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重要的24小时

“你想一想爷爷,还有你妈,难道这些你统统都可以舍下吗?还有你的设计梦想,慕以冬,难道你忘了吗?你给我醒来。”阮星庭不断提出慕以冬在意的人,刺激着慕以冬,可慕以冬依旧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毫无生机。

须臾,阮星庭像想起什么一起,霍然站起身。

“我一定会让你醒过来的。”阮星庭坚定地看着慕以冬,丢下这句话之后就步履匆匆地离开了病房。

殊不知,就在阮星庭离开以后,慕以冬的睫毛轻颤,却始终未曾醒来。

阮家大院——

黑色路虎车飞快地行驶进阮家大院,阮星庭一下车就直奔阮老爷子的书房,脚步匆匆,就连阮星耀叫他他都没有理会。

“星庭啊,你怎么过来了?”阮老爷子正在看书,见到自家孙子这时间点出现在大院,深感疑惑。

“爷爷,您跟我走。”阮星庭二话不说,上前就拿起阮老爷子的外套,给他披上,想要带他一起去医院。

“还有秀君姨呢?”自他与慕以冬结婚以来,他就没有喊过林秀君一声‘妈’,依旧还是按照以前的习惯喊秀君姨。

“究竟出什么事了?”阮老爷子认为阮星庭的行为太过反常,摸不着头脑。

“来不及解释了,我路上慢慢和您解释。”阮星庭心急如焚,慕以冬所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他必须要带着爷爷和秀君姨赶过去医院。

林秀君在厨房被阮星庭匆忙带走,阮星耀感到事情不对劲,也强烈要求跟着阮星庭一起走。

林秀君在黑色路虎车里坐立不安,直觉告诉她,慕以冬一直出什么事了。

“哥,你快说啊,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阮星耀脸上也一片焦急,阮星庭向来沉稳,鲜少有这么冲动的时候。

“以冬她……她出了车祸,现在伤得很严重,伤及脑部,医院那边说她必须在24小时内醒过来,否则后果堪忧。”阮星庭紧握着方向盘,手却止不住地颤抖。

“什么!”阮老爷子听后,一片惊愣,整个人都僵住。

“以冬那丫头,怎么好端端地会出车祸呢?”

伴随着这句话,林秀君忍住许久的泪水瞬间掉落,心底里幸存的那丝侥幸也随之消散,以冬是她唯一的女儿,她视若生命的女儿,明明她早上才打电话跟自己说她要从酒店回来,怎么就会突然出车祸。

阮星耀相比起两人而言,显得较为冷静沉着。

“是不是高速公路的那起车祸?”他早上就有看到新闻,只是看到对象是吕柔柔时没有多加在意,他并不喜欢吕柔柔那个女人。

阮星庭沉重地点了点头,脚下所踩油门的力度不减。

“那起车祸不是受伤最重的是吕柔柔吗?”阮星耀脸上布满了担忧,心中的想法脱口而出。

“什么?这件事情跟吕柔柔有关?”阮老爷子一听到吕柔柔这三个字,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要是以冬那丫头有个好歹,他说什么也不会轻易放过吕柔柔!

“这件事情跟柔柔没有关系,柔柔也是其中的受害者。”虽然慕以冬伤势过重,可阮星庭还是就事论事地将事情归理好,吕柔柔现在也躺在医院里,两人同样是受害者。

“没关系?”阮老爷子冷哼出声,最好以冬那丫头平安无事,否则不管有没有关系,他都要吕柔柔付出代价。

黑色路虎车极快地到达医院,阮老爷子和林秀君一下车,就急忙奔向慕以冬的病房。阮星庭也准备一起过去,可裤兜里的手机却传来一阵震动。

“总裁,柔柔小姐醒过来后找不到您,一时情绪激动,结果导致情况恶化,医生说柔柔小姐有很严重的贫血现象,现在医院供血不足,您看下是要怎么办?”小莫焦急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阮星庭看了看前方阮老爷子与林秀君,还是顿住了脚步。

“我知道了,我过去看看。”他无法丢下柔柔不管,至少现在慕以冬那边还有爷爷跟秀君姨在,他相信以冬一定会醒过来的。

吕柔柔的病房——

吕柔柔一边忍着怒火一边不耐烦地催促着小莫:“星庭他怎么还没有过来?”

