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上公学(下)

第三回落榜万琰失宜去教职心切父母定议上公学(下)

溪头镇在聊城县里算是个很大的村镇,四五百户的人家摆布在一大片平原上,各式草棚、茅屋、木阁、砖瓦房都有,有贫家孤间,有一般人家的排屋,也有富人家的院落大宅。

村民住家房前屋后多半都种些果树或蔓藤瓜果,或干脆就开辟个菜园。春夏初秋之际,倒是绿茵遍地,瓜果飘香,一派欣欣向荣的田园乡村景致。

村落北边半里地是一脉葱茏的山岭,东西南三面则是一大片平整的田野,登上北边的山岭放眼望去,很辽远才再见到有山。

槐香河从西向东流向村子西侧,然后往南,再折向东边流去。

槐香河河面宽阔,是溪头镇的母亲河,农耕用水就靠它了。

槐香河跟县城的聊城河是相通的,但县城地势高,聊城河是一条支流,流入主河道之前筑有一个拦河坝,以便农事灌溉取水,所以航路就不能通达。

当然槐香河里鱼虾不少,有不少渔夫就以打鱼为生,捕鱼到镇上甚至到县城卖。

溪头镇周边远近也有不少的小村庄,不过三五十户人家的庄子,但远没有溪头镇那么大。

溪头镇上有一条小街,街上有食店,有杂货铺,有集市。小街上的小店每天都开张,吃的用的都可以买到,但大集市每三天一次,村上和周边远近的村子乡民来赶集,肩挑车拉把要卖的运来交易,想买的也是趁集市日采办。

集市日也是行脚商贩的好日子,贩运各式杂货或其它新奇物品来卖,赚钱讨生活。

溪头镇的村民以姓卢为主,其它杂姓只有不多的几户人家,也都已搞不清楚什么时候参乎进来的了,而卢姓的远祖都是一家人,其实起初就是一户卢姓人家,时代久远之后就繁衍出一个大村子来,慢慢地演变成了市镇。

镇上人家的房屋就围绕着村镇中心的卢氏公祠布局开来。公祠成了村民的活动场所,除了祭祀活动外,镇上有什么其它公众活动都在公祠内或前面的小广场上进行。

紧靠公祠,建有三间房子,作为公学。

镇上村民虽然世代农耕,但依然十分希望镇上能出来个人物,好给卢姓家族光宗耀祖。族中按人丁摊派出资建了这几间公屋作为学堂,聘请教书先生给族中子弟授课。

族人一直流传着这样的故事,说卢姓祖上曾出过一个大官,也是贫穷出身,寒窗苦读,最终考中进士,做官做到刑部尚书。

这个故事一代一代的流传着,村民们都确信无疑,并一直就怀着很高的期望,期望亲眼看到进士上榜报喜差役进村,更期望看到卢姓大官衣锦还乡的盛景。

虽然这样的盛景即使在村里年纪最大的村民眼前都没有出现过,但是这并不妨碍溪头镇村民们怀抱着永不磨灭的憧憬。

当然,也不是村里所有的孩子都会到学堂来学经授业,虽然到这里来学习只需要分摊先生的工钱,花费很低,有的穷苦人家还是上不起或者不舍得上这个学堂。

还有一些富人家的孩子也不上这里学经授业,富家一是希望自己请先生单独教授更好些;二是不想自己的孩子跟穷人家的孩子们混在一起;三是一同学经授业的十几二十个孩子年纪大小不一,也不利于孩子的学业。

卢永茂更是不想把卢嘉瑞送到这个学堂。

卢嘉瑞是三代单传的独苗了,出生以来就一直是卢永茂家对于未来的全部寄托,是心肝宝贝,尤其是卢永茂自己觉得失去了再添丁的希望之后,更是如此。

卢永茂比镇里任何一家都更期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出人头地,能踏上仕途,给卢姓家族给卢家光耀门庭。

他想的是请最好的先生来专心一意给卢嘉瑞教书授业。

虽然曾经请来的先生也都不尽人意,同时看到卢嘉瑞对读书授业没有什么天赋和兴趣,但卢永茂不愿轻易放弃。

卢永茂依然执着地认为,卢嘉瑞有一天会改变,会成为优学之人。因为他觉得卢嘉瑞显然比一般孩子聪明很多,只要把他的学习兴趣激发、挖掘出来,就一定会比谁都学得更好,考个秀才、举人是没有什么难的,甚至考中进士都完全是可以指望的。

