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回 遇见俞雕楣(下)

第三十七回相见倾心俞雕楣诉说情衷围炉品茗简道长纵谈国是(下)

卢嘉瑞跟着两名道童进了山门,到禅堂外,一名道童将食盒、果篮拿到后边去,一名道童进禅堂去通报。只一会,简道长迎出来作揖道:

“贵客辱临敝观,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道长一向安好!多时不来聆听道长教诲,今日却是天寒地冻,只怕打搅了道长清净。”卢嘉瑞回礼说道。

“那里!那里!卢施主乃敝观恩主,时常布施香火钱物,敝观感佩之至,还常望多来赏光呢!”简道长说道,“外间寒冷,请卢施主进到里边来用茶叙话吧!”

“屋里边可暖和多了!”卢嘉瑞抖掉衣帽上的雪花,进到禅堂里边,脱去帽子和长袍挂到衣挂上,赶忙过去坐在火炉边烤烤手,说道。

“是啊,算知今日有贵客来访,贫道准备好了火盆,好让施主暖手。”简道长说道,看看卢嘉瑞,又继续问道,“外边风刮雪打的寒冷天气,卢施主如何竟顶风冒雪的莅临敝观?”

“既然道长都算到小生前来,就不能算算看小生为何前来?”卢嘉瑞笑着问道。

“正所谓‘人心隔肚皮,神仙难察知’,这个可算不出来。”简道长也笑着说道。

“也没有什么特别要紧的事情,只是前些日子买卖上事情多些,一直忙着,没有到道观来拜望道长,今日有些闲淡,就想着来聆听道长开悟。”卢嘉瑞说道。

“卢施主饱学诗书,乃乐意来听贫道浪言闲语,只怕有污卢先生视听呢!”简道长笑道。

“简道长学识渊博,所知所想的虽非应试科场之经论,却也是一腔立身处世有用之才学!又且见多识广,兼通武艺,小生来拜望叙谈,常感收益匪浅呢!”卢嘉瑞说道。

“要果真如此,却是最好!”简道长拉过一张凳子,也在火盆旁坐下,说道。

一会,小道童将一张小茶桌搬过来放到火盆旁,摆上几碟子三清道观特做的糕饼,两盘卢嘉瑞带来的鲜果。简道长问道:

“卢先生喜欢喝什么茶?乌龙茶?龙井茶?枸杞红枣茶?亦或是枸杞菊花茶?”

“道长这里开茶铺啊?有这么多的茶品,小生倒不曾知道,以往来时都是递上来只管喝。”卢嘉瑞说道。

“那贫道今日就约略讲讲这品茶之道给卢先生听听。”简道长娓娓而谈道,“这乌龙茶盛产于福建路武夷山和安溪地方,茶色乌黑发亮,汤色金黄,香气纯正而浓烈绵长,滋味醇厚,茶过口,舌回甘,实乃生津止渴、健脾暖胃之佳饮,大有茶中贵族之气质,尤其适合秋冬寒冷时节围炉慢品。”

“看来,这乌龙茶正适合今日小生与道长围炉慢品也!”卢嘉瑞连忙应和道。

“卢先生且别着急,贫道再把这里有的几样茶饮讲完再定喝哪样也不迟。”简道长微笑道。

“好吧,小生听着。”卢嘉瑞抓一片鲜果放入嘴中,说道。

“贫道这里还有一包香林茶,这香林茶乃产自杭州下天竺寺香林洞附近茶园,所产不多,前时贫道的一个出家在武夷山的僧友云游到访敝观,知道贫道喜好品茶,来时特意绕道杭州给贫道捎带了来的。”简道长说得就像家藏珍宝一般。

“这么说来这茶却是格外珍贵,怕是街上茶叶铺都没有卖的。”卢嘉瑞说道。

“这里街市当然没得卖,就是在杭州城能品到的人也不多呢!”简道长说道,有些得意,“此茶与下天竺寺附近茶园产的‘白云茶’以及杭州西湖边上葛岭宝云山上茶园产的‘宝云茶’一起,当地俗间皆称作‘西湖龙井茶’。龙井茶色绿、味甘、香郁、形美,绰约英华,不矜自贵,堪称茶中皇后。龙井茶喝之回味悠长,更具有生津止渴、提神醒脑、疏通经脉、活血化瘀、利尿等诸多功效。”

“听道长这么说来,小生却应该喝西湖龙井茶才是。”卢嘉瑞一听,觉得龙井茶似乎比乌龙茶更胜一筹。

“卢施主稍安勿躁,贫道还没讲完呢!”简道长继续说道,“贫道这里还奉候一款特色果茶和一款花茶。特色果茶乃是秦凤路枸杞子和西夏羌枣煮泡而成,饮时加少许糖块,汤色淡红,味道香甜,常饮此枸杞红枣茶可养肝明目、润肺滋阴、补肾益精、健脾益胃。此茶既可滋阴,亦可壮阳,还有延年益寿之功效,实乃居家会友之上佳茶饮!”

