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你真的长大了

阮星庭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时候,他右手习惯性地往前摸索着,却发觉右手边的床单早已经没了温度。

顿时,阮星庭猛然坐起,环顾了一圈四周却依旧没有发现某个女人的身影。

“慕以冬?”阮星庭唤了声她的名字,却依旧没有人应答。

正当阮星庭准备下床去找慕以冬时,一道声音在门口吃惊地响了起来。

“星庭,你醒了?”

阮星庭眉头微蹙,顺着声源望过去:“徐总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的语气冰冷,不带任何一丝温度,看着徐影仿佛就像是在看着一个不相干的人一样。

“星庭,我……”徐影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阮星庭的问题。

下一秒,她喜极而泣,走了上前。

“能够看到你平安无事醒来我就放心了,我就说你一定会听过这次的难关的,谢天谢地,星庭你终于醒来,你真的担心死……”

徐影话说一半,却被阮星庭无情地打断。

“多谢徐总的关心。只不过我想知道徐总跟我非亲非故,又怎么会这么为我担心呢?”阮星庭语气淡淡,仿佛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情一样。

这时,任健诚的身影走了进来,他本来是陪着徐影一起过来,说好在门外等徐影的。阮星庭醒了他也很高兴,可阮星庭明明知道徐影的身份却还这样对她,这是他所容忍不了的。

在他心底里,徐影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阮星庭,你混蛋!”任健诚快步上前,紧拽着阮星庭的衣领口,大有一种想要拳头落下的架势。

徐影看此一惊,慌忙上前拉住了任健诚:“健诚,你干什么,你疯了吗?”

听到徐影的声音,任健诚这才恢复了几分理智。

他松开了紧拽着阮星庭衣领的手,眸光微眯地盯着阮星庭。

“星庭,你有没有怎样?你刚刚醒来身体本来就虚弱,你要是有哪里不舒服的话你就说出来,千万不要自己硬撑着。”徐影关切地上前看了阮星庭的情况。

阮星庭在她触碰到自己的时候,眸中飞快地闪过一丝厌恶,毫不犹豫就拂开了徐影的手,后退几步。

“如果徐总没有其他事情的话还麻烦你离开,我需要休息,工作上的事情直接到公司找星耀就可以了。”

“可是,我……”徐影欲言又止。

她对阮星庭的态度感到几分意外难过。在她心底里。阮星庭不应该这样对她才是。

任健诚看不过去,他还想对阮星庭说什么,却被徐影一把拉住。

“星庭,我知道你可能是刚醒来情绪不太好,没事,那我下次再过来看你,你先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了。”

话落,徐影拉着任健诚离开,阮星庭抿紧唇瓣看着他们离开,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徐影跟任健诚走到电梯间,意外地遇到了阮星耀跟丁秀珍几人。

“徐总,我希望你能够少出现在医院。”阮星耀眉头微蹙地看着她。

自上次两人摊牌谈话过后,徐影非但没有任何收敛,反倒是越加过分,如今,竟然将任健诚带了过来。

说什么口口声声是为了阮星庭好,在他看来,徐影也只不过是如此。

“星庭已经醒了,我想我应该没有任何原因需要避着他不见吧。”徐影淡淡地对阮星耀说着。

听到徐影的话,阮星凝眸光中闪过一丝惊喜。

“你是说……你是说星庭哥哥已经醒了吗?”阮星凝十分意外,脸上的欣喜神色一览无遗。

“嗯。”徐影点了点头,嘴边也泛着一丝笑意。

对于这个消息,她也同样感到十分兴奋。

“星凝,你跟妈先过去看看星庭哥吧,我有些话还想跟徐总单独谈谈。”阮星庭心中也溅起涟漪,只感觉有一股喜悦呼之欲出。

只不过,阮星耀经过这阵子的磨练,性子也敛了不少,所以也没有很明显地表现出来。

“好,那我跟妈先过去了。”阮星凝一心只牵挂在阮星庭身上,二话不说就应着。

待阮星凝离开后,阮星耀这才回过眸光来,看着眼前的徐影跟任健诚。

“徐总,你当日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吗?你曾经说过,你不会给阮星庭带来任何一丝伤害。”阮星耀语气淡淡,令人猜不透他心底里真正想说的话。

徐影透过阮星耀看到了几分阮星庭的影子,她心底里蓦然一顿,看来,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始终还是无法改变,纵然不是亲兄弟,可二人的身上却有彼此的影子。

