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参加设计大赛

陆明轩与慕以冬在酒店经理的带领下,一同来到了监控录房,只是可惜的是,慕以冬所住的203房位置太过边缘,监控录像根本查不到是谁潜进了慕以冬的房间,甚至就连慕以冬跟关琳娜房卡掉包的那一幕都没有拍摄下来。

“怎么会这样?”幕以冬有些颓然,不知道要怎么办。

监控录像上边根本就没有办法看到关琳娜的身影。纵然她知道了有人潜进过她的房间,可她却拿不出证据。

何沛白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但依旧是上前安慰着幕以冬:“以冬,你别慌,这件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的,你再好好想想,还有什么其他方法,或许是谁看到过?”

慕以冬摇了摇头,当时走廊上只有她跟关琳娜还有吕柔柔三个人,吕柔柔是绝对不可能会站出来帮助她的,这件事情,已经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

出了酒店之后,慕以冬整个人都心神恍惚,不再有来时的那般轻松。

陆明轩放心不下她,一直跟在她身旁。

“以冬,你放心,我会有办法让你留在AG的。”陆明轩向她保证着,他如果想要压下这件事情,强行将慕以冬留在AG也并非难事。

慕以冬看着陆明轩的脸庞,顿了顿,还是开了口回绝:“明轩,你帮我的实在是太多了,我会自动请辞的。”陆明轩对她的帮助真的是太多太多,多到她心生感激。可她也清楚这次给陆明轩施压的不仅是媒体的舆论,还有许曼萧,她又怎么可以眼睁睁看着陆明轩为了她跟许曼萧不和,不管怎么说,许曼萧都是陆明轩的母亲。

“我不会让你走的。”陆明轩眼神坚定,他很清楚,若是慕以冬离开了陆氏AG,她将会面临怎样的风浪。

他曾经跟自己说过,他会保护好慕以冬,守护好她,他绝对不会让以冬独自一人面临风浪。

慕以冬摇了摇头,转过身看着倾洒在自己眼前的明媚阳光,阳光十分暖和,可却怎么也暖不到她的心里边。

就在慕以冬跟陆明轩离开后不久,阮星庭的黑色路虎车也停留在了阮氏的度假酒店里,酒店经理前脚刚送走陆明轩,后脚看到阮星庭的身影,不由得提心吊胆,揪着一颗心。

阮星庭鲜少踏进酒店,能够出动阮星庭的并非是小事。

“阮总。”前台跟酒店经理都毕恭毕敬地上前,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阮星庭眸光如刀片般锋利地掠过两人,淡淡地道:“将17号当天203房的门口的监控录像给我调出来。”

这栋酒店的所有设计阮星庭都有参与其中,所以他很清楚,酒店里的每间房间门口都有一个微型监控,用来防止一些蛮横的顾客耍赖,也为了提高酒店的管理和安全防范。只不过,阮氏从来没有对外公布过,这可谓是阮氏的机密。

“好的,阮总,您先稍等一会儿。”酒店经理兢兢战战,连声应下,心底里却不停地猜测着慕以冬的身份。

他刚还以为慕以冬是陆明轩的新欢,可现如今就连阮星庭都在为她调监控录像,这足以证明这个女人跟阮星庭也有关系。

阮星庭出马,不过一会儿的时间,监控录像就已经被调到阮星庭的面前,阮星庭冷眸微眯地看着录像里的所有内容。

果不其然,慕以冬的设计稿就是在酒店里泄露出去的,这与他猜想得八九不离十。只是……看到关琳娜偷偷潜进了慕以冬的房间,阮星庭眸光中不由得迸发出一丝阴狠。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上次看着慕以冬掉水却视若无睹的人,也正是这个关琳娜。

呵!看来这个女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很好,他将会让这个关琳娜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惨重代价。

天空的色彩如同被浓墨染过一般,阮星庭站在落地窗前,背影显得极其落寞,薄薄的嘴唇紧抿在一起,幽深的黑眸令人分不清他的喜怒。

慕以冬,你究竟在哪里?

阮星庭脑海中浮起现了慕以冬的身影,那抹小时候总是会追在自己身后叫“星庭哥哥”,长大后开始叫自己“星庭”的身影。十年前的那个雪夜其实他一直谨记在心,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慕以冬喜欢上了他,一直坚持不懈地跟在自己的身后。

那个时间的慕以冬对他的心思十分坚定,不管他怎么赶,慕以冬都不会离开。

可究竟是为什么,他竟然把她弄丢了,现如今他再次回头时,他的身后再也没有了慕以冬的身影。慕以冬在的时候他不以为然,可慕以冬走后,他的心,却空空荡荡,十分难受。

与此同时的公寓里,慕以冬正愣着神,想着近阵子以来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突然间,手机铃声在此时响起,慕以冬垂眸看了一眼屏幕,正是陆明轩拔打过来的。

“喂?”慕以冬按下接听键,声音沙哑。

陆明轩顿了半晌之后才开口:“以冬,你还好吗?”

