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帮我拿到我想要的东西

“你说什么?她是Anna?”陈仪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她怎么能是Anna?不是说Anna在法国吗?慕以冬明明就是我的手下败将而已。”

原本慕以冬并不打算理会陈仪的话,可陈仪的那句手下败将还是深深地刺到了慕以冬的内心,慕以冬顿住了脚步,一道凌厉的目光投射向她。

“陈小姐,先前的那场竞争是什么内幕,我们的实力相差有多少,我想你应该比任何人都了解,手下败将这四个字,我劝陈小姐还是少用的好,免得接下来被自己打脸。”慕以冬语气淡淡,却不容得陈仪有一丝质疑。

任何人都有资格说她慕以冬,唯独陈仪没有半分资格。同样身为一个设计师,陈仪最是清楚两人的差距。

“你!”陈仪被她噎得哑口无言,只能愤怒地看了一眼她离开的背影。

她哪里知道慕以冬竟然会成了Anna,听说Anna是元季尔的学生,平常人别说是成为元季尔的学生,哪怕是得到元季尔的半分指点都会乐开了花。

可慕以冬只不过是一个输给了她的女人而已,真不知道她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陈设计师,您跟Anna有过节吗?”前台看到Anna跟陈仪两人似是有什么矛盾一样,忍不住地问出了口。

陈仪收回目光,狠瞪了前台一眼:“过节?她也配?只不过是一个连设计案合作都输给我的人而已。”

话落,陈仪便踩着高跟鞋,心烦意乱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而另一边。

慕以冬紧抿着唇瓣,敲开了林娇娇的办公室。

早先她在听到前台说林经理点名要见她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她也没有任何可以逃避下去的理由,何况她并不欠他们的。

“好久不见。”林娇娇坐在黑色转椅上,看着眼前的化着淡妆及穿着得体的女人,心中不由得有几分复杂。

慕以冬勾起嘴角,也同样道了句:“好久不见。”

“想不到你竟然会是Anna,真是令人感到意外。”林娇娇拿起桌上的咖啡,微抿了一口,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这件事情你不是早就猜到了吗?如果你没有猜到的话,阮星庭又怎么会到法国呢?”慕以冬明人不说暗话,将自己的猜测跟林娇娇说着。

早先在回北市的飞机上,她便已经猜测到了。

也是,阮星庭怎么可能会凭几张设计稿就千里迢迢来到法国,也唯有林娇娇才知道她的一切习惯,那几张设计图可以瞒过阮星庭,却瞒不过林娇娇。

“看来还是瞒不过你。”林娇娇抬起眸,大大方方地承认了此事。“我这样做不是正好可以帮你们撮合下吗?怎么样?看到阮星庭不顾一切跑到巴黎找你,你感动吗?你后悔跟他离婚吗?”

林娇娇的语调越来越高,她眸光凌厉地扫向慕以冬。

她就是故意要将慕以冬的消息透露给阮星庭的,慕以冬不是想跳出这段感情,远走高飞吗,她偏偏就不让慕以冬如愿,凭什么,凭什么她还在这段感情里挣扎痛苦,慕以冬却可以置身事外。

“这是我跟阮星庭之间的事情。”慕以冬底气十足地回应着林娇娇的眼神,没有任何畏缩。

“你们的事情?”林娇娇冷笑一声。“那当初我跟何沛白谈恋爱,你又是怎么插足进我们两人之间的?你抢了我的男人,你也别想好过。你对阮星庭的爱有多深,我们都心知肚明。现在阮星庭已经跟吕柔柔结婚了,我要让你在这段感情里万劫不复。”这才是她当初将慕以冬的消息告诉阮星庭的原因,她始终记得她曾经说过,她绝对不会让慕以冬好过的。

慕以冬抿紧唇瓣看了她一眼,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站在她身旁的林娇娇竟有一天也变得这么歇斯底里,视她如仇人。

