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回 降价抢买卖(上)

第二十九回结交掾吏谋划外财降低药价竞争同行(上)

却说上回说到卢嘉瑞回到聊城,并没有对药铺的买卖十分上心,悠游着过日子。有一日,卢嘉瑞正要出门,三娘便拦着跟他说已经为他说成了一门亲事。卢嘉瑞却急于出去,直说相信娘亲的眼力,就自顾出门去了。

卢嘉瑞好不容易出门,来到城南牛角街蹴鞠场时,那些已经等得不耐烦的蹴友们已经开始比了起来。数一数有九个人,看来是一边五个一边四个的已经开始比试了。两边你来我往的在争夺,今天看来比往常好像激烈不少。仔细看时,卢嘉瑞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不禁喊起来:

“宣立兄,你怎么也在啊?我是卢嘉瑞!”

“停,停,大伙歇一下。”蹴鞠间歇,占宣立叫停了比拼,走过来跟卢嘉瑞搭话,对卢嘉瑞说道,“怎么是你啊?方才他们说还有一个人没到,要等,我却让大伙先比了起来,想不到迟到的人是你卢嘉瑞!”

“在下也真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你。”卢嘉瑞笑着说道。

“说来话长,什么都先别说,其实这些蹴鞠的大多都是在下的好友或者认得的,只不过前段时间在下外出去游历,没有和这帮人玩。如今咱们继续蹴鞠,一会完了咱们找个地方吃酒去,再好好聊聊。”占宣立说道。

“哦,先介绍一下这位,是在下极好的朋友,在县衙门里做事,跟在下常在一起吃喝玩耍,姓林,单名成,衙门里边诸事通晓,卢兄弟也认识认识,兴许哪日用得着呢!”看见一年青年汉子走近过来,占宣立连忙将他拉过来给卢嘉瑞介绍道。

“幸会,幸会!林兄乃县衙官吏,在下乃一介草民,日后还请林兄多多关照!”卢嘉瑞向林成作揖为礼,说道。

“哪里!哪里!林某不过衙门小吏,依靠薄俸度日,又无甚权威,都比不得你们那样清闲洒脱的过活,不敢领受关照之说,惭愧!惭愧!”林成回礼,谦逊地说道。

“好了,先都别说了,继续蹴鞠,玩个尽兴了再说。我说了,等蹴鞠完了,咱们一起去吃酒,再慢慢聊。”占宣立又说道。

“好,在下听你的,蹴鞠吧!”卢嘉瑞说罢,把外套和帽子脱下,放在场边凳子上,就上场去蹴鞠了。

玩蹴鞠约莫一个半时辰,大家就又累又渴又饿的,于是玩伴们就散了去。卢嘉瑞和占宣立、林成说好到喜鹊大街桥下那家张番大酒楼吃酒。由于占宣立和林成没有马,走路的,卢嘉瑞先打马过去,点好酒菜,等占宣立和林成到了开吃。

卢嘉瑞打马到喜鹊大街,上到张番大酒楼,店小二殷勤的迎了进去。卢嘉瑞上到二楼,挑一张临街靠窗位置的桌子,点好酒菜,不到两碗茶的功夫,占宣立和林成就到了。于是,三人吃起酒来,推觥把盏之间,免不了天南地北的聊起来。

原来,自上次到博州应考落榜,占宣立心灰意冷,不久就出去游历散心。在他游历到河东路太原府时,碰巧遇到卢嘉瑞,恰好也替卢嘉瑞的莽撞解了围。在外边游历了四五个月,他回到聊城,寒窗苦读的心思没有了,也没有了对功名利禄的奢望,混沌间就接续经营父辈传下来的那间布匹铺。除此之外,他还在聊城县城里找些给往来商贾、大户豪绅及商铺官府等做帮闲的活计营生。偶或遇到有人家子女要启蒙的,他也应承去当个启蒙老师。虽则营利不是很丰厚,但他过得也算自在。这么些年以来,占宣立在聊城县城倒是混得个通熟,无论是富家深院还是街头轶事,也无论衙门官事还是市井趣闻,他都是人面熟络,消息灵通。如今,占宣立算得上是聊城县城里的最广有人脉的人物了。

当然在酒酣脑热之际,占宣立不经意间把当年在博州应考中,打点通路花了二百五十两银子,最后却被骗的事,自己亲口说了出来。占宣立说到找卢嘉瑞要五百两一起去通路时,才猛然回悟到前边说的是二百五十两,一时自觉尴尬不已。

这时,卢嘉瑞却拿起酒杯劝酒,装作没注意听,不使占宣立感觉到剥脸。

在卢嘉瑞听来,不管怎么样,占宣立如今在聊城县城应该是个灵通人物,是个将来用得着的人,不必计较过去了的事情。而且,当时人家与自己也是萍水相逢,不知道与自己还会有什么交往的缘分,想着赚你些银子也属于正常,算不得有多少卑劣。

卢嘉瑞有个习惯,与第一次见面认识的人说话,他会特别留心听,并察言观色,以便尽快地认识和记住这个人。在喝酒闲谈中,卢嘉瑞对林成更关注些。林成是县衙门里专管库银帐房的掾吏,全县官府的各项收支银两都通过他的帐。林成说本县常备银有四五千两,少了会征收进来补充或州里调剂拨补,多了要上缴到州里去。这话,卢嘉瑞就清楚地听进去,并牢记在心。

