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阮星庭,再见了

“阮星庭,血缘关系大于一切。小影虽然从来都没有养过你,可这么多年来她的生活也不好受,而且她一直以来都惦记着你,你难道要为了一个从来都没有见过面,你喊了这么多的妈的女人而不认你的亲生母亲吗?”任健诚眼眸微眯,没有想到阮星庭竟然会一点儿情面都不顾。

“任先生,如果你只是过来为了跟我说这件事的话,那你可以走了。”阮星庭显然是没有兴趣跟任健诚再谈下去。

任健诚脸上已经有几分怒气,他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控制自己心中的怒火:“阮星庭,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真的不认小影是吗?”

“我说过了,徐总跟我只是合作伙伴的关系,任先生如果没有其他问题的话还麻烦你不要浪费我的时间。”阮星庭唇角微勾,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嘲讽。

任健诚到底还是中年长辈,经阮星庭这样子说,他纵然是再好脾气,也不禁将脸色露出几分怒火,生气离开。

盯着任健诚离开的背影,阮星庭只抿紧了唇瓣,没有再说任何话。

他阮星庭从来都不是任何人的玩具,也从来都不是想要就要的人,想扔就扔的人。

——

北市中心医院里——

医院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消毒水味道,慕以冬守在何沛白的检查室外,脸上露出几分担忧之色。

近几日,何沛白的身体情况越发地严重,时不时会有流鼻血、剧烈咳嗽的情况。

须臾,检查室的门被打开,何沛白跟一位医生一同走了出来。

“沛白,情况怎么样了?病情有没有恶化?”慕以冬着急地走上前。

何沛白宠溺对她一笑,拉着她一同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我的情况我很清楚,目前还是死不了的。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何沛白看了她一眼,再深沉地跟着她说道:“只不过,刚刚这方面的专家跟我说过了,如果想要手术成功几率高一点的话,还是需要到国外去进行手术,国外的设施远远没有国外的好。”

“以冬,我不想要离开你。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要到国外进行手术的话,你愿意陪我一起去吗?”何沛白目光炙烈,紧盯着慕以冬。

慕以冬心尖一颤,不知道要怎么回应何沛白。

她不想要离开北市,不想要离开这片熟悉的土地,可是她同样也没有办法置何沛白不管,这是何沛白唯一的机会。

这么久以来,她苦苦劝了何沛白久,何沛白都对手术的事情只字不提。

能够让何沛白鼓起勇气想要进行手术的机会,她不想要错失。

“给我一点时间考虑一下好吗沛白?”慕以冬抬眸看向了何沛白,还是不忍心看到他的失落。

何沛白抿起唇瓣:“好,我给你足够的时间考虑。只要你点头答应,我们随时都可以走。以冬,如果我余生所剩下的时间不多,我只想要把它浪费在你的身上。”

面对何沛白的深情,慕以冬动了动喉咙,却发觉自己根本无法给他任何回应。

回到家中后,慕以冬推开门,意外发觉林秀君已经回来。

阮老爷子离世的事情慕以冬并没有告诉林秀君,一来是怕影响她在外的心情,二来她也知道她跟林秀君再没有什么身份资格去关心阮家的事情。

“妈。”慕以冬勾起唇角,笑了笑。

林秀君放下手中的东西,上前抱了抱自己的女儿。

“你这阵子自己一个人生活得还好吗?”林秀君看了看慕以冬,忍不住地问出口。

慕以冬十分享受在林秀君怀里的温暖感觉:“妈,我很好,你放心吧,只是……”

慕以冬顿了顿,还是没有将阮老爷子已经离世的消息说出口。

林秀君知道她想说什么,只叹了一口气,跟着她说道:“老爷子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真没有想到那个阮晋这么没良心的,竟然私吞了阮氏所有的一切。如果不是因为他,阮老爷子也不会中风,更加不会出现后来的事情。”

林秀君越说越气愤,慕以冬心中有几分酸涩,她甚至不敢将事情的真相告诉林秀君。阮老爷子根本就不是因为中风,中风的迹象只不过是阮晋对阮老爷子输了一种注射剂而已。

“对了,你跟沛白两人之间怎么样了?”林秀君将话题一转,问起了慕以冬跟何沛白的情况。

何沛白那个孩子对慕以冬的一片痴心,她可以感受得到。

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是希望两人能够走到一起。

慕以冬顿了顿,避开了林秀君的问话:“就那样吧,妈,你刚回来还是多休息休息吧,我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我已经长大了,我会自己看着办的。”

“傻孩子,你的事情妈怎么可以不操心呢。”林秀君叹了一口气,很是心疼慕以冬过的几年。

如果她当年有态度强硬一点,不让慕以冬嫁给阮星庭的话,也许现在的一切就都会不一样。

“你听我说,何沛白那孩子是真心对你好。妈走过了这么多年的路,你相信妈,妈一定不会看错人的。”林秀君拍了拍慕以冬的手,对着她说道。

“一个人喜欢上别人的时候眼神是藏不住的。何沛白看你的眼神满满的都是爱意,妈知道上段感情让你伤得太深太深,可人总是要向前走的,生活也是要向前看的,你应该好好珍惜当下,错过了就永远失去了,再也回不来了。”林秀君苦口婆心地劝着。

慕以冬微微愣神,她想起何沛白现如今的情况,不由得抿紧唇瓣,心底里暗下了一个决定。

也许,她不应该那么自私,何沛白为她做了那么多,付出了那么多,她又怎么可以只顾自己呢。

这是何沛白唯一的机会,不管怎么说,她都应该陪伴在何沛白的身边,跟着他一起走出困境。

“妈,我知道了,你的话我会好好听进去的。”慕以冬勾起唇瓣,对着林秀君笑道。

林秀君欣慰地点了点头,至少现在跟慕以冬谈起何沛白的时候,慕以冬不再是一直选择逃避了。

“那您早点儿休息吧,我回房间了。”慕以冬站起身。

林秀君点了点头,看着她回房间。

关上了房间门,慕以冬心底里有几分复杂,她走到床前,将自己沉压在最底下的一本相册拿出。

翻看着相册,慕以冬不禁回想过她跟阮星庭之间的种种。

这本相册她一直随身携带着,却从来都没有勇气去翻看一眼。没有想到的是,如今再次翻看竟然是她决定要放下的时候。

往事的一切历历在目,慕以冬心底里唏嘘不已。

她爱了整整十年的男人,那个曾经说过会许给她一片星星的男人,终究还是成了她的过去式,成了她生命中最大的遗憾过客。

“阮星庭,再见了。”慕以冬翻看完最后一张照片,鼻尖不由得一酸。

这张照片是在阮家大院一起拍的,那个时候,阮家大院何其热闹,可现如今,所有的一切都早已经物是人非。

落下这句话,慕以冬将照片撕成两半,夹在了相册中间。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撕的不止止是一张照片,更是她一直执着的一份感情。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