但是卢永茂也一直饱受失望的折磨,虽然看到卢嘉瑞似乎越来越显得聪明于一般孩子,但始终没有看出来卢嘉瑞对学经授业有增加多少兴趣,反而是看到了卢嘉瑞对学经授业的越来越多的抗拒。

卢嘉瑞调皮捣蛋气走了请来的两位教书先生之后,连找合适的先生都困难。

卢永茂也渐渐地没那么信心满满了,甚至萌芽了失望的心里影子。

“瑞儿的学业真是一件烦心事,都这么大了,整天玩耍不是个办法。”一天旁晚,晚饭后,卢永茂在大娘房里,对大娘说道。

“是啊,咱们家就这么一根独苗,是应该好好的教养,将来有些出息,不能由着他无所事事,虚耗光阴。”卢嘉瑞虽不是大娘亲生,但大娘甚爱卢嘉瑞,而且家里别无其他孩子,她和二娘、三娘之间也无什芥蒂,几位娘们都视卢嘉瑞如己出,都还指望着在自己老去时卢嘉瑞给养老送终,所以大家对卢嘉瑞是一样真心的十分关爱。

“可就是一直没找到真正合适的先生来教他,不好的先生来教只怕教不好。”卢永茂靠在椅上,闭上双眼,似乎是对大娘说,又似乎自言自语。

“有人管教,总比没人管教,整天顽耍的要好。”大娘继续说道:“先生教的不就是四书五经之类古籍嘛,对瑞儿多少总有教益,怎么会不好呢?”

“说的倒是个理,但先生对经义的讲解好不好不但会影响到应试成绩,还会影响儿子思考问题处理事情的态度。有些先生教的不好,还真的就是误人子弟嘛。”卢永茂说道。

“那也得尽快找个办法才是啊,总不能一直就这样给放任下去吧?这样他不会有出息的。我们家可就指望他了。”大娘也是心里着急,但也说不出什么主意来。

“我不是也一直在想嘛!”卢永茂只好说道。

“你不如到三娘那里去,跟她讲讲,她见识比我和二娘广,也许能有什么好办法也不一定。”大娘说道。

“说的也是,我跟她说说去看看。”卢永茂说道。

卢永茂起身出门,向三娘房子走去。

走过两个回廊,卢永茂就来到三娘的房间。三娘正在外房火盘边烤火取暖,看到卢永茂,就站了起来,给卢永茂道了个万福,将卢永茂迎进房内。三娘说道:

“老爷过来了!”

“有点事情跟你聊聊,就过来你这里坐坐。”三娘是卢永茂三个妻妾中最年轻的也是容貌最美的一个,加之为卢永茂生下唯一的儿子卢嘉瑞,所以卢永茂对三娘自然是恩爱有加,心里的地位当然胜过大娘和二娘,虽然看起来并没到专宠地步,还表面上刻意的保持一定的平衡,但卢永茂骨子里更疼爱三娘。

很长一段时间,卢永茂更多的在三娘房歇息,哪怕是卢嘉瑞出生之后也是这样。

只是到后来,卢永茂拼命努力勤耕勤种,但几位妻妾肚子毫无回应,渐渐的力不从心之后,他也慢慢的对再生个一男半女失去了念想,加之卢嘉瑞也逐渐长大并就住在三娘房前天井斜对着的房里,晚上他就由着心情随便到那里歇息,不再刻意找三娘了。

但如此一来,卢永茂到三娘房中歇息的却反而更少一些,因为三娘琴棋书画皆有所通,又熟读四书五经,卢嘉瑞长大之后就经常自己教卢嘉瑞读读书、写写字什么的,卢永茂也就不常来打搅了。

