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我们离婚吧

“我……只是不希望你后悔。”何沛白沉思了几秒,缓缓地道。

“沛白,这么多年了,你应该清楚我的性格。我决定了的事情从来都不会改变,不管这一次阮星庭选择的是我也好,选择的是吕柔柔也罢,他终究是不信任我的。”慕以冬敛去眉眼之间的思绪,目光坚定地对着何沛白道。

她已经耗尽了她的所有精力去爱阮星庭,她再也爱不起了,再也不想去爱了。

“星庭他不会放你走的,你应该知道。”

“呵呵……”慕以冬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意:“这个世界上只怕没有任何人比我更懂他了,若是我想要离开,他又怎么能够拦得住我的呢。只不过……”

慕以冬抬起眸看了何沛白一眼,脸上带着几分恳求:“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忙,沛白,我想要离开星庭。”

何沛白何其聪明,慕以冬只一句话他便猜到了慕以冬的心思,他顿了顿,久久没有回应。

“你再好好想想吧,也许你现在只是一时冲动。”何沛白终究还是开了口,只不过却不是应承着慕以冬的话。

“好,我知道了。沛白,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勉强你,我会选择其他办法。这一次,我是真的下定决心要离开星庭,不仅成全他跟吕柔柔两个人,也成全我自己。”

“我再考虑考虑吧,你先不要冲动。”何沛白心底里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他蓦然就想起那一年刚遇到慕以冬时,她灿烂的笑颜,犹如一朵向阳的菊花一般十分好看。

当时她一直追在阮星庭的身后,这一追,便是整整十年。

她喜欢阮星庭十年,嫁给了他三年,如今却换来满身伤痕,拼命想要逃离他的身边。

这一切,究竟是他们几个人的命运还是她跟阮星庭之间注定有缘无分?何沛白不愿意去深想,只默默地祈祷着眼前的这个女孩能够一生平安喜乐。只要她开心,他便心满意足,别无他救。

何沛白离开后,慕以冬又陷入了一顿漫长的发呆期,她空洞的眼神望着窗外那棵落叶飘零的大树,久久没有开口说话。

傍晚时分,阮星庭差张妈煮了份鸡汤送过来,阮家大院那边也因着阮老爷子的吩咐,一直往慕以冬的病房送着补品。

只不过,慕以冬胃口不佳,根本没有任何心情去吃东西。

“少奶奶,您多少还是吃一点吧,流产对一个女人来说是最损身子的了。您要是现在不把身子养好,以后落下了毛病可怎么办?”张妈低低地叹了一口气,脸上皆是心疼的神色。

慕以冬现在的这副样子,任谁看了都会心疼无比。

慕以冬收回目光,抬眸看了一眼张妈:“张妈,我没胃口,你先放着吧。”

“这怎么行呢?先生他一直都很担心您,所以这才嘱咐我一定要亲眼看着您吃下,您要是不吃的话,先生会很担忧的。”

慕以冬心底里最惦记的人便是阮星庭,张妈本想以阮星庭来劝说慕以冬,可慕以冬在听到这个名字时却身子不由得颤动了几分。

“我知道了,给我吧。”慕以冬顿了片刻后,这才缓缓地道。

张妈听到她松了口,立即欣喜地上前为慕以冬舀了一碗热腾腾的鸡汤。

“少奶奶,我知道孩子的事情对您打击很大,同样是为人母,我能明白您的心情。可是,生活总是要向前看的,您要好好地待自己,孩子还会再有的,也许这个孩子只是换了一种方式陪伴在您身边而已。”张妈在慕以冬的身旁坐了下来,劝说着她。

人家都说失去孩子的女人最容易想多,如今慕以冬又是这副空洞的模样,她是真的怕慕以冬会想不开。

滚烫的热泪顺着脸颊滑下,慕以冬几乎是颤抖着双肩,难掩哭泣的面容:“我每天晚上做梦都会梦到我的孩子,他会哭着问我为什么不要他,他说他很难受,他不想离开我。”

“张妈,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的孩子怎么会离我而去。”

张妈鲜少看到慕以冬这么脆弱的一面,一时间也不禁心疼地上前抱住了她,像一个母亲安慰着孩子一般,轻拍着她的背部:“没事的少奶奶。一切都会过去的,您相信我。”

几天以来的情绪都在一时间爆发了出来,慕以冬泣不成声,靠在张妈的肩膀上嚎啕大哭,如同一样受伤的小孩子一样,睫毛上边都沾满了咸涩的泪水,惹人怜爱。

哭了许久的时间后,慕以冬的嚎啕大哭逐渐转为低低的抽烟哽泣,她蓦然想起她初到北市花园的时候。

那个时候阮星庭也一直冷落着她,她每天自己一个人呆在空荡荡的别墅,虽然她十分想念林秀君,可她却不敢到林秀君的面前哭泣或者是表现出任何一点不幸福的这样子。这条路是她自己选择的,她也只能自己含泪走下去。

幸亏,当时张妈一直在她的身旁照顾着她,她感冒发烧,张妈就不眠不休地守在她身旁边照顾她。她跟阮星庭吵架,张妈会在她吵得大哭之后安慰着她,给她递纸巾逗她笑。

只是……她也终有一天会离开北市花园,张妈迟早会遇到北市花园的另一个女主人。

“少奶奶,我知道您心里难受,把心底里的难受发泄出来,哭出来就好了。”张妈像宽慰着自己的孩子一样,轻声地宽慰着她。

慕以冬轻轻地“嗯”了一声,靠在了张妈的肩膀上沉沉睡去。

这一觉,是她失去孩子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

直到次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投射进病房后,慕以冬这才缓缓地睁开双眼,也看到了眼前这个在她趴在她床旁边睡着的男人。

慕以冬睡得很沉,所以并不知道阮星庭是何时来的。

他似乎是瘦了一点点……慕以冬用手指轻轻地描绘着他的轮廓。不可否认,阮星庭的眉眼长得极其好看,浓浓的剑眉,狭长的眼睛,卷翘的睫毛,就算是睡着了的模样,也足以令人心动。

“你醒了?”阮星庭睡眠本来就极浅,慕以冬的动作虽然很轻,却还是让阮星庭察觉得了出来。

慕以冬收回了自己的手指,淡淡地应了一声。

“星庭,我们出院就办离婚手续吧。”须臾,慕以冬抬起眸看向他。

两人的距离十分近,近到慕以冬能够清清楚楚地从阮星庭的黑眸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阮星庭听到她的话,指尖不由得泛白地紧拽住了边缘的白色床单:“不可能,我不会跟你离婚的。”

“阮星庭,我已经不喜欢你了,我们根本就没有再继续下去的理由了。”慕以冬语气淡淡,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情一样。

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心底里最深的那个地方还是避不可免地被刺痛了一下。

“你不喜欢我难道想要去喜欢何沛白吗?”阮星庭眸底溢起一抹复杂的情绪,右手上前紧捏住慕以冬的下巴,也不管是否弄疼她了。

“慕以冬,我说过了,我们可以重新开始。你想要的一切我都可以给你,无论你是想要天上的星星还是想要天上的月亮,我阮星庭都会想尽办法为你取来。你难道就真的看不懂我的心吗?”阮星庭眼眸微微眯起,语气近乎凌厉。

慕以冬淡淡地笑了几下,笑意却并不达眼底:“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的真心。我怀疑的只是我们之间的感情而已。星庭,承认吧,我们之间的感情从来都没有你想的那样坚固,你对我的爱也从来都没有你想的那么深。何沛白不一样,至少他会无条件地相信我,他永远都会选择站在我身边,会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第一时间出现。”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