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回 承揽官司(下)

第三十二回动用公刑清收官债承揽官司敛聚钱财(下)

今日就有一桩案件,骆家庄和槐树庄为争抢水源,引起两村宗族之间械斗,导致两死两重伤,争讼告到衙门来。

这两个村庄本来积怨已久,今年秋季干旱,冬播中为争夺有限的水源,爆发激烈械斗,直至捕房都头领着大批捕快赶到,才制止了进一步的血拼。两村庄主要的几个械斗主犯都被捕投进了监牢。衙门要审判这桩案子,两个村庄都想赢得官司,争取对方的赔偿。

双方却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卢嘉瑞,找他关说。卢嘉瑞虽然觉得有些棘手,但也都接了下来。骆家庄给了他三十两,槐树庄给了他四十两,这银子他不能拒绝,他要做的就想着跟陶老爷商议怎么断案,怎么说话圆场的问题了。

在提堂审案日,占宣立带着骆家庄的人,代礼带着槐树庄的人,上堂争讼。两个村庄来旁听的村民,挤满了公堂下两边廊庑和天井。

陶老爷高坐堂上,总得要装作背后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很认真很公正地审理。但是案件毕竟复杂,当时械斗现场混乱,到堂上双方就各说各话,就算陶老爷已经跟卢嘉瑞商议好了怎么判断,在堂上应付这些各执一词的各种说法也是十分烦人之事。

这日,光审判这桩案子就花费近两个时辰。双方都没完没了的陈说事发前因后果,殴斗的过程细节。堂下旁观的乡民还不时参合,吵得陶老爷头脑都发胀了。

“俺们庄就是在理!槐树庄应该偿命赔钱!”骆家庄的族长高声喊道,争辩了半日,也有些疲了,他想着自己都送了三十两银子关说钱,不想没完没了的啰嗦下去。

“可是——,槐树庄更在理!”陶老爷突然被这么一激,只是想到了卢嘉瑞跟他禀报的骆家庄送了三十两银子,槐树庄送了四十银子,情急之中,就这么脱口说道。

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骆家庄的族长一听,心里一沉,疑惑是不是槐树庄的人送了更多的关说银?再回味一下知县老爷脱口而出的话,疑心更重,但也不好说明了去,没办法。

“大人,骆家庄要求推迟审案,俺庄要叫来新的证人,呈递新的证物。”骆家庄的族长忽然就说道,他想着回头再加送点银子,也许断案对自己有利些。

“啪!”陶老爷的惊堂木一拍,说道,“衙门是你家开的吗?你叫推迟就推迟?有什么证人证据就如今上堂或呈递上来,何必再等?”

陶老爷脑子一想,隐约也意识到可能骆家庄族长的话里有话,但马上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就算再怎么样也不能当堂按一方的要求拖着不断案,就又说道:

“再说了,打官司不是早想好的吗?如何到如今才想咋的咋的?”

陶老爷脑子急转中,话都说不好了。

“老爷,俺们骆家庄死了一个人,他们槐树庄也是死了一个人。俺庄死的是一个青年郎,槐树庄死的是一个老头子。俺们骆家庄重伤的人被砍断一只脚,他们庄受伤的人只是手受了伤。双方相互争斗,无所谓谁更在理,都没有理,俺们庄受伤更大,他们槐树庄得赔偿俺们骆家庄!”占宣立接上说道,捎带也给陶老爷解了思绪的困境。

“老爷,俺们槐树庄冤枉,是他们骆家庄首先挑起争斗,还打死人了。方才骆家庄的说了,他们庄死了一青年郎,重伤的被砍断了一只脚,而俺们庄死了一位老者,一个人的手被砍掉了。应该是俺们庄受伤更大,他们骆家庄更应该赔偿咱们槐树庄!”代礼说道,他代表槐树庄说话。

“年青重要还是年老更重要?手重要还是脚重要?在本县看来都是一样,光就此而论,没有谁更受伤谁更应该赔偿之说。”陶老爷说道。

“当然是年青郎更重要,脚也要比手更重要。年青郎可以耕作干活,养家糊口,老年人本就要子女赡养,当然年轻人更重要更有用。脚也比手更有用,没了脚,路都走不成,怎么干活啊?”骆家庄的族长说道。

“老爷,骆家庄的在胡说!老年人有什么不好呢?都说人应尊老爱幼,难道骆家庄不孝敬老人吗?骆家庄就这么多不孝子孙吗?没有老者哪来年青郎呢?再说了,脚断了可以拄个拐杖,手断却干不了活,不是手更重要吗?”槐树庄族长说道。

“老者重要!”

