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她是你的母亲

阳光暖洋洋地投射进办公室,阮星庭微眯起双眸,从高往下望着这座繁华忙碌的城市。

慕以冬说的并没有错,他又何尝不知道。

只不过,他心底里复杂无比,徐影的事情跟阮老爷子的离开宛若一块重石一样,压在他的心底将他压得喘不过气来。

叩叩——

办公室门再度被敲响。

小莫的身影走了进来,他向着阮星庭说道:“徐总过来公司,在会客室等着您,说是想见您一面。”

阮星庭一听到“徐总”两个字,眸光中不由得暗淡了几分。

“我知道了。”他出声应着。

继而,阮星庭问起了自己先前交代过小莫的事情:“阿毛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他说过,他绝对会让阮晋付出十倍的代价来偿还。

这一次,他不会再顾及任何人的情面。

“阮晋目前还没有跟那班人有什么交易,我已经通知阿毛那边,如果有什么消息的话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们的。”

“嗯。阮晋那边让阿毛盯紧一点儿,我要的不仅是阮晋吸食毒品,我还要他有毒品交易的证据。”只有这样,他才能够让阮晋付出相应的代价。

区区吸食毒品的事情,根本就不会让阮晋关押多久。

吩咐完小莫之后,阮星庭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神色恢复成了向来的冷冽。

来到会客室,阮星庭看了一眼穿着素色套装的徐影,心中一顿。

“徐总,你这次到阮氏来是有什么事情吗?”阮星庭淡淡地问着,眸光中没有任何情绪。

徐影被阮星庭这一问,脸色有几分讪讪。

“我……我听说了阮老爷子的事情,心底里有几分担心你,所以过来看看。”徐影恢复神色后,脸上泛起担忧之色地跟着阮星庭说道。

“多谢徐总了。”阮星庭走到沙发处坐下,神情淡淡,目光清冷。

待阮星庭坐下之后,徐影这才缓缓道:“这几天我一直在忙着处理公司的事情,所以也没有过来吊唁阮老爷子,我心底里有几分过意不去。星庭,人死不能复生,你应该节哀顺变才是。”

“嗯。”阮星庭淡淡地点了点头,他眸光看向了徐影,心底里涌起几复杂神色。

“我听医院的人提起过,徐总多次去看望爷爷,不知道徐总跟爷爷他是旧识吗?”

阮星庭的话令徐影心底蓦然一颤,徐影勉强地笑了笑,跟着阮星庭说道:“我跟你爷爷以前还有些渊源,所以他这次生病了我也过去医院看望了他。真没有想到老爷子竟然就这样离开了人世,想想我还真是替他感到几分惋惜,本来现在就该是享福的年龄。”

徐影一边说一边唏嘘不已,阮星庭的神色更加清冷了几分。

“徐总,我还有些事情,就不多陪了。”阮星庭站起身,对待徐影不再有往日的神色,反倒多了一丝生分。

徐影心思细腻,她看向阮星庭,猜测到了阮星庭应该是知道了什么事情。

只不过,阮星庭并没有任何要提的意思,徐影也不好点破,至少不应该是在现在这个时刻说破一切,她必须要给阮星庭足够的时间缓和过来。

“那你记得多照顾好自己,毕竟,现在整个阮家都压在你一个人身上。”徐影关切地跟着阮星庭说着,眼底里有几分不舍得离去。

阮星庭淡淡地应了一声,便率先踱步离开。

徐影看着他的背影,心底里蓦然有几分不是滋味,阮星庭是她唯一的儿子,可现如今,他站在自己的面前,她却没有办法上前相认。

出了阮氏集团后,车子早已经在门口等着徐影。

徐影径自打开副驾驶的门坐进去,她的眉眼之间有几分惆怅,身旁人关怀地看了她一眼:“怎么?没有看到阮星庭吗?”

徐影摇了摇头:“我觉得星庭应该是知道什么了,他对我的态度都有几分生分了。健诚,你说要是星庭不肯认我,那我要怎么办?”

