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你不要太冲动了

“健诚你怎么了?”徐影眉头微蹙,任健诚面对她鲜少有这么失神的时候。

经徐影的叫唤,任健诚方才回过神来,他笑着跟徐影说道:“目前还没有什么消息,不过你放心吧,如果有什么消息的话,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健诚,我们相识了这么多年,你没有必要欺骗我。”纵然任健诚脸上没有任何一丝异色,可徐影还是极聪明地捕捉到了任健诚的异常。

如果任健诚没有骗她的话,他是绝对不会有小拇指向上翘起的动作。

“小影,你说什么呢?”任健诚还想要试图隐瞒过去。

可徐影又怎么会不知道任健诚的隐瞒,她只勉强压下心底里的不安,跟着任健诚说道:“健诚,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跟我说吧,放心吧,都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已经没有任何事情是接受不了的了。”

见徐影的态度这么坚定,任健诚也只好顿了顿,把阮星庭的事情告诉了她。

“我也是在今天才得知的消息,阮星庭这一次应该是伤得不轻,至于阮晋,他已经在警局了,只要等事情一定下来,他应该难逃罪名。”

“什么!”徐影浑身一颤。

“星庭……星庭他怎么样了?”徐影有几分不敢置信地盯着任健诚,她不相信阮星庭会出事。

“小影,你别先着急。”任健诚就是怕她情绪太过激动,所以才瞒着她不告诉她。“阮星庭目前还在重症ICU,听说慕以冬一直守在他的面前。这一次阮星庭出事的消息被警方全面封锁,所以其他人目前还不知道消息,我的人也是早上才打探出来的。”

“不行,我要过去看星庭。”徐影满脸都是担忧神色。

阮星庭是她唯一的儿子,她这一次是为阮星庭回来的,就算是付出一切代价,她也一定要让阮星庭平安无事。

“小影,你不要太冲动了。”任健诚抱住了徐影想要冲出去的身影,耐着心地跟她说道。“阮星庭现在的情况我们还不太清楚,也不知道他的病房能不能进得去,你相信我,如果有阮星庭的第一手消息,我一定会及时地通知你,你在这里等消息好吗?”

否则,若是徐影现在冲了过去,她的身份秘密应该都藏不住了,而且阮家那边,她也无法跟阮家解释她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那是我的儿子,你让我怎么能安心呆在这里等消息。”徐影神情有几分激动,特别是在她听到任健诚让她安心等消息的时候。

“任健诚,如果阮星庭出了什么意外,你让我怎么办?他是我的亲生儿子!我知道你讨厌阮星庭,我知道你不喜欢他的存在,可是他是我这么多年坚持下来的唯一动力阿,你怎么可以让我对他不管不顾。”

徐影的话就如同一把刀子一样割在任健诚的心上,任健诚心中苦涩。

是阿,他怎么会不知道,阮星庭是徐影跟阮乐福的亲生儿子,那是他一辈子都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半晌后——

“小影,你如果真的想看星庭的话,我来安排吧。”任健诚认命地闭上了双眸,缓缓跟着徐影说道。

也许吧,徐影,上辈子是我欠你的,所以这辈子注定用我的一生来偿还。只要是你想要的,哪怕是有多复杂有多艰苦,我都会帮你完成。

“我还要等多久?我一分钟都等不了了。”徐影听到任健诚的话,情绪有所缓解,却还是无法冷静下来。

任健诚看了她一眼,道:“你先换套衣服吧,我这带你过去见阮星庭。只不过,你跟他的关系,目前还不是说出来的最好时机。”

“好,我答应你,只要能够见星庭一眼,我什么都答应你。”

任健诚:“阮星庭的情况现在很严重,所以你看到他的时候要控制下自己的情绪,你要时刻记得,你是徐影。”

任健诚担忧地看了她一眼,声声嘱咐着。

徐影知道任健诚的意思,她再三向任健诚保证着。

换过衣服后,任健诚开车带着徐影来到了北市医院,眼前的徐影已经换上了一套得体衣服,而且她也应着任健诚的要求,化着淡妆,令人看不出她先前哭过的模样。

“小影,你要记得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任健诚不禁再次出声嘱咐着。

徐影会意点点头,跟在任健诚的身后。

二人一同来到重症病房,任健诚环顾了一圈四周,见四周并没有什么人,这才让徐影进去探望。

“你自己控制好时间,最好是不要太久。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我在外边等你。”任健诚跟着徐影说道。