“这滋阴壮阳之茶饮,怕是男女私会时之上佳饮品吧?”卢嘉瑞不禁脱口说道,说毕,自己也笑了,“色可人,味香甜,且滋阴壮阳,如在茶汤中再添上一点酒,应是更够味的了!”

“卢施主说的虽是笑话,也不无道理。但煮此茶饮孝敬父母长辈也恰是甚好的,香甜滋补,延年益寿嘛!”简道长说道。

“按道长说的还有另一种花茶,又是如何炮制,什么功效?”卢嘉瑞问道。

“枸杞菊花茶,顾名思义,乃是用秦凤路产的枸杞子与菊花煮泡而成。此茶汤色金黄中映衬淡红,味道微涩中带回味甘醇,汤色口感俱佳。此茶具有疏风明目,清热解毒之功效,尤其适宜夏日燥热时节饮用。”简道长说道。

“道长讲的这几样都是极佳之茶饮,今日既是天寒地冻,先试试这乌龙茶,如何?”卢嘉瑞提议道。

“贫道也正是此意,先煮乌龙茶喝,等吃了酒饭,再煮龙井茶喝,至于枸杞红枣茶和枸杞菊花茶等下回来再喝,就是卢先生回家吩咐家人如法炮制也行的。”简道长说道,然后就吩咐小道童去泡乌龙茶。

“方才道长说龙井茶乃是道长在武夷山出家的僧友捎带过来,小生倒好奇,道长为道,好友为僧,且又一南一北,隔得如此辽远,真正不多见哩!”卢嘉瑞感慨道。

“这才是因缘际会,命运造化,各各难料呢!贫道这僧友姓耿,与贫道原本同为辽国幽州人氏,同一村庄,幼小时曾同在一家私塾读书,一向甚为相好,恰好两家又都不满辽国管治,多有反抗言行,因而遭受辽国官府的迫害,家破人亡,几乎不约而同地向南方逃难。逃难中贫道又与他相遇,却都已是家人失散,生死未卜,只剩孤身一人。于是,贫道便与他一道一直向南,浪迹到江南西路虔州地方,不幸又走散了。贫道饥寒交迫之际,便投身到一道观成了小道童,后来却得知了这耿兄弟就在虔州一座寺庙出家做了小沙弥。过了数年,也是世事难料,贫道辗转到聊城这三清道观修禅,又过数年便成了这里的主持,而那耿兄弟却到了武夷山天心寺做和尚,法号净悟,如今成了天心寺的主持了。”简道长追述道。

“哦,原来如此,道长和僧友算得上是小时读书的同窗玩伴了!”卢嘉瑞说道。

“是的,也都剩下孤身一人,天遥地远,抑或志趣有差,抑或命运作弄,一个为道一个为僧。”简道长说道。

“隔得这么辽远,净悟法师还来访问道长,却也是难得。”卢嘉瑞说道。

“我等南逃以来虽然已是多年,家人散失,不知亲人是否还活着在世,却还都想着寻访到亲人。每年再多隔年不是净悟出去云游寻访,便是贫道出去云游寻访,出游中必定到对方的寺观探望小住。因此,贫道与净悟依然如当年一般情谊无间,甚至还更胜当年呢!”简道长说道。

说话间,道童已经泡好茶送来,放到茶桌上,又给简道长和卢嘉瑞斟上。但见茶盏中茶汤金黄透亮,一股茶香扑鼻而来。卢嘉瑞捧起茶盏,轻啜一口,觉得茶味浓烈醇厚,再啜数口,但觉余香绕口,舌尖甘冽馥郁。

“好茶!”卢嘉瑞不禁赞叹道。

“这乌龙茶是好茶,产地恰好就在武夷山及附近地方,下次净悟云游过来,或者贫道过去时多带些回来送卢施主便了。”简道长说道。

“这倒不必,一年下来,道长观中也要用不少的茶,这么天遥地远的,能带够自己用的就很不容易了。”卢嘉瑞说毕,想一想,又继续说道,“小生倒是想,这乌龙茶这般好,又适合秋冬天寒时节饮用,而聊城多寒冷天时,如果贩运了回来,应该是一桩有极大利益的买卖!”

“卢施主真不愧是个买卖人!如果将这乌龙茶和龙井茶贩运回聊城卖,这般好茶,又是稀罕,一定极受欢迎,又且是独家买卖,获利肯定也是极其丰厚的。”简道长品了一口茶,说道。

“福建路和两浙路都同在一个方向一条路上,一趟去来就都可以采办完备。先去武夷山采办乌龙茶,陆路运回,经杭州府采办龙井茶,然后装船经大运河漕运而回,顺便在杭州府一同采办丝绸、锦缎和染布,甚是便当。”卢嘉瑞便开始盘算这桩买卖了。

“卢先生是做买卖的行家里手,无怪乎命中注定是个富足之人。”简道长拿块点心放进嘴里,边吃边说道。

“唉,虽说做买卖可以赚些利钱,过得富足,商人却是社会末流,‘士农工商’嘛,行走场面上毕竟低人一等。”简道长这一说,反而激起卢嘉瑞的感叹,卢嘉瑞因而说道。

“我朝相比于历朝历代,已经算得是不那么轻视商贾的了,虽还算不上看重,但也不贱视,朝廷实际上甚至还巴望商业贸易多兴旺些,好多征收税钱充实国库。”简道长说道,他知道的真不少。

