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重归故土

回国的机票定在隔天早上,慕以冬原本是想独自一个人离开,可元季尔说什么也非要前来送她,慕以冬执拗不过元季尔,也只好依着她。

“老师,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要好好按时吃饭。”慕以冬临别之际抱了抱元季尔,有些不放心地嘱咐着她。

她跟元季尔生活的这段时间,她也多多少少了解到了元季尔的生活习惯,所以元季尔的早餐基本都是她在照顾的。

元季尔也是一个感性中人,她眼眶有几分微红,也用力地抱着慕以冬,跟她道别。

“你回北市之后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如果再有任何人欺负你的话,你只需要报上我的名字,我倒要看看,北市究竟还有哪个人敢我作对?”元季尔底气十足,她混了这么多年的江湖,人脉十分宽广。

凡是各个领域有名气的人,都会选择敬她三分。

慕以冬被元季尔的这番话逗笑,恰巧空姐提示检票登机的声音响起,慕以冬跟元季尔挥了挥手,便走进了人群中。

——

飞机准点地降落在了北市的机场,慕以冬拖着行李箱走出来,巴黎那边风和日丽,可北市却是连绵的阴雨天。

慕以冬深深吸了一口北市的空气,只觉得北市从来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是她熟悉的模样,熟悉的气味。

连绵不绝的小雨淅淅沥沥地敲打着大地,微风将慕以冬的长发吹起,慕以冬看着人来人往的机场,一时间竟然心底里多了一丝异样,这是她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

她总认为,她会眷恋留恋巴黎的所有一切,可当她回到北市的时候这才清清楚楚的意识到,家乡永远都是家乡,这种感觉永远都不会变,北市终究是她的根。

“小姑娘,你刚回来吗,要去哪里?”一辆的士停在了慕以冬的面前,他见慕以冬孤身一人,不禁出口询问着。

慕以冬快速地将自己的地址报上,司机二话不说就下来帮慕以冬一起搬行李。

坐上出租车后,慕以冬看着雨水不断拍打在玻璃上动作,不禁有几分出神。

“小姑娘,你应该是在国外回来的吧?”司机师傅较为好客,主动出口询问着慕以冬。

慕以冬微微一愣,点了点头。

“我在机场拉了这么多客人了,我只要稍微一看就能够看得出来了,像你们这种应该是在国外生活久了,所以一回到国内,眼神里都是眷恋的感觉。”

“很多人都是这样吗?”慕以冬难得好心情地出口,跟司机师傅搭着话。

“可不是嘛!”司机师傅见慕以冬回话,整个人也更为热情了几分。“十个就有八九个是跟你一样的,年轻人啊总以为国外千万好万般好,可其实啊,最好的永远是自己的家。”

一路上司机师傅一直淋漓尽致地大谈着,慕以冬也时不时地附应着,车子不过一会儿时间就已经停留在了院子的路口前。

“小姑娘,以后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继续找我。”司机师傅跟慕以冬很是投缘,一时间还真有点舍不得慕以冬下车。

慕以冬嘴角泛起一抹甜甜笑意:“那您小心点开。”

须臾,慕以冬拖着行李箱走向了家中,林秀君一开门看到慕以冬的身影,顿时喜出望外。

“以冬,你怎么回来都不吭一声!”林秀君接过慕以冬的行李箱,有些嗔怒地看着她。

慕以冬浅浅一笑:“昨晚临时订的机票,有点晚,怕打扰到你休息就没有来得及告诉你。”

母子二人一同进了家中,慕以冬有些眉头微蹙地看着周围:“妈,你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怎么一股浓浓的药味。”

听到慕以冬提起来,林秀君这才有些不以为然地道:“就是老毛病了,刚刚贴了个膏药,没有什么大碍的。”

“这怎么可以。”慕以冬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她就是怕林秀君总是什么问题硬撑着,所以这才急匆匆地赶回北市。

“明天我带您去医院查看下,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才可以及时发现。”慕以冬不肯让林秀君就这样拖下去,她只剩下林秀君一个亲人了。

“好好好。”林秀君知道慕以冬的性子,她也不想让慕以冬担心,只好应着慕以冬。

一整晚,慕以冬都睡得不太安稳,一直牵挂着林秀君的身体。

第二天一大早,慕以冬便拉着林秀君赶往医院,为林秀君做检查处理。

所幸,检查结果显示林秀君只是老毛病的腰酸,只需要多加调理下就可以了。

“以冬阿,那个何沛白也是在这间医院里吧?”林秀君拿到检查报告之后,突然问起了何沛白。

在慕以冬离开北市的这段时间,都是何沛白在照看她的。一来二往,林秀君对何沛白的印象也十分不错。

她知道慕以冬跟阮星庭已经结束的事情,可如果慕以冬能够重新找到一个满意的人,她也是十分开心。

“恩。”慕以冬不经意地应着,没有想到林秀君会提起何沛白来。

“这阵子真是多亏了沛白那孩子,总是忙前忙后地来看我。哎,我以前总以为他……”林秀君想起自己以前对何沛白的偏见,不由得有些懊悔。

如果早知道阮星庭会这样对慕以冬的话,她说什么也不会阻拦何沛白追求慕以冬。

“妈,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这次我回来主要是想看看您,而且还有一些工作的事情要处理。”知母莫若女,林秀君对何沛白态度的变化,慕以冬能够察觉得到。

只怕她再不阻止下去,林秀君都可以自动开启媒婆模式了。

“好好好,你说得对,以前的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林秀君知道以前的生活带给了慕以冬太多太多伤害,现在能看到慕以冬走出这段感情,她比任何人都更加开心。

二人在医院里并没有碰到何沛白,慕以冬将林秀君送回家之后便打车前往盛远集团,途中她想了想,还是将自己已经回国的消息告诉了何沛白。

盛远集团离陆氏AG并不算太远,慕以冬站在路边,凝望着那栋熟悉的建筑物,心底里感慨颇多。

陆明轩后来有联系过她几回,只不过她都一一以工作事情繁忙而回绝掉了。

她知道陆明轩还是想要让她回陆氏AG,只不过她很明白,陆氏AG她已经回不去了。

拂去心中的思绪,慕以冬转身踏进了盛远集团,她这一次是带着几张设计稿来的,她已经在阮星庭的建议下重新做了调整,所以她想直接让盛远集团查看一遍。

“你是慕以冬吧?”一道女声在慕以冬的身后响起。

慕以冬有些疑惑地转过身看着眼前人:“你是?”她搜索着脑海中的身影,始终不记得自己认识她。

“我是陈仪。”对方大大方方地承认着自己的身份。

她嘴角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意,就如同一个胜利者一样在炫耀着自己的胜利。

“怎么?你这次过来是参观的吗还是?听说你已经从陆氏AG里边出来了,你现在在哪里高就?”陈仪明知故问着,她十分清楚从陆氏AG出来的人基本已经无法再被其他企业录取。

“我只是……”慕以冬正打算说着。

她话说一半,先前进去通报的前台便向她走了过来。

“Anna小姐,林经理在办公室里等您,您可以先过去。”前台礼貌性地对着慕以冬说着。

现在整个盛远集团都十分清楚,Anna是阮氏的设计师,她的能力比起陈仪来说可以说是有过之而不及,原本Anna是在法国巴黎的华天集团,可如今Anna突然来到了盛远集团,还几乎是令所有人都感到诧异。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