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回 降价抢买卖(下)

第二十九回结交掾吏谋划外财降低药价竞争同行(下)

一日午后,卢嘉瑞正在街上闲逛,打算到瓦肆去看傀儡戏,药铺的一个伙计急急的找来,说是县令老爷陶老爷使人来请少爷过去相见。

卢嘉瑞乍一听到,心里一阵的高兴,也有一阵的紧张。他高兴的是毕竟自己心里想着要去做的事情终于要有着落了。他紧张的是自己头一次拜见知县老爷,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说服陶老爷,使他同意将库银拿去放贷赚些利钱。

但无论如何,卢嘉瑞还是信心满满地打马折往县衙而去。

卢嘉瑞来到县衙后宅院门,早有小厮候着,问明了姓名情由,就领卢嘉瑞进去,进到陶老爷书房。一进门,卢嘉瑞看见一名中年男子,青衫发髻,坐在书桌后边看着书,料想就是知县陶老爷了。他慌忙拜倒在地,嘴里说道:

“小民卢嘉瑞拜见知县老爷!”

“你来了,一旁凳子上坐着叙话吧!”陶老爷略微抬一下头,示意卢嘉瑞坐下,然后继续看书。

“谢老爷!”卢嘉瑞起身,挪着身子到一边备着的凳子上坐下,低着头,等陶老爷问话。

过了好一会,许是看完一段书了,陶老爷才把书合上,叫小厮上茶,然后开言问话道:

“你就是瑞安大药铺东家吧?不想还是个少年商人!应该算是奇才吧?”陶老爷问道。

“回老爷,小民实在是惭愧,小民原也想着勤奋读书,科考得意,以图进身,不想一试方知才疏学浅,科场艰难,转头想做些小本买卖,混得口饭吃,不添官府烦乱。”卢嘉瑞回道。

“这么想倒是难得。不过本官听说你家大药铺可不算是小本买卖,是聊城县城最大的药铺,买卖做得很红火,获利也该不少的。”陶老爷说道。

“救死扶伤的买卖,利薄,眼见是做得多,实际却没有多少盈利。”卢嘉瑞说道。

“哦,这个买卖上的事,本官不懂,如真像你说的利薄,本官倒应该嘉许你。行医卖药,确也需要一些良心善行。”陶老爷说话,不亏是官府的语言。

“多谢老爷嘉许!我家药铺的确有些比众不同,店里除卖药,还有坐堂郎中,诊金是减半收取,药价也是力求全城最低,讲的是方便实惠,时不时将凉茶和糖水免费供饮,利益街坊乡邻。”卢嘉瑞讲自己店铺利惠街坊的好处。

“嗯,听你这么说,你要做个有德商家,往后买卖一定会越做越红火!”陶老爷还是嘉许的说道。

“多谢老爷勉励!”卢嘉瑞说道。

“话说回头,这段时日以来,你家药铺的伙计不时送些名贵药材到本官家里,又带了郎中来给内人诊病。又是送药材,又是诊病,又是替抓药的。这不,还给本官送来一坛泡制的陈酒,本官喝了一段时间,不仅神清气爽,还劲头十足,似乎有了更年轻的力气。本官心下甚是感激,只是你们既不收取半文钱银,也未提到要本官做些什么来回报,本官疑惑不解,所以今日叫你来问明原委。”陶老爷这才问到主题上来。

“老爷不必多虑,老爷乃我县父母官,操劳政务,为民尽力。自从老爷到任我县,端的是行政清明,百姓安居乐业,田间村落农耕顺时,市镇街衢工商兴盛,皆仰赖陶老爷治理有方,百姓有福,街坊乡邻皆感戴陶老爷恩泽。我等小民,无能为百姓出力,偶然间听得陶老爷妻室身体欠佳,而小民本身就是开药铺诊病卖药的,就自作主张地为老爷做点事情。小民为老爷减少烦忧,原也是应分之事。”卢嘉瑞诚恳的说道。

“难得你这般好意!只是本官尽力为民做事,自当如此,百姓能安居乐业也是福分。本官才浅德薄,不敢将县里各项营生顺景揽为己功。你对我家的馈赠更不敢领受,等一下本官叫人核算一下价钱,将一向以来所送的物品按价奉还吧!”陶老爷边说边盯着卢嘉瑞。

