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回 降价抢买卖(中)

第二十九回结交掾吏谋划外财降低药价竞争同行(中)

从汇香酒楼出来,林成在对将来的利钱的美好向往中往住家走,卢嘉瑞则牵着马,一边走一边盘算着如何能撬开知县老爷关着的几千两银子的大门。慢走中,他偶然看见街边的一个药店,人进人出的甚是旺气,就走近门边去看,里边却是一茬一茬的人在交方子抓药,两三个伙计在不停地忙乎。他停在门口边看了一会,就有个伙计过来问道:

“客官您好,请问是要抓药吗?请进来吧!”

“不是,不是,不用了,在下只是路过的,顺便看看。”卢嘉瑞连忙说道,然后走开。卢嘉瑞走出几步路,回头看看那药店的招牌,只见药店门楣上横额写着“安顺药铺”几个大字。

偌大的聊城县城,就那么几间大一点的药铺,这些药铺卢嘉瑞都是清楚的,平时没有注意,今日看到的却还是颇有些让卢嘉瑞吃惊。这么向晚的时候,都是人要归家歇息的了,这间药铺的买卖却还这么好,对比自家的瑞安大药铺,生意从来没有这么好过。人家的药铺只是卖药,自家的药铺还有郎中看病,还有凉茶糖水和药酒卖,到底为什么买卖还不如人家呢?

卢嘉瑞对自己做买卖的能力一向十分的自信,他就不相信同在一个县城,相距也不远的街道,自家的药铺竟然要比人家的差。他一定得弄清楚这里边的缘故。

回到自家瑞安大药铺,看到人客稀少,卢嘉瑞心里就感觉一阵憋屈。卢嘉瑞叫主管邢安过来,问道:

“邢安,我适才经过桃李街,街上的那家安顺药铺是人来人往,抓药的人甚多,几个伙计都忙不过来,而我家药铺却显得这般冷清,你说说这是为何呢?”

“小的没有看过,也不知道。”邢安想了一想,说道。

“按说我家药铺大,货色应该比他们多,又有郎中坐堂,有糖水凉茶有药酒,而且相距也不远,咱们的买卖应该比他们好才对的。”卢嘉瑞说道。

“老夫也觉得甚为奇怪,有些人在老夫这边看了病,开了方子,就走了,并不在这里抓药。”坐在一角诊桌边上的老郎中郭老先生插话道。

“有这样的事吗?怎么早没听说过?”卢嘉瑞问道。

“以前看到过这种情形,不知何故,以为人家一时没有带足钱来抓药,先回去,就没太注意。如今听少爷说起来,才觉得是不是他们在这里看病开方子后,就到安顺药铺去抓药了。”老郎中说道。

“这里开方子到别处去抓药,一定是别处的药价比这里便宜,否则就犯不着这样做了。”邢安说道。

“那好,麻烦郭老先生开个大方子,里边多开些常用的药,然后让邢安着人拿去安顺药铺抓药,如今就开了去吧!我倒要看看他们的价钱到底便宜了多少?”卢嘉瑞对老郎中说道。

于是,郭老先生开了个药方子,交邢安,邢安遣一个伙计拿了去。卢嘉瑞坐铺子里喝茶等候。不消一炷香功夫,伙计就拿了药包回来了。

“邢安你算一算看,按我家药店的价钱,这副药需花多少钱,对比他安顺药铺,我家药店贵了多少?”卢嘉瑞急切地说道。

于是,邢安回到柜台上,算起帐来。噼里啪啦,一阵算盘珠子响过,邢安说道:

“按咱们药铺的价钱,这副药要三十七文铜钱,安顺药铺收的是二十九文。”

“这么说我家药铺比安顺贵了两成多三成,怪不得,人都往他家跑了。”卢嘉瑞说道,想了想,又继续说道,“这样吧,邢安,你把我家的药价全部降四成,从明日开始。”

“这个要禀告老夫人,请老夫人定夺吗?”邢安问道,“以前一直是老夫人管事的。”

“不必了,以后由我来逐步接手管事,这也是娘亲的吩咐。关于降价的事,我回头会跟她说的。”卢嘉瑞说道。

“降药价是好事,可以多卖药,可是许多人都知道了人家‘安顺’比咱们便宜,也习惯了去那边抓药,咱们降价了,人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呢?”邢安说道。

“是的,习惯了,一时间就难改变。在老夫这里开方子的,老夫可以顺便说这里药价降了,让他们就便抓药,可是其他没在这里看病的人不知道药价降了,还是习惯到‘安顺’去啊!”郭老先生也说道。

“这个好办,可以请些小厮到街上热闹处喊话,告诉街坊瑞安大药铺药价降价了嘛。”柜台后边另一个伙计说道,他正在给人抓药,又问道,“少爷,这位客官的药钱是不是按新的药价来算呢?”

