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陆氏面试

“我只是想找一份自己喜欢的事情做。”慕以冬下意识地咬紧嘴唇,还是在无声对视下妥了协,将自己内心真正地想法道出。

不知为何,听到慕以冬的这句话,阮星庭心底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就在刚刚那瞬间,他竟然会害怕慕以冬跟他说,她早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活,不想要继续跟他待在一起。

这种突然冒出的想法……就连阮星庭自己也捉摸不透。

也许是因为上次在雪夜里丢下她而感到自责,阮星庭心底里不停地为这种感觉寻找原因,最终肯定了这种想法。

无论如何,他跟慕以冬都是一起在阮家大院长大的,纵然他再恨她,也没未想过要她死。

“随你。”落下这句话,阮星庭站起身,走向大门的方向。

看着对面空荡荡,尚有余温气息的位置,慕以冬不由得苦笑一声。看来,这辈子她始终都是得不到阮星庭的爱,就连毫无目的同在餐桌吃饭都成了困难之事。

不过……现在阮星庭已经答应让她外出工作,她也没有过多的时间伤春悲秋。

上次林娇娇隐约有和她提起工作之事,她决定向林娇娇请教这方面的事情。

咖啡厅内,林娇娇一身职业装坐在窗口的位置,等待着慕以冬的到来。

今天她听到慕以冬要问她关于工作方面的事情,她十分诧异。难得自家好友终于开窍,她立马就丢下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会议,赶到咖啡厅。

“你等了有一会儿了吧?”慕以冬赶到时,见林娇娇咖啡已经剩一半,就知晓林娇娇等了许久。

林娇娇红唇嫣然,摇了摇头。

继而她唤来服务员,为慕以冬点了一杯她爱喝的咖啡,这才缓缓地道:“不久不久,只要你终于肯想通,我等再久都不久。”

她早就劝慕以冬不要只围着阮星庭一个人转。

先不说她认为将所有筹码押一个男人身上并不值得,像阮星庭连心都不在以冬身上的男人,更加是没有必要为他浪费自己的青春,消耗光自己所有的资本。

“怎样?你考虑好了吗?”林娇娇向慕以冬确认着她的心意。

慕以冬点了点头,肯定地道:“我想好了。”

她并非是一时兴起,所有她做过的决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任谁劝说都不会再更改。

就像当年嫁给阮星庭一样,自己的母亲与林娇娇也曾多次劝说自己,可她却从来没有听过劝。

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她也没有后悔过。如果当年的事情再来一次的话,她想她也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唯有试过,才知道其中滋味,也才不会落下任何遗憾。

“那你想从哪个方面入手?”林娇娇搅拌着杯中的咖啡,思忖着慕以冬适合的职位。

慕以冬想起自己曾经的专业及梦想,勾起唇角:“服装设计师。”她在这一方面有着浓厚的兴趣,所以她想要从这方面入手。

“这个可以。”林娇娇认可地点了点头,先前她曾经看过慕以冬在大学时期的作品,十分优秀。

“如果要追逐梦想的话你可以去陆氏试试看,陆氏的AG可以称得上是全球较为权威的企业。恰好陆氏这两天在招聘设计师。”

“陆氏AG?”慕以冬轻念出声,只感觉自己心底里有一股雀跃的期待感。

纵然她并非行业内的人,可也听过AG在服装方面的成绩,能进AG的人非同小可。

“恩。”林娇娇从自己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将一份文件发到了慕以冬的邮箱。“我已经将AG这两年来所流行主打的风格发给你,一切就看你自己了,AG是靠作品说话的。”

“好。”慕以冬点了点头,心中很是感动林娇娇为她所作做的一切。

从以前到现在,凡是她的决定林娇娇都会尽最大的能力来帮助她。

“你这次真的想好了吗?”林娇娇咬了咬嘴唇,迟疑地道。“还有,那晚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林娇娇话中的所指的意思,慕以冬自然是清楚,何沛白永远是林娇娇最深的秘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她又何尝感受不到何沛白对自己的关心。

可是……她的心里,已经住了一个人。这个人会住在她心里一辈子,任谁都无法替代得了。

“娇娇,我这辈子只会爱阮星庭一个人。”慕以冬眼神坚定地表明着自己的决心。“何沛白,对我而言,只能是最重要的朋友,就如同你一样。你们都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朋友。”

“知道了。”林娇娇莞然一笑,眸中多了一丝复杂神色。

慕以冬把何沛白当成最重要的朋友,何沛白是否也将自己只当成一个最重要的朋友?

