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你不要多想了

二人一同走到客厅中坐下,慕以冬为阮星庭倒了一杯水,之后便跟他说过了今天何沛白说过的事情。

“我觉得沛白说的没有错,这么久了我们一直都考虑到爷爷很抗拒医院,所以没有带他老人家过去医院检查,可现在爷爷的情况没有半点好转,我觉得我们应该再带爷爷过去检查一次。”慕以冬对何沛白的专业能力没有任何怀疑,能够让何沛白起疑的,一定是有什么原因。

“那明天我过来接爷爷,一起去医院检查下。”阮星庭也不愿意阮老爷子出任何事情,凡是对阮老爷子有好处的,他都愿意去尝试。

“好,公司的事情怎么样了?有好转吗?”慕以冬询问着阮星庭。

说到这个,阮星庭方才想起自己此次过来的另一个目的,他把口袋中的银行卡拿出,交到了慕以冬的手上。

“这张卡你收好,我估计过阮星耀那套房子跟车子的总值,如果没有错的话,剩余的这笔钱应该是你的。”聪明如阮星庭,阮星耀的那番说辞怎么能瞒得过他呢。

只不过,他知道阮星耀跟慕以冬是为了他好,他不想要辜负了他们的一番心意而已。

“可是……公司那边……”

阮星庭:“公司那边已经解决了,你放心吧,我不会勉强硬撑的。”

他喝了一口杯中的水,将陆明轩今天过来阮氏的事情告诉了慕以冬:“陆氏AG的投资应该足够让阮氏集团渡过这次危机,这笔钱你拿回去吧。”

听到阮星庭这样说,慕以冬这才有几分放心。

“对了,陆明轩今天说过,他过几个月要订婚了。”阮星庭打破了空气间的沉默,跟着慕以冬说道。

慕以冬眸光中闪过一丝讶异:“跟夏可可吗?”

她上次见陆明轩还是几个月前,她刚刚回国的时候,那个时候陆明轩跟她道别,她也看到了陆明轩身旁跟着另一个女孩子。

阮星庭耸了耸肩:“只知道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孩子。”他确实是没有了解过那个女生的名字。

在他眼里,全世界的女人,他只需要认识一个慕以冬便足矣。

次日,慕以冬跟阮星庭二人带着阮老爷子前来医院,他们一进医院就遇到了不远处的何沛白。

何沛白看到阮星庭站在慕以冬的身旁,眸光中不由地闪过一丝异光。

“以冬,没有想到你们这么早就过来了。”何沛白走上前去,扬起了平日里的那抹温和笑意,对着慕以冬说道。

慕以冬讪讪一笑:“今天刚好爷爷起得比较早,所以我们就带着爷爷过来了。”

阮老爷子行动不便,阮星庭背着阮老爷子,他眸光掠过何沛白,心底里一顿。

同样身为男人,他十分清楚地知道何沛白现在心底里对他的敌意,特别是刚刚看到自己跟慕以冬出现时,何沛白的眼神几乎是要将他吞噬一般。

只不过……他跟慕以冬之间又哪里是何沛白想的那样,他跟慕以冬两人早已经回不去了。

何沛白热心地走到慕以冬的前面,带领他们来到检查室。

因为有了何沛白的关系,所以医院里也没有等多长时间,便轮到了阮老爷的检查。

“你们先聊吧,我去抽根烟。”阮星庭眸光扫了一眼紧闭着的检查室门,淡淡地说出声。

慕以冬本想说什么,可目光一触及到他的背影,还是抿紧了唇瓣,硬生生地将自己想要说出口的话咽回去。

“相信我,没有什么事情的,只是一个检查而已。”何沛白察觉到了慕以冬的紧张,不禁轻声对她说着。

慕以冬冲他一笑:“放心吧,我只是有点担忧而已,不管爷爷以后变得怎么样,他始终都是我的爷爷,如果有需要,我愿意照顾爷爷一辈子。”

一辈子代表着一生,何沛白眸光中闪过一丝暗淡,他将手中的手机放回了口袋里,对着慕以冬说道:“星耀应该过来值班了,我让星耀过来看一下阮老爷子,毕竟,他跟阮星庭是兄弟,阮老爷子也是他的爷爷。”

慕以冬点了点头,她看着何沛白离开的身影,心中略有一番复杂。

不过一会儿的时间,际星耀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慕以冬的面前,他的脸色略带几分着急地冲着慕以冬跑过来。

“以冬姐,爷爷他没事吧?我听沛白哥说你们带着爷爷一起过来检查了?”

