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远赴巴黎

“我不想去。”吕柔柔知道巴黎设计大赛的高级,可她现在哪里有心情远赴巴黎去参加,何况一去就是一星期。

“那我要是跟你说慕以冬会去参加的话,你还有兴趣去吗?”俞初捡起地上的邀请函,嘴角含着一抹笑意。

“什么?”吕柔柔倍感意外。“慕以冬竟然还敢去参加设计大赛?”

她这是疯了吗?

她一个抄袭的设计师竟然去参加最高级的设计大赛?

“可不是嘛,就连慕以冬都去参加了设计大赛,你难道就不想去看看慕以冬被人指手画脚的场面吗?也正好当作散散心,而且你手上的资源也不多,这场巴黎设计大赛的邀请,你必须去。”俞初当过多年的经纪人,自然也善于攻人心,轻而易举就说服了吕柔柔。

吕柔柔不就是憎恨慕以冬吗?

只要慕以冬去参加了设计大赛,她就不愁吕柔柔会耍着脾气不肯去。

果不其然,吕柔柔的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笑容,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要去参加设计大赛。

既然慕以冬有好戏等着她去看,她又怎么能够错过这场戏呢?

两天后,何沛白跟林娇娇一同送慕以冬到机场,陆明轩早已经在机场里等待着慕以冬,原本关琳娜缠着他,要他陪着一起去,可他压根儿就不想跟关琳娜同行。

这次抄袭设计稿的事件,他心底里已有几分笃定,这件事情跟关琳娜脱不了干系,只不过目前他跟慕以冬手上都没有证据罢了。

何沛白看到陆明轩的身影,眸中一顿,带了几分敌意:“以冬就麻烦陆总了,我希望陆总能够好好保证以冬的安全。”

“以冬不仅是何医生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我自然是会好好保护以冬的。”陆明轩嘴角含着一抹温和笑意,回着何沛白。

同样身为男人,何沛白对他的敌意,以及对慕以冬的感情,他又岂会不知道。

只不过,他也可以明显地看出来,慕以冬对何沛白并没有那方面的感觉。

两人的敌意慕以冬与林娇娇并不知道,林娇娇有些心疼地看着慕以冬,她知道慕以冬一旦跨出了这一步,就将会面对巨大的风浪,可慕以冬生性倔强,她所决定的事情,从来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得了。

“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我自己,也会证明出自己的。”慕以冬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让林娇娇安心。

广播站提醒检票登机的声音响起,何沛白与林娇娇皆是不舍地看着慕以冬离开,直到慕以冬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两人方才收回目光,离开机场。

与此同时,阮星庭也得到了慕以冬出现在机场里的消息,他脸色阴沉地让人立即查清慕以冬的航班。

这个女人,消失了几天,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在机场,她究竟是要去哪里!

须臾,手机铃声响起。

阮星庭接起电话,电话另一端声音十分恭敬地告诉阮星庭:“慕小姐所乘坐航班的终点是法国巴黎,与她同行的还有一位陆先生。”

陆先生?

阮星庭听到这三个字,脑海中顿时炸开了锅来。

这个女人!竟然还跟陆明轩一起出国?

他毫不犹豫地吩咐着另一头的人:“马上给我订一张下一班飞往法国巴黎的机票。”

须臾,阮星庭拿起衣架上的外套,步履匆匆就想要往外走。

“总裁,您在两个小时后还有一个会议,您需要跟沈总一同吃饭,吃完您还要……”小莫看到阮星庭的身影,慌忙向他报备着今天的行程。

“推了。”阮星庭顿住脚步,脱口而出。

推了?小莫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他没有听错吧?跟沈总的合作上可是阮氏争取了许久,现在几乎就是吃一顿饭就可以拿下签约的事情,可阮星庭竟然想要推掉这个饭局?这并不是阮星庭的行事风格。

“我要出国几天,这几天所有的行程能延后就延后,不能延后就推掉。”阮星庭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转过身来吩咐着小莫。

