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那笔钱早已经花光了

慕以冬离开后,病房瞬间安静了下来,阮老爷子也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他咿咿呀呀地表达着自己想要说的话,可每一次都是发不出任何音节。

“爷爷,我在这里。”阮星庭看着眼前的老人,蓦然就红了眼眶。

“爷爷,对不起,我之前不应该那么任性。”阮星庭出声对着阮老爷子说道,语气中满满的都是自责。“如果我没有离开您的话,您就不会出了这种事情。”

他实在是无法想象,阮老爷子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样的绝望,被自己的亲儿子这样对待,身边还没有任何一个亲近帮助的人。

“不……不怪……你。”阮老爷子用尽全身力气地跟着阮星庭说着。

这是他从小培养到大的孙子,他又怎么会怪阮星庭,何况这件事情根本就与他们几人无关。

都是他的错啊,都是他早先前自己做的孽,如果他不那样纵容宠着阮晋,现在也不至于会落成这副模样。

“爷爷,您放心,我一定会把阮晋找出来的,至少该他负的刑事责任,他必须得负。”阮星庭眸光定格在不远处,眸底微微眯起,腾起一股凌厉。

像阮晋那种贪得无厌的人,只怕天上掉金子来都不够他们二人挥霍的,那笔钱,他相信阮晋根本没有办法撑很久。

要找到阮晋,并不是什么难事。

阮老爷子安静地握着阮星庭的手,并没有任何反对的意见。

阮晋所做的一切他都知道,他也不反对阮星庭的做法,是他这么多年来的纵然才让阮晋走到了现如今的这个地步。

“医院里有着最好的医疗设施,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找阮晋问个清楚明白。”阮星庭坐回到阮老爷子的身边。“爷爷,您在这里好好休养,只要您好起来了,一切都不是问题。现在阮氏已经走上了正轨,我们还等着您重新回到阮氏集团的那一刻呢。”

谈话之间,慕以冬的身影出现在了病房门口,跟在她身后的还有一脸苍白的阮星凝。

阮星凝听说阮老爷子被送过来医院,二话不说就往这里赶。

“哥。”阮星凝低低地叫了一声阮星庭。

阮星庭站起身,眸光扫了她一眼:“星凝,爷爷的事情你应该可以跟我们说清楚了吧?”

阮星凝一直住在阮家大院,这件事情他相信阮星凝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否则,他当时找到阮星凝的时候,阮星凝的情绪也不会奔溃成那样。

阮星凝看了一眼阮老爷子,她深呼吸一口气,还是将自己所知道所看到的一切都一一说了出来。

“如果我当初有上前阻止我爸的话,也许爷爷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对不起……哥,都是我的错。”阮星凝为这件事情感到深深的自责。

这么久以来,她的良心每天都在备受煎熬。

“没事了,这件事情不怪你。”阮星庭上前将星凝颤抖的身子抱在怀中。“一切都没事了,有我在,我不会再让你们受任何一点委屈。”

阮星庭的眸光微微眯起,泛起了一丝危险之意。

原来,他离开阮家大院的这段日子,阮家大院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哭过之后,阮星凝的情绪有所缓解,她渐渐止住了哭声,只剩下肩膀一直不停地颤抖着。

这时,阮星庭的手机响起,他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号码,不由得微微蹙起眉头。

“我出去接个电话。”阮星庭松开了阮星凝,跟着她说道。

待阮星庭走出病房后,慕以冬也上前将纸巾递给了阮星凝:“擦一擦吧,我相信爷爷也一定不愿意看到你这副模样。”

阮星凝接过纸巾,有几分惭愧地看着慕以冬,不知道该怎么向她道谢。

“以前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最重要的是爷爷,越是这种时候,我们就越应该要振作起来,我相信爷爷一定会好起来的,阮家也会挺过这个艰难时刻。”慕以冬不动声色地缓解着气氛,语重心长地跟着阮星凝说。

阮星凝点了点头,她来到阮老爷子的身旁,主动提出了自己要在医院照顾阮老爷子的事情。

阮星庭要忙着处理公司的事情,慕以冬也有自己的事情,也只有她一个人能够在阮老爷子的身旁照顾着他。

慕以冬没有拒绝阮星凝的要求,她知道阮星凝心底里并不好受,让她来照顾阮老爷子也许会让她的心底里好受几分。

阮老爷子在医院中接受着治疗,慕以冬时不时会过来医院陪阮老爷子,跟他说会儿话,她跟阮星凝之间的相处也不再像之前那么紧张,反倒是关系越来越好。

“沛白,爷爷现在怎么样了?”何沛白是今天的当值医生,他照例过来查看着阮老爷子的情况。

慕以冬站在一旁,焦急地看着他。

何沛白检查过一些基本情况后,嘴角含笑地对着她说道:“放心吧,爷爷恢复得很好,而且他全身上下的血脉也比之前畅通多了,照这样下去,相信再过不久,爷爷一定可以恢复的。”

