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她必须坚强

盯着徐影的背影,阮星耀还是出声喊住了徐影,他也坚定地告诉着她:“徐总,我希望你记住现在所说的话。不管是我哥醒过来的时候还是他还没有醒的时候,我都不希望你给他造成任何伤害。”

徐影顿了顿,却没有接过阮星耀的话,径自消失在阮星耀的视线里。

直到徐影的身影完全看不见时,阮星耀这才独自回了病房。

“徐阿姨呢?”慕以冬看到阮星耀的身影,却意外地发觉徐影没有过来。

阮星耀有几分异样,他只顿了顿,就跟着慕以冬说道:“徐总公司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她先回公司了。”

“以冬姐,你回去休息一下吧,我来看着我哥,我也有几天没有跟我哥好好说话了。”阮星耀扬起嘴角,对着慕以冬说道,给了她一抹安心的笑容。

慕以冬看了看阮星庭没有任何一点儿要苏醒的模样,也只好点了点头。

毕竟,她是要照顾阮星庭的人,她十分清楚地知道,她现在不可以出任何意外,不可能出任何事情。

半个月后——

慕以冬依旧是守在阮星庭的病床前,相比起一开始的奔溃神情,这时的慕以冬已经冷静了几分。

她依偎在阮星庭的身旁,将近期所发生的事情都一一告诉了他。

半个月的时间虽然不长,可却改变了很多很多。

阮晋已经被定罪,判了无期徒刑,他虽然心有不甘,可阮星耀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包庇阮晋的意思,阮晋谋划了这么久以来的计划都一朝落空。

而阮星凝跟丁秀珍二人依旧是在阮家大院生活中,只不过她们已经知道了阮星庭重伤的消息,她们有时候也会过来看望阮星庭,丁秀珍更是一直到寺庙里为阮星庭祈福,希望他能够早一点儿醒过来。

“星庭,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北市的秋天总是很短很短,你什么时候才能够醒过来呢,你知道的,我一个人没有办法面对冬天,你醒过来我们一起走过冬天好不好?”慕以冬按照往常一样,替阮星庭擦洗完身子,就坐在了阮星庭的身旁,跟他说着心里话。

“你知道吗?徐总这阵子过来看你的次数越来越多了,突然间多了一个人这么关心你,你一定很不习惯吧,可是好奇怪,每次看到徐总的时候我总觉得她跟你之间有一种特别的缘分……”

慕以冬一股脑地跟着阮星庭说话,纵然阮星庭没有办法答应一句,可她也从来都没有放弃过。

“以冬。”这时,林秀君来到慕以冬的面前。

“妈,你怎么来了?”慕以冬有几分意外,换成了平时,林秀君这时间点应该在广场才对。

林秀君眸光看了一眼阮星庭,叹息地开了口:“星庭还没有醒过来吗?”

慕以冬已经照顾了阮星庭整整半个月,可阮星庭却没有任何一点儿要苏醒过来的迹象,她只有慕以冬这一个女儿,她也打探过阮星庭的情况了,她不想要让慕以冬在这间病房里赔上一生。

“我相信星庭只是太累了,等他睡醒睡够了就会醒的。”慕以冬的情绪已经稳定了很多。

至少谈及阮星庭的情况时,她不再会掉下眼泪,也不会有崩溃的神情,她相信阮星庭,相信他一定会醒过来。

“以冬啊,你过来,妈想跟你好好地谈一谈。”林秀君把慕以冬叫到了沙发处,她看着阮星庭一动不动的模样,不由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妈,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慕以冬替林秀君倒了一杯水。

“刚刚我已经找过沛白了,也知道了阮星庭的情况。妈知道你喜欢阮星庭,不愿意放弃他,可是啊以冬,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就这样一辈子醒不过来了怎么办?你的人生还很长,你难道要一辈子照顾他吗?你已经跟他离婚了,你没有任何义务去照顾他一辈子。”

一辈子的时间很长,林秀君不想要慕以冬后悔。

慕以冬正想要出口说话,林秀君却抢先了跟她说道:“我已经问过沛白了,我也知道了他之前骗过你的事情。可你想过没有,沛白做这一切都是因为太过爱你,他想跟你在一起。试问天下有哪个男人能够做到这个份上,要不你就……”

“妈你说什么呢!”慕以冬有几分焦急地打断了林秀君的话,她向林秀君强调着:“我跟何沛白这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的,我们之间真的没有那种感觉。我不想要勉强自己,而且星庭也需要我,我是绝对不会这样子丢下他的,哪怕是要我这样照顾他一辈子,我也毫无怨言。”

慕以冬十分肯定地说道,没有任何一丝动摇。

林秀君知道这个女儿脾气的倔强,她只能继续循循地劝导着。

听了几分钟之后,慕以冬只意味深长地看了林秀君一眼,问道:“妈,如果是你的话,如果当年爸没有离开而是变成了植物人,你会离开他吗?你会选择跟其他男人在一起让他独自一个人面对着黑暗吗?”