“妾给老爷倒杯茶喝吧?”三娘说道。

“不必了,你坐着吧!我跟你说说瑞儿读书授业的事情。”卢永茂顺便就也坐在火盘边,伸出双手来取暖。

“唉,瑞儿是该好好的读读书了,整天混着过日子没有出息,将来家业如何托付得了啊?”三娘说道。

“我比谁都想让他好好读书,将来好彩弄个功名光耀门庭。只是不好的老师却会误人子弟,又找不到好的老师。就这么犯难了。”卢永茂说着无奈。

“老师好不好当然很重要,孩儿的志趣更要紧。瑞儿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兴致在学业上,聪明是聪明,却不爱读书。”三娘也坦然说道,其实她是最不溺爱孩子的一个。

“这就要找一个学问好,还要能镇得住他的先生了。这样的人很不容易找得到的。”卢永茂说道。

“但找不到好的先生,也不能老这样放任他混下去嘛!”三娘说道,“开卷有益,有人教导总好些。”

“你这些时候教导他读书,都教得怎么样了?”卢永茂问道。

“教他读了些经典书籍,也只能将一些浅易的经义讲解一下,深奥一点的我也不懂,也没有办法教更多,更不能引导他自己去理解经义了。况且我是他母亲,也不能让他规规矩矩地受教,不好老是骂他打他,如何能像老师一样教他呢?”三娘说道。

“我看先送他到镇上学堂去吧,先在那里读书,如果找到好的先生再请回来教他,这样不必虚耗光阴。”卢永茂想想,说道。

“巧的很,这些天我也正有这样的想法。我也听说那位老先生也是很有学问之人,至少不会耽误到哪里去。”三娘赞成道。

“既然你也这么想就最好,年节过完,新学年开始就送他去吧。”卢永茂就决定了。

两人再聊了一会天,天就已经黑了,三娘点上了灯笼,跟卢永茂说:“我去看看瑞儿。”

卢永茂说:“我也去看看,看他在做什么。”

按照三娘的日常时间安排,这个时间卢嘉瑞应该是看书,看约莫一个时辰,困了就睡觉。

三娘虽然对诗书懂得不算很多,但从小在乐坊妓院长大,时间很是富余,又受过一些专门的熏陶培养,书是读了不少,加之人也聪明机灵,虽不能说通熟经典书籍的奥义,一般典籍也都粗通,在妇人中也算是个有学问的人。

正由于粗通诗书,且在妓院这种九流三教混杂之地长期厮混,使三娘相比别的妇人显得更有见地。

在卢永茂眼里,三娘就是个很有见识的妇人,有什么需要商议的疑难事都会地跟她商议,听取她的意见,而对大娘和二娘则只要告诉她们怎么做就行了。

正由于这样的缘故,卢嘉瑞小时候的启蒙老师其实是三娘,就算后来请过先生来教,很多时候三娘都亲自督促教诲卢嘉瑞的学习。

三娘一度自信她能够指导卢嘉瑞学好诗书典籍,去取得功名。但随着卢嘉瑞的逐渐长大,她终于明白了,尽管卢嘉瑞很聪明机灵,却对书籍始终没有很多的兴趣甚至有些厌倦,同时由于她是母亲,很难像教书先生一样严格地管束卢嘉瑞,让他专心于通盘地读书学习去做应试准备。

卢永茂对于卢嘉瑞的通过读书获取功名的期望,在三娘心里一直就感觉到前景黯淡,尽管她从未表露出来,同时也努力朝这个方向去想去做,去盼望奇迹发生。

卢永茂与三娘到卢嘉瑞房中时,卢嘉瑞正在专心致致地做他的地螺呢!

地螺是个很好玩的东西,用木头做成,用一到两寸大的坚固结实圆木头,截取约莫两三寸长,削成类似芋头形状,一头大一点,一头小一点,在小一点的一头中心打进一个方形大铁钉,铁钉留一小段在外边作为转轴脚,用编好的麻绳绕在铁钉上,从铁钉绕至螺体一半左右,一手握着,然后用力突然拉开麻绳,同时将地螺放到地面,地螺便会快速旋转。

玩耍比拼地螺时,一种是比谁的地螺旋转时间更长谁胜出;一种是一人将地螺施放在地上旋转,另一人要用力对准旋转中的地螺施放自己的地螺,目标是击打对方地螺致死,同时保持自己的地螺还能继续旋转。轮流进行,一方成功而另一方未成功,则成功一方赢得本轮,如双方均成功则本轮平局。

