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我已经爱不起了

慕以冬神情淡然,她怔怔然地望着天花板,听不进所有人的劝说。

“爷爷,你们先回去吧,我跟以冬谈谈。”阮星庭见她这副模样,态度还是软和了些许,偏过身对着阮老爷子道。

阮老爷子不放心地看了两人一眼,终究还是叹了一口气,红着眼眶就离开了慕以冬的病房,只是他离开的时间,慕以冬往他的背影忘了一眼,这才发觉,阮老爷子早已经在岁月的流逝下逐渐变得苍老。

那个待她如同亲生孙女一般好的爷爷,她始终还是负了他,伤了他老人家的心。

可是……这段感情,她真的感到累了,不管阮星庭是不是选择了她,可她已经没有办法再像从前一样,无所顾忌地去爱阮星庭了。

她始终记得,阮星庭怀疑过她的孩子,怀疑过他们之间的孩子。

那种怀疑,那种淡漠,她始终还记得。

“以冬,我们谈谈吧。”阮星庭在她的身旁坐下下来,眸光柔柔地看向了她,甚至带了一丝恳求的语气:“别离开我好不好,只是你不离开我,哪怕……哪怕”哪怕他付出所有他也愿意。

只不过,后半句阮星庭迟迟没有说出口,他所有想要说出口的话,都在对上慕以冬的眼神时顿住了。

慕以冬的双眸暗淡无光,甚至带有一丝他从未见过的冷淡。

“阮星庭,你是不是之前不信这个孩子是你的?”慕以冬的头脑十分清醒,她回想起先前两人的所有一切,静静地看着他。

“我……”阮星庭想要开口辩解,却开口之际却发觉自己无从说起。

“是。”

“阮星庭,我们结束吧。”慕以冬一双受伤的眼眸看向了他。

“如果我们再这样继续下去也只能给彼此带来痛苦而已,你我都很明白我们已经回不去了。孩子已经没了,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没了。从你选择不再信任我的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已经很清楚地知道我们走到尽头了。曾经我以为你只是需要时间而已,所以我给你足够的时间,可是你却只相信吕柔柔说的话,你从来都没有相信过我说的话,也没有听过我的解释。星庭,这个孩子是我的全部,孩子没了,我对你的感情也就已经消失了。”

“不会的!不可能!”阮星庭奔溃地低吼出声,眼眶中掉落了一种咸涩的液体,滴落在慕以冬冰凉的手上。

慕以冬看着阮星庭的这副模样,只苦笑出声:“我已经爱不起了,星庭,我真的累了。你放过我吧,你放我走,我还你自由。从今以后,你跟吕柔柔之间所有的一切我都不再过问,你这一次救了她,她应该是感到欣喜与激动的吧。”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离开我吗?你是不是因为何沛白?他救了你,你替他挡了一枪,你对他产生了感情是吗?”阮星庭心底里涌起一股怒意,几乎是口不择言地道着。

“呵呵……果然,你看,你心底里还是不信我的。”慕以冬心凉无比。这一次,只怕如果没有何沛白,她早已经身处异处了吧,可是阮星庭竟然还在怀疑她与何沛白之间的感情。

他是当真如此不信她么?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话,你又为什么这么急着离开我,慕以冬,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阮星庭立场强硬,他眸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痛意,口中所说出的话却句句伤人。

“纵然孩子没了,可我们还有办法重新拥有孩子。我阮星庭绝对会让你慕以冬重新怀上一个孩子,你以为孩子没了你就可以跟何沛白在一起吗?慕以冬,我告诉你,这辈子你想都不要想,你慕以冬只能够留在我的身边。”

“啪——”

未等阮星庭的话说完,慕以冬浑身颤抖,不受控制地打了阮星庭一巴掌。

她几乎是眸中盈满怒意地看向他:“阮星庭,我们的孩子才刚刚没有,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就连她都感到心寒,别人都劝着她,孩子没了可以再有。可他们都不是她,孩子已经在她肚子里呆了这么久,她又怎么可以说释怀就释怀呢。

她以为阮星庭会懂,她以为阮星庭会谅解,可到头来,阮星庭却也是这样子的想法。甚至,阮星庭远远比其他人还更加过分,更加残忍。

“这个孩子,如果不是你为何沛白挡下一枪,他又怎么会逝去?”阮星庭被慕以冬的这一巴掌彻底激怒,他几乎是口不择言地用言语伤害着慕以冬。

话刚一说出口,阮星庭心底里便感到深深的懊恼与后悔。

他也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怎么可以冒出这种想法。此次若不是何沛白,只怕慕以冬便会随定时炸弹一起爆炸起来了。

现在他失去的,就不仅仅只是一个孩子了。

慕以冬听到阮星庭的话,怒极反笑,冷冷地看着阮星庭:“所以你现在打从心底里认为我跟沛白之间有关系是吧?如果你是这样子想的话,我慕以冬也无法可说。”

是啊,她还能怎么说呢,她还能说什么呢?

“你好好休息吧。”阮星庭心中懊恼,可骄傲如他,又怎么可能放下身段道歉。

落下这句话后,阮星庭便拧紧眉头,迈开大步地离开了病房。

就在阮星庭离开后不久,何沛白身为值班医生,也过来看望了慕以冬。

他与星耀在医学界里算是打过几次照面,再加上两人先前相熟的缘故,所以刚刚遇到星耀时,他便将慕以冬的话都告诉了自己。

何沛白心中一叹,还是来到了慕以冬的房间,希望能够劝说得下慕以冬。

不可否认,他心底里深深地看着慕以冬。如果不是从陆明轩口中知道了阮星庭是中了关琳娜的计,他也绝对支持以冬离开阮星庭。可当他得知阮星庭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慕以冬时,他还是将准备踏出的那一脚伸了回来。

整整十年的爱,他知道慕以冬整整爱了阮星庭十年。

这十年里,所有的爱都已经刻进骨子深处,又怎么能说不爱就不爱呢。他不想要慕以冬日后后悔,也不想要她伤心难过,所以只好前来劝说。

“你今天怎么样了?有没有感觉好一点?”何沛白的声音温和,金丝框眼镜下的他犹如沐浴着一层暖暖的光晕一般,令人一看便心生温暖。

慕以冬将自己定格在窗外的目光收回,嘴角勾起一抹淡笑:“好多了。”

“听说……听说你跟星庭他?”何沛白扶了扶自己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框,眸光看向了慕以冬。

慕以冬稍微一愣,随即便明白了何沛白话中的意思。

她倒是没有想到何沛白竟然会这么快知道消息,不过,一想到刚刚病房中还有阮星耀,慕以冬便觉得不足以奇。

她曾经听阮星庭无意中提及过,自从阮星耀搬出阮家大院后,便跟何沛白多了些来往。对于阮星耀来说,何沛白就像是一位资深的导师一样。

“恩,我决定跟阮星庭离婚。”慕以冬的语气淡淡,心底里却闪过一丝不异察觉的痛意。

只不过,她把那丝痛意压得极深,隐藏得极深。

她相信,只要她不刻意去想,她决心放下,她便可以忘了所有的事情。

“以冬,孩子的事情我知道对你打击很大。只是,阮星庭也同样是孩子的父亲,他心底里的难过并不比你少,你不再考虑考虑吗?”

“连你也是来劝我的是吗?”慕以冬顿了顿,嘴角浮起一抹苦笑。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