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这一切都跟你无关

车子匀速地停留在阮星庭的房子面前,慕以冬微抿紧唇瓣,心底里松了一口气。

她侧过脸,只见阮星庭依旧双眸紧闭,整个人都倚靠在车垫上,并没有任何要醒过来的迹象。

“星庭,星庭……”慕以冬推了推阮星庭,想要叫醒他。

阮星庭微微蹙起剑眉,却没有任何动作。

见他这副模样,慕以冬只好扶着他一起下车,她从阮星庭的身上找出了房子的钥匙,一个人艰难地把他扶到了卧室里。

阮星庭醉得不轻,慕以冬不也敢丢下他一个人,只好上前将他的外套鞋子都一一脱掉,然后打来热水,替他擦身子,深怕他大半夜睡得不舒服会呕吐起来。

一直折腾到两个多小时以后,慕以冬这才收拾好一切。

她坐在了阮星庭的身旁,看着他这副模样,心底里不由得生出几分复杂。

须臾,她还是低声叹了一口气,准备上前将阮星庭的被子掖好。

“唔……”忽然间,慕以冬发出一声惊呼,她几乎瞪大眼睛地看着眼前这张放大的脸,只觉得自己的唇瓣上传来一阵柔软。

阮星庭的右手紧扣在她的腰部,令她无法挣脱,她瞪大双眼,看着阮星庭这浓密卷翘的睫毛,不由得闭上了眼睛,纵容着自己的心享受这一分的安静时光。

不知过了多久,慕以冬察觉自己腰部那道力量逐渐放松,她这才有些懊恼地站起身,匆忙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便离开了房间。

次日,一缕阳光投射进房间中,阮星庭微微睁开双眼,他想到昨晚的美好一切,不由得右手抚上了自己的唇部。

眸光向四周扫了扫,阮星庭并没有发现任何一丝那个女人存在的痕迹,心底里不禁闪过一丝黯然。

原来,昨晚的那一切只不过都是一场梦,他还记得在梦中亲吻慕以冬时,她那柔软且香甜的唇瓣令他久久无法自拔。

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阮星庭有些懊恼地起了身。现在回款已经收到,可他今天还要到工地上处理着一些事情。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个项目不日便可以收到第一笔利润。

项目在阮星庭的手上果然运转得十分顺利,而且阮星庭将剩余的一部分资金都投入股市里,也赚得了不少的资金。

“阮总果然是年少非凡啊,商业能力着实让我佩服。”王国光托了托横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大肆地夸赞着阮星庭。

这一次,他们王氏企业跟阮星庭合作的项目,在阮星庭的手中利润翻了好几倍,这再一次让他相信,当初他跟阮星庭合作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当初还是多亏了王总给的机会。”阮星庭谦虚地道,如果当初不是王国光愿意跟他合作,只怕他到今天还是没有办法抓到这个机遇,赚得这第一桶金。

“如果阮总不是千里马的话,只怕我是伯乐也没有任何用处。”王国光眸光中闪过一丝赞赏。

如果说先前的阮星庭令他感到满意,那这时候的阮星庭无疑是令他感到钦佩的,少少年纪经过磨难之后,整个人也都变得谦卑了不少。

“对了,听说阮氏集团在阮晋的带领下,业绩倒是下降了不少,而且近期一个楼盘的动工还出现了协商问题,只怕这次阮氏将会经历一场低谷阿。”王国光蓦然想起自己今天早上听到的消息,出声提醒着阮星庭。

毕竟他是阮家人,应该也不愿意看到阮氏集团走进低谷吧。而且,阮氏集团在阮星庭的带领下,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进入过低谷时期,看来,这个阮晋的能力也不过如此。

阮星庭神情微顿,却也没有太多的惊讶之色。

阮氏走到现如今这个局面,他早已经预料到,阮晋一心认为他是最适总裁之位的人,可阮晋只顾眼前利益,根本就不考虑长远的发展,在他的统领下,只怕阮氏是走不远。

“感谢王总提醒,只不过,我现在已经不再是阮氏总裁了。”阮星庭淡淡地跟着王国光说道。

王国光知道阮晋跟阮星庭之间的过节,他只识趣地附合着:“也是也是,总有一天,我相信阮总的成绩一定能盖过原本的阮氏集团。”

