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回 讹得钱银(上)

第三十五回卢嘉恭丧母受唆讹得钱银姚安顺平白遭陷抵清家业(上)

却说上回说到卢嘉恭和柴荣再次到聊城来,告知卢嘉瑞卢嘉恭娘亲的死讯。卢嘉瑞便吩咐崔乐进赶快去找占宣立来。他要安排实施他筹谋好的计划了。

过不了多久,占宣立便赶到了,四个人在卢嘉瑞家里如此这般商议安排布置了半晌,然后散开了去。

卢嘉瑞让柴荣骑自己的马,尽快赶回溪头镇去,到卢嘉恭家取原来那抓药的方子,自己则赶忙去找知县陶老爷,而让占宣立带卢嘉恭到一个茶馆,一边喝茶一边商议安排事宜,一边等待卢嘉瑞和柴荣的消息。

一切安排妥当,午后日影西斜之时,一队嚷着喊着哭闹着的乡民,其中四人抬着一副棺木,穿街过市,来到安顺药铺门前。哭丧队伍中,为首的正是柴荣,敲着一面铜锣,带头高声不断大闹大喊“配错药,害死人!”、“还我人命!”,两三个妇人则跟着在棺木后边放声嚎哭,好不悲痛凄惨!

而围观看热闹的行人很快已经围了一匝又一匝的,这从未见过的场面使街市为之一时轰动。

安顺药铺伙计赶紧出到门口,大声喝问道:

“你等如何到我家药铺前嚷闹?走,快走开,快走开!”

“走什么走,俺们正要找你家掌柜,你们家药铺配错药,害死人命,你们要赔俺们人命来!”柴荣大声喊道,而后边哭丧的妇人一时间嚎哭得更大声了。

围观看热闹的群众纷纷嚷嚷地议论开来。铜锣声、喊声、嚎哭声、吵闹声、说话声交织混合,安顺药铺门前街上围得水泄不通,场面喧嚣一片。

“你胡说,怎么无端端的就说我家药铺配错药给你?”药铺伙计继续喝道。

“就是在你家药铺抓的药!俺们家婆子就是吃你们药店的药,好端端的就死了,后头找郎中验看,是你家药铺配错药吃死的!”柴荣说道,然后“哇——哇——哇——”的大哭起来,后边的妇人哭的就更起劲了。

“走,走开,你们不要血口喷人,无理取闹!”伙计急了,就过来推柴荣,柴荣哪里肯走!

两人正推搡之间,药铺掌柜姚安顺从里边走出来。姚安顺一看外边的场面,一时惊愕不已,又见自家伙计与人在推搡,他便向柴荣问道:

“别推搡了!你等何事到这里,这般闹腾?”

“你家药铺给俺们配错了药,药死人了,俺们要你们偿命!”柴荣边哭边说道,后边嚎哭的妇人见掌柜出来了,哭得就更凄惨了。

“不要胡说,如何见得是我家药铺配错了药给你?又如何药死了人呢?”姚掌柜质问道。

“俺就是在你家药铺配的药,药方子还在,药渣也在,你如何抵赖得了?”柴荣对答道。

“口说无凭,赶紧走开,不要再在这里胡闹,不然保甲一会就会带着巡捕来,将你等抓到监牢去!”姚掌柜不想与柴荣等人啰嗦下去,高声喊道。

“你不要恐吓俺们,死人偿命,俺们就认这个理!”柴荣也是大声对答道,然后用力敲几下铜锣,继续喊,“配错药,害死人!还俺人命!”

见喊话威胁不奏效,姚掌柜和伙计就动手来推踢柴荣,原先抬棺木的四个汉子放下棺木一齐上来,姚掌柜和伙计又敌不过,无计可施,只得叫伙计赶紧去找地方保甲。

安顺药铺这边嚷闹不休,暂且按下不表。

却说卢嘉瑞交待柴荣雇人抬着棺木到安顺药铺门前哭丧闹腾,同时叫占宣立和卢嘉恭拿了状纸,带着药方,提着那桶药渣,到县衙门去击鼓诉讼。他使两个小厮到两边去哨看,有动静回来禀报,自己只在自家药铺坐镇指挥策应。

在柴荣这边正闹得热火朝天的时候,那边县衙门里知县陶老爷早已经升堂受理卢嘉恭的案子。而早先卢嘉瑞却已经私下到衙门里跟陶老爷沟通好了,陶老爷是依例升堂,然后循着既定程式来审断。

当然,卢嘉瑞与陶老爷的所谓沟通,除了将案子事情通说一遍,主要的不过是送银子,然后商定一个审断结果来。卢嘉瑞一向做事仔细,官司说事中,除了送银子,都跟陶老爷商定判案一些细节,既要最大程度地有利于己方,又要看起来不偏离法度太远,没有大的破绽,让对方接受审断结果,然后觉得还过得去。

卢嘉恭这个本就无中生有的“冤案”,卢嘉瑞掂量着送了陶老爷三十两,觉得已经足够了。而陶老爷既是收了银子,自然也就乐于效命了。

随着“嘡”一声锣声过后,陶老爷走出屏风,来到大堂中间案台后椅子上坐定。

“威武——!”堂上列队支着法棍的衙役们呼喝道。

“啪!堂下人等,有案报案,有冤伸冤,有讼争讼,速速递报上来,本官必将依据我大宋法度,秉公审理,依法判断!”陶老爷用力一拍惊堂木,宣告道。

此时,堂下已经来了几拨人诉讼,卢嘉恭是头一拨,连忙上去跪在堂上,一边举着状纸,一边禀告道:

“草民卢嘉恭,本县溪头镇人,傍边这个是帮我张罗官司事情的占宣立。草民告本县县城安顺药铺错配药材,致草民娘亲死亡,万望老爷为草民做主!”

