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他究竟是造了什么孽

“哥,我爸他会不会对你……”阮星耀话语中有几分担忧,生怕阮晋会对阮星庭不利。

毕竟,阮晋连他这个亲儿子都能下得了手,何况是阮星庭。

“放心吧,区区一个阮晋,我还不至于对付不了。”阮星庭将手机交还给了阮星耀,眸光中略有所思。

“对了,阮晋那边如果还要钱的话,你不要给了。”阮星庭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出声嘱咐着阮星耀。“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阮晋身后应该是一个团伙,像这种团伙,你就算给阮晋再多的钱,投进去也是一个无底洞而已。”

“那我现在要怎么做?”

“你……还是好好把重心放到工作上吧,阮晋的事情我会自己处理解决的。”

随后,阮星庭便走出了办公室,今天阮氏集团有一个重要的客户会过来,他身为阮氏集团的总裁,需要过去接待。

“总裁,徐总已经到一楼接待室了,正在等你。”小莫迎面走来,跟着阮星庭说道。

阮星庭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电梯缓缓向下,‘叮’的一声响起,阮星庭毫不犹豫走了出来。

踱步走到会客室,阮星庭眸光微扫,一眼便注意到了正坐在会客中的身影,如果他没有了解错的话,坐在那里的人应该有五十岁左右了,只不过她保养得极好,令人根本猜不出她的真正年龄。

徐影是阮氏集团的一个重点客户,这次也是专门回国来商量合作事宜,所以阮星庭也没有任何一丝怠慢的心理。

“星庭?”徐影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孩儿,不由得神色激动地站起身来。

阮星庭眉头微蹙:“徐总?您认识我?”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他跟这个徐影应该是不认识的才对,可看徐影的神情,好像他们两人先前是认识的。

“哦,没有。”徐影回过神来,脸上带了几分不自然。“就是经常在电视和报纸看到阮总的面容,所以不由自主地叫了你的名字。”

阮星庭微微一笑,对于这个并没有过于在意。

他坐进沙发里,将两方的一些合作细节跟着徐影说道,这次的合作对阮氏集团至关重要,阮星庭绝对不允许合作出现任何的问题。

“那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公司就按照这样的方式来为你们提供条件了。”阮星庭伸出右手,想跟徐影一握。

徐影激动得点了点头,握着阮星庭的手。

“徐总?”阮星庭想收回手,却发觉徐影盯着他再次走神。

徐影回神,她松开了手:“不好意思,每次一看到你我就想到了我自己的儿子,如果他当初有留在我身边的话,现在也应该是你这么大了。第一次合作对象这么年轻,让我有了几分恍惚。”

“儿子?”阮星庭神情带着疑惑。

他记得徐影并没有任何儿子,而且自她前夫离世以来,她就再也没有找过任何伴侣,一直以来都是孤身一人。

“哦,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我在嫁给我前夫之前有过一个孩子,只可惜,我对那个孩子亏欠太多,所以……”徐影说着说着,泪水含在眼眶里即将掉落。

阮星庭知道这个属于私人事情,他也没有想要打探的心,只拿出了随身所携带的纸巾,安慰着徐醒:“相信他现在也可以过得很好的,徐总不必这么介怀。”

徐影听了阮星庭的话,神情有几分激动,安慰地连忙点了点头。

阮星庭只当她是因为想到儿子而情绪激动,所以也没有多加放在心上。

跟徐影多说了几句话后。阮星庭直接离开了会客室。

徐影看到阮星庭离去的背影,眸光中逐渐变得复杂起来,直到阮星庭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徐影这才收回目光,离开了阮氏集团。

医院里——

阮老爷子神色已经好了几分,身体的恢复也很不错。现在的他,已经能够自己练习走路了。

“爷爷现在的情况算是很不错了,只要多练习练习,相信不用几个月,爷爷就可以恢复正常了。”何沛白跟着慕以冬说道。

慕以冬脸上一喜:“爷爷,您听到了吗?再过不久您就可以恢复了。”

阮老爷子欣慰一笑,他这个糟老头子怎么样都没关系,只不过,他不想要让慕以冬他们替他担心。

为了这个,他说什么都会坚持下来。

毕竟,阮家还需要他这个老头子,只要他在一天,他就不会让阮氏散了。就算没有阮晋这个儿子,他还有阮星庭他们。

“沛白,谢谢你。”慕以冬走到何沛白面前,向他道谢。

何沛白耸肩一笑:“不用,我是医生,这个是我的本分。”

