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不必了。”慕以冬口吻淡漠。

“可是我这人向来是知恩图报。”吕柔柔打量起了慕以冬的这身礼服,眸底更加是十分得意。“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你的这身礼服可是我跟星庭一起挑的。衣服是按我的尺寸买的,鞋子也是按我的尺寸买的,现在看起来,这鞋子可是十分不合你的脚呀”

早在她刚刚看慕以冬走路的时候就看出来了,她练芭蕾舞的,所以脚型自小会比其他人小一些,慕以冬穿这双鞋,只怕是穿着不好受吧。

“是嘛?还真是感谢吕小姐了,百忙之中还亲自为我挑选礼服。只可惜,现如今我还是阮家少奶奶,这身礼服你挑了也没用。纵然鞋子我不合脚,可这双鞋也终究只能是我穿。”慕以冬心中一颤,脸上却只能装作毫不在乎,依旧保持着她阮家大少奶奶的骄傲与尊严。

她可以在任何人面前失了骄傲与尊严,却唯独不能在吕柔柔面前失去这些东西。

“你……”吕柔柔气结,心中已经生出几分嫉妒之意。

没错,这个位子她是觊觎很久了。只是,慕以冬一直不肯退出这个位子,她才没有办法名正言顺地跟星庭在一起。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不奉陪了。”慕以冬握紧手中的香槟杯,想要越过她。

“站住。”吕柔柔不肯让她离开。“难道你就不想要知道我和你之间,阮星庭更重视的是哪一个吗?”

“知道了那又能如何。”慕以冬微抿一口香槟,却觉得口中苦涩无比。这个问题的答案,她早已经知晓。

这时,身旁的阮星凝不屑地看了慕以冬一眼,言语讥讽:“知道了自然是让你死心,只有柔柔姐才配得上我哥,你不过只是一个下等人的女儿而已,别以为你当上少奶奶就变凤凰了……”

未等阮星凝的话说完,吕柔柔便突然走上前一步,径自握住了慕以冬的右手。

“你想做什么?”慕以冬十分反感她的触碰,想要挣脱,可是吕柔柔的力度却十分大,她死死地拽着以冬的手,慕以冬根本无法挣脱。

“你等会就知道了。”吕柔柔嘴角勾起一抹阴险笑意。在慕以冬的错愣下,将慕以冬手中的香槟泼到自己脸上。

下一秒,吕柔柔的眼角迅速挤出泪水,哭得泣不成声地看向慕以冬:“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以冬姐,我只是希望你能够成全我和星庭……”

说着,吕柔柔还上前拉起慕以冬的手,摇晃着慕以冬的身体。

“你疯了!”慕以冬看完她这一连串的表演,不禁眉头紧皱,下意识地将她推开来。

“慕以冬!”正在酒宴上赶来的阮星庭恰巧看到了这一幕,他黑沉着脸,咬牙切齿地低喝着慕以冬,甚至狠狠地推了她一把,快步跑到吕柔柔身旁,扶稳了她。

“你究竟做了什么?”

眼前的吕柔柔狼狈不已,而他赶过来的时候又恰好看到慕以冬推了吕柔柔,他绝对不允许柔柔在他眼前受到任何伤害。

“我什么都没做。”慕以冬被推倒在地,原本被鞋子磨得十分生痛的脚,这下更是痛得她差点掉出眼泪,可她依然还是下意识地解释着。“这一切都是她自己……”

“够了以冬姐。”吕柔柔突然哭泣着打断了慕以冬的话。“我只是希望你能够成全我和星庭,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现在还要将这一切都推到我身上。

我知道你喜欢星庭,如果星庭喜欢的是你,我会毫无条件地退出。可是我爱星庭,星庭也爱我,我真的无法放弃对他的感情。你泼我香槟侮辱我就算了,可你怎么可以想要推倒我,弄伤我的脚,毁了我的梦想。”

阮星庭听完后,眼里更是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冰冷地盯着慕以冬:“慕以冬,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若不是他及时赶到,柔柔就会被慕以冬推摔下去。她是芭蕾舞舞蹈员,若是脚部摔出一个万一,这辈子她的梦想就都会毁了。

“你选择相信她不相信我是吗?”慕以冬脸色已经恢复平静,不再像刚才那样无措,甚至嘴角浮起现起一抹冷笑。

在阮星庭面前,她永远都比不上吕柔柔。既然解释已经没有任何用处,她也不再屑于解释。

脚踝处传来一阵凉丝丝的痛意,可却不及她心底里的半分疼痛。

“我只相信我看到的。”阮星庭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披在吕柔柔身上,警告着慕以冬:“慕以冬,这辈子,我绝对不允许我的女人受到任何伤害,包括伤害她的人是你。”

呵呵……慕以冬看着阮星庭抱吕柔柔离开的背影,大笑出声,只是笑着笑着,她的泪水控制不住地掉了下来。

好一个不允许他的女人受到任何伤害。

很好,很好,这就是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她这么多年的爱不过就是一场笑话而已。吕柔柔永远都是阮星庭的至爱,而她,在阮星庭心中不过就是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阮星庭,你真狠。

阮星庭带着吕柔柔离开了酒宴,慕以冬一个人坐在花园里呆愣了许久。这里没有任何人,她也不需要伪装自己,不需要让自己强撑着站起来。

直到许久之后,林秀君带来一双舒适的鞋子走到了慕以冬的身边,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知女莫若母,早在宴会之上,她就已经察觉到慕以冬鞋子不合脚的事情。

“傻孩子。”林秀君蹲下身,为慕以冬脚踝贴上创可贴,继而再为她换上鞋子,叮嘱着她:“这几天,你要好好注意下脚踝那里的水泡,少穿高跟鞋。”她并不知道阮星庭慕以冬的事情,只误以为她是穿着高跟鞋太累了。

“妈——”慕以冬半是感动半是难过地抱着自己母亲大哭。“妈,我好累。我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一切都变成了这个样子。”她真的不知道她哪里做错了,难道爱上了阮星庭是她做过的最大的错事吗。

林秀君忍住心酸,不停地安抚着慕以冬的背,她所受的苦,自己又何尝不知何尝不心疼呢。

“如果太累了就放手吧。”林秀君心底微叹,这段感情,慕以冬爱得太过卑微太过辛苦。

哭了一会儿之后,慕以冬的情绪逐渐恢复,她接过林秀君的纸巾,整理起自己哭花的妆容。

“妈,我会放弃的。”慕以冬顿了顿,像是告诉林秀君,又像是告诉自己一般。“再给我一点时间吧。”

林秀君眸中满是心疼,并未接过话,只轻拍了慕以冬的背便转身离开了。

她怕她再多呆一秒,她会忍不住在慕以冬面前哭起来。女本柔弱,为母则刚,她只能在女儿面前选择坚强。

阮星庭带着吕柔柔提前离开的事情阮老爷子并不知道,慕以冬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之后,便单独一人来到阮老爷子的面前,无论如何,她现在还是阮星庭的妻子,她必须要在所有贵宾以及爷爷面前扮演好自己的身份。

“星庭那小子呢?”阮老爷子发现慕以冬只有一个人,身旁却没有阮星庭的身影,不由得心生不悦。

慕以冬讪讪一笑,告诉阮老爷子:“星庭他刚刚喝多了,我让小莫先送他回去了。”

“喝醉了?”阮老爷子半信半疑,但看到慕以冬脸上并无异样,也只好点了点头。“时间已经不早了,那我让司机先送你回去,这里还有你二叔二婶呢。”

慕以冬走上前抱了抱阮老爷子,与他道别:“爷爷,那我先走了,您也记得早些休息。”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