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离婚协议书

阮氏大厦里——

阮星庭刚刚脸色阴沉地结束掉一个会议,自从阮星庭跟慕以冬吵架之后,阮星庭对于工作上的事情要求得更为严格,致使他手底下的人一到会议时间,几乎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手机这时不适宜地响了起来,阮星庭扫了一眼来电显示,眼眸微眯地接了起来。

“阮少,关琳娜的事情我已经按照你的意思将她关牢里,只不过,她的精神似乎不太正常,你看下是不是要把她送到精神病医院去?”这通电话是阮星庭在警局里的一个人打过来的。

这次阮星庭是铁了心要整垮关琳娜,他们虽然觉得关琳娜一个弱女子看起来十分可怜,可到底还是不敢擅自处理她。

得罪了阮家,可没有任何好下场。

“既然她得了精神病,那就把她送到北市治疗效果最好的一家精神病医院,但你可要注意了,关琳娜可是那种重度的精神病人,她所犯下的罪所犯下的错过这辈子都要在精神病医院里还清。”阮星庭没有刻意将话挑明,但话中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另一头知晓了阮星庭的意思,连忙出声应是,准备按照阮星庭说的,将关琳娜送往精神病医院。

挂断电话之后,阮星庭略微疲惫地揉了揉自己的眉间,这几日晚上他一直将自己泡在酒吧里,白天又强制地命令着自己沉浸在工作里,为的就是能够不去想慕以冬的事情。

可慕以冬当天的决绝,却怎么也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这时,办公室里的内线响了起来,阮星庭眉头微蹙,按下了接听键。

“总裁,少奶奶在楼下,说是想要见您,您看下您方便吗?”小莫知道近期阮星庭跟慕以冬之间闹了矛盾,所以也不敢擅自主张,只好打了一个电话询问阮星庭。

“慕以冬?”阮星庭眉角闪过一丝诧异,却还是极快地恢复了正常。

“让她上来。”几近淡漠的话从阮星庭的口话说出,他挂断电话之后便将整个身子都靠在了黑色转椅上,思绪略有飘忽。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慕以冬便站在了阮星庭的办公室前。

她深呼一口气,努力扬起了一抹勉强的笑意,算是给自己加油打气,继而便推门,走进了阮星庭的办公室。

“小莫说你找我?”阮星庭淡漠的眸光扫了一眼她。

慕以冬点了点头,她极力地控制着自己手心的颤抖,将自己早已经签署好的文件放到了阮星庭的桌前。

本来,这份文件前几天就该出现在阮星庭的桌上,只不过,她一直下不了这个决心,所以才一拖再拖,拖了有几天的时间。

“这是什么?”阮星庭嗤笑一声,明显是对于这个并不感兴趣。

“离婚协议书。”慕以冬平静地说出口,目光却移向了落地窗外。从这个视角看去,刚好可以看到全北市最大的一块广告牌,而广告牌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吕柔柔。

也只有阮星庭这样的大手笔,才会长期地给吕柔柔购买下这块广告牌的位置吧,想要登上这块广告牌,价格并不低,且许多人都是千金难求。

可是啊,放在阮星庭的身上,却是小事一桩。

“慕以冬,你究竟是想做什么?”阮星庭听到这五个字,瞬间整个人都冷了下来,心底里原本尚存的那丝期待也一秒消失。

“既然你已经决定跟我形同陌路了,那么这份离婚协议书签了对你我都有好处,我们可以重新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本来……本来三年前你娶我的事情就是被逼的。你不是一直想要离婚吗?现在我便满足你。”

阮星庭先是错愣地看着慕以冬,而后便不禁大笑出声,整个人散发着冷冽的气场。

很好,很好,慕以冬,你当真对我狠心到这个地步!

“签了这份文件对我有什么好处?”阮星庭扬起手中的离婚协议书中,步步逼近慕以冬,将她逼到了沙发处。

慕以冬退无可退,除些跌倒沙发上,幸亏阮星庭及时地停住了脚步,这才让她勉强站稳脚跟。

“签了这份文件你就可以跟吕柔柔在一起了。”慕以冬抿紧唇瓣,淡淡地道出。

阮星庭低头看着眼前这张熟悉依旧的脸,她今天出来的时间明显是有化过淡妆,但那一层薄薄的胭脂水粉又怎能掩盖得住她的苍白,她的脸上流淌着一种倔强的神色。

阮星庭对她的这抹神色极为熟悉,三年前,慕以冬跟他结婚的候也是这般神色,可她当时明明坚持的是无论如何,除非她死,否则她便不会跟自己离婚。

这才过了三年,难道一切就都变了模样吗?

“慕以冬,我只想知道,你更爱我多一点,还是爱何沛白多一点?”阮星庭突然妥协了几分,只要慕以冬在这个时候说出了他的名字,哪怕前方是无尽的深渊,哪怕前方是两人相互折磨,他也会坚持走下去,他不想要再错过慕以冬了。

慕以冬抿起唇瓣,没有正面回答阮星庭的问题:“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

她的这句话在阮星庭耳中成了另一种含义,阮星庭蓦然就欺身俯上慕以冬的身躯,一双大手在她的身上不停地游离着,唇瓣也靠她靠得极近。

“阮星庭,不要。”慕以冬拼命抗拒着,却没有任何用处。

办公室的隔音极其好,纵然慕以冬哭泣出声,可外边依旧没有听到任何一点儿声响,也根本没有任何人知道这里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阮星庭,你冷静一点。”慕以冬极力阻止着阮星庭。

阮星庭眸底微微眯起,手上的动作依旧不停止:“难道在你心中,我还比不过一个何沛白吗?难道我的能力没有比他强吗?究竟是我满足不了你,还是你的本性太过贱?”

“啪——”

慕以冬抬起手,对着阮星庭便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令阮星庭恢复了些许理智,他松开了慕以冬,一脸深沉地盯着她。

她清秀的面容上沾满了泪痕,身上的衣服有些凌乱不堪,一套修身的连衣裙早已经被他撩到腰部,就连衣领处都有些歪歪扯扯。

难道她现在连碰都不愿意让自己碰了吗?

阮星庭心底里霍然腾起这个想法,他看着慕以冬正在整理衣服的模样,烦燥地点燃了根香烟。

烟草味瞬间便弥漫了整个办公室,慕以冬呛得微微咳嗽了起来,却还是抿紧了唇瓣没有出声。

一根烟燃尽后,阮星庭目光定格到那张离婚协议书上,出了声:“慕以冬,我最后问你一遍,你是真的想离婚是吗?”

“是。”慕以冬的声音虽然不大,却无比的坚定,坚定到令阮星庭心底里狠狠一颤。

“只要我签下了这个名字,从今以后,我们再无瓜葛。”阮星庭眸光直视着她,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到一丝犹豫之色。

只可惜,阮星庭还是低估了慕以冬,慕以冬指尖死死地掐着自己的掌心,倔强地点了点头。

这一步路,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可她却不后悔。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