“没什么事情。”慕以冬出手拍了拍阮星耀的肩,示意他出下来先休息下。“我们只是想替爷爷做一个检查,看看医院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让爷爷尽快恢复。”

她隐瞒了她跟阮星庭之间的猜测,现在事情究竟是什么样的还不一定,她不想要让阮星耀对他们的父母有所误解,这样对阮星耀不公平。

“那就好。”阮星耀的心微微放下,他跟着慕以冬一起坐在检查室外的长椅上等着医生的答复。

抽完一根烟之后,阮星庭回到了检查室门口等待。

他的身上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慕以冬略微一怔,极力地压制下自己心中异常的感觉。

这个时候,她万万不可对阮星庭还抱有什么想法,现在最重要的是阮老爷子。

须臾,检查室的大门打开,慕以冬跟阮星庭慌忙走上前,询问检查结果。

“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照例询问着他们。

三人异口同声地回答:“我是。”

说完之后,三人面面相觑,慕以冬脸上微烫,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好。

“那你们三人一起跟我来吧。”医生眸光扫过了他们三个人,淡淡地说道。

三人一同来到办公室,医生向他们介绍起了阮老爷子的情况:“我们检查过老爷子身体各方面的情况,以他的血压跟心脏跳动力,是根本不会致使中风的情况的,而且我们在老爷子的血液里边发现了一种异常的因素,我们认为很有可能就是这种因素致使阮老爷子中的风。”

“医生,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说爷爷的身体里有着一种奇怪的东西?”

“不错。”白大褂医生点了点头,将他们的检查结果放大了几倍,给几人查看。“如果我们没有判断错的话,老爷子应该是被注射了一种新型的注射剂,这种注射剂国内目前还没有,在国外也是需要花大量资金才能够拿得到的,只要这种注射剂注射住人的体内,被注射的人就会出现阮老爷子的这种情况。”

轰——

阮星耀手中拿着的一份文件掉落在地,他不敢置信地再次问着:“你是说,爷爷的情况是被人注射了东西?”

“不错,你们做为家属的再好好想想,这种药物的效力十分猛,如果要老爷子恢复的话除了要看他自身的身体条件,也要看一看运气了。按道理,这种药物是不可能会出现在日常生活中的。”

“好。我们知道了。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多昂贵的医药费我们都愿意一试。”阮星庭平静地跟着医生说着。

他知道,在这种时刻,他必须冷静,不能够有一丝一毫的慌乱。

离开了医生的办公室后,慕以冬跟阮星耀脸上都十分沉重,他们知道丁秀珍跟阮晋对阮老爷子的态度一向不算很好,可没有想到,他们两人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如果他们没有带阮老爷子过来医院,只怕阮老爷子的情况他们被蒙在鼓里还不知道吧。

“你们先看着爷爷,我出去一趟。”阮星庭的眸光已经聚集起几分寒意,阮晋对公司所做的那些事情他可以忍耐下来,可阮晋这样对阮老爷子,他根本咽不下这口气。

“星庭,你要去哪里,你别冲动。”慕以冬上前拉住了阮星庭,以阮星庭现在这副模样,慕以冬怕他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

“是啊哥,这件事情还没有弄清楚,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爷爷,而且阮氏现在好不容易才喘了一口气,你可千万别意气用事。我也不相信我爸妈会这样做,你放心,如果我爸妈真的这样对爷爷,我说什么也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抬头对上他们二人的目光,再看了一眼阮老爷子,阮星庭这才顿住了脚步。

“我知道了。”阮星庭的语气淡淡的,淡得令人分不起他的情绪。

阮老爷子被转到病房,阮星耀还在值班中,他没有办法在病房逗留过久,只看了一下阮老爷子的情况后就离开了。

一时间只剩下慕以冬跟阮星庭在病房里陪着阮老爷子。

“你如果公司还有事情的话就先走吧,这里交给我,我会好好照看爷爷的。”慕以冬看到阮星庭的神情间有几分倦色,她猜测阮星庭为了公司的事情又是一直熬夜通宵。

“没什么事,刚好今天抽出了时间,我想多陪陪爷爷。”阮星庭跟着慕以冬说道,眸光却没有从阮老爷子的身上移开。

都是他的错,如果他当初没有跟阮老爷了赌气,一时冲动离开了阮家大院的话,也许现在阮老爷子也不会就这样躺在这里。

“这件事情不关你的事,你不要多想了。”慕以冬走到阮星庭的面前,出言宽慰着他。

阮星庭紧抿着唇瓣,没有接过话。

“你在这里陪陪爷爷吧,我出去买份水果给爷爷。”慕以冬心底里无声地叹了口气,阮星庭在想什么,她十分清楚,在这个时间,也只能把时间留给他跟阮老爷子二人,让他们二人好好谈谈心说话。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