“您什么时候动身?”小莫心中倍感诧异,阮星庭的行程一向都是由自己安排处理的,他从来没有这么突然的决定。

“现在。”阮星庭抄起桌上的钥匙,匆忙就离开了办公室,留下了一脸迷茫的小莫。

他发觉,阮星庭越来越不像从前的阮星庭,以前的阮星庭向来都是公事第一,可现如今阮氏手上有几个十分重要的合作,阮星庭竟然都二话不说就推了。

可他却不敢问出口,要知道,阮星庭向来喜怒无常。

阮星庭赶往机场,登上下一班的航班,而慕以冬与陆明轩两人则顺利到达了法国。

法国巴黎的气候远远比国内要暖和得多,慕以冬一下飞机就感受到了一种异国情怀,她抬眸看着这片陌生的土地,心底蓦然有一种贪恋感。

这所城市象征着优雅,有着全球最顶尖的设计师,是她向往已久的城市。

“想要先逛逛还是先去酒店?”陆明轩看到慕以冬放松的神情,心底也泛起一抹愉悦感,他喜欢看到慕以冬脸上那抹灿烂的笑意。

“回酒店吧。”慕以冬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回酒店。

设计大赛明天就要开始了,她想要好好地休息休息,为接下来做准备。

“好。”陆明轩也不勉强她,只伸手拉过她的行李,就往已经办好入住手续的酒店里走去。

陆明轩所挑选的酒店离设计大赛的举办地点并不远,慕以冬把行李搬到房间之后,就随手翻起了房间中的杂志。

落日倾洒在慕以冬的身上,慕以冬抬眸望向窗外,脑海中蓦然就想到了那个人的身影,他是否知道自己已经离开了国内。

与此同时,阮星庭也赶到了法国巴黎,他刚一踏出机场就看到了前来接他的杰克。

杰克有些意外地看着阮星庭,蓝眸中泛着一抹揶揄的笑意:“好久不见,难得看到你出现在法国,这次是为公事来的?”

他认识阮星庭这么多年,难得有一次阮星庭会突然联系自己说要过来法国。

阮星庭跟杰克交情颇好,他用着一口流利的法语将自己此行的目的告诉了杰克:“这次过来只是为了一点私事,我想要进法国设计大赛现场。”

阮氏并未涉足服装这方面,可杰克却是这次法国设计大赛的主办方,他想要让阮星庭进法国设计大赛现场,简直易如反掌。

“OK,包在我身上。”杰克好奇地看向了阮星庭:“能够值得你阮少出动的,是女人?”

阮星庭嘴角噙着一抹笑意,抿唇不语,算是默认了杰克所说的话。

早在他来巴黎的飞机上,他就清楚地意识到了自己对慕以冬的感情,不知道何时起,慕以冬在他心底里已经占据了一定的位置,他甚至在知道她要顶着所有的舆论去参加设计师大赛的决定时,心底里猛然地漏了一拍,她只想要站在她前边为她遮风挡雨。

或许……他逃避了这么久,也是时候面对自己的内心,他不得不承认,每一次看到陆明轩跟慕以冬的身影时,他心底里那股不舒服的感觉是嫉妒。

他嫉妒陆明轩,嫉妒何沛白,所以那晚才会那样强行地要了她,伤了彼此两个人。

与吕柔柔重逢这么久以来,纵然他跟吕柔柔一同住在公馆,可他却从来都没有对柔柔有过非分之想,更是从来都没有碰过她。

唯独慕以冬,能够勾起他的男人本能的反应,能够令他的一颗心逐渐迷失。

他这一次,绝对不会再看着慕以冬跟其他男人在一起,他甚至想要昭告全世界,慕以冬是他阮星庭的妻子,只能够属于他一个人。

次日巴黎设计大赛如期而至,慕以冬穿着一套简约的白色连衣裙,神情却有些不安。

“紧张吗?”陆明轩跟她一同坐在车内,看着慕以冬一直绞动在一起的小手。

他很明白,只要一踏出这扇车门,只要车外一有人认出慕以冬,届时所有的采访和流言都会铺天盖地向她袭来。

“我没事。”慕以冬嘴角微勾,给了陆明轩一个安心的笑意。

如果说不紧张是假的,可她再紧张也会镇定地走到台上,这是她的梦想,她的坚持,无论前方的路有多坎坷荆棘,她都会义无反顾,一步一个脚印,坚定地走下去。

深呼吸过后,慕以冬跟陆明轩一同走下去,与慕以冬想象中的差不多,她还未走进大赛现场,周围便有许多认出她的记者。

国内的,国外的都一一向她涌过来,涉及抄袭的设计师并出现在法国设计大赛的现场上,几乎是闻所未闻,何况慕以冬抄袭的是吕柔柔的作品,她可是这次决赛的开场模特,这令记者们都纷纷想要挖出猛料。

“不好意思,我们不接受采访。”陆明轩挡在慕以冬前面,尽自己所能保护着她。

慕以冬这一次是以陆氏AG的设计师身份参加的比赛,所以媒体记者们对陆明轩的出现并不意外,反倒是纷纷好奇于,为什么陆明轩力捧慕以冬,竟放着陆氏AG的名声不管,还将慕以冬送到比赛现场来。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