徐影点了点头,她推开门缓缓走进病房内。

慕以冬趴在阮星庭的身旁睡着,阮星庭身上插着无数管子,徐影用右手掩住自己的脸,控制着自己想哭出来的声音。

就在她前几天,她看到阮星庭的时候,阮星庭还是十分帅气健康,可这会儿,阮星庭怎么就变成了现如今的这副模样。阮晋竟然敢这样对她的儿子,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放过阮晋。

徐影轻擦掉眼角的泪水,忍住心中的酸涩走上前。

这么久了,她回来这么久了这还是第一次看到阮星庭的睡颜,只不过阮星庭此时的脸色却苍白得十分可怕,仿佛像是沉睡了许久一样。

右手抚上阮星庭的脸颊,徐影不禁轻声呢喃:“星庭,对不起。都是妈妈不好,都是妈妈来迟了,你一定要好起来,妈妈会一直等着你。”

慕以冬本就睡得不深,再加上徐影的声音。一时间,慕以冬被吵到了,她误以为是阮星庭已经醒了过来,慌忙睁开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阮星庭依旧紧闭着双眸的容颜,慕以冬不禁有几分失望。

“徐总,你怎么会在这儿?”慕以冬转过头,意外看到了徐影。

对于徐影,她还略有几分印象。上次在阮星庭的公司里遇到徐影时,她记得徐影为人很亲切,而且对阮星庭也似乎十分关心。

徐影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她见慕以冬没有听到她刚刚说的话,这才道:“我过来看望一个老朋友,走错房间时意外发现了阮总,阮总他……”

“他只不过是受了一点伤,等他休息好之后,他就会好好的。”慕以冬看到阮星庭的情况,不由得抿了抿唇瓣,跟着徐影说道。

她注意到徐影脸上还有未风干的泪痕,不由得有几分意外:“星庭很幸运有徐总这么关心他的人。”

“阮总帮了我不少忙,我每一次看到阮总就像看到自己的儿子一样。如今看到他躺在床上的这副模样,我心底里也是十分难过。”徐影注意到慕以冬的眼光,只好出声跟着她解释。

慕以冬没有多想,她点了点头。

“星庭出事的消息目前并没有公布出去,如果徐总真的是为了星庭好的话,我希望徐总能够保守这个秘密。毕竟,如果他一出事,阮氏集团就……”慕以冬话说一半,希望徐影能够懂得。

徐影心领神会,她向慕以冬保证着:“放心吧,星庭出了这种事情谁都不愿意看到,更何况是我们这些合作伙伴,不管如何,这件事情我一定不会传散出去的。”

话落,徐影再次将目光落在了阮星庭身上。

“只不过,我有一个请求……”

“徐总,您直接说吧。”

“你可能不知道,自从我前夫走后,我就一直是一个人生活。每次我看到星庭我都会不由自主想到我失散的儿子。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让我多过来照看下星庭,这样也好多帮下你。”徐影目光深情地看着阮星庭,就如同一个母亲看自己的儿子一般。

慕以冬不忍心拒绝徐影,只好应着:“那真是给徐总添加麻烦了。星庭要是知道徐总这么关心他,一定也会很开心的。”

“但愿吧,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事情,天下有哪个当妈的不想亲自照顾自己的儿子呢。”徐影看着阮星庭轻声呢喃。

慕以冬有些听不太清:“徐总,您说什么?”

“哦,没有。对了以冬是吧?你以后还是喊我阿姨吧,别一口一个徐总的叫,这样怪生分吧。平日里星庭都喊我徐总,我都没来及让他喊我一声阿姨。”

“徐阿姨,等星庭醒了过来,我一定会让他改口的。”慕以冬微抿起唇瓣,对着徐影说道。

徐影欣慰地了点了点头,她看了看时间,发觉自己已经进来有一段时间了。

“我公司还有些事情,那我就先离开了。如果星庭他有什么消息的话……你就通知一下我,我也好为他开心开心。”徐影不舍地看了阮星庭一眼,纵然她舍不得离开,可她也知道,自己没有任何留下来照顾阮星庭的理由。

慕以冬能够让她多过来照顾照顾星庭,对她来说已经是十分满意了。

慕以冬想送徐影一起出去,可徐影一边记挂着阮星庭的身旁不能离人,一边记挂着任健诚还在门口,只好婉拒了慕以冬。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