“借王总吉言。”阮星庭嘴角含笑地回着王国光,继而他话锋一转,轻易地避开了这个话题。

待处理完手上的事情之后,阮星庭便开车离开了王氏企业,他原本是想直接开车回房子里,可蓦然一想到王国光说的那番话,阮星庭还是踩下了刹车,他将方向盘一转,直接开往北市医院。

白色车子停留在医院的停车场里,阮星庭并没有下车,他直接拔打出一个号码,便将车子熄火,静静地坐在车里。

“哥,你怎么到医院找我了!”阮星耀看到阮星庭很是意外,这么久了,阮星庭几乎是没有到医院来找过他。

阮星庭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子,不由得笑了笑:“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我也有好一阵子没有看到你了。”

阮星耀一下手术台就接到了阮星庭的电话,他连手术服都还没来得及换就跑了出来,阮星庭看着他这副梦想成真的模样,不由得十分欣慰。

至少,阮星耀是真正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也完成了他这么多年以来的梦想。

“我很好,只是……”阮星耀欲言又止,脸上带着几分犹豫之色。“只是爷爷他身体不是很好,这几天我去看他的时候他又瘦了一些,而且他老人家总是一个人待着,望着老照片出神。哥,要不你抽空还是回家看看爷爷吧。”

一提到阮老爷子,阮星庭心底里不禁轻叹了几分气,他缓缓地跟着阮星耀说道:“爷爷他可能不希望我出现,没事的话,你代替我多回家看看爷爷,也让星凝多陪一陪爷爷吧。”

他自小是阮老爷子带大的,又怎么会不知道阮老爷子的个性脾气呢,只怕,他现在去阮家大院的话只会更激怒阮老爷子而已。

阮星庭都这样说了,阮星耀也不好再继续强行劝着他,他将话题避开,绕到了这次阮星庭过来找他的事情上。

“哥,你这次过来找我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阮星庭应该是不可能会这样突然来找自己的。

“公司近期的业绩下滑,我现在的身份不太好出面,所以我想做一份企划案,由你来出面交给阮晋,你现在有公司10%的股份,你说的话也有一定的影响力。”阮星庭淡淡地跟着阮星耀说着。

本来他不想要插手阮氏的事情,可一想到阮氏是阮老爷子一生的心血,他还是无法置之不管。

“哥,我就知道你心底里还是有阮家的,要不是……”阮星耀眸底闪过几分异常,关于阮星庭阮晋之间的事情他都知道,他只不过是一直都没提罢了。

“星耀,这一切都跟你无关。”阮星庭不想要他有任何心理负担,不管如何,阮星耀永远都是他疼爱的弟弟。

“企业案以及一些相关的意见我都会尽快做出来,到时候直接发到你邮箱。阮晋只有你一个儿子,多多少少是会听你的话,你提出的意见我想他应该会采纳的。”

跟阮星耀交待完一些事情之后,阮晋便开车回了房子里。

他看着这间空荡荡的房子,心底里也顿时有几分空落落的,他很清楚,现在的他根本就配不上慕以冬,他失去了阮家大少爷的这层身份,他也没有任何地方能够比得过何沛白。

至少,何沛白守护了慕以冬这么多年,可他,却只带给了慕以冬伤害。

——

三日后,北市鹅毛雪细细地飘着,慕以冬的生日如期而至。

她站在窗前看着外边一片白茫茫的景象,心底里略有几分感慨。每年的这一天,都是最冷的一天。

“以冬,今天是你的生日,你……”林秀君想给她过生日,可未等她说完,慕以冬便打断了她的话。

“妈,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今天对我来说也只是平常的一天而已,我不想要过生日。”她始终记得少年时期的那个生日,那个雪夜。

只不过,现如今已经今非昔比,她也没有任何心思去过生日。

林秀君知道她的心结,所以也并没有勉强她,只将自己早已经准备好的东西拿出。

“这么多年了,妈一直呆在阮家大院,也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这个手镯是当年你外婆给我的,如今我把它送给你,就当作是你的生日礼物。”

“谢谢妈。”慕以冬不愿拒绝了林秀君的好意,二话不说便收下了林秀君的礼物。

与此同时,阮星庭路过一家高档首饰店时,不由得停住了脚步,他始终记得今天是慕以冬的生日。

顿了许久,阮星庭还是迈开脚步,直接走向了首饰店里。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