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回 接盘大宅院(中)

第三十六回看重才干挽留旧伙计心仪宏阔接盘大宅院(中)

邢安倒是快手,不多久就在运河码头找到一间大铺面,也是两层砖瓦房子,一楼是铺子,二楼住人,靠近码头,人流稠密,周遭都是酒店、客栈和各色售卖铺子。这铺子原先是开杂货铺的,不知为何不做退租了,邢安一问房东,每月房租要十两银子,只是觉得房租有些贵。

邢安向卢嘉瑞禀报了,卢嘉瑞跟着跑过去,看看房子,就决定租下来了。卢嘉瑞对邢安说道:

“房租贵有贵的道理,做买卖的不必拘泥于房租贵贱。房租贵的地方人气旺,东西好卖出去,伙计有活干,钱自然赚得回来。相反,有的地方房租便宜,人烟稀少,货物卖不出去,伙计都空闲,那便宜的房租都要倒贴了出去,伙计的工钱也赚不回来,要来何用?你看这铺子,位置极好,在运河码头闹市中心,又靠近码头,船上往来商贾都经过,后边又是大片街坊住家,今后买卖一定会畅旺的!”

“还是少爷慧眼高见,那就租下,小可即可将安顺药铺那些药材和器具什么的搬来,就可以开张了。”邢安回答道。

“好的,以后你就是这间药铺的掌柜了,住就住在这边,我三五日过来一趟对账收钱,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的。”卢嘉瑞说道。

“少爷放心,小可明白。”邢安说道。

“你在这边招两个伙计帮手,要是没住处的就都一同住在楼上。”卢嘉瑞说道。

“这药铺要起个什么名号么?”邢安问道。

“就叫‘瑞安大药铺运河码头分号’好了。到时我会叫铜锣街上写字铺的卓老先生写好字,让人刻好在木板上,开张那日前拿来挂上。我家几家铺子的招牌都是请卓老先生写的,字写得好,也好保持字体一致,便于别人辨认。”卢嘉瑞说道。

“好,这样人客一看见这‘瑞’字号,看见这字,就知道是少爷的铺子了。”邢安说道。

“这边分号要开得跟本铺一样,姜糖水和凉茶不能少,铺里的布置也要一样,买卖手法都要跟聊城里的本铺保持一致,本铺有什么买卖手法的变化我会及时告知你的。至于坐堂郎中,一时找不着的话,先把位置留着,开业之后慢慢寻也使得。坐堂郎中一定要想法找来,这是我家药铺与别家不同之处。最好找到就住在运河码头这边的郎中,方便些。”卢嘉瑞交代道,他就喜欢把自己的想法说明白,让人做起来不要出什么差池。

“知道了,少爷!”邢安回答道。

“还有,现如今聊城就我家名号药铺了,药价不能再像从前那般低。你开出分号之后,就将药价提高三成,以后每三个月再提高一成,直到价钱高出开始降药价前三成为止。其它两间铺子我会跟他们说的。”卢嘉瑞这回开始想到原来的药价降得太低,如今成了独家买卖,要开始提价了。

“好的,少爷!我这新铺子是没有关系,只是老铺子那边一下子提三成的价钱会不会太多了?”邢安疑问道。

“这个影响不大的,三成看起来多,对每一副抓的药来说却也并不那么起眼。如今的药价也是太低了,不是那几家都开不下去了吗?况且,聊城就我家名号药铺了,生病抓药不到这里来也没别的地方好去啊!价钱变化,抓药的人也没地方比较,就无所谓高低了。前边辛苦操心栽种,如今该要开始慢慢摘桃子了!”卢嘉瑞说话中带着一丝狡黠的笑意。

当下,邢安就找来铺房东家,写了契书,翌日拿银子来兑付了,收过来铺房,邢安就可以开始修整布置开张了。

卢嘉瑞签字画押了租房契书,就和邢安回城里。邢安在铺里跟文瀚交接铺子各项买卖事情,卢嘉瑞上楼去。

三娘过来说话道:

“瑞儿,怎么将邢安派去运河码头那边,在这里不是做得挺好的吗?既然那边是新铺,就让你留下来的安顺药铺那个主管叫文瀚什么的,去运河码头开铺,不就行了吗?”

“娘亲您有所不知,孩儿知道,这文瀚虽是个做买卖的好手,但孩儿对他不甚了解,又是外地人,且独身一人,四海为家,放在本铺,孩儿多在这里出入,可以说就在眼皮底下,有事可以看一看些。而那邢安是故旧之人,孩儿比较熟悉,老实本分,又会做买卖,而且他是聊城本地人,让他去运河码头开新铺,甚为便当。”卢嘉瑞说道。

“好吧,为娘不过问问,并不是说你做得不对。那你说要将安顺药铺改为绸布庄,什么时候可以开出绸布庄来呢?为娘可要先捧场,要一块丝绸来裁身衣服,等明年开春后穿呢!”三娘又问道。

