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你要在这里等我?

二人四目相对,慕以冬在对上阮星庭眼神时,心底里猛然地漏了一拍,表面却没有任何一丝波澜。

“你……你跟柔柔两人之间还好吗?”慕以冬顿了顿,还是忍不住地问出了口,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神使鬼差地问这种问题。

阮星庭双手插着裤兜,眸底对上她波澜不禁的目光,有些闷声道:“我们很好,就不劳烦你费心了,Anna。”

慕以冬听到这里,脚步有几分踉跄,却还是勉强地站稳着。

“听到你们很好我就放心了。”慕以冬勾起了唇角,留下了一抹淡笑。

“慕以冬,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接下阮氏的合作?你知道这个合作对阮氏至关重要。”她的淡笑深深地刺痛着阮星庭,阮星庭冷嗤出声,恢复成往日的淡漠,仿佛刚刚那个紧张着慕以冬的男人并不是他。

慕以冬别开了眼神,顿了顿:“我接下这个合作只是为了替我自己赢回来而已。阮星庭,当时我输掉的那个合作案你还记得吗?你永远都不知道,你无足轻重的一句话,对我来说是多大的伤害,我有多耿耿于怀。”

她的目光淡淡,已经再没有半分痛楚。

可只有她自己一个人才知道,她当时是用了多大的精力多大的力气去抚平自己的伤痛。

“所以?你接下这个合作案不为其他的,就只为了当时输掉的那个合作?”阮星庭眸底溢起几分失望。

是啊,慕以冬接下这个合作案又能意味着什么呢。

如果慕以冬心底里还有他的半分存在,又何必用Anna的名义来接下呢,又何必一直留在巴黎,迟迟不愿回北市。

“难不成我还需要为了其他的吗?”慕以冬初见阮星庭时的愣然已经缓解了几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淡然的笑意。

“确实是不需要,现在我究竟该称呼你慕以冬还是该称呼你Anna呢?”阮星庭听到她的回答,嘴角也勾起了一抹讥讽的笑意。

“随你。”慕以冬眸光直视他,早已经不再是往日的那个柔柔弱弱的慕以冬。

既然已经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又何必纠缠在一起呢。

“呵,慕以冬,你真能耐。”阮星庭脸色骤然冷了下来,几乎是冰冻地扫了慕以冬一眼,便离开了洗手间。

慕以冬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只抿紧了唇瓣,不再有其他任何情绪。

只不过……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阮星庭会知道Anna的身份就是她。明明她的作品上并没有半分Anna的影子。

阮星庭走出洗手间后就直接离开了华天集团,他在公司门口恰好遇到了杰克,二话不说便黑着一张脸坐进了他的车里。

“怎么?谁这么有胆子竟然惹我们阮氏大少?”杰克用着法文流利说着,一边说还一边挑眉看向阮星庭。

阮星庭狠看了他一眼,脸上的不爽不言而喻。

杰克虽然有心看他笑话,可一想到这件事情跟自己脱不了干系,也只好识相地闭上了嘴巴。

惹不起他还躲不起嘛!

回酒店后,阮星庭将手机打开,看到上边的多个未接来电,不由得眉头一蹙。

划掉了吕柔柔的未接来电后,阮星庭回拔过了小莫的号码。

“总裁,阮经理今天下午过来说是要盛远集团的合作资料,您看下是要交给他吗?”这种事情小莫并不能做主,只好打个电话询问阮星庭。

“盛远集团的事情不要让他插手,还有,这两天我不在公司,阮晋那边你多盯紧点。”阮星庭语气淡漠地说道,眸光扫向了外边的风景。

巴黎跟北市不同,北市十分繁华奢侈,可巴黎却多了一丝浪漫。

可他一想到那个女人会跟何沛白一起在巴黎浪漫同游的场景,他心底里就蹿起一丝无名火。

他阮星庭,哪一点儿输过何沛白!为什么偏偏,慕以冬总是看到了何沛白,却没有看到他的存在。

——

次日,阳光洒进窗格里,慕以冬一大早便起身,她为自己跟元季尔两人精心准备了份早餐之后,便一同坐了下来。

“听说阮星庭来了法国巴黎?”元季尔询问着慕以冬。

慕以冬莞尔一笑:“恩,他这次是为阮氏的交接来的,恰好阮氏的合作设计是我在负责。”

“那你们……”元季尔眸光看向她,话中带了几分欲言又止。

“我跟他现在就只是合作关系而已,没有其他关系了。关于阮氏的工作我会全力配合的,至少不能对不起Anna这个名字,放心吧老师,我现在可是Anna。”慕以冬漫不经心地说着,语气却十分坚定。

“那就好。”元季尔放下心来。

须臾,慕以冬抬起眸,对着元季尔说道:“元老师,可能这阵子忙完,我要回一趟北市。”

她昨天晚上打电话给林秀君的时候,林秀君一直咳嗽不止,她心底里十分担心林秀君。

“回北市?”元季尔眉头微微蹙起,但一想到慕以冬的处境,也理解地看了看她:“那你这次回北市你就以Anna的名义回去吧,我不知道你在北市那边跟阮星庭他们之间具体的纠扯,可我还是不希望你受到任何伤害。”

元季尔衷心地说着,跟慕以冬相处下来的这段时间,她是打从心底里喜欢这个孩子。

“放心吧老师,等这两天我把阮氏的事情交接完,我再以Anna的身份回北市。”慕以冬心中感动,向元季尔保证着。

华天集团——

慕以冬穿着一套职业连衣裙,手拿着轻奢侈品牌的包包踏进其中。

“Anna,你的办公室里有一位帅哥指名要找你。”前台看到慕以冬,亲热地跟她打了声招呼,顺带将办公室里有人找她的事情告诉她。

慕以冬甜甜一笑,冲着前台点了点头,心底里已经有几分了然。

这个时间点,能够出现在她办公室的也有阮星庭一个人。

按下22楼的电梯,慕以冬直达办公室,她推开办公室门,只见阮星庭一身黑色西装,斜靠在沙发椅上。

“关于阮氏和盛远集团的合作,阮总有什么要交待的吗?”慕以冬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不愿意在阮星庭面前有任何一丝波澜。

“交待谈不上,只不过是有一些细节要跟Anna探讨下而已。”阮星庭早已经料到她的反应,所以也早有心理准备。

二人来到电脑前,慕以冬打开了电脑,将自己为阮氏集团设计的几张设计稿打开。

“据我了解,盛远集团这一次的风格是浪漫系列的,可是你的这一套设计稿中有几点还是偏向于甜美方向,你大可以从浪漫的这一个风格来寻求突破。”阮星庭指出她设计稿中的几个点,中肯地给出了她相对的意见。

慕以冬照着他指的方向去看,认为阮星庭所说的话不无道理。

“阮氏过几天将要发布第一批新品,你试着从这个角度,修改下你手中的这份设计稿吧。”阮星庭淡淡地说道,眸光扫了她一眼。

慕以冬抬起头看了看他:“你要在这里等我?”

“不然呢?”阮星庭剑眉一挑,仿佛她在说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情一样。

慕以冬讪讪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底里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有些窘迫。倒是她多想了,阮星庭根本就没有那个感觉,倒是她自己一个人庸人自扰罢了。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