“当然,我说过的话从来才不会改变,也一直记在心上。”徐影抿起唇瓣,跟着阮星耀说道。

阮星耀眸光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的两人。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大哥应该是不愿意看到你的身影吧。”

他一语道破眼前的局势,徐影的脸上瞬间苍白了几分,任健诚想说什么,却被徐影拦下。

“二少,我想星庭现在应该只是因为他不知道我的身份所以才这样子的,只要他知道了我的身份,一切就都会不一样的,我们始终都是母子关系,我们之间的血缘谁也改变不了。”

“徐总,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太高估自己在我大哥心中的地位,否则,最后失望的还是你自己而已。当然,我说这番话只不过是出于好心,听不听劝还要看徐总怎么想了。”

“那还真是多谢二少的提醒,但有些事情如果没有试过又怎么会知道呢。”徐影不肯妥协,她勾起笑嘴角,笑得十分自信灿烂。

阮星耀看过她一眼之后,便不再跟她多费口舌,直接就跨出电梯间,往阮星庭的病房走去。

他离开后,徐影嘴角边的笑意这才收起,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黯然。

刚刚阮星庭的态度她已经见到了,她万万没有想到阮星庭会对她这么淡漠,完全没有之前的那种客气礼貌。

“小影,你不要想太多了,我们先走吧,慢慢来,星庭他只不过是刚刚醒而已,等过两天等他情绪缓和了之后我们再过来看望他。”任健诚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徐影,只好轻声地跟着她说道。

徐影点了点头,随着任健诚一起离开。

阮星庭的病房——

阮星庭看到门中的身影,不由得勾起了一抹笑意。

“星庭哥哥!”阮星凝泪水滑落,她跑上前,抱住了阮星庭。

“傻丫头,都这么大了,还一直哭鼻子。”阮星庭的话中有几分无奈又有几分宠溺。“你可是我们阮家的小公主,你落一次眼泪我们可都要心疼几分的。”

听到阮星庭这番话,阮星庭忍不住地扑哧笑出声。

“星庭哥哥,你就知道逗我笑。”阮星凝笑了笑,依旧像小孩子一样蹭在阮星庭的怀中。

倒是一旁的丁秀珍,她看到阮星庭身上还包扎着伤口,不由得有几分不悦地道:“星凝,你都多大了,你星庭哥哥身上还有伤,你别再这样蹭着你星庭哥哥了。”

丁秀珍的话令阮星凝瞬间回过神来,她立马跳出了阮星庭的怀里,担忧地看着他:“星庭哥哥,你没事吧?”

“放心吧,我没事。”阮星庭心中因为丁秀珍而划过一丝暖流,他略有几分意外地看着丁秀珍。

反倒是丁秀珍,她被阮星庭看着有几分不习惯,只能讪讪地跟着阮星庭说道:“你刚刚醒来,星凝这丫头的脾气急躁,我怕她没轻没重地再牵动你的伤口。”

“这阵子让二婶操心了。”阮星庭唇角微勾,跟着丁秀珍说道。

丁秀珍看到阮星庭的笑容,心中不由得放松了几口,也同样笑着看向了阮星庭:“我们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谢呢,如果真的要说谢,还应该是二婶多谢谢你才是。星庭啊,二婶知道,以前有些事情是二婶做得不对,二婶在这里给你道歉了,还希望你能够不要记怀着以前的事情。”

“二婶,以前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以后的生活。”经历了这么多事情,阮星庭也想开了很多。

有些事情,还能够珍惜的时候他们应该要好好地珍惜。

丁秀珍感激地看了阮星庭一眼,也为自己先前所做的事情感到几分惭愧。

正在这时,阮星耀的身影急匆匆地跑进病房。

“哥!”阮星耀喊了一声阮星庭,脸上的欣喜神色显而易见。

他刚刚从公司出来不久,所以身上还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服,阮星庭十分满意骄傲地看着自己的弟弟,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来我休息的这段日子,你真的长大了。”

“哥,你知不知道我多想你!”阮星耀纵然在外边有多成熟,可到了阮星庭的面前,他依旧是一个小孩子,依旧是一个躲避在雨伞之下的小孩子。

“我知道。”阮星庭笑了笑,露出了自己的一行大白牙。

半个多月不见,原来这一切真的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相信这一次,如果他就这样睡下去不苏醒过来的话,阮星耀也能够可以很好很好。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