“你告安顺药铺错配药材致你娘亲死亡,有何证据?须知诬告他人是要受到责罚的!”坐在一旁的书吏下来接了状纸,放到陶老爷案桌上,陶老爷拿起来看了一遍,问道。陶老爷知道,虽然事情他已经了然,但面上该做的,一些儿不能少。

“回禀老爷,草民有证据。”卢嘉恭从怀兜里拿出药方子呈上去,占宣立则从堂下走上来,将装着药渣的木桶放到案桌前。

“回禀老爷,方子上有安顺药铺伙计写的字,证明草民确实到该药铺抓的药,木桶里的药渣却和药方子的药味不对,证明安顺药铺配错了药材。正是安顺药铺错配了药味,导致卢嘉恭娘亲不但病没治好,还意外地死亡。”占宣立接着禀告道。

“好,既然有证据,你等暂且到一边候着,本官出两支令签,一者着人到你家验看你娘亲尸身,二者传安顺药铺掌柜前来对质。”陶老爷命卢嘉恭和占宣立到大堂下边厢廊等候。

两人走下来到下边找凳子坐下等候。陶老爷掣下两支令签道:

“张善,你可即时快马到溪头镇卢嘉恭家,验看卢嘉恭娘亲尸身,验看确凿无误,问明死亡因由,速速回报,不得有误!”

“小的领命!”一个军牢应声作揖领命下去。

“陈东、王路,你二人即刻到安顺药铺将该铺掌柜与伙计拘来,不得有误!”两个军牢又应声作揖,领命下去。

待这一拨告状人事情处置暂告一段落,陶老爷再“啪”一声惊堂木,叫道:

“下一个!”

卢嘉恭是头一遭到衙门里打官司,以前也没有见识过衙门的威严,况且又是这么个无中生有的“冤案”,不免有些心虚,但他情知有卢嘉瑞在背后请托县令老爷撑腰,就还好,都能按着卢嘉瑞和占宣立的安排和说辞来做,没出什么岔子。

卢嘉恭和占宣立就在衙门堂下厢廊坐等,而堂上陶老爷继续审理其它的案子,暂且不提。

却说小厮听得陶老爷吩咐快马去溪头镇验看尸身,询问死因,飞也似的赶忙跑回瑞安大药铺来禀报卢嘉瑞。卢嘉瑞一听倒是吃了一惊,因为这城中诸事都安排妥当,匆忙中唯独尚未来得及知会卢嘉恭家那边人,要是差官去问个仔细,回来堂上对答难免露出破绽。

“不行,我得亲自跑一趟!”卢嘉瑞立刻跑到后边马厩,飞身上马,追奔而去。

卢嘉瑞火急火燎的追着,哪里追得上?猛追半日不见差官的踪影。他用力的抽打马背,他的黄骠马脚力强健,便在山道上狂奔,颠得他五脏六腑都要倒出来似的。而冷风寒气不断鼓进他的衣衫,似乎有着透骨的犀利,让他倍感寒意。但他不敢放慢速度,他得赶。

看看快要到溪头镇时,却正看到一骑从镇子路口飞奔出来,卢嘉瑞认得那就是县衙门的公人张善。

会马之时,张善也认出卢嘉瑞来,放慢马步,正要问如何这般凑巧碰到,卢嘉瑞已忙不迭的勒马作揖,说道:

“张大人安好!张大人办差真个是快速,在下拼命追来也是追不上啊!”

“哪里!哪里!老爷命小的快马办差,还等着小的回禀断案,小的岂敢耽搁!话说回来,卢兄何故追来啊?”张善不解地问道。

“张大人知道,这溪头镇是在下老家,镇上人到聊城打官司能不找在下?况且这卢嘉恭是在下小时候的玩伴,家中遭了事,到聊城免不得找了在下。”卢嘉瑞与张善并辔回马奔回县城,一边说话。

“哦,原来这样,卢兄不说,在下就不晓得了。”张善说道。

“张大人差事办得怎么样?有什么差池吗?”卢嘉瑞问道。

“在下按照陶老爷吩咐认真办差,仔细验看问询,然后自会据实回禀!”张善说道。

“请张大人跟在下说说验看情形与问询结果,谅也无妨,既是小时玩伴相托照看,在下得关顾着些儿。”卢嘉瑞恳切地说道。

“小的验看问询,确认尸身确实是卢嘉恭娘亲,五十岁不到,死时身体羸弱不堪,所害之病症为肺痨兼有哮喘病,已有数年,每年复发,今年寒冷,发病尤其厉害,诸般请医用药无效,两日前死亡。”张善看了看卢嘉瑞,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扬了扬,又放回怀兜里,继续说道,“在下在其房舍边上树根收集到一些药渣,回去呈堂做证据。”

“坏了,好在我追了过来,否则这事就全砸了!”卢嘉瑞心里“咯噔”一下,赶忙对张善说道:

“张大人,请稍事住马一会,在下有话跟大人说。”卢嘉瑞勒住马,张善也只好勒住马,停下来。

“卢兄有话走着说也是不妨,小可自当侧耳恭听!”张善勒住了马,嘴里还是这么说道。(本回未完待续)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