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我们已经离婚了

陆明轩听到慕以冬的话,脸上的欣喜之意也瞬间消失。

“以冬,你不信我吗?只要你想留下来,没有任何人可以赶你走。”陆明轩还是想要留下慕以冬,他还以为经过阮星庭的事情,慕以冬便不会再有离开的想法。

可他到底还是低估了慕以冬,慕以冬坚定地拒绝了陆明轩,先不说她已经答应了许曼萧,而且她也很明白娇娇说的那番话必定是说到做到,她不想要连累到身旁的任何人。

“陆氏AG不是你一直以来想要的舞台吗?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帮助你成为全球顶尖的设计师,我可以帮你完成你的梦想。”

“明轩,我真的很感谢你。”慕以冬诚心地说道。“可是我的梦想也只能由我一个人来完成,而且这一次,我是真的已经下定决心了,不管是为了我的意愿,还是为了公司,你都必须签下辞职信。”

慕以冬神色坦然,几乎没有一丝波澜。

陆明轩心底里陡然一颤,他拿起被自己压在最底下的那封辞职信,深深地看了一眼。

“慕以冬,如果我当场把它撕了呢?”这两天以来,陆明轩并没有打开过这封辞职信,他压根儿就没有让慕以冬离开陆氏AG的想法。

“如果你把它撕了,我可以重写一份。你撕一份,我写一份。”慕以冬毫不犹豫地回着。

“你就真的这么绝情吗?慕以冬。”陆明轩眸底闪过一丝复杂神色,心底里的那一丝希望也彻底覆灭。

慕以冬顿了顿,她蓦然想起阮星庭签下离婚协议书的时候也曾经说过她狠心,可事情走到这一个地步又怎么会是她狠心,她只不过是累了而已,她只不过是不想要再继续爱下去了。

阮星庭不相信她,甚至在最重要的关头阴差阳错地救了其他女人,她失去了两人之间唯一的孩子,这一切的一切都令她感到疲惫,令她无法再继续勇敢地爱下去了。

这场两个人的纠缠爱恨,她早已经遍体鳞伤,伤痕累累。

回过神来,慕以冬对上陆明轩的眸光,还是叹了一口气,缓和了一些语气:“明轩,你明知道我是为了公司好,也是为了你好。”

“那你呢?你有考虑过自己吗?你离开了陆氏AG你想去哪里?”

慕以冬抿起唇瓣,想开口却又不知道自己要如何说。

关于未来,她确实是没有想过。

“慕以冬,这份辞职信我不签。只要我一天不签下这份辞职信,你这一天没有办法离开陆氏AG。”陆明轩再次扬起了手中的这份辞职信,一字一句地告诉慕以冬。

正当慕以冬微蹙起眉头,想要说些什么时,办公室的大门‘嘭’突然被打开。

“你不签我来签!”许曼萧的身影走进了办公室,她的眸光掠过慕以冬单薄的身子,还是定格在了陆明轩手中的那份辞职信上。

很好,看来慕以冬并没有欺骗她。

只不过,自己的这个傻儿子到现在还看不清楚,无论如何,慕以冬都是没有办法再继续留在陆氏AG的。

“妈,你怎么突然来了?”陆明轩有些意外地看着许曼萧。

“我要是不来怎么知道我们陆氏AG竟然不通情理到连一个设计师的辞职申请都不肯批下。”许曼萧意有所指地看着他手中的那张辞职信。

“以冬,你先出去,晚些我再跟你谈。”陆明轩将辞职信收回放在桌子上,转过头对着慕以冬道。

他不想要让许曼萧在慕以冬面前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伤了慕以冬。

“不必了,慕小姐既然也在这里,那刚刚好,有些事情我们可以直接说个明白。”许曼萧制止了陆明轩的话,扬起了一抹笑意,走向陆明轩的身旁。

拿起桌上的辞职信,许曼萧径自将它拆开来,对着陆明轩道:“明轩,我知道你爱惜人才,我也相信慕小姐有足够的能力胜任这份工作,但是现在整个公司对慕小姐已经有所怨言,所有为这个合作案加班的人这个月都没有办法拿到半分相应的奖金报酬,而且今天的头条你也已经看到了,我想慕小姐已经不再适合留在我们公司。”

“妈,你说什么呢?”陆明轩着急地看了慕以冬一眼,生怕慕以冬会多想。

可慕以冬只敛起眉间的思绪,也附合着许曼萧的话:“陆总,我相信许董说得你也应该明白,这一次我自愿离开,我希望陆总能够成全我。”

