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 三清误道(上)

第三十回放官债牟利支撑本业访三清误道偏见人生(上)

却说上回说到卢嘉瑞通过给知县老爷家不断的馈赠滋补药品等,引来知县陶老爷召见,他便趁机提出了自己的关于利用常备银放贷,赚取利钱的计划。

陶老爷听完卢嘉瑞的说辞,沉吟了半晌,说道:

“这官府的备用银,虽是存着,向来是不能随便动用的,本官可不敢造次!”

“这一层小民也想到了,陶老爷是为县里百姓营生谋利益,常备银本身又不会减少,反而会增利,老爷完全可以说是问心无愧的!况且只要安排妥当,也没有人知晓明白这事情。小民以为,这事是好事,可以尽管去做,但不可以说。”卢嘉瑞说道。

“嗯,说的倒是。”陶老爷似乎想通想明白了,问道,“怎么做法才稳妥呢?”

“小民卢嘉瑞本来就是做买卖的,跟外边商贾多有往来相识,知道各家商贾的本钱和买卖情况,就毛遂自荐为老爷在外面张罗借贷收付之事,掾吏林成管着常备银,专司银两进出和记账,陶老爷就只管核准银两出库。除陶老爷、林成和小民,其他人一律不得插手知晓此事。”卢嘉瑞说道,“我等三人都是有好处的,当然不会泄露出去,我等三人都不说出去,谁人还能知晓呢?”

“本官听闻放出去的银子有时候也有收不回的,碰到赖账的,如何是好?”陶老爷是个谨慎的人,做官是要夹着尾巴做的。

“这个陶老爷尽可以放心。小民想好了,首先对借银子的人,小民必先了解其底细,有偿还能力的才出借,有泼皮耍赖过往的人或者没有偿还能力的人,就不会借与他。况且借债还钱,天经地义,王法保护,又有陶老爷暗中撑腰,对于赖账的,我等催收实在不行,就告到县衙门,陶老爷出签派捕房的人去拿了,投入狱中,谁还敢赖账呢?”

陶老爷又沉吟了半晌,迟疑着缓缓地说道:

“那收得的利钱……”

卢嘉瑞明白陶老爷的意思,说道:

“收得利钱嘛,小民是这样想,陶老爷首肯此事,兴利百姓,功劳自然最高,六成归陶老爷支配使用;林成管银管账,只要配合收付,虽是分内事务,但也有操劳,分个一成;小民在外面张罗借贷收付事情,脚力不算,辛苦有之,总归还有些其它耗费,分个三成。”

“本官虽首肯此事,实干操办不多,何敢占有这么多利益呢?”陶老爷说道,语气似乎颇为诚恳。

“陶老爷能首开利用常备银先河,造福地方百姓,确实有很高功绩。小民知道,老爷身为一县父母官,俸禄也甚为微薄,而拖家带口的生活开销又高,日常也甚为拮据,有这么一笔收入补助一下,可以使老爷不必为生活琐事烦忧,更安心地为县里百姓做事,转回了说,也是极为顺理的好事。当然,如若陶老爷高风亮节,不那么居功,也可以拿出这钱之一部分补贴家用,一部分在合适时捐助或献纳出来做善事,让百姓知德感恩,这样既得实利又有政声还有好名节,实乃大好事一桩。”卢嘉瑞想得周详,说得明白。

陶老爷的所有疑虑终于都被卢嘉瑞打消了,于是就同意了卢嘉瑞的谋划。

“那你就和林成合计着去做吧,要小心谨慎点,别闹出什么事端来!”陶老爷说道。

卢嘉瑞赶紧磕头说道:

“小民要替本县商贾百姓多谢陶老爷!那小民暂且告退。”

磕头罢,卢嘉瑞便起身告辞,满心欢喜的出了衙门后院的小门,哼着小曲打马回家去了。

翌日,卢嘉瑞就和林成合计一番,开始谋划将县衙门的常备银放贷出去。卢嘉瑞毕竟是个买卖人,虽然在聊城混的还不是很久,但聊城县城做买卖的江湖就那么小,各处放出风声之后,卢嘉瑞这里有大把的银子放贷的消息很快就传扬开来。

卢嘉瑞开始也谨慎,只选择有房契、地契和珠宝首饰典押的放。由于自己是放贷新主,又不是开典当铺的掌柜,放贷的利息就要得比当铺的低些,当铺的一般每月十五分的利息,他只收十一分到十三分。但有一条,对来借贷的人,卢嘉瑞都一定要到他家的铺子或家里去看过,知道要借去的银子做什么用处,看看能不能还回来,这跟做当铺的就不同。

做了一段时间之后,看着还顺利,卢嘉瑞渐渐地放开了一些,没有典押的商贾也可放贷,但他不但得实地去看,还得仔仔细细的问清楚借去的银子的具体用处。由于卢嘉瑞银子多本钱厚,有正当买卖做的话也不需要典押,所以很多大商贾需要大额银子临时周转时,都找到卢嘉瑞这里来,卢嘉瑞的手里很快就放出去三千多两银子了。