话落,何沛白想上前替慕以冬倒一杯水,可却突然间神色有几分恍惚,险些摔倒在地。

“沛白,你怎么了?”慕以冬担忧地看着何沛白。

在她印象里,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何沛白身体有异常的模样。

何沛白稳了稳心神,摆着手:“没事,可能这两天没有休息好,我自己的情况自己很清楚,回去吃点儿药就好了。”

“不行!”慕以冬不肯同意。“医者不能自医,你刚刚都差点晕倒了,一定是哪里不太舒服。这里是医院,你还是去做个检查吧。”

慕以冬坚定地看着何沛白,仿佛像是要将他看穿一样。

被慕以冬盯了几分钟后,何沛白只好选择妥协:“好,我过去做个检查。等检查报告出来后,一定第一时间拿给你看,让你安心,可以了吧?”

“好。”慕以冬不断地催促着何沛白,让他赶过去检查。

何沛白离开后,病房内瞬间安静了下来,阮老爷子把慕以冬叫到了自己的面前,慈爱地看着她:“丫头,这阵子辛苦你了。”

现在阮老爷子能够清楚地说出话来了,只不过语速会比平常人慢了一点儿。

慕以冬摇了摇头:“爷爷,不管怎么样,您一直都是我的爷爷,照顾您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

“以冬,爷爷想再问你一次,你跟星庭他……”近期慕以冬跟阮星庭之间的相处,阮老爷子都看得一清二楚,他这个老头子还是想再自私地希望一次,慕以冬可以跟阮星庭和好。

慕以冬微愣了几分,她蓦然想起那天阮星庭的那个吻,心底里有几分复杂。

“爷爷,或许我跟他有缘无分吧。以后,他一定会遇到一个比我更好的女人。”慕以冬拂去心中的复杂心绪,笑着跟阮老爷子说道。

阮老爷子眉间闪过一丝失望,只好避开了这个话题。

须臾,阮星凝带着丁秀珍一起过看探望阮老爷子,慕以冬看了一眼丁秀珍之后,决定先行离开。

毕竟,她现在已经不再是阮家人,也没有任何资格权利参与他们之间的事情。

“爷爷,我先走了,明天我再过来看望您。”慕以冬勾起唇角,对着阮老爷子说道。

阮老爷子知道她的顾虑,也点了点头。

直到慕以冬离开之后,丁秀珍这才缓缓地走上前。

“爸……”丁秀珍的声音就像蚊子一样小,她知道自己对阮老爷子所做的事情件件都很过分。

阮老爷子冷哼一声,并不打算理会丁秀珍。

“爷爷,我妈已经知道错了,我代我妈向您道歉了,您能不能消消气。”阮星凝走上前,坐在了阮老爷子的病床前。

经阮星凝这样说,阮老爷子这才看了一眼丁秀珍,冷淡出声:“阮晋呢?”

自他身体有所好转后,他从来都没有打探过阮晋跟丁秀珍之间的事情,能够让丁秀珍落到这副模样,想必阮晋应该是把那笔钱都败光了吧。

“阿晋他……爸,阿晋他已经变了。”谈起阮晋,丁秀珍泪再度落了下来。

她跪在阮老爷子的面前,将二人在外边所经历的一切都一一跟阮老爷子说了出来。

“爸,我真的知道错了,对不起,我真的知道错了。阿晋现在已经变得六亲不认了,他现在只有毒品跟赌博,他早已经变了了。”

阮晋到底是自己的亲儿子,阮老爷子听到这里,脸上也不由得闪过一丝惋惜心痛的神情。

“那他现在究竟在哪里?”阮老爷子再度出声。

丁秀珍摇了摇头:“阿晋一直防着我,他从来都不让我进他们的据点,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平时究竟是在哪里的。”

“行了,我知道了。”阮老爷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看着丁秀珍的这副模样,还是心软了几分。

“你跟星凝先住在阮家大院吧,纵使阮晋胆子再大,他也不敢回阮家大院。至于其他事情,就都交给星庭跟星耀处理吧,我相信他们兄弟二人能够处理好这件事情。”

丁秀珍还想再说什么,可阮老爷子却摆了摆手,没有任何想再继续听下去的意思。

“我老头子累了,想休息会,你们先回去吧,不用人照顾了。”说完,阮老爷子翻转了一个身,他看着窗外的一切风景,泪水不禁从眼眶中掉落。

他阮成恩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大儿子早年离开,二儿子又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他自问一生都没有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可没有想到如今阮家竟然会落到这个地步。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