她的话坦荡大方,没有任何一丝矫揉造作之意,许曼萧满意地对着慕以冬点了点头。

外界都在说慕以冬只不过是一个佣人的女人,但在她眼里,慕小姐却比大多数的女人都要好得多,只不过,可惜了,做她陆家的儿媳慕以冬还不够格。

许曼萧看了陆明轩一眼,看他依旧还是没有任何想要签字的打算,只好自己从桌上拿起了一支黑色签字笔,直接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妈,你这是在做什么,现在处理公司事情的人是我!”陆明轩没有料到许曼萧竟然会越过自己,直接签下名字,神情十分错愣。

许曼萧非常了解地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就把辞职信交给了慕以冬。

“慕小姐,我祝你的未来一帆风顺。”许曼萧勾起一抹笑意,难得好语气地跟着慕以冬说话。

慕以冬接过辞职信,也淡淡地点了点头:“多谢许董。”

随即,她将眸光投射到了陆明轩的身上,还是开了口:“我也很感谢陆总的栽培和支持,希望今后还可以有跟陆总有合作的机会。”

拿了辞职信,慕以冬便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在所有人的诧异眼神下走出了陆氏AG的大门口。

哔哔——

一辆奔驰车停留在了慕以冬的面前,何沛白摇下车窗,示意着慕以冬上车。

“你怎么会来?”慕以冬将东西放到后座后,便坐上了副驾驶座。

何沛白一手搭着方向盘,一边回着慕以冬:“我只是刚好换班,所以过来看看你,没有想到这么巧就遇到了你。”

何沛白的神色微微不自然,他没有说他早已经在陆氏AG的门口等了很久了,为的就是想看一看她。

“那你就直接送我回家吧。”慕以冬坐上奔驰车,她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心底里也蓦然有些迷茫了起来。

陆氏AG她没有办法再继续留下去,可离开了陆氏AG,她又能去哪里呢。

何沛白点了点头,示意她先休息会儿,便将车子开向了她的家中。

车子停留在路口,慕以冬睁开了双眼,正准备下车。

“以冬,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愿意为你遮风挡雨,替你挡下所有的伤害与苦难,许你一世无忧。你相信我,只要是你想要的,哪怕是天上的星星,我都会为你摘来。”何沛白唤住了慕以冬,再次向她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我知道,你现在还没有办法接受我,我也知道你心底里的难受。可是不要拒绝我好吗?不管以后怎样,会发生什么事情,都让我陪着你可以吗?”

“沛白,我不值得。”慕以冬顿了顿,还是开了口。“我只不过是一个离过婚,又流过产的女人,现在阿,连一份正当的工作都没有。”

“你明知道我不介意。只要对方是你,哪怕你全身都布满荆棘,哪怕全世界的人都与你为敌,不理解你,我也会毫不犹豫地走向你,拥抱你,给你所有的温暖。”

何沛白坚定地看向慕以冬,慕以冬抿紧唇瓣,不知道要如何拒绝何沛白,她很明白,她不能够再带给何沛白任何希望,也不能够再伤害他。

“我……”慕以冬想要开口,却还是被何沛白打断。

“算了,我知道你今天很累了,你先回去休息吧。”何沛白嘴角抿起一抹笑意,依旧如往常般温和对着慕以冬说道。“我也值了一夜的班,等我们彼此都有些精神了,我们再来谈这件事情吧。”

慕以冬微微一愣,但还是下意识地出声应着:“好。”

看着慕以冬离开,何沛白也收起了嘴角的温和笑意,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苦涩。

只有他自己知道,刚刚那一瞬间他有多害怕慕以冬的拒绝,所以他才急忙打断了慕以冬的话,不愿意听到那个他最不想听到的消息。

慕以冬沿着小路走回自己的家中,可就在她准备掏出钥匙开门时,却猛地被一股力量拉到了墙边,狠狠禁锢住。

“阮星庭。”慕以冬抬起眸,看着眼前这个容颜依旧的男人,不由得心中一悸。

阮星庭的目光冰冷无比,却又带着一丝阴狠,像是要将她吞噬到骨子里一般。

“你跟何沛白究竟发展到什么地步了?”阮星庭压低了声音,阴狠出声。

两人靠得极近,近到慕以冬可以感受到阮星庭说话间所喷洒出的温热气体,空气中的暧昧气氛节节攀升。

“星庭,我们已经离婚了。”慕以冬平静地说这几个字,眸光直视向他。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