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你想去哪里

夜幕时分,慕以冬正斜靠在床头,翻阅着桌旁有关于设计方面的书籍。这本书还是何沛白为了怕她一个人在病房多想,所以特地找来给消遣时光的。

她如今的伤口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至少可以行动自如地下床了,先前她曾经提过要出院,只不过阮老爷子那边说什么都不肯让她出院。

而且一想到出院就势必要回北市花园,慕以冬便打消了想出院的心,她现在并不想见阮星庭。

门口缓缓走进一抹淡蓝色的身影,慕以冬将书本合上,抬起眸看了一眼来人,眸中不由得一顿。

“娇娇?”她脸色略有几分诧异,自从上次因为何沛白的事情,林娇娇便一直拒绝见她,如今林娇娇主动出现在她的病房门口,她心底里还是很意外。

林娇娇抿紧了唇瓣,看到她苍白的神色,还是走了进去:“我只是顺路经过这儿,想起沛白跟我说你出事了,所以过来看看你。”

慕以冬的神色已经比前两天好一些了,她的两颊虽然依旧苍白,却也没有那么病态。

“娇娇,我……”慕以冬动了动喉咙,想要开口说话,却被林娇娇毫不留情地打断。

“慕以冬,我这次过来只是单纯路过而已,并没有其他想法,你不要误会,而且我跟你之间也再也不是之前那种好朋友的关系了。现在你慕以冬是死是活,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你失去的那个孩子,正好是为你所做的那些错事还债。”林娇娇神色淡然,口中所说出的话却是句句伤人。

慕以冬紧握着书本的手一顿,她睫毛轻颤地看向林娇娇:“娇娇,我跟何沛白的事情已经和你解释过了。”她怎么能够想到,曾经待她亲如姐妹的人有一天也会这样伤她。

“解释过?”林娇娇冷笑一声,仿佛慕以冬在说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

“慕以冬,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不会原谅何沛白的。一个是我曾经视若姐妹的朋友,一个是好不容易才答应和我在一起的男朋友,我只相信我看到的。如果你们真的没有任何关系的话,你们为什么会不清不楚地在同一间酒吧包间,沛白又为什么不顾生命危险到郊区救你?你又为什么要不顾一切替沛白挡下子弹?呵呵,说来还真是一对情深义重的好朋友。”

林娇娇故意将“好朋友”这三个字咬得极重,这次的事件她已经了解过了,慕以冬正是何沛白冒着生命救出来的。当她一颗心为何沛白紧揪着的时候,她又听闻慕以冬替何沛白挡了一枪,就连孩子都没有了。

呵呵……她现在对慕以冬满满的只有恨意。

“所以你也不信我是吗?”慕以冬看到林娇娇脸上的恨意,也终于心如死灰,不再强求,不再解释。

她解释再多又有何用,一个心中百分百不相信她的人,又怎么会听她任何解释呢。

“既然如此,你今天又何必过来看我呢?你只是想过来看我笑话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恭喜你,你如愿以偿了。”慕以冬微咳了几声,蹙起眉头看着林娇娇。

林娇娇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认为慕以冬这副模样只不过是在装的而已。

“是啊,我还真是如愿以偿了。慕以冬,你听着,以后所有的一切我都不会让你了,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但以后要是再有任何交集点的话,我林娇娇绝对不会让给你慕以冬任何东西。”林娇娇的话撂得极狠,就连慕以冬心间都不禁微微一颤。

恰巧这时,何沛白经过慕以冬的病房,看到了林娇娇的身影。

“娇娇。”何沛白微顿了几秒,还是率先与林娇娇打了声招呼。

昔日的男朋友,自己最爱的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林娇娇不由得瞳孔中闪过一丝异色,飞快地掩饰住了自己微躁的那颗心。

她还以为,自己再次见到何沛白时只会剩下恨意,她恨他对自己的无情,她恨他的狠心。可是啊,没有爱哪来的恨,纵然她骗得了其他人,也瞒不过自己的一颗心。

她还爱着何沛白,而且是刻到了骨子里的那种爱。

“何沛白,好久不见。”林娇娇神色恢复往日的淡然,一双眼眸直盯着何沛白看。

何沛白嘴角微动:“嗯,好久不见。”

空气中陷入几秒的沉默,慕以冬知晓他们两人之间的误会,只挣扎着起身,准备把空间让给他们。

“以冬,你身体还没全好,你还是好好躺着吧,别碰到了伤口。”何沛白极快地注意到慕以冬的动作,慌忙上前阻拦了她。

看到何沛白对慕以冬的重视及关心,林娇娇心底里泛起一种极酸的感觉,当下就握紧了自己手中的包包,说“既然你已经没有任何事情了,那我们之间也没有其他好说的了,就这样吧。”

看到林娇娇匆忙离开的背影,慕以冬还是眉头轻皱,叹了口气:“沛白,你应该对娇娇好一点儿,她还爱着你。”

何沛白眸光略黯了几分,继而语气中带了几分无奈地应着慕以冬:“你还是先顾好自己的事情吧,我跟娇娇的事情我们自有分寸,而且我们也都是成年人了,有些事情,我相信她会明白的。”

“你是真的想要离开星庭吗?你要知道,这一步踏出去就没有回头路了。”何沛白见慕以冬久久没有答话,只好再度出了声。

“你知道我向来不轻易做决定的。”慕以冬神情平静,没有丝毫波澜。

顿了会,慕以冬偏过头看向何沛白:“你帮我找个房子吧,我要搬出北市花园,那里终究是不属于我。”

她本来想让谢敏代劳帮忙找的,只不过,设计部离了她之后便忙得一团糟,她也不好意思张口让谢敏替她费心,她现在这副模样也没有办法在外奔波。

“好,那你什么时候要?”何沛白二话不说便应下此事。

慕以冬略一思忖:“明天吧。”

她在这里已经住了有小一个月了,身体基本已经是没有什么大碍,而且她也不喜欢医院的这股浓浓消毒水味道。

“你不再多留院观察几天吗?你现在的身体才刚刚好。”何沛白语气中充满着浓浓的担忧。

慕以冬只淡淡一笑:“我自己的情况我很清楚,放心吧,房子你帮我找个向阳点的地方吧。”她喜欢阳光,不喜欢太过阴暗的地方,所以当初在北市花园里挑的房间也是充满阳光的。

“好,那我明天过来接你。”何沛白心中对于房子的位置已经有几分打算,跟慕以冬再多聊过几句之后,他便转身离开了医院,为慕以冬处理房子的事情。

第二日,慕以冬办出院手续的事情本想瞒着阮星庭,可阮星庭却恰巧来到医院看望慕以冬,撞到了她正在收拾行李的一幕。

幕以冬住院的这一个月以来,他正面来看过慕以冬的次数屈指可数,多半是趁着夜晚她睡着之时才过来看她的。不为别的,只不过他不想要再同慕以冬吵架。

说来真是好笑,原因关系十分亲密的两个人,有一天也竟然会像一只刺猬一样,紧紧地防着对方。

“你想去哪里?”阮星庭的语气并不算太好,几乎是发狠地上前扼住慕以冬的手腕。

慕以冬想要使劲收回自己的手,却徒劳无功:“阮星庭,你弄疼我了,放开。”

“如果我今天不来的话,你究竟是要去想去哪里?北市花园?阮家大院?还是去何家何沛白那里?”阮星庭的眸底已经溢起几分怒意,语气近乎凌厉。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