被称作健诚的人听到徐影的话,身躯明显一僵,可却又在下一秒时扬起笑意,安慰着徐影:“放心吧,如果他知道了你的身份,我相信他不会这么对你的。毕竟,他是你怀胎十月辛苦生下来的孩子,你们之间的血缘关系谁都无法改变,还有,我会帮你的。”

任健诚握住了徐影的手,给了她一抹鼓励的笑意。

徐影顿了顿,她微微挣脱开了任健诚的手:“健诚,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过,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也走不到这一步。”

任健诚收回了手,眼底里有几分落寞失望。

“我说过了,这么多年的陪伴都是心甘情愿的。只要看到你好,我就心满意足了。”这么多年,他一直未娶,他知道自己等不来徐影的转身,可他还是甘愿留在她的身边,替她解决所有的麻烦跟困难。

凡是徐影想要的,他都会给她,这是他许给徐影的承诺,他将用这一生的时间来兑现。

徐影心中感动,她看了一眼任健诚,却没有多说一句话。

这是他们二人之间的默契,他们都很清楚,这一生,徐影都不可能会为任健诚停留,感动归感动,却始终都不是爱情。

北市的天空飘着几朵白云,依旧是风和日丽的一天,金灿灿的阳光洒在大地上,给街道上停停走走的行人带来了无限温暖。

阮星庭穿着一套深蓝色的衬衫西服,他正准备打开黑色路虎车,眼前却蓦然出现一道身影。

“你是谁?”阮星庭眉头微蹙,他不记得他认识眼前的人。

任健诚看了一眼阮星庭,心底里有几分酸味。

阮星庭的眉眼中颇有几分阮乐福的影子,一想到那个男人,任健诚不由得嫉妒几分。

“阮总,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不如跟我一起谈谈吧,我想有一件事情,阮总应该感兴趣。”任健诚嘴角微勾地对着阮星庭说道。

阮星庭眉头微蹙地看着任健诚,跟着他一起来到了附近的一家咖啡馆。

“我姓任,这次我过来是为了徐影而来的。”任健诚一坐下便开门见山地跟阮星庭说道。

一听到徐影,阮星庭心底里有几分了然,可神色还是没有透露半分异常。

直觉告诉他,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简单,他先前听说过徐影的身旁有一个叫任健诚的,可以说,徐影身后的集团基本都是任健诚在替她打理。

“不知道任先生找我有何贵干,如果是涉及合作之间的事情,任先生大可以直接找相关负责人,没有必要浪费彼此的时间。”阮星庭语气淡漠,令人分不出他的喜怒哀乐。

“如果只是合作的事情我就没有必要兜这么大的一个圈找你了。”任健诚唇角微勾,丝毫不在意于阮星庭的态度。

在道上混了这么久的时间,区区一个阮星庭他还不至于放在眼里。

若不是因为徐影,他压根儿就不想要跟阮家的人有所牵扯。

“我想徐影跟你之间的关系你已经知道了吧?”任健诚明人不说暗话,直接跟阮星庭挑破。

阮星庭抿紧唇瓣,没有出声答话,却也表明了他的态度。

这件事情他早已经清楚了,所以他现在每看一次徐影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阮老爷子。当年既然是徐影要抛弃他,现在又何必来这样假惺惺地认他。

“我陪在小影身边已经几十年了,从她还没有认识阮乐福开始,我就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她走来的这一路我都看在眼里,当年是我劝她放下你离开的,只有这样,你才能过上好的生活,她也才能够离开北市,重新开始生活。”任健诚一双睿智的眼眸泛着精光。

他见阮星庭没有任何表情,不由得继续劝说:“你现在已经长大了,你也该懂得世间的所有苦难。小影她一直放不下你,所以这次才不顾我劝阻执意回国来。她是你的母亲,你应该认她。”

“你凭什么认为你有资格跟我说这种话?”阮星庭嗤笑一声,认为任健诚的这番话着实可笑。

当年为了荣华富贵生活抛弃了他的是徐影,现在转过头来说为了他好的也是他们。

如果不是阮老爷子当年隐瞒了下他的真实身世,将他抚养长大,他现在会变成什么模样还是一个未知数。

“不管是徐影也好你也好,这件事情我都不想要再继续了解下去了。今天我可以当作你没有来过这里找我,但麻烦你死了这条心,我阮星庭这辈子的母亲只有一个,那就是躺在那个墓碑上的女人。”阮星庭神色冷淡地跟着任健诚说着。

纵然他没有见过那个女人,纵然他对母亲的印象十分浅,纵然他知道那个女人有可能是恨着他的,可他还是打从心底里把那个女人当成了自己的母亲。

以前每一年在自己受尽欺负的时候,他也总是会跑到墓地上,坐在那个墓碑前哭着发泄自己的情况。

如今突然告诉他,那个墓碑上他喊了那么多年的女人并不是他的亲生母亲,他到现在心底里还是有几分无法接受。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