娜,你太让我失望了。”陆明轩错愣不已,原本他以为关琳娜只是胡闹,可没有想到关琳娜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那可是一条人命,关琳娜的心究竟是有多狠,才会对慕以冬掉水的事情视而不见。

设计大赛现场一片混乱,所有的媒体记者们都对这件事情的反转而倍感诧异,争先抢后地向台上涌过来,想要拿下更多的猛料。

正在这时,杰克从幕后走出来。

既然阮星庭为他的这场设计大赛添加了一场好戏,他自然也是需要替阮星庭收尾,收拾掉眼前的残局。

杰克缓缓走出,他身旁的保镖将隔离出了一条道路,一时间,记者们都被隔离在外,场面算是控制了下来。

“很抱歉这次的设计大赛闹出了这么一件事情,正如同刚刚那位女记者所说的,设计大赛向来尊重原创,我以华天集团的名义,正式向大家宣布,本次大赛取消关琳娜小姐的所有成绩,并终身禁止她参赛。”杰克以一口流利的法文向在场的所有媒体宣布,眸光扫过了关琳娜一脸奔溃的神情。

继而他转过身,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地看着慕以冬:“同时,我也要恭喜慕小姐,成为本次设计大赛的冠军,我希望慕小姐能够继续努力,期待你成为设计界未来的新星。”

这次设计大赛的冠军奖杯是由杰克亲自颁发的,能够让华天集团的掌舵人颁发奖杯,可以算是史无前例,慕以冬看着自己手中沉甸甸的透明奖杯,一时间竟欣喜地说不出话来。

“难道慕小姐不该跟我拥抱一下?”杰克突然间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实在是过于有趣,她眼眶中还含着几颗晶莹的泪珠,惹人心生怜爱。

慕以冬忍住鼻头的酸涩,笑了笑,正打算跟杰克礼貌性的拥抱,可手臂却被一阵强劲有力的力量禁锢住。

“就不劳烦你了,以冬她是我的妻子,我们中国人还没有大度到能够看着自己的妻子穿婚纱跟另一个男人拥抱。”就算是她没有穿着婚纱,他也没有办法眼睁睁地看着慕以冬跟另一个男人拥抱。

杰克耸了耸肩,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另一旁的陆明轩与吕柔柔,听到阮星庭的话,不禁脸色一白,陆明轩有些无力地闭上了眼眸,他早已经猜想过慕以冬跟阮星庭的关系,只不过这一种关系却是他最不愿意去想,最不愿意去相信的。

能够住在北市花园的女人,要么是与阮家有着非一般的交情,要么就是阮家人,而慕以冬,偏偏是阮家的人。

慕以冬法语较弱,她听不懂所阮星庭的话,一脸迷茫地看着眼前的情况,直到见杰克再也没有要跟自己拥抱的意思,她这才讪讪收回手,提着裙摆就往后台走去。

后台的化妆间里,关琳娜跟吕柔柔正在撕破脸皮争吵着,其他人都识相地走开了,慕以冬瞟了一眼里边两人争论不休的情况,也还是选择转身离开。

这种场合,她没兴趣上前去凑一脚,也没有兴趣去看她们两人的厮杀。

“以冬。”慕以冬刚一走出来,就看到了陆明轩的身影。

陆明轩见她还穿着婚纱礼服,眉头微蹙,立马就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来,披在了她身上。

“外边不比里边,不要着凉了。”陆明轩声音如同春风般温和。

慕以冬微微一愣,她想起阮星庭在设计大赛现场所说的话,顿时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跟他解释自己的事情:“明轩,我……我跟阮星庭他……”

“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陆明轩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意。“我先前就已经猜到了你跟他之间的关系,只不过是我一直不愿意承认而已。”

“慕以冬,你还爱他吗?”

“我……”慕以冬顿了顿,不知道要怎么回答陆明轩这个问题。

是阿,她还爱阮星庭吗?她想说不爱,可是不爱这两个字却十分难以说出口,她无法违背自己的心意说出那两个字。

“慕以冬,我会等你的。”陆明轩见她为难,也没有多加勉强她,只是十分坚定地将自己的心意告诉了她。“无论是多久,我都会等你的,我也知道你跟他并不幸福。”

“明轩,我不值得你这样,而且我的心也无法再重新投放到另一个人身上了。”慕以冬不愿意伤害陆明轩。何沛白是一样,陆明轩也是一样,她都是打从心底里真心将两人当成朋友对待,不愿意让两人受到任何伤害。

陆明轩眸光中一黯,一语不发地看着慕以冬。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有多疼痛,这是他第一次想要安定下来,想要仔细呵护的人,可她却将一颗心放在了另一个人的身上。

两人沉默以对,良久未曾开口。

须臾,慕以冬开口打破沉默:“明轩……”

她还没有说出自己接下来想说的话,却在抬起头之际看到了陆明轩身后的那个男人。

阮星庭黑眸幽深地扫过眼前的这两人,薄唇紧抿。

“跟我走。”他目光触及到慕以冬身上所披着的外套,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神色。

慕以冬顿了顿,没有移动脚步。

“慕以冬,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次。”阮星庭冰冷出声,目光带着敌意地看着陆明轩。

空间中流动着一种异样的气息,慕以冬思忖了片刻,还是跟陆明轩道过别后,就跟着阮星庭一同离开,有些事情,也许她需要问清楚,她想知道阮星庭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慕以冬尾随着阮星庭走近一间高档的办公室,她眼角余光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眼办公室,心底里多了几分了然,想必这应该是华天集团掌舵人——杰克的办公室。

“慕以冬,你为什么躲我?”阮星庭将门关上,俯身直逼近她,将她扣在了墙角。

“我没有躲你。”慕以冬别开脸,脑海中却不由自主地浮现起他在设计大赛上所说的那番话。

他究竟又是为什么,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说破两人的身份。

明明他曾经无数次警诫过自己,两人的身份不能曝光,如果她非要曝光身份,他就算是付出一切价代都会选择跟她离婚。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