“代礼,如今就开始按新价钱给他好啦!也好让这位大哥回头给咱们药铺宣传宣传。”卢嘉瑞说道,既是对伙计代礼说,又是对来抓药的客人说。

“多谢掌柜的!”抓药的中年人赶紧回头向卢嘉瑞道谢道。

“客官不必客气,还烦请您回头多向街坊邻里讲讲,咱们瑞安大药铺一定保证做到全聊城最低的药价,街坊乡邻要看病抓药尽可到本铺来。”卢嘉瑞说道。

“这个一定,一定。”抓药的中年人说道,“你们药铺药品品种比别的铺子多,如果价格又比别的店铺低,一定会到这里来的。”

“邢安,你找人来多写些告示,拿到城里通街各处张贴,让瑞安大药铺药价下降的事全城都知道,要写上保证全城最低价,品种最全,看病的诊金只按往常的一半收取。在有其它药铺的地方要多贴,还要贴得更醒目些。”卢嘉瑞吩咐邢安道。

“好咧!小的一定办好!”邢安高兴地回道。

邢安也希望药店红火,好歹有盼头,多挣点薪俸花红。

“郭老先生这里可能就要辛苦一点了,诊金减半,看似少收了,可是往后看病的人会多很多,实际上收到的诊金一定不会减少,反而会更多,只是有劳老先生多辛苦一些了。”卢嘉瑞对郭老先生说道。

“这个不妨事的,老夫虽然年老,身体尚且康健,多瞧几个病人无妨的。如今这般时常空着也是空着,反觉无趣。”郭老先生朗声说道,老人家好像也对改变现状甚是乐见。

“好吧,有劳各位,咱们大家一起勤力,药铺生意兴旺起来,大家都有好处。”卢嘉瑞最后说道。

过不了多久,药铺的生意明显地好了起来,人客出入明显多了很多,看病的,抓药的,常常从早到晚都是人进人出,熙攘于门前店内。不但看病抓药的客人多了,姜糖水和凉茶的买卖也都带旺了起来。

卢嘉瑞时不时去查看账目,发现每日的收入竟然是以前的四五倍甚至七倍八倍。两个伙计忙不过来,又增加了两个。买卖的好转程度是卢嘉瑞原来意想不到的。甚至三娘也在一日午饭后问,为何这段时间店铺买卖这么好,卢嘉瑞则得意地说了自己的做法。

三娘夸赞了卢嘉瑞几句,末了,却说道:

“降价卖,别的店家也会做。他们发现买卖少了,也会像你一样查原委,到时也会降价来争,结果就是大家都争着降价,谁也得不到好处。你要留意着看,以后还有什么法子,价格差不多时做得比别人好,这样才是长久买卖!”

“嗯,孩儿知道了。”卢嘉瑞虽然不尽以为然,却说不出三娘说的有何不对,但他确定至少当下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和做法。

至于心上挂着的怎么利用常备银放债的事情,卢嘉瑞没跟三娘提到。他觉得自己必须做出来之后才能说。但自己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法子来落实这件事情。原本就管库银的林成,不愿意去向知县老爷说,卢嘉瑞也不能让他出头说,这当然需要避嫌。如果贸然逼着他去说,说不定还会把事情搞砸了。但如果自己去说,怎么才能有机会见到知县老爷,并且说服他同意去做这事呢?卢嘉瑞如今还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

“怎么啦?为娘讲得不对吗?”三娘看卢嘉瑞回话后似乎有心事的样子,问道。

“不是,娘亲讲的很有道理,孩儿要多想些法子将药铺的买卖做好。”卢嘉瑞回答道,暂时敷衍一下。

“那就好,你愿意多想办法,就说明你对店铺买卖上心了,为娘多一些欣慰。”三娘说道。

“娘亲要孩儿今后多管好药铺的买卖,往后孩儿就多管些事,娘亲您就不要再操心了。孩儿按着自己的主意去做,会做得好好的。娘亲就多抱抱杏儿,逗她玩耍,享享清闲之福吧!”卢嘉瑞说道。

“为娘知道你打小起做买卖有些天分,一直都很相信你,如今你也长这么大了,又有了些历练,既然你也这么说了,往后买卖上的事你就自己管好,为娘不管了。”三娘说道,有些如释重负一般。

“请娘亲放心好了,孩儿一定用心做好!”卢嘉瑞想让三娘不要有什么担心,语气坚定地说道。

“好了,为娘讲另外的事了,这事更要紧。为娘已经跟冼掾吏家换了你和冼家千金的生辰八字了,那冼家千金的生辰八字与你的非常相配,你们前世就注定是夫妻!冼掾吏找算命先生算了你们的命理,你和他家千金明年开春后成婚,择定吉日在三月十九,如今告诉你知晓,你也好有个预备。”三娘说道。