“终究不如有个一官半职的,就算俸银不多,人眼里看着不同:你看这是什么什么官职,人多有出息,光耀门庭!当然,有了一个官职,银子也自然有了许多来路,不必单单指望那点俸银了。”卢嘉瑞说道。

“既然卢施主都想到了这官职的好处,又尚年轻,应该多攻读诗书经典,以期科场得意嘛!”简道长说道。

“小生却不甚爱读书,厌倦这等枯燥烦恼之事。”卢嘉瑞说道。

“那多赚些银两之后捐个官职嘛,朝廷用度拮据时,常有可以捐官的,有钱人家就有可以直接得到官职的捷径。”简道长说道。

“捐出来的官,实际只有一个名头,并无实职,人所共知的,常常成为茶余饭后的笑谈。就算有些入得职位去,也是些闲职,有名无实,同侪都会看轻三分,不独虚耗银子,徒增自己不快,小生却不屑为此!”卢嘉瑞呷口香茶,说道。

“现今世道,官身为重,百姓为轻。官场贪腐不法盛行,小有小贪,大有大贪,枉法卖法,都是寻常。朝廷为笼络达官士人,封拜连荫,导致官僚冗员拥塞,每年还得支付辽国巨额岁币,国库用度浩繁,民间租赋沉重,常年间便是日子艰难,一旦有些天灾人祸,便难聊生,揭竿啸聚,为盗为寇,当其必然。北边辽国,西边夏国,虎视眈眈,边患频仍。朝廷养着一支庞大的军队,却无良将,又疏于训练,军纪涣散。一旦发生战事,朝廷却又不信任将官,往往派出本不知兵又且贪腐的童贯、梁师成之流内官为将领兵,常遭败绩就毫不足怪了。如此情势,皇帝被奸臣蒙蔽,还沉醉于天下太平,耽于逸乐,不思图治。贫道看来,国朝前景堪忧呢!”简道长对天下情势知道得很透彻,说出来就如在朝为官一般,了然于胸。

“道长所见甚是!不想道长蛰居山中,见识深广,小生自愧孤陋寡闻了!”卢嘉瑞又呷两口茶,说道。

“这个卢施主就有所不知,本观幸得各方施主慷慨相助,经过多年的改造修缮,宫观宏伟,加之贫道面相推命,诊病施药,远近府县中也颇有些声名,各色香客人等络绎而来,攀谈中自然知道许多世情。方才贫道也说了,贫道与净悟法师相互云游天下各处,寻访来往,世间事、各地见闻自然也不少哩!”简道长颇有些得意地说道。

“敢请道长多多点化小生,以便小生少些挫折,少走弯路!”卢嘉瑞站起来,向简道长作个揖,说道。

“卢施主请坐!点化不敢,卢施主天性聪颖,事情多能明了。方才贫道说到,时下官身为重,百姓为轻,卢施主只是买卖人一个,因此贫道建言卢施主着意攀附官府,援为助应,方好保护买卖、身家、产业安好无虞。否则,这纷乱世道,哪一日遭人算计,或者偶然招惹某官眼红,纵使千万家资产业,也会瞬间化为乌有!”简道长呷几口茶,看着卢嘉瑞说道。

“道长说的甚是。小生跟县令陶老爷交好,在聊城县,缓急间能回护些。”卢嘉瑞说道。

“交好陶老爷原是好事,不过,贫道看卢施主乃大富之人,将来家业盛大,财富丰盈,县令恐不足庇护。况且,县令常有更迭,陶老爷能做多久也未可知。一任一任县令去结交,多有变数。俗话说得好,‘朝中有人好办事’,不若留意看看能否攀援朝中权贵,较为长久稳便,不惟能庇护卢施主家业财富,更能为卢施主家业财富隆钟铸鼎!”简道长说道,振振有辞。

“道长高见!真是‘听君一席言,胜读十年书’呐!小生领会了。”卢嘉瑞又站起来,向简道长又作个揖,说道。

“卢施主请坐!此乃庸俗言论,幸勿见笑。贫道却也以为,人活在俗世,终不能免俗。书经诗礼,当然要读,人却要活在当下,俗世如此,不能不顺应为之。道贵自然,法当因循,卢施主处于俗世之时,求得俗世之福、俗世之乐,亦是自然之道。”简道长因道论世,再推及人伦,果见得颇有些学识。

“小生深谢道长教诲!”卢嘉瑞又即席抱拳申谢道。

两人说话间,外面的雪停了。

“道长,趁着雪晴了,不如小生到殿上参拜参拜,然后再向道长学习武艺。小生喜欢习武,差不多也是每日练功,不敢疏懒,但演武则少,一者住所拥隘,毕竟有所不便,二者无人对练,缺少趣味。今日拜望道长,恰好道长也喜欢习武,正好讨教并对练一番。”卢嘉瑞说道。

卢嘉瑞虚心讨教,简道长愿意指点卢嘉瑞武功吗?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