北市花园里,慕以冬穿着一件纯色的套头毛衣,紧咬着笔头,手中拿着一支铅笔坐在白纸面前,仔细凝思着。

AG主打的流行风格她都已经一一看过。不可否认,AG的设计师实力确实是不弱,而且此次前去参加面试的人,大部分都是名校毕业。

她很清楚自己与其他人的实力悬殊,因此,她只能苦思冥想,从创新方面出发。只有作品引起注意,她才有机会进入AG。

“少爷?”楼下,张妈看到阮星庭身影深夜出现在北市花园,很是诧异。

阮星庭淡漠地点了点头,往二楼的方向走去。他这次回来只是过来取一份文件而已。

书房与卧室同在二楼,阮星庭取完文件之后,发觉慕以冬的房间门并未关紧,而房间内还有着亮光。

他不知道慕以冬的生活作息所以也并不打算理会。可当他正准备踏向楼梯离开时,他还是神使鬼差地转过身,放轻脚步走到慕以冬的房间门口。

慕以冬并未注意到阮星庭的到来,她一边翻看着AG服装设计的作品,一边构思着自己所想要表达的意念。

时而眉头微蹙,时而嘴角上扬,紧咬着笔头的慕以冬让阮星庭神情微愣。

他已记不清有多久没有这样看过慕以冬了。两人少年时期,慕以冬在设计衣服时也总是这样的神情。

不得不承认,慕以冬努力作画的样子确实是十分吸引人。

察觉到自己心中的变化,阮星庭眉头紧紧皱起,不动声色地离开了北市花园,仿佛就像他没有来过一样。

该死的!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最近为何总是会关注到那个女人!明明他深爱的人只能是柔柔一个人。

次日,慕以冬将自己所完成的作品小心地放归纳到文件袋中,再放到包里。这是她一整个晚上的心血,纵然她在这次面试中被刷了下来,可她也不会留有任何遗憾。

因为努力过,所以她觉得一切结果都可以接受。

“少奶奶,您要出门?”张妈见到慕以冬化着淡妆,衣着得体地下楼,有些意外。

慕以冬淡淡一笑,点了点头。

北市花园距离陆氏AG并不算远,慕以冬看了看手中的车钥匙,思忖过后还是决定打车前去。

第一天面试,她并不想要太过招摇,也不想要让任何人知晓她的身份。

阮家少奶奶这个称呼,当她决定离开阮星庭时,就会冠上另一个女人的名字,与她毫无关系。

北市最为富贵奢侈的黄金商业地段,慕以冬抬头看了一眼这栋高耸入云的摩天大轮,不禁深呼吸一口气,为自己加油打气。

“你好,请问是来面试的吗?”前台一看到慕以冬这张陌生的脸孔,便猜测到了她的来意。

自陆氏发布出招聘设计师的第一天起,每天进陆氏面试的人络绎不绝,可此次面试通过名额只有两人,而且还是由陆氏掌舵人陆明轩亲自把关,因此通过面试的几率极低。

“是的。”慕以冬礼貌性一笑。“我是来面试设计师这一职位。”

“好的,请随我来。”

前台将慕以冬带到了会议厅前,此次面试就在会议厅里举行,虽然陆明轩还未到场,可在慕以冬前边等待面试的人依旧不少。

“我们陆总对设计部极为看重,所以面试由陆总亲自面试,还麻烦您在这儿等待。”

“好的。”慕以冬点了点头,自己寻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查看起陆氏近年来的发展趋势。既然面试陆氏,她自然也要做好相关的准备。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