“我……”林秀君想要回答慕以冬的问题,却发觉自己怎么也说不出‘会’这个字。

良久后,林秀君叹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根本就劝不动慕以冬,也知道了慕以冬对阮星庭的爱意之深。

“以后的路,就看你们自己的了。以冬,原谅我……我是一个自私的母亲,你在阮星庭那里受过了太多太多的伤害,我只想要你能够好好的,快快乐乐地度过余生,仅此而已基。”林秀君眼角有着闪烁的泪花,她心疼地看着慕以冬。

慕以冬笑了笑,她握着林秀君的手,向她保证:“妈,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的,我也一定会幸福的。”

“好。”林秀君点了点头,眸光再次看向了阮星庭。

现在她只希望,阮星庭能够尽早醒来,不辜负慕以冬对他的痴心一片。若是阮星庭醒过来之后还不懂得珍惜慕以冬,她说什么也不会放过阮星庭。

林秀君待过不久后就离开了,慕以冬依旧待在病房里。

她拿出了自己的稿纸,一边设计着设计稿一边陪伴在阮星庭的身旁。

须臾,慕以冬偏过头,察觉到阮星庭的指尖有些轻颤。

“星庭?星庭!”慕以冬有几分不敢置信地看着阮星庭,她欣喜若狂地喊着阮星庭的名字,却发觉阮星庭没有任何反应。

恰巧这时,何沛白经过阮星庭的病房,他听到了慕以冬的声音,二话不说便冲了进来。

“以冬,出什么事情了吗?”何沛白有几分担忧地问着。

慕以冬激动地告诉他:“沛白,我刚刚看到星庭动了,你说星庭是不是要醒了?”

“你别先着急,我来看看。”何沛白看了一眼阮星庭的情况,不由得出声跟着慕以冬说道。

直觉告诉他,阮星庭并没有任何要苏醒的迹象,慕以冬极有可能是期望太高,所以出现了幻觉。

毕竟,阮星庭的心电图也没有任何一点变化。

何沛白照例上前查看了阮星庭的情况,他转过头来对上慕以冬的期望目光,有几分不忍地摇了摇头。

“以冬,你应该是太累了。”何沛白跟着慕以冬说道。

慕以冬摇了摇头:“不可能,我不会看错的,我绝对不会看错的。”她怎么可能会看错,她明明看到了阮星庭已经动了,阮星庭一定是要醒了。

“以冬,你听我说,你这种情况在医学上很常见,你近期一直在病房里陪着星庭。或者你多到外边休息放松下。”

“不,星庭一定是要醒了,我要守在星庭的身边,一直到他醒过来为止。”慕以冬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何沛白的话,坚持己见。

慕以冬固执得不肯听进任何人的劝解,何沛白无法,也只好由着慕以冬来。

他知道,如果此时强行让慕以冬离开病房的话,只怕会适得其反。慕以冬将一颗心都牵挂在阮星庭的身上,纵然让慕以冬现在出去,慕以冬也根本不会有任何一丝放松。

夜晚,浓浓的墨色染尽了北市,北市的天空一片漆黑,上边点缀着无数繁星。

初秋的夜晚有几分凉意,慕以冬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衫守在了阮星庭的跟前。

窗外的风吹起了慕以冬的发丝,慕以冬却没有任何感觉,只抿紧了唇瓣一直看着阮星庭。从下午到现在,她已经记不清她这样看了阮星庭多久。

她只知道,她想要阮星庭醒过来,她只知道,她想要证明她下午看到的并不是自己的幻觉,而是阮星庭真真正正地动了。

“星庭,北市的夜晚真的很好看很好看,你什么时候才能够起来陪我一起看星星呢?”慕以冬眼泪沾湿了脸颊,泪水顺着她的脸颊落到阮星庭的手心中,可阮星庭却没有半分反应。

阮星庭依旧双眸紧闭,慕以冬将头趴在了阮星庭的手边,她怔怔地盯着阮星庭的手,一字一句地道:“星庭,你醒过来好不好?你难道真的要一直一直睡下去吗?休息了这么久,你休息够了吗,如果够了的话能不能睁开双眼,看我一眼。”

慕以冬边说边哭,她的鼻头酸涩无比,泪水也控制不住地再次往下掉落。

每天白天,她都告诉自己她必须坚强,至少她要做到不能够让任何人担心。可夜深人静她盯着阮星庭的时候,她总是会控制不住自己心内的难过。

慕以冬记不得自己哭了多久,她哭完之后索性就闭上了双眼,趴在了阮星庭的身旁。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