卢嘉瑞酒量大,相互间不断的劝酒劝菜,当占宣立和林成喝到口不由己,神说胡说时,他还头脑清醒。林成说的话激起了卢嘉瑞的心思,他觉得林成是个可以好好利用的人,他一时间想不到什么法子,但他下意识地觉得一定得跟他熟络。管账的,四五千两的常备银,一定有想头!卢嘉瑞心有定见,想着回头怎么跟林成混熟了。

酒足饭饱之后,三人各自回家。卢嘉瑞还是骑着他的马儿走,占宣立和林成依然劳动自己的两条腿,走路回去。卢嘉瑞走了半晌,忽然想起来,如今就该约林成明日再来喝一通酒,然后计议一下怎么利用林成手上管着的常备银,琢磨商议出个法子来,赚些利头。

于是,卢嘉瑞折返过去,往林成走的方向追上去。好在林成还没走远,正沿着街边慢悠悠走着,看起来颇有几分酒意。卢嘉瑞打马过去,约请他明日申时再到汇香酒楼喝酒。

“林官爷,在下请官爷明日再到铜锣街的汇香酒楼吃一回酒,如何?”卢嘉瑞在林成前边停住马,跳了下来,拦住林成,说道。

“怎么?明日又吃一场?你今日没喝够吗?”林成有些不解的问道。

“对,明日在下请你再吃一场,就官爷和在下两个。汇香酒楼那里的酒菜都不错,咱们哥俩可以好好品尝菜肴,品尝美酒。”卢嘉瑞说道。

“就咱们两个?不叫上占宣立?”林成不明白卢嘉瑞为什么要单独请他吃酒。

“明日就不叫他了,在下有些事情要单独跟官爷聊。”卢嘉瑞说道。

“好吧,不就吃酒吗?还能聊些什么呢?不如如今就说出来听听。”林成吐着酒气,不紧不慢地说道。

“明日边吃边聊吧,如今一时半会也说不好。记好了,明日申时到汇香酒楼会饮!”卢嘉瑞说道。

“好吧,申时,汇香酒楼,会饮——”林成喃喃地重复了一遍。

于是,两人再次分头回去了。

翌日,卢嘉瑞依时来到铜锣街上的汇香酒楼,要了个包间坐下,点好了酒菜,不多久,林成就到了。

两个人一边吃喝一边聊,酒至半酣,卢嘉瑞将他的谋划和盘托出,这下林成才明白卢嘉瑞为何要单独请他出来吃酒了。

原来,卢嘉瑞想到林成既然管着四五千两这么大注的常备银,应该好好利用来钱生钱,利滚利。时下市面上买卖畅旺,有很多商贾店主摊贩做买卖或一时缺钱周转,极需要些银两临时解决,月利有十分到十五分的,很是可观。这常备银总之都不是一下间用出去,有个常量,将这些银子放了出去,一年下来可以赚到相当多的收益。

“这些银两虽然由在下管着,但在下并不能随便动的,都要知县老爷亲自手书画押才能出库。要是私下动用,那可就犯了重罪,轻则坐监,重则充军甚至砍头。”林成听完卢嘉瑞的谋划,无奈地说道。

“当然,在下也不是叫官爷私下乱动这常备银,但官爷可以说服知县老爷同意做这个事情。到时在下在外面放钱,官爷管账,知县老爷只管按咱们的排布准了银两出库。”卢嘉瑞喝了一杯,拖了一个回味的口嘴声,说道。

“那官府的银两拿出去放债,收得的利钱归官府吗?”林成是个谨慎的人,脑子肠子都没那么多弯曲回路,浅白地问道。

“这个却不能。官府本没有这项收入,如果将这利钱放进去,倒是将这事泄露了出去,反而不妙。这利钱嘛,大部分归知县老爷。这年头做个官也不容易,俸禄微薄,生活开销不少,奉承应酬又多,手头也拮据,知县老爷得了这份利钱,也不必再到别处去贪污盘剥了,也算是给县里百姓做件好事。至于官爷,自然也可以分得一份,算起来要比那点薪俸多得多,往后生活也会过得更加写意些,吃酒甚至不时去勾栏院子玩乐玩乐,都不成问题的了。在下嘛,在外面张罗放钱收钱的活,也能挣一点辛苦钱。”卢嘉瑞说得很有道道。

“这可是官府的银子,如果碰到些无赖泼皮,借了不还,如何是好?”林成毕竟是个谨小慎微的人,低声问道。

“这个官爷放心,在下在放钱时一定会看,什么人可以放什么人不能放。那些不务正业没有还钱本事的人,在下是不会放钱给他的;那些平时人品不好的人,在下也是不会放钱给他的;对于那些赖过账的人,更是不会放。况且,我等放的钱,官府在背后,要是哪个真敢赖账,一旦报知知县老爷,签发下令牌,捕房立马去拿人,谁还敢抵赖呢?”卢嘉瑞越说越激动,说完举起杯来跟林成干杯。

“说得是很好,但是怎么能让知县老爷同意这么干呢?”林成疑虑地说道,“在下管这库银有些年头了,可不敢跟知县老爷提出这样的想法。”

“这个也请官爷放心,不用官爷去提这事。在下自有办法去说服知县老爷做这事。在说成后,官爷只管和在下好好配合去做就成了。”卢嘉瑞胸有成竹地说道。

这下林成高兴起来,想着自己也不必做些什么为难的事,就将有一份可观的收益进账,心里甚是欢乐。他又跟卢嘉瑞连连对干了好几杯的酒,才停歇得下来。这又是一顿畅快的酒宴,到两人都酒足饭饱时,卢嘉瑞叫小二来结了酒钱,两人才各自回家去。(本回未完待续)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