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回 迎娶正妻(中)

第三十九回安居新宅惬意度佳节迎娶正妻隆重办婚典(中)

临近迎娶新娘之日,卢嘉瑞就吩咐名下各店铺前日后日和当日关门歇业三日,并在门口贴出告示,说明家主迎亲事项,伙计们都得到府里帮忙伺应并吃喜酒。

卢嘉瑞给伙计们分工负责各项事务:占宣立统管婚典并司客,文瀚司礼,关迪琛勤务,邢安监席,严胜宝采办,代礼登簿,崔乐进茶酒,寇伟迎送,悦安设席洗收。至于祭拜天地神祗和祖宗以及风水阴阳诸事,则请三清道观简道长来主持。厨工则请来张番酒楼的师傅班子,侍席也由张番酒楼包揽了去。

大婚佳期之际,各式猪羊畜类、鸡鸭鹅禽类、鱼虾蟹螺、干杂时鲜、糕饼果品、糖茶酒水,以及各色婚典仪物,具备停当,只等吉日良时的到来。

迎娶新娘前一日,冼家使冼依良大哥冼光之妻覃氏带着依良的贴身丫头清兰,过来压房,到新房察看并按新娘子的喜好帮忙布置装点。

覃氏和清兰一到新房,只惊讶于新房的华丽完美,各色用品应有尽有,带过来的妆奁镜梳等女用物品相形见绌,根本用不着她来布置什么了。

太夫人把很多细节都想到并布置好了,于是,清兰和太夫人的丫头明月一道弄了些红的紫的绸绢布条做了些装饰,让新房更加漂亮,然后就把新房隔壁清兰自己房间布置好,把带过来的东西暂放在清兰房间,就算完事了。

当晚舅妈覃氏和新娘贴身丫鬟清兰就在卢府婚房中预备给丫鬟清兰的房间住,等候明日新娘迎娶进来。

三月十九这日,恰是天气晴好,春光明媚。

这一日的卢府里的人们,没有一丝春日慵懒的神色,大家从昨日开始就忙乎于今日的迎亲大事,这日更从早晨开始就忙个不亦乐乎了:洒扫清洁的,张灯结彩的,迎客收礼的,倒水奉茶的,备办宴席的,迎亲司礼的,总之,一众人役,按分派活儿,各各忙活。

早饭过后,卢家的迎亲队伍即出发前往冼家而去。

文瀚领着杨妈妈打头,然后是一队八个吹鼓手,有吹大小唢呐的,有敲锣打鼓的,一路敲打吹奏,乐声喧闹所经过的大街小巷。

卢嘉瑞身穿大红新郎吉服,头戴冲天喜冠,脚蹬玄面白底羊皮皂靴,胸前挂着绸带结成的大红花,骑着他的黄骠马,马鞍铺上大红缎布软垫,马头上缠着一个大红绸花,神气昂然,喜悦前行。

新郎官之后,就是一台八抬大喜红色轿子。轿子各处缠着红红的纱罗绸带,捆扎扛杆的都是红染布包裹的红麻绳,轿夫戴着红帽子红披肩,一股雄赳赳气昂昂的气势。

喜轿后边一干人役,肩挑手提,抬的捧的,将花瓶、红烛烛台,香球香囊、纱罗绢带、衣裙箱匣、晴雨彩伞等接亲什物,备齐跟走。

所过街巷,一阵热闹,不管认识不认识这位聊城商界巨子卢嘉瑞的,街坊行人争相上来围观这个难得一见的浩大的迎亲队伍,不禁发出一阵阵惊叹或感慨,同时收集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有些无事而好奇或爱热闹的闲人,就一直跟着迎亲队伍到城北金瓦街冼家院门前去。而那些讨饭的乞丐跟了到那门前,主家免不了要施与一碗剩菜剩饭,聊得一饱,也不枉随喜捧场一番。

迎亲队伍在吹鼓中慢慢行进,约莫走了半个时辰才来到冼大户家门前。这边冼家宅上也是披红挂彩的,门庭一派喜庆,已有不少的亲戚朋友到来喝嫁女喜酒。

早有金嫂和冼家管家在门口迎候卢家的迎亲队伍的到来。金嫂和管家将卢家迎亲队伍迎了进门去,引到客厅坐定,唤丫鬟摆开糕点果品瓜子等点心,上茶。这时,大舅子冼光出来与卢嘉瑞相见,然后作陪。两个媒人杨妈妈和金嫂带领小厮将送来的迎亲礼物送到冼依良房中,准备依良出阁事儿去了。