“陶老爷千万不必如此,小民所送的一点药材等物,完全出于敬仰老爷并且完全是自愿奉送的,要是老爷还按价偿还,着实会辱没了小民的一点心意!”卢嘉瑞慌忙离座,站起来,一边鞠躬行礼,一边说道。

“既然你不肯收取偿价,本官也不便勉强,但收了你的馈赠,本官心下也不免不安。你如有什么难处有需要本官关照的地方,不妨直说看看。”陶老爷看卢嘉瑞很坚持且恳切的样子,只好这么说道。他猜想,尽管卢嘉瑞说的如此这般,但总不会是无端端的给自己家送这个送那个的,应该是另有所求吧?

“托陶老爷的福,小民所开瑞安大药铺买卖畅旺,家计无忧,本身并没有什么营求。不过——”卢嘉瑞有点欲言又止,显得难以说出口的样子。

“唉,你有什么就说出来嘛,本官能做得到的会考虑帮忙的。”陶老爷催卢嘉瑞说道,他想卢嘉瑞应该不会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或者他办不到的要求。

“那小民就冒昧说了。”卢嘉瑞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缓慢地应道。

“你就快说来本官听听吧!”陶老爷说道。

“咱们聊城县地处南北东西之通衢,陆路水路交通便捷,各方商贩游人来往聚集,一向以来商业繁荣,买卖兴旺,扶持发展货物交易,已得地利。眼下各个地方手工造作不断增多,新奇之物也是不断出现,极需要通过贩运贸易互通有无,今后行商坐贾必然更多,有的会做得更大,给咱们聊城这样的贸易通衢更多的增进财利机会,这是天时。只是依小民看来,本县的商贾虽多,但能做大做得好的也不见得很多,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本钱不厚,有的人想做买卖没有本钱,有的商家想做多做大些买卖却没有更多的本钱。如今街市上虽也有相互间借贷钱银的,但银两毕竟有限,并不能使想借钱的人都能借得到钱,而且收取利钱也较高。小民想,如果有一笔大钱来放贷,供急需本钱的商贾借用,这就是人和了。如若聊城都具备了这天时地利人和三条,咱们聊城的商业贸易将更加兴旺发达,也会带动其它各个行业兴旺,这不仅增加本地百姓营生门路,更重要的是,对官府而言也可有增加过税住税和其他各项杂税收入之利,可谓官民同利,而且还会抬升陶老爷治理聊城的行政功绩,好处极多。”卢嘉瑞侃侃而谈地陈说道。

“嗯,是这样,本官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陶老爷连连点头说道,但随即想到了卢嘉瑞说话的重点,沉默一下,似自问又似问人说道,“哪里有这么一笔大钱来做放贷之用呢?”

卢嘉瑞也在沉默中看一看陶老爷,他觉得他不好一下就提出常备银的事,起码要知县老爷自己先苦想一阵,看他会不会自己想到。

“你既然想到了这个问题,也一定已经有了解决之法,不妨说来本官听听。”不料,陶老爷就直接向卢嘉瑞发问道。

“小民倒想到了一个法子,只是——”卢嘉瑞又一次显出似在沉思而欲言又止的神情。

“只管直说,不必吞吞吐吐,为着百姓福祉,本官能做的一定做。”陶老爷催促卢嘉瑞道。

“那小民就斗胆说了。小民听说县衙门里一般都备有四五千两的常备银,以应付各项差响及筑造疏浚等开支,以税项或州里拨给来弥补,平时动用的顶多也不过一千两,而且很快会补充进来,其余大部分都是处于备而不用的状态,只有非常情况发生时才会用到。小民想,既然这么多的银两存着,莫不如拿了出来放贷,让本县的行商坐贾及临时有急难之人能借去使用。这个一方面有利于繁荣本县的商业贸易,有利百姓,也可以增加县里衙门税项收入;另一方面放贷也可以收入可观的利息。目前市面上借贷利钱是每月一成到一成三,官银放贷就收八分到一成的利息,放出去三千两,一个月就有两三百两的利钱收入。这真是一举多得,官民同利之举,很值得陶老爷思量呢!”卢嘉瑞还是侃侃而谈地说道。

卢嘉瑞说的是头头是道,陶老爷会同意按卢嘉瑞说的去做吗?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