原本她以为她睁开眼第一个看见的人肯定是阮星庭,可她醒过来之后只有空荡荡的病房,在她的一番逼问下,她才从小莫口中得知阮星庭竟然去了慕以冬的病房。

该死的慕以冬,凭什么就这样挤进她跟星庭之间。

小莫向病房外瞟了一眼,连忙对吕柔柔说:“总裁已经过来了,我把你交待的都一字不差地跟总裁说了,医生那边我也买通了,你现在只需要装作虚弱的样子就可以了。”

他一边说一边往门口瞟去,生怕阮星庭下一秒就会站在门口。

要知道,欺骗阮星庭这种事情,要是被阮星庭知道的话,他别说工作不保,只怕下半辈子都没法过了,被陆氏AG开除过的人,全商业场上只怕是没有任何一家企业敢录用他。

“知道了。”吕柔柔紧咬了下嘴唇,唇瓣上的颜色瞬间泛白。

须臾,阮星庭快步走到了吕柔柔的病房,见她躺在床上,一脸苍白的模样,脸色阴寒地质问小莫:“这是怎么回事?先前不是还好好的吗?”

小莫将早已经编织好的语言都一字不漏地告诉了阮星庭,吕柔柔由于体质缺血,所以需要大量的血,可医院现如今供血不足,根本没有办法给吕柔柔输血。

“那就转院。”阮星庭二话不说,当机立断。

“阮先生,柔柔小姐现在的身体情况根本遭受不起任何波折,唯今之计只能找到符合的血型为她输血。”中年医生从房外走过来,及时地制止了阮星庭想要为吕柔柔转院的想法。

“我已经为柔柔小姐匹配过了,我不适合。”小莫看到阮星庭的目光瞟向自己,连忙摇头撇清这件事情。

“我来。”阮星庭眉头紧紧锁起。

病床上的吕柔柔脸色苍白,他必须要尽快解决完吕柔柔这边的情况才能过去以冬那边,何况对象是柔柔,哪怕要他大量的血他都必须抽。

阮星庭跟随护士一同去验血室验血,两人血型显示十分匹配,阮星庭将袖子挽上几分,看着冰冷的针头插入他的血管里。

半个小时后,护士采集好足够的血,直奔向吕柔柔的病房。

“总裁,您没事吧?”小莫见阮星庭站起身的脚步有些踉跄,连忙上前扶着他。

“没事。”阮星庭稳住脚步,吩咐小莫:“你去柔柔那边看着吧,有什么事情再通知我。”

小莫欲言又止,却看到阮星庭不容质疑的神色,只好作罢,转身走回到吕柔柔的病房。

紧紧掐住自己手腕上的止血棉布,阮星庭心急如焚地往慕以冬的病房走去,他还未靠近病房时就听到了阮老爷子跟慕以冬所说的话,病房里所有的人都在祈祷着她能够快点醒过来。

原本漫长的24小时在此刻却显得十分短暂,阮星庭站在病房门口透过玻璃窗清楚地看到了里边的情况。

自他懂事起,他从来都没有看到爷爷掉眼泪的模样,可这时,爷爷却在以冬的病床前,哭得不能自己。

“爷爷,秀君姨,你们看,以冬姐是不是动了?”阮星耀站在慕以冬的另一侧,他看到慕以冬手指轻动,不由得欣喜地大喊出声。

“以冬!”阮老爷子和林秀君同时看向了慕以冬,就连门外的阮星庭都险些破门而入,却在转动门把时及时控制住了自己。

慕以冬睫毛轻颤,她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睁开了双眼,看清了眼前的所有人。

“谢天谢地,以冬,你终于醒了。”林秀君喜极而泣,神色激动。“你可把妈妈吓坏了。”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