平时卢嘉瑞时常早出晚归,午间很少在家吃饭,今日也算是个例外,所以三娘也想跟他多说些话。

“哦,明年三月十九。”卢嘉瑞顺着应了一句,让人听着不知他说的何意。

“你和冼家千金命柱虽然相称,相合却也周折,吉日颇少,算命先生算了,就明年三月十九最吉利,为娘就和他们家定下来这个成亲日子。过几日,为娘还得去冼家换细贴儿。你虽有过婚配,也有个女儿,但女方既未与公婆谋面也未到家,更未归宗入祖,所以咱们两家商定,婚典仪注按头婚办理,冼家千金是你明媒正娶的正房妻室,不可造次了事。”三娘说道。

“孩儿谨尊母命!一定好好筹备。”卢嘉瑞说道。这时,卢嘉瑞想到娘亲这么聪慧能干,突然想她也许可以替自己想出办法来也未可知。于是,卢嘉瑞突兀间又问三娘道:

“娘亲,孩儿想拜见本县知县老爷,怎么才能见到呢?”

“啊?拜见知县老爷?为何要拜见知县老爷?”三娘着实吃了一惊。

“娘亲不用问为什么,孩儿自有因由,就请娘亲替孩儿想个法子,使孩儿能见到知县老爷就好。”卢嘉瑞不愿说得更多,他也知道三娘相信他,不会坚持刨根问底的。

“就算不告诉为娘具体的原因,你总也得告诉为娘要见知县老爷想做什么,为娘才好给你出主意啊?”三娘这次好像没那么随便就迁就卢嘉瑞了。

“好吧,也是为着一桩买卖,一桩很好的买卖,孩儿须得亲自见到知县老爷才能说妥。”卢嘉瑞说道,还是有所保留,细节不能说。

“跟知县老爷做买卖?”三娘有些惊疑。

“不是跟知县老爷做买卖,是要他首肯才能做。”卢嘉瑞说道,“当然,只要知县老爷首肯就可以做,却不必知县老爷亲自做什么,做成了知县老爷也有极大的好处。”

“有这样的买卖吗?为娘还是不明白。”三娘说道。

“娘亲,您就不要再追问了嘛,想想看孩儿有什么法子可以见到知县老爷。”卢嘉瑞祈求般地说道,他希望三娘快点进入想办法的思绪中去,不要无谓的多追问。

于是,三娘也不再追问了,半眯双眼在想。不一会,三娘开口说道:

“我家是开药铺的,莫若就送些高丽参、鹿茸等名贵的药材去给知县老爷妻妾,他的妻妾自然会在知县老爷跟前说及。孩儿就这么无由头的多送几次之后,知县老爷必会纳闷疑问,然后邀你去见面,那时你自然就有机会禀告你要做的事情了。”

“嗯,还是娘亲有办法,很好,孩儿就这么做好了。”卢嘉瑞高兴地说道。

“你还可以让郎中郭老先生炼制些强身健体的或滋阴补血的膏药,时不时送些过去,给知县老爷和他的夫人们养生。关系熟络了,事情自然就好办了。”三娘补充说道。

“娘亲办法真多,还这般仔细!好的,孩儿就按娘亲说的办去,想这事一定能成。不过如今孩儿还是先卖个关子,等到事情果真办成了,孩儿才禀告娘亲吧!”卢嘉瑞说毕,就告辞出去了。

于是,卢嘉瑞通过林成牵引的线,让药铺伙计邢安送了一包高丽参去给知县夫人。适值知县夫人体弱多病,常开方子熬药喝,邢安送过一次高丽参,不久就带上郎中郭老先生上门去给知县夫人诊脉开方,调养身体。郭老先生再按照卢嘉瑞的吩咐,炼制了些膏药,是为妇人滋阴补血的,时不时让邢安送过去,给知县妻妾们服用。

如此三来二往的,这知县老爷陶三谦渐渐地从妻妾的口中得知了卢嘉瑞家的瑞安大药铺了。而看着自己夫人的气色身体似乎日渐康健,两个小妾也不时的枕边吹风说服用送来的膏药如何如何的有益处,知县老爷也觉得这家药铺子的确是有真材实料,不一般的了。

到后来,卢嘉瑞从父亲原来泡制存放了好几年的几坛龙虎酒中拿出一坛,叫邢安送去给知县老爷。陶老爷小饮了一段时间后,身体活力大增,白天晚上劲头十足,心里很是欣喜。

某日晚上,跟小妾快活过后,知县陶老爷才忽然想起这么简单的事情来:这家瑞安大药铺怎么老往我家送东西,送这送那的,却是为何呢?陶老爷吩咐小厮,下次来人送什么东西来时问个清楚。然而,邢安却也只回复说,是主人家叫送的,也不知道为何。

于是,陶老爷思忖之余,便想着请药铺的主人家卢嘉瑞过来相见,问问究竟了。(本回未完待续)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