“年青郎重要!”

“脚更有用!”

“手更管用!”

“骆家庄要赔偿槐树庄!”

“槐树庄要赔偿骆家庄!”

一下间,堂上争辩的,堂下旁观的,争辩声、窃议声、私语声,交织成一片。

听着堂下一片嘈杂,这时的陶老爷有些烦躁了,“啪、啪”拍了两下惊堂木,“肃静!”陶老爷厉声喊道。

“呼——”两旁的衙役随声呼叫道。

“争吵公堂,好嘛,如今本官给你们一个公平判断,你们自己领了去办。本县让你们两个村庄扯平,骆家庄的推出一个人让槐树庄的人打断手,槐树庄的也推出一个人让骆家庄的人砍去脚,这样两村就扯平了,你们去吧!”陶老爷朗声说道。

堂上堂下一下之间一片安静,没有人会想到知县老爷会有这般的判断,空气好像都凝固了似的,没有人再做声。

“够了吗?再有,骆家庄再推出一个老者,槐树庄推出一个青年郎,都杀死了,这样你们两个村庄就都扯平了!”陶老爷又抬高了声调,说道。

这回就更寂静了,争辩的人和旁观的人都惊讶,县令老爷怎会如此断案?占宣立和代礼这会也搞不清陶老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不敢搭话。

“咵!咵!”陶老爷掣下两支令签,扔到地上,高声说道,“两个村的族长,将令签拿去,该杀的杀,该剁手砍脚的就剁了砍了!”

“大人,草民不敢!”骆家庄和槐树庄的族长连忙跪下,惶恐不迭地说道。

“咵!”陶老爷不理两个头人,让他们跪着,却又掣下一支令签,扔下来,说道,“将牢里囚犯拉上堂来!”

一个衙役捡起令签,带着几个衙役下去,不一会押着四个壮汉上堂,交回令签。

“你们四个,打斗干得凶猛,可真有力气啊!”陶老爷说罢,扫眼瞄一遍台下,又厉声说道,“你们可知罪?”

两个庄子的头人和押上来的囚犯都不敢张声。他们既不愿应声认罪也不敢争辩,旁观的人群也都是鸦雀无声。

“啪!啪!”陶老爷再次用力拍了两响惊堂木,然后问道:

“不张声了吗?”

“草民等已经将事发过程都陈说仔细,争辩也很明白,请大人秉公判断,为俺们骆家庄讨回公道!”占宣立跪下说道。

“俺们槐树庄一直以来受尽骆家庄的欺辱,请老爷为俺们槐树庄做主。”代礼也紧跟着跪地,朗声说道。

占宣立和代礼知道,陶老爷怎么判断应该早就商议好了的。他们只需配合着陶老爷把这戏码演完就好了。

“啪!啪!”陶老爷又连拍两下惊堂木,高声说道,“两个村庄的族长,将本官方才掣下去的令签拿起!”

“草民不敢!”两村庄的族长又是一阵恐慌,匍匐在地,颤声说道。

“啪!”陶老爷又是一响惊堂木,说道,“本县叫你等拿,你等就拿!”

