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这一拳,或许是他该受的。

医院里到处弥漫着一种沉重压抑的气氛,林娇娇走出病房后,忍不住坐在长椅上大哭了起来。

直到哭累后,她这才站起身,往缴费部走去。

慕以冬所处的病房恰巧在吕柔柔的VIP病房楼层,林娇娇正准备走向电梯间下楼时,却意外看到了阮星庭拿着手机,踱步徘徊在吕柔柔病房前的身影。

阮星庭眉头一直紧皱着,从刚刚到现在,慕以冬的手机一直拔打不通,他让小莫去酒店查消息,酒店的人却说慕以冬早已离开,他想不通慕以冬究竟为什么不接自己的电话。

“阮星庭,慕以冬看上你简直是瞎了眼了。”林娇娇突然快步冲到了阮星庭的面前,抬起手对着阮星庭就是一巴掌。

小莫站在阮星庭的身旁,他见阮星庭被打,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全北市有谁敢碰阮星庭一根汗毛,可眼前这个女人却打了阮星庭一巴掌,这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林娇娇!”阮星庭看清来人后,眸光不由得冒出火花。

若不是因为她是慕以冬唯一的好友,这会儿只怕林娇娇根本不能安然无恙地站在这儿。

“呵,你别叫我的名字,你压根儿就不配!”林娇娇看了一眼病房中吕柔柔,她只不过头上包着一层纱布,可阮星庭却在她的病房门口一脸担忧焦急的模样,她还真是为慕以冬感到不值。

“这一巴掌我是替以冬打的。以冬现在生死未卜,你却在另一个女人面前大献殷勤。阮星庭,你真让我感到不耻。你恨以冬毁了你三年,你折磨了她三年。好不容易她被你伤得遍体鳞伤,愿意提出离婚,成全你跟吕柔柔那个贱女人。你却又不肯离婚,你如果不爱以冬你就放了她,你这样折磨她算什么,难道你非得看她死在你面前,你才满意吗?”

轰——

阮星庭脑中一片空白,只感觉心间有些喘不过来气。

“你说什么?”他十分冷静,冷静地能够听到自己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我说以冬现在生死未卜,你是不是很满意?这场车祸受伤的最重的不是吕柔柔,而是以冬,她现在躺在病床上,一点求生意志力都没有,而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若不是你一次次地伤害以冬,她又怎么会一点求生意识都没有,她明明是那么坚强的一个人。”

“不会的。”阮星庭勉强从自己的声音中找到一丝镇定。“慕以冬她怎么可能一点求生意识都没有,她怎么可能放得下我,她现在在哪,我要过去看她。”

“阮星庭,把你的这副假惺惺的模样收起来吧。”林娇娇将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逼回眼中。“我是不会再让以冬受到你任何伤害的,你如果想要羞辱她的话还是省省心吧。”

丢下这句话,林娇娇转身就往交费处走去。

这24小时的时间对以冬是何其重要,她不愿意将时间浪费在阮星庭身上。

“小莫,马上给我查出来,慕以冬在哪间病房?”阮星庭心间慌乱不止,他绝对不允许慕以冬出任何意外。

绝对绝对,不允许!

阮家的势力何其大,不过一会儿的时间,小莫就将慕以冬的情况和病房一一查清,阮星庭听后二话不说就迈开脚步,准备往慕以冬的房间走去。

“总裁,那柔柔小姐这里……”小莫不识相地上前询问。

吕柔柔伤得并不重,顶多只是再过一会儿,她就会醒过来。

阮星庭转过身横扫了一眼吕柔柔的房间,没有留下任何一句话,只抿紧唇瓣就往慕以冬的病房走去。

两人的病房相隔得并不远,阮星庭用不了一两分钟,就走到了慕以冬的病房前,可他却在转动门把时,猛然顿住了脚步。

他生怕他一开门见到的是一个脸色苍白的慕以冬,他生怕他会听到慕以冬任何不幸的消息,他想起自己曾经对慕以冬的冷言嘲讽,心中不由得一阵懊恼。

如果他以前对她好一些的话,或许他今天还有勇气能够踏进慕以冬的病房。正如林娇娇所说的,慕以冬是一个极其坚强的人,如果不是自己一直折磨她,没有给她任何希望,或许她也不会失去求生意识。

静静地站了一两分钟之后,阮星庭还是转动门把,推门而进。

他站在病房里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慕以冬,心中陡然一颤。

慕以冬远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虚弱。薄薄的身子就如同纸片般,脸色苍白毫无血色,这与他印象中那个高昂着头,总强调着自己不肯离婚的慕以冬相差甚远。

“你来做什么!”何沛白看到阮星庭,心中蹿起一阵无名火,挥洒着拳头就揍向了阮星庭:“这里不欢迎你,你出去。以冬不需要你。”

阮星庭生生地受了何沛白一拳,嘴角已经沁出血丝,可他却没有还手。

这一拳,或许是他该受的。

或许是他欠慕以冬的。

“我想要看看她。”阮星庭擦掉嘴角的血丝,目光坚定地看着慕以冬。

“我说了,她不需要你!”何沛白提高了音量,不肯退让,准备挥洒出自己的第二拳。

恰巧这时,林娇娇回到病房,她见两人几乎要打起来的模样,连忙上前劝住何沛白。

“沛白,你冷静一点,这里是病房,你这样子对以冬也不好。”林娇娇提出了慕以冬的名字,何沛白这才收回拳头,却依旧对阮星庭没有任何好脸色。

“慕以冬最爱的人是我,她的情况你们现在也清楚。难不成你们有自信,认为你们对她的影响会深过我对她的影响?”阮星庭冷眸扫过两人,语气不容质疑。

林娇娇抿紧了唇瓣,看着病床上的慕以冬,还是咬牙道:“沛白,不然让他试一试吧?”纵使她不愿意让阮星庭来,可阮星庭已经到了以冬面前,而且以冬深爱的人一直都是阮星庭,她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丝可以鼓励以冬的机会。

何沛白发狠地盯着阮星庭,几秒过后,他才选择妥协,往病房门外走去。

现如今是关键时刻,他只能赌一把。

“沛白,你干什么?”林娇娇看到何沛白将所有的气都发泄在墙上,不由心中一惊,他紧握着的拳头已经布满鲜血。

何沛白抿唇不语,可脸上的担忧与失落却清清楚楚地映入林娇娇的眼中。

“我带你去处理下伤口吧,以冬她醒过来也一定不愿意看到你这样子。”林娇娇心疼地看了一眼何沛白伤口,强行将何沛白带去了门诊处。

何沛白为慕以冬伤心难过,可她却一心都装着何沛白。

病房中,阮星庭卸下所有的冷冽,走到了慕以冬的病床前。

他盯着慕以冬的模样,不禁想到了十年前的那个雪夜。那个寒冷无比的夜时,他找到慕以冬时,慕以冬脸色也如同现在一样苍白。

他还清清楚楚地记得,那个时候他给她许下了诺言,可到头来,他却是那个伤害她最深的人。

“慕以冬,我命令你给我醒过来!”阮星庭的语气中多了一丝颤抖,他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慕以冬。

“我折磨了你三年,难道你要折磨我一辈子吗?慕以冬,我绝对不允许你就这样离开,这辈子你都不可能逃离我身边。”阮星庭眸中弥漫着一股雾气,他紧握住慕以冬纤弱的右手,一直在她耳边跟她说话。

从一开始的霸道命令到最后的请求。几个小时后,阮星庭不再是那个冷冽的阮氏总裁,他懊悔地低下头,咸涩的泪水从他的脸庞滑落,滴落到慕以冬的手上。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