“随你吧。只是林娇娇,我可以十分肯定地告诉你,我慕以冬不屑当第三者,这段感情我也早已经走出来了。”慕以冬淡笑着,她清澈见底的眸底对上林娇娇,没有任何一丝波澜。

慕以冬的平静出乎林娇娇的意外,林娇娇几乎有些不愿意相信,慕以冬是真的释怀了。

“这几张设计稿是我根据你们的风格设计的,代表着阮氏的作品,林经理如果没有任何问题的话就麻烦先看一下吧。”慕以冬跳开话题,拿出了设计稿后公事公办地跟着林娇娇说道。

既然林娇娇已经不再拿她当朋友,她又何必趟进浑水中,早日抽身对她们两人来说都好。

“嗯。”林娇娇见她不愿意再谈及这个话题,也只好接过了她手中的设计稿,查看起来。

她并不是这方面的专长,匆匆浏览了一遍设计稿之后,林娇娇便让慕以冬先回去,这几张设计稿她需要交给专业的人士来查看。

与此同时,阮氏的十九层大厦内,所有高层管理员刚刚结束完一场冰到极点,手忙脚乱的晨间会议,都不禁松了一口气。

阮星庭在会议上一直不断地否决着他们的方案,甚至还要求他们拿出相对的数据,可几乎是没有任何人去准备这个数据。

好不容易这场会议结束完,众人个个是走得比什么都快。

“星庭,这是我让梅嫂煮的补汤,专门送过来给你喝的。”阮星庭一回到办公室里,就看到沙发中坐了某一抹身影。

他看着桌上的保温瓶,脸上没有任何一丝温意。

“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还有,以后进我办公室前先征得我同意。”阮星庭将领带松了松,语气凛冽地对着吕柔柔说道。

吕柔柔脸上有些挂不住,却还是笑着对他:“星庭,我是你的妻子,也是阮氏的总裁夫人,我担心你的身体,过来给你送汤,就在办公室里等了你一会儿,这有错吗?”

她的语气楚楚可怜,就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阮星庭已经见惯了她这副模样,心中不由得浮起几分烦燥:“吕柔柔,你应该知道我们是怎么结婚的,你也知道我的心并不在你身上,既然你已经得到了阮家大少奶奶的位置,你就应该知道分寸,有些东西,不是你的,你永远也强求不来。”

落下这几句话后,阮星庭看都不看一眼桌上的补汤,径自地坐回电脑前处理着公司的事情。

阮氏跟盛远集团的合作已经渐上轨道,如果没有任何意外的话,这批新品出来就能够替阮氏打响第一炮,全北市,还没有他阮星庭做不成的项目。

吕柔柔咬着唇瓣,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个男人,心间只浮现起一抹恨意。

凭什么,她都为阮星庭做到了这个地步了,阮星庭还是看都不正眼看她一眼,她哪里比不过那个女人,论身材论美貌,慕以冬又算得了什么。

见阮星庭迟迟没有理会她,吕柔柔也不再自讨无趣,直接踩着高跟鞋就离开了办公室。

经过阮晋办公室时,吕柔柔抬眸看了一眼,脚步却没有顿住。

“柔柔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不如到我办公室一坐?”阮晋恰好走过来,他看到眼前的柔柔,不由得挑眉看向她。

吕柔柔心生迟疑,却还是碍于周围人投来的好奇的眼光,只好跟着阮晋一起进了办公室。

“说吧,你想要怎样?”吕柔柔一关上门,就直接摊开牌,不想跟阮晋多演戏。

阮晋挑眉看向她,嘴角染了一丝笑意,他直接走到真皮沙发上坐上,饶有兴趣地看着吕柔柔:“多日不见,现在你可算是全北市羡慕的女人了,阮家的大少奶奶。”

阮晋不提还好,阮晋一提到这几个字,吕柔柔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外人不知道,可阮家的所有人都知道,什么阮家的大少奶奶,都统统是空话。她嫁给了阮星庭这么久,阮星庭碰都没有碰过她,阮家大院的人也始终没有承认过她,就连阮星凝,也与她少了联系。

她这算哪门子的阮家大少奶奶。

“你究竟是想做什么?”吕柔柔抬眸看了阮晋一眼,她很不喜欢跟阮晋打交道,总觉得对上阮晋时,她心底里的所有心事都会被看穿。

阮晋挑起嘴角:“帮我拿到我想要的东西,就像当年我帮你一样。”

一提到当年,吕柔柔脸色不禁有几分惨白,当年在国外的时候,如果不是因为有阮晋的帮助,只怕她根本走不出那个困境,更不可能成为今天的吕柔柔。

可是……这也成了她一直以来的噩梦,特别是她回到阮星庭身边后,阮晋就犹如吃准了她一样,对她诸多要求。

“我已经帮你做了这么多事情了,就算当年有什么事情也应该还清了。”吕柔柔语气坚定地拒绝。

阮晋看着她这副精致妆容的模样,不由得冷笑出声,他步步逼近了吕柔柔,垂眸看了一眼她现如今生活得十分滋润的模样。

“吕柔柔,你可别忘了,如果没有我的话你怎么会有今天呢?你以为你还能这么清白留地留到现在当阮家大少奶奶吗?”阮晋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她的身材,不得不说,吕柔柔的身材确实是十分不错。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