放出去的银子越来越多,卢嘉瑞开始也有些担心到底能不能都能按时顺利收回。但是到期的陆陆续续都收了回来,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波折,他也就渐渐的放下心来了。

“近来你都忙些什么事呢?好像神神怪怪的,又像满腹心事,是不是铺子买卖不顺畅啊?”一日早饭后,卢嘉瑞正要出门,三娘问道。

“没有,哪有什么神怪啊?至于药铺的买卖嘛,好着呢!”卢嘉瑞从思索中回过神来,高兴地回答道。

“那怎么看你这段时间不像往时那么轻松似的,一定是有什么事,为娘还不知道你啊?”三娘继续问道。

“那好吧,孩儿就告诉娘亲吧!”卢嘉瑞觉得,事情已经有了不错的起色,告诉娘亲也是可以的了。

于是,卢嘉瑞就把整个将衙门常备银放贷的事项原原本本地跟三娘说了。

“想出这样的馊主意,真有你的!”三娘听完了,停住半晌,这么说道,自己也不知道是夸赞卢嘉瑞呢还是责备卢嘉瑞。

“这个买卖收益可是相当的不错,孩儿计算过了,一个月下来赚的可比药铺子还要多呢!”卢嘉瑞得意地说道。

“为娘向来知道瑞儿有做买卖的天分,但你得小心些儿,不要得意时放松了警惕,赚不到钱不说,蚀了本钱可不是闹着玩的!”三娘对这样来钱的路数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又说不出有什么不好之处,更不能打击卢嘉瑞的劲头,只能老套地提个醒。

“娘亲您就放心好了,孩儿想得很周详妥当,也很谨慎,不会有事的。娘亲您就放心在家里哄哄孙女,享享清福吧!”卢嘉瑞依然是得意地说道。

“说到孙女,你得好好准备明年三月的婚事,办完了婚事赶紧给为娘生个孙子抱抱!如今七月了,再过个把月就是中秋节,中秋节一过,日子就过得飞快。如今有些事就可以慢慢儿准备起来了,免得到好事临近时忙乱。人家冼家可以说是大户人家,办事不可将就造次,坏了我家名声。”三娘说道。

“娘亲,这事就您老人家来操持好了,要孩儿做什么就说一声,孩儿保准做到做好。”卢嘉瑞心里老想着的是买卖赚钱的事,不想分心想其他,而且觉得娘亲操持婚事更好。

“那也好,就由为娘来操持也罢。”三娘也只好这么说,想想也是,上有父母辈,哪有儿子自己的婚事自己操持的道理。

“谢娘亲,孩儿下去了。”卢嘉瑞说罢,便下楼去了。

卢嘉瑞下得楼来,只见药铺的伙计们都在洒扫和整理物件准备开门迎客。坐堂郎中郭老先生也已经来到,坐在他那诊病台后边等着了。邢安正在给墙边熬凉茶的和糖水的炉灶添柴火,两个大瓦罐嘴上直冒白汽。大家见到卢嘉瑞下来,一起叫道:

“少爷早!”

卢嘉瑞走过去,坐到茶桌边的凳子上,邢安斟了一杯凉茶,端上来放到桌子上,说道:

“请少爷用茶!”

“伙计们早安。”卢嘉瑞也向大家打个招呼,轻轻地呷了口茶,然后问道,“邢安,这段日子药铺的买卖怎么样了?是不是比往常好些?”

“回少爷话,买卖很好,每日客人都很多,常常都忙不过来。少爷也知道了,前些日子就增加了两个伙计来帮忙。严胜宝、崔乐进,你们两个过来给少爷磕个头,好歹请少爷往后多多关照。”邢安说道。

正在忙于收拾整理的两个年青小子赶忙停下手中的活儿,过来到卢嘉瑞面前磕了个头,朗声说道:

“小人严胜宝,小人崔乐进,请少爷多多关照!”

“你们好好地干,店铺买卖畅旺,自然有你们的好处!”卢嘉瑞看两个年轻人,严胜宝跟自己大概也差不多年纪,崔乐进是很年轻,但两人都很有干劲的样子,心里挺喜欢,说道。

“是,少爷,小的一定好好做事!”严胜宝、崔乐进齐声回答道。

“这两人原是一个村庄的,结伴到城里来营生,人都挺聪明,又踏实肯干,是做买卖的好帮手。”邢安说道。

“那就好,好好跟邢安学,你们干好了,以后我还要开新的店铺,或者做别的什么买卖,就由你们出去挑头。”卢嘉瑞说道。

“多谢少爷,我等一定好好干,不辜负少爷期望。”严胜宝、崔乐进齐声说道。

“嗯,干活去吧!”卢嘉瑞满意地说道。

严胜宝、崔乐进应了声“是”就转回去忙活了。(本回未完待续)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