大舅子冼光陪卢嘉瑞、文瀚等在厅上喝茶叙话。由于相互是初次见面,履历见识又颇不相同,是日卢嘉瑞又是新郎官,周身礼服冠带庄重,叙话甚是拘谨。双方哼哼哈哈中不知闲话些什么好,断断续续有一搭没一搭之间,好不容易又挨过了约莫半个时辰,管事的说已在傍边厢房安排下桌席,请姑爷及迎亲人等入席吃酒。卢嘉瑞总算能舒展心神,由冼光陪同到厢房坐席吃酒去,就便闲扯些饭菜茶酒的话题,不至于有什么尴尬了。

酒饭毕,冼光请卢嘉瑞再到厅上闲坐喝茶。坐不多一会,文瀚拿出备好的一大袋利是小红纸包儿,陪同卢嘉瑞,在厅上开始抛洒,一路向依良闺阁走去。人客孩童们都跟着去捡抢利是,文瀚教吹鼓乐手们跟着一齐尽力擂打吹奏,来到依良闺阁门前。

在冼依良闺阁门前擂打吹奏了一阵,文瀚让乐手们暂时止住鼓乐吹奏,自己走近闺阁门口,向里边大声朗诵诗词道:

倾慕慧秀心至真,逡守香闺枉精神;金屋银巢候佳妇,勤仆巧婢待新人。

夫情妻意两相悦,此世今生同寒温;敢请出阁早上轿,莫耽吉日误良辰!

朗诵毕,不见里边有动静,文瀚又教吹鼓乐手尽力大声擂鼓吹奏,催促新娘快整妆容,出阁上轿。

又过了两碗茶的功夫,却还不见里边有出门的动静,文瀚示意乐手们暂歇,又走近闺阁门前,再高声朗诵了一遍催阁诗,然后又待了半晌,终于闺门拉开,新娘通身红妆,披着红盖头,在两个媒人的搀扶下步出闺房。

文瀚赶紧领着乐手在前边吹奏引路,向门外走出去。新娘子的哥哥冼光此时却已在厅堂坐定,新娘出阁后,文瀚引导,媒人搀扶着新娘,新婚夫妇先到厅上向哥哥行了四跪拜别礼,方才跟着乐队到前面出宅院门上轿。

此时,虽然新娘上了轿,抬轿子的轿夫,抬担嫁妆的仆役,却都不肯起步。卢嘉瑞已经上马,不明何故。

文瀚过来,请卢嘉瑞先下马,将一个布包儿递给他,并耳语一番。

于是,卢嘉瑞打开布包儿,将里边的利是每人一个发给所有抬轿的轿夫、挑担抬担的仆役、媒人、吹鼓乐手、撒彩燃放鞭炮的小厮、跟轿丫头。文瀚则随着在旁,高声朗诵催轿诗道:

吉日良时春光好,天空地阔暖阳照;公子跨马迎娇妻,我辈襄助为开道。

扛挑抬捧脚快起,擂打吹奏声要高;先奉利是表微意,归家盛席谢辛劳!

卢嘉瑞发放利是毕,将布包儿还给文瀚,迎亲的队伍才起动,仍由文瀚引两个放鞭炮和撒彩纸彩带的小厮打头,吹鼓乐手随后,新郎官跨马继进,八抬新娘轿子跟着,两媒人杨妈妈和金嫂扶轿,后边则是娘家挑抬捧拿贽送嫁妆的丫头小厮人役以及卢家迎亲各色人等。迎亲队伍吹吹打打,浩浩荡荡,向卢府进发。

比之来时不同,接上了新娘子,前头放鞭炮撒彩花彩条领路,擂打吹奏的酒足饭饱后也格外的起劲,后头又有一队人役贽送嫁妆,街上过往行人及街边街坊循声而来看热闹,所过之处,拥街堵巷,街坊行人争相围观这难得一见的迎亲排场,街市为之热闹非凡。

“使上了八抬大轿!”这是纷纷议论中提到最多的话题。要知道,一般人家迎娶,有个牛车坐坐或驴儿骑骑就是了,好一点的不过是个两人抬的暖轿,四人抬的轿子都是极少见到的,这卢家却用了八抬大轿,好不壮观,好不威风呐!

