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不是她的始终都是强求不了

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整个北市都被笼罩在一片灰蒙蒙中。慕以冬站在路边,看着人来人往的车子,始终未曾开过口,脚步也未移动过半分。

须臾,一辆黑色路虎车停留在了慕以冬面前,慕以冬抬眸一望,发觉竟是阮星庭的车。

“上车。”阮星庭将车窗摇下。简短的两个字,语气却不容慕以冬拒绝。

慕以冬并没有上车的打算,她上次就已经说过了,她不想要坐阮星庭的车。这辆车里边所有宣示女主人的东西都不是她的。

“上车!”阮星庭再次强调,语气中已经多了一丝不耐烦。

他所停的位置并非是停车位。不过一两分钟的时间,后边的车都已经不耐烦地狂按着喇叭,催促阮星庭。

慕以冬见他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模样,也只好紧咬住嘴唇,打开了车门,坐上副驾驶。

“你要带我去哪儿?”慕以冬转过头,看着阮星庭冷冽的侧脸。

阮星庭缄默不语,修长的手掌搭在方向盘上,一直朝着郊区的方向开过去。

半个小时后,阮星庭将车子停在了一条较为偏僻的路上,他紧紧地盯着这条熟悉的道路,思绪一片复杂。

这里是他当年出车祸的地方,也就是在这里出车祸之后,他们几人的命运都有所改变。

“慕以冬,如果重来一次的话,你还会选择硬要嫁给我吗?”阮星庭松开方向盘,语气多了几分怅然。

慕以冬神情一愣,她没有预料到阮星庭竟会问她这样的问题。

看着阮星庭紧蹙的眉头,慕以冬突然间多了几分心疼。

感情不就是这样吗,纵然他使你伤痕累累,可是只要一看到他眉头蹙起的模样,你就会为他感到心疼。

“或许不会吧。”慕以冬顿了顿,想起自己先前跟林娇娇说过的话。

她是从来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因为这都是她自己的决定。可是,当她看到阮星庭不开心的样子时,她却突然间心软,开始质疑起选择的决定。

如果她没有答应当年爷爷的请求,或许现在是另一副局面吧,或许吕柔柔会跟阮星庭一起幸福地生活吧。

“星庭……”慕以冬别开脸,将视线转向窗外,像是下了一个很大决定地道:“再给我一点时间吧。”

或许,再给她一点时间,她就能够放下所有得一切。

她虽然做不到带着祝福离开阮星庭,可至少,她到时候终于有了离开的勇气。

“慕以冬,你毁了我三年你知道吗?”阮星庭心中闪过一丝慌乱感。可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为何慌乱。

三年了,慕以冬终于说出了他梦寐以求想要的话。可是为什么……他却突然不知所措。

“也许吧。”慕以冬闭上双眼,心中十分苦涩。

三年的夫妻感情最后只换来一句她毁了阮星庭三年,可是阮星庭知不知道,她早已经将自己的一辈子都赔了进去。

这一辈子,阮星庭这三个字都会深深地烙刻在她的心头,无法抹去。

在这一段感情中,她已经尽自己最大所能,可她终究是入不了阮星庭的世界。就正如她空荡荡的无名指一样,阮星庭的婚戒从来都没有她在手上停留过。

两人终究是两个世界,不是她的始终都是强求不了。

阮星庭见她这副太过于平静的模样,喉咙微动,想发出声音,却始终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开口,两人彼此静顾无言。

良久后,阮星庭发动车子,黑色路虎车往北市花园的方向开去,消失于微雨之中。

三日后,阮老爷子的寿期如期而至,今年是阮老爷子的八十大寿,所以阮家格外上心,这场宴会举办于阮家大院,能够受邀出席的人都是非富即贵。

“夫人,这个是阮总命我送过来的,他让我带句话给您,希望您在五点之前收拾妥当。”小莫按照阮星庭的要求,命人将礼服和礼物都一一摆放在了慕以冬面前。

“知道了。”慕以冬点了点头,走向了礼服处,换上阮星庭送过来的礼服与鞋子。

每年阮星庭所挑的礼服都是让礼服店自行送过来,所以礼服店也知晓她的码数。可今年……慕以冬看着自己上身的这一套,眉头紧紧蹙起。

礼服稍微有点大,但系上带子还能勉强合身,可这双鞋子对她来说太过紧,还没有走几步便感到了疼痛。

“张妈。”慕以冬准备让张妈将自己鞋柜里的几双高跟鞋都拿过来,如果穿这双鞋过去,只怕她明天就该走不了路了。“把我柜子里的高跟鞋都拿过来一下。”

张妈按照慕以冬说的,把她的几双高跟鞋都取了过来。

平日里慕以冬并不钟爱高跟鞋,所以高跟鞋并不多,再加上这身礼服是淡蓝色的,阮星庭所挑选的鞋子与礼服是配套,她一时之间根本找不到合适的鞋子来替换掉这双。

正在慕以冬思忖不出任何解决方法之时,阮星庭的车子已经抵达北市花园。

“阮总,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将东西都送到里边了。”小莫坐在驾驶位上,对后座的阮星庭十分恭敬。

阮星庭慵懒地应了一声“嗯”,便闭上双眸,等待着慕以冬出来。

若是往年,这个时间点慕以冬都是会自己出来的,他根本不用再下车去催促她。

等了几分钟之后,阮星庭还不见慕以冬出来,不由得眉头一皱,直接推开车门,往别墅的方向走过去。

“走吧。”慕以冬看到阮星庭走过来的身影,不由得小心翼翼地隐藏起自己鞋子不合脚的痛,换上一抹惯有的笑意。

今天是爷爷的生日,她是真的想要发自内心开心地为爷爷祝福,所以她不想要在这个点上跟阮星庭起任何冲突。

至于鞋子的不合脚,她多忍一忍便是,一时间也找不到其他适合的鞋子。

她已经不再奢望阮星庭已经够记住她衣服鞋子的尺寸。只怕这套又是阮星庭随意拿的吧。

阮星庭见她笑意盈盈的模样,也没有多加计较她迟迟不出来一事,转身就拿起了桌上的礼品盒,准备出发。

阮家大院一改平日里冷清的风采,今日的阮家大院热闹非凡,张灯结彩,各宾客都齐聚一堂,就连常年在外的阮晋都赶了回来,庆贺父亲的寿日。

“二叔二婶。”慕以冬挽着阮星庭的手走进大院,乖巧地唤了一声迎面走来的两人。

丁秀珍不屑地轻哼一声,在她心里,慕以冬根本配不上阮家。反倒是阮晋,他瞪了丁秀珍一眼,继而脸上堆满笑意地看着慕以冬和阮星庭:“你二婶就是这样脾气,你们别介意。”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阮晋从来没有刁难过慕以冬,可是她自小便不太喜欢阮晋,甚至有些害怕他。

“二叔客气了。”阮星庭察觉到身边人的不自然,不动声色地替慕以冬解着围。

“能够看到你们两人恩恩爱爱,二叔也放心了,爷爷当初的选择果然是正确的。”阮晋意有所指,将一道精锐的目光放到了阮星庭身上。“多日不见,星庭越发地像大人了。”

阮星庭勾唇淡笑:“二叔过奖了。”

“哥!以冬姐!”阮星耀从大厅走出来,恰巧看到二人的身影,兴奋地向两人打招呼。

阮晋看着自己儿子走过来的身影,只好道:“那二叔就不打扰你们年轻人叙旧了。爷爷还在二楼等着你们,你们记得过去看望爷爷。”

话落,阮晋携着妻子往另一贵客的方向走去。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