两个村庄的头人只好爬着过去各捡起一支令签。

陶老爷宣判说道:

“下边人等听好了,如今本官将宣判。鉴于本次殴斗事件乃由骆家庄挑起,造成了两死两重伤多人轻伤,承担本次械斗纷乱之主要罪责;而槐树庄也未能就事推诚解斗,而是挟着积怨激化冲突,亦当承担相应罪责。你们两个村庄族长人等听着,本县判决如下:两村庄各自做好殴斗死者和伤者善后;殴斗双方中之策动分子和骨干分子,正好每村庄两人,顽劣凶暴,应对村民死伤负责,每人责打三十棍,并罚你等一年内听候对方村庄族长的使唤,对方村庄有任何耕种农活或修筑织造等劳务杂活需要,只要对方村庄族长凭着本县方才发给的令签传唤,必须随叫随到,不得有误;骆家庄赔给槐树庄纹银三十两,用于槐树庄死伤人等的善后和救济,骆家庄死伤人等的善后和救济银两有骆家庄本村自行筹措。两村应办好死伤者善后事情,安抚村民,从今往后,不得再起纷争,更不得再起械斗,否则本县就拿你等两村庄族长是问。”

这些都是知县陶老爷跟卢嘉瑞早已商议好的,不过这回是由陶老爷宣判而已。其实,堂上一众人等争讼了大半日,陶老爷也都无心细听,结果脑子里也理不清殴斗的详细的来龙去脉和过程,理不清哪一边有理多一点,哪一边吃亏多一点,甚至也搞不清哪个人打死了谁,哪个人打伤了谁,就记得卢嘉瑞跟他说过的那些情节,当然断案也就只能按当时说好的来判断了。

“老爷审断英明,堪比青天!我等悦服!”槐树庄的族长和代礼叩头拜谢说道。

“谢老爷明断!”骆家庄的族长和占宣立也一同跪谢道。骆家庄的族长虽然心下有点不满,也不敢再争辩。

“老朽恳请老爷不要再责打这几个青年郎,他们少不更事,这些日子在监牢里受苦,已有惩罚,想来他们已经知错悔罪了。”槐树庄的族长又叩头说道。

“请老爷法外开恩,我等回到村庄当严加管教。”骆家庄的族长也跟着求情说道。

“请老爷格外开恩,准他们改过自新!”占宣立和代礼也一齐跪下,求情道。

“好,既然你等都给他们求情,本官就网开一面,但年少轻狂,燥戾凶暴,必当惩戒,每人减半责打十五棍!”陶老爷说罢将令签掣下来,衙役出列将四个囚犯押下堂去责打。

“八板乡里正李固听着,本县命你为骆家庄和槐树庄这两村庄的水监,从今之后,凡是这两村庄因涉及共同水源及用水之事有争议的,须得请李固里正协调裁决处理,不得再起纷争!”

“小的听从老爷吩咐!”有人出列,叩头应道。这人应该就是八板乡里正李固。

这么个争讼纷纷的群体殴斗案子就这么审断了,打死打伤了人,没有偿命也没有发配充军。卢嘉瑞还特别关照占宣立和代礼,让他们跟两村的族长说,案子审断之后不要回去随处传说,以免惹起麻烦。

两村庄的人却都觉得送的关说银子获得关照,有了回报。

出些银子就有人全程陪着替自己打官司,且断案中又有得到关照的好处,自然找的人也就多起来。大家都知道了,卢嘉瑞跟知县老爷,跟衙门里的人关系非同一般,找着他也就可以放心。卢嘉瑞嘴上功夫本来了得,而且请托的案子都是跟陶老爷商议好的审断,所以自然对请托的人说得圆满,让人觉着花些儿银子极有好处。

当然,卢嘉瑞只在背后,自己只是问详实了案情,然后向陶老爷禀报并商议好审断结果,自己再想好向请托人的说辞,以便请托人有疑问时,说出知县老爷审案时是如何关照到了他的。

卢嘉瑞接到这类请托事情时,都是让占宣立去面上应付,接的多或者原告和被告都来找时,占宣立一个人应付不来,就分派代礼去做。卢嘉瑞赚到了不少的银子,也给占宣立和代礼一些分润和辛苦钱。陶老爷自然拿到的是最多的一份。

这会的知县陶老爷觉得生活宽裕了许多,日子过得更滋润了。他心里暗暗庆幸任上遇着卢嘉瑞这个人,否则他都不知道苦涩的日子还要过到什么时候。

卢嘉瑞依靠承揽官司诉讼,又开出一条生财门路来,卢嘉瑞还能想出别的什么生财之道吗?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