“哦,娘亲着急穿新衣裳啦?早说啊,就算不开这铺子,孩儿也当买来上好的丝绸,给娘亲做身好衣裳,来孝敬娘亲的嘛!”卢嘉瑞笑着说道。

“那可不一样,在自家的绸布庄买料做衣裳,穿着更开心!”三娘也笑了。

“哈哈哈!娘亲真会说话。孩儿想,绸布庄等到开春之后再开,如今一来还没找到合适的人来管这买卖,二来货源渠道、买卖手法还得看看,琢磨琢磨!还没想明白弄清楚,仓促开张,反致不美!”卢嘉瑞说道。

“哦,瑞儿说得也有道理,你就这么办好了。你还得记住,年节过后就得要张罗操办迎亲的事了。”三娘总是挂心卢嘉瑞娶媳妇之事。

“孩儿知道,年节前把运河分号开好,过了年节就张罗迎亲之事。”卢嘉瑞应道。

“瑞儿前时说的买宅院的事,如今如何了?”三娘又问道,这会三娘倒把卢嘉瑞所说要买宅院的事当成一件心头大事来记挂,也想着能将儿媳妇风风光光地迎娶进自家宅院中来。

“正在四处打探物色,一定尽快办成,庶几不耽误迎娶成婚大事。”卢嘉瑞说道。

“瑞儿知道就好。”说起来,三娘对自己儿子还是很放心的。

这时,楼下铺子伙计逢志跑上楼,向卢嘉瑞说道:

“少爷,占爷来了,说有事要见少爷!”

“是吗?什么时候管占宣立叫占爷了?”卢嘉瑞一听,有些奇怪的问逢志道。

“是文主管说的,文主管说占先生是少爷做买卖的伙伴,在聊城县城多少有些头面,俺们这些小辈应呼他占爷才妥当。”逢志回答道。

“对了,逢志,你回去跟众伙计们说了,就说是我说的,开春之后少爷就要迎亲成婚了,如今开始你等该唤少爷为老爷了!”三娘对逢志说道。

“嗯,那呼娘亲就该呼为太夫人了!”卢嘉瑞望望三娘,说道。

“是,太夫人,老爷!”逢志口嘴伶俐,立马就改口应道。

“逢志,你先下去,我马上下去。”卢嘉瑞说道,就跟着下楼。

“大哥,听说你要购置宅院,恰巧我听得有一座顶好的宅院要出让,特来报知大哥。”卢嘉瑞方下楼,占宣立便过来作揖,说道。

“逢志,给占爷斟盏茶!宣立,你说说看,是哪一家,什么样的宅院。”卢嘉瑞将占宣立让进掌柜间,坐到客座上,叫上茶,说道。

“说出来保证大哥喜欢!那宅院端的是规制宏大,应该是全聊城县城内最大最好的宅院了。宅院占地怕有七八十亩,里面有个偌大的花园,房屋有七进,厅房阁楼厢舍甚多,排布得错落有致,筑造精工,是难得的好宅院!”占宣立说道,故意停一停,喝口茶。

“哪家宅院啊,你别转弯子了,我家到聊城也有些年头了,怎么都不知道呢?”卢嘉瑞着急地问道。

“嘿,大哥怎么清楚得了呢?你可知那是谁家的宅院?等闲人如何进得去?这家人平时一向低调不张扬,极少与外人来往,门额上又没题写名号,平常人一般都不知道那宅院是谁家的。我也是那家人有一次办宴席,请去做司礼帮工才知道这里边乾坤。”占宣立似又得意又神秘地说道。

“你就赶紧说是哪一家宅院好了。”卢嘉瑞听着都着急。

“我告诉大哥,那是王皇后二叔家宅院!前年王皇后殡天,他家族就渐渐的失势,老头子知道避忌,更加不敢张扬,便将各处田宅房产都卖了,也要将聊城这偌大的宅院卖了,回到德州老家乡间隐居去。王皇后的父亲前曾任德州刺史,那边有些产业,族人都搬过去聚居了,这二叔子也要搬过去。其实,家都已经搬走了,就留着个管事的在这里守着,卖了宅院就都回去了。”占宣立又说道。

“到底是哪一家宅院啊?”卢嘉瑞耐不住,又急切地追问道。

“好吧,我来告诉大哥。”占宣立侧身靠近卢嘉瑞,对着卢嘉瑞耳朵低声说道,“就是安正大街县府衙门前右边不远,大约三四百步的那个宅院,平时时常关着大门,人都不知道里面啥个样子。”

“哦,我知道了,是那家!宣立,你是怎么知道人家要卖的?”卢嘉瑞问道。

“我和那留守管事的有些相熟,昨日在街上偶然碰见谈及,就知道了。”占宣立说道。

“好不好咱们两个如今就过去看看?”卢嘉瑞急忙问道。

“我过来正好是此意,咱们一起就去看看。只是如若做成了,大哥别忘了打赏小弟几个辛苦跑腿钱!”占宣立欢快地说道。

“看你说的,给我做事,哪一次少得了你的好处?”卢嘉瑞笑着责问道。(本回未完待续)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