今天从酒店出来之后,慕以冬就执意想要一个人清静清静,他虽然放心不下她,可公司里还有大一堆事情要处理,所以他只能顺着慕以冬的意,将她送到了林娇娇的公寓里。

“嗯。”慕以冬淡淡地应了声,鼻音中不夹杂着任何一丝情绪。

空气中突然安静了下来,陆明轩良久之后才再次开了口:“以冬,你参加法国巴黎的设计大赛吧。”之前的名额已经报了上去,慕以冬也已经通过审核,她有资格去参加设计大赛。

“我?”慕以冬嘴角浮起一抹苦涩笑意,她现在又要以什么样的名义去参加呢?一个抄袭的设计师还是一个涉及抄袭的设计师?

“对,只要你在设计大赛上拿出成绩来,我相信所有的谣言都会不攻自破。”陆明轩思来想去,想了很久,觉得只有这一个办法能够证明慕以冬的能力,洗清扣在她身上的骂名。

可是这一步踏了出去,就没有任何后路了。这场比赛,慕以冬无论如何都必须拿下第一名,只有第一名,才足以证明自己。

除此之外,她也必须承受着四面八方的流言蜚语,甚至是全场所有人的冷嘲热讽,这一步,对慕以冬来说并不算简单。

慕以冬心思聪敏,不过几秒的时间,她就猜到了陆明轩的用意。

“我去。”慕以冬语气坚决,毫无任何畏惧之心。

她本来就没有抄袭,她不想要承受着这个莫须有的罪名过一辈子,巴黎设计大赛是她的梦想,成为一名顶尖的设计师也是她的梦想,正如同她曾经将阮星庭当作自己的梦想一样,为了梦想,她可以付出一切,哪怕是承受所有的非议,她也在所不惜。

陆明轩听到她毫不犹豫的肯定答案,心间闪过一丝赞赏之色。

不得不承认,慕以冬足够特别,甚至是他见过的所有女生中最特别最坚强的一个。

“那,那我尽快给你安排,如果没有任何意外的话,这两天我处理完手上的事情就可以出发了,我陪你一起过去。”

“明轩,谢谢你。”慕以冬再次向陆明轩道谢,如果没有陆明轩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

“以冬,我说过了,我不需要你这么客气,为你做任何事情我都愿意。”陆明轩语气中略显几分失落。

他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慕以冬才能真正地接受他。

“其实……”慕以冬嘴角动了动,想要告诉他自己的身份,可转念一想,她跟阮星庭离婚只是迟早的事情,阮家大少奶奶这个头衔,始终都不是她的。

“其实你不用为我付出这么多,明轩,我是真心把你当成朋友看待,可是也仅止步于朋友,这辈子,除了阮星庭之外,我都不会再接受其他男人了。”心已经慢慢死去,她又怎么还会接受其他男人的爱呢?

“我说过了,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陆明轩愣了愣,没有意料到以冬竟然会对他说这番话,他心底隐隐浮现起一股不安的感觉。

直觉告诉他,阮星庭跟慕以冬之间的关系几乎与他猜测的一样,而这恰恰是他最不愿意面对,最不愿意承认的。

“好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忙,你这两天先好好休息,准备准备。”慕以冬还想继续说什么,却被陆明轩突然打断。

说他自欺欺人也好,说他不愿面对现实也罢,只要慕以冬没有亲口跟他说,他就不愿意去相信那样的结果。

巴黎设计大赛不仅邀请到了众多设计师及有名气的评委,大赛场上的每一个模特更是精挑细选,除了热门明星之外,吕柔柔也在受邀的范围之内。

吕柔柔收到这一封邀请函时,只烦燥地将它推开,阮星庭还一直在生她的气,她怎么有心情去参加这些东西。现在就连她主动去公司找阮星庭,可阮星庭还是避而不见。

她都不知道慕以冬究竟是使了什么魅术,竟然让阮星庭把一颗心都放在了慕以冬的身上。

她这么久以来的辛苦,绝对不能白费,她一定要重新赢回阮星庭的心。

“柔柔,你这是做什么?”俞初走进来,恰好看到吕柔柔在发脾气的这一幕。

自从陆氏AG的抄袭风波出来以后,吕柔柔也受到几分影响,她现在几乎是没有收到任何企业的合作或者秀场的邀请函,就连芭蕾舞蹈团那边都逐渐将重心放在了新人身上。

好不容易巴黎设计大赛给吕柔柔发来了邀请函,要是吕柔柔还不珍惜这次机会,就算以前吕柔柔的名声再大,都会逐一被新人覆盖过去。

无论是芭蕾舞蹈团还是娱乐圈,亦或者是模特界,都是一模一样的规则,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