“那就好。”慕以冬脸上一喜。

何沛白眸光含情地看她,他突然间伸出手把慕以冬前边的发丝勾到了耳后,有几分心疼地看着她:“你自己也要好好休息休息,一边赶着设计稿一边还要过来医院里照看老爷子,我怕你的身体会吃不消。”

慕以冬有些不自然地躲闪了几步远,讪讪地跟着何沛白道:“放心吧,我没事,我自己的情况我自己知道。”

医院中只有阮星凝一个人在照顾着爷爷,星耀近期医院公司两头跑,星庭也在公司里忙着阮氏的事情,她不太放心爷爷。

慕以冬的微微躲闪落在何沛白的眼中,何沛白心底里有几分失望地收回了手。

他眸光看了看阮老爷子,心头复杂无比。

慕以冬跟阮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十分害怕,他有一天会失去慕以冬,他已经失去过一次了,他没有办法眼睁睁地看着慕以冬再次离开他的身边。

“对了以冬,你有打算回巴黎吗?”何沛白勉强勾起一抹笑意,试探性地问着慕以冬。

慕以冬微愣,这个问题,元季尔前两天也问过她。

原来,她只是打算回国看望林秀君而已,可没有想到,她在国内逗留了这么长的时间。

“这件事情过阵子再说吧,我现在只想要陪在爷爷的身边,看着爷爷好起来。”慕以冬目光一触及到阮老爷子的身影,还是打消了回巴黎的想法。

至少,现在并不是回去的时候。

“好,我知道了。”何沛白勉强笑了笑,很好的掩盖住了自己的失落。

——

阮星庭一身黑色西装出现在阮氏的记者会上,近期,阮氏的第一个合作项目取得了不小的好成绩,阮星庭决定趁这个机会,一举将阮氏的名声打动起来。

“哥,记者会上的一切已经准备好了。”阮星耀走到了阮星庭的身旁,跟他汇报着现场的情况。

阮星庭点了点头,他看着眼前同样一身笔直西装的阮星耀,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笑意。

那个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小男孩,也终于是长大了,都能够帮助他处理着阮氏的事情了。

“我们走吧。”阮星庭将外套套上,率先走到了阮星耀的面前。

二人一同踏进记者会现场,只见现场一片人群拥挤,场面热闹。

“总裁,所有的一切已经准备好了,您可以入座了。”小莫看到阮星庭过来,连忙走到他身旁对着他说道。

阮星庭点了点头,准备跟阮星耀一起过去。

蓦然,阮星耀眸光中闪过一丝异常,他脸色有几分不自然地跟着阮星庭说道:“哥,你先过去吧,晚些我再过去。”

他并没有明说是什么事情,阮星庭也没有多加追问,只淡淡地点了点头就跟着小莫一起离开。

阮星耀环顾了一圈现场,走到了一处较为安静些的角落。

“星耀,爸就知道你一定不会丢下爸不管的,你始终都是我的好儿子。”阮晋的身影从暗处走出来,他一脸欣慰地看着阮星耀,只不过,他的身上狼狈不堪,浑然没有先前的那种气势。

阮星耀眉头紧皱起:“爸,爷爷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还有,公司的款项都被你卷走了,你现在怎么会沦落到这副模样。”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阮晋卷走的那笔钱几乎是阮氏所有的钱,那笔钱怎么也不至于让阮晋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星耀,你要帮帮爸,那笔钱早已经花光了,你身上还有多少,你借一点给我,等有一天爸东山再起了,我一定会加倍给你的。”阮晋一双深深凹进去的眼窝看着阮星耀。

阮星耀一脸地不可思议:“爸,你说什么?”

阮晋:“我没钱了,全身上下一分钱都没有了,你必须打一点钱给我。”

“妈呢?你们究竟做了什么事情?”阮星耀怎么也不会相信阮晋竟然会花光了那笔钱,那笔钱可不少,就算阮晋再胡吃乱喝,不懂得节制,也不至于把那笔钱全挥霍光。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