不多久,围观的人们又都知道了,新郎官是城里开了几家药铺和粮油食杂铺的卢嘉瑞,迎娶的是城北冼家千金小姐。

“这卢嘉瑞做事就是不一般,上次新药铺开张,凉茶糖水都送着喝,不要钱,一日得喝掉多少啊?药价还降了好几成!”这位大叔可能是城北分号开张时捧场的客人。

“这算什么?你不知道,他家庆丰粮油食杂铺开张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只卖一半的价钱,还随便买,当日把铺子都抢空了!没见过这样做买卖的!也不知道这卢嘉瑞是怎么想的!”傍边的一位大哥说道。

“唉,他家的什么铺子开张,满街各处张贴告示,给了便宜还怕别人不去拿,我看就只有他卢嘉瑞会这么干的了!”后边的大爷接茬说道。

鞭炮声、锣鼓声、唢呐声、围观的人群议论声,喧闹响成一片,迎亲队伍慢慢行进。卢嘉瑞坐在马上,抓着缰绳,也不时左右两边张望,看看没有认识的人来围观。

卢嘉瑞不怕仪典繁琐,也不怕多花点银子。他深信这一趟隆重的迎亲仪式,会成为聊城很多人很长时间的茶余饭后的谈资,让很多街坊乡民知道他卢嘉瑞和他的店铺,胜过张贴许多的告示。更别说他是卢家单传独苗,明媒正娶的初婚,娶的又是聊城一向颇有名望的冼大户家千金,本来就该郑重其事的!

迎亲队伍在热闹的围观尾随中,慢慢的行走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终于回到了卢府宅院门前。

卢嘉瑞下了马,逢志就先将马牵到马厩去,轿子也停歇下来,迎亲队伍整个也停歇在卢府大门前,乐手擂鼓吹奏一会也停了下来。歇息一碗茶功夫后,抬轿的起轿要抬将进去,乐手们却都涌到大门口上去,挡住去路。

卢嘉瑞正茫然不知所措,文瀚又走过来,递给他一个包儿,耳语一番。

这时,乐手中一个清清嗓音,朗声说道:

“你娶新妇俺打鼓,不递利是可没路!”

文瀚沉思一下,应声对道:

“凤凰归巢休阻挡,略奉微意酬辛苦!”

说毕,卢嘉瑞从包里掏出利是,给两个鼓手各发一个,两个鼓手拿了利是就走开了。

于是,又有敲锣的说道:

“你迎娇妻俺敲锣,不发利是休想过!”

文瀚略一想,应声对道:

“新郎新娘喜连理,利是就便福寿多!”

说毕,卢嘉瑞从包里掏出利是,给两个锣手各发一个,两个敲锣的拿了利是又走开了。

门上剩下四个都是吹唢呐的,其中一个出头说道:

“你接佳人俺吹奏,不给喜钱俺不走!”

文瀚顿了顿,便对道:

“就派利是讨个好,新婚夫妻到白头!”

说毕,卢嘉瑞从包里掏出利是,给四个吹唢呐的各发一个,四人拿了利是又走开了。

派利是毕,卢嘉瑞和文瀚正要引领抬轿子的抬将进去,管司茶酒的崔乐进一忽儿从里边闪出大门来,张开两臂拦在门前,一边笑着,一边朗声说道:

“你讨贤妻俺茶酒,不奉红彩等得久!”

文瀚怔了一下,沉思片刻,对道:

“派个利是图方便,恩爱百年无所求!”

卢嘉瑞随即派个利是,崔乐进拿了利是就走开了。不料,占宣立猛然又从里边门后闪出来,拦住门口,大声喊道:

“你宴宾朋我司客,两个利是方逗乐!”

文瀚又是一怔,想了想,对道:

“多施财利多赞祝,夫唱妇随和琴瑟!”

卢嘉瑞照例掏了一个利是给占宣立,占宣立拿了,却不让路。

“你宴宾朋我司客,两个利是方逗乐!”占宣立又说了一遍,伸出两个手指,扬了扬。

“好你个占宣立,趁机讹我!”卢嘉瑞微笑着低声骂道,再掏出一个利是给了占宣立。

占宣立一手拿过利是,笑着闪开了。卢嘉瑞又将包儿塞回给文瀚。

这时,身穿常服的简道长从里边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木盘,里边装着混起来的稻谷、麦粒、黄豆、红豆、绿豆和一些小甜橘,还有些许多铜钱掺杂其中。简道长出得门口,即将木盘中谷豆杂锦抛撒门前各处,嘴上似乎念念有词,却听不见说什么。孩童们则一哄而上,去抢拾里边的铜钱和甜橘。

简道长将木盘撒空,文瀚方才朗声道:

“新郎抬步,新娘起轿,新郎新娘入宅大吉!”

于是,乐手们又努力擂打吹奏,爆竹同时燃放起来,在一片喜悦喧腾之中,迎亲的队伍终于进入卢府宅院大门,准备拜堂宴客入洞房去了。(本回未完待续)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