卢嘉瑞很喜欢这个游戏,因为卢嘉瑞喜欢赌胜。而获胜的关键除技术外,地螺材料的质地和做工很要紧。木头一定要坚固厚重有韧性的,铁钉要方形的熟铁棺木钉,麻绳要用软而韧的麻,还要三股编制,如两股编绳就不够混圆,会影响地螺转速和击打准确度。

卢嘉瑞已经丢弃了两个不太好的地螺了,前村的卢永义那小子常能赢他,这次他要做一个最好的,他要战胜卢永义,做个常胜将军,做个不败的战神。

对于卢嘉瑞,玩乐比读书更有吸引力。平时三娘吩咐他读的书,他基本上是能敷衍就敷衍过去,始终就没上心。但至于玩乐的东西,他却是特别的机灵聪明,在村里的玩伴中,每一种玩乐游戏他基本上都是最出色的。

卢永茂和三娘进到卢嘉瑞房门来时,卢嘉瑞正在专心致志地用刀削木头做地螺螺体,小小有些吃惊。

“父亲,母亲!”卢嘉瑞站起来做个揖。

“瑞儿,让你读的书读了没有?”三娘问道。

“读了两遍。”卢嘉瑞答道。

“要熟读,要能背出来,过两天为娘给你讲解。”三娘说道。

“瑞儿,你刚才做的什么东西?”卢永茂插话问道。

“做个地螺玩的。”卢嘉瑞说道。

“玩有时是要玩一下,但你娘叫你读的书要好好的读好,不读好书,以后怎么办?整天还无所事事的玩吗?你要长大了。”卢永茂说道。

卢永茂和三娘坐下了来。

“瑞儿,今晚你父亲与为娘过来就是要跟你说说你读书授业之事。”三娘继续说道,“你年纪不小了,以前也请过先生来教你读书,为娘也一直在管你的学习。请来的先生教的不是很好,又都辞了。为娘一直在教你督促你,虽然为娘粗通典籍,但毕竟学问不深,也不能说教得了你什么。”

“孩儿愿听父亲母亲教诲!”卢嘉瑞站着,接茬说道。

“为父与你娘亲商量,觉得你要尽快的正正式式、认认真真地读书学习,以便将来应试,取得个出身和功名,为你自己也为卢家争得荣耀。”卢永茂说道。

“父亲说的是,孩儿应该好好读书学习。只是读书应试取得出身和功名是很好,但孩儿对枯燥乏味的书籍提不起兴致,读书出身本来也不容易,怕只会让父亲母亲失望。”卢嘉瑞轻轻的说道。

“瑞儿,你是个很聪明的孩子,这为娘知道,只是不能安心用心地去读书学习,如果能专心攻读,你一定比别人读得好,应试也一定比别人出色,考取功名是一定可以的。不要丧了自家的志气。”三娘鼓励说道。

“如今在村里学堂教书的余先生学问不错,听说教得很好的。为父和你娘亲商量着先送你到学堂去跟着学,不要再在家里这么混着过日子。到为父找到更好的先生时,再请来家单独教你。”卢永茂直截了当地就说了。

“如今年节也快过完了,新学年开始就去吧。去学堂之前为娘还会继续教你读些书。”三娘说道。

“是,孩儿遵命就是了。”卢嘉瑞知道父母决定了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做的,再说学堂里的学童很多就是他的玩伴,去学堂读书说不定更好玩。

“好吧,差不多就睡觉吧,不要玩那么晚。为娘与你父亲也要回去歇息了。”三娘说完,就和卢永茂离开了卢嘉瑞的房间,回自己房间去了。

“这孩子,要是读书有玩耍的那个劲头就好了。”在回房间的路上,三娘还念叨着。

“是啊,瑞儿是个极聪明的孩子,就是读书不入心。”卢永茂附和道,还带有些感叹,“要是真能好好地读书,将来一定有大出息。”

“看有没有好的先生,你可要抓紧去找,到学堂去只是临时的办法,真正要应试,一定要有高人教授才行的。”三娘说道。

“那当然,我不是一直都在寻找嘛。”卢永茂有点不耐烦地说道。

正当卢永茂与三娘要解衣歇息之时,曲儿急匆匆跑进来说道:

“大娘请老爷到上房去。”

这么晚了,大娘究竟何事急着请老爷到上房去呢?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