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回 代州破敌(上)

第二十六回战代州队长画策破强敌轻武备将军建功招疑忌(上)

却说上回说到辽兵大举进犯,包围了代州城,守将程虎派遣信使向王安远将军求救,王将军命陈勇偏将挑选勇士护送信使返回代州城,坚守待援。

“卢队长,代州城已经被围困,王将军要末将挑选勇士护送信使回代州,执行坚守待援策略,末将头一个就想到你!”陈勇对卢嘉瑞说道。

“那好,既然你信得过我,我与你去就是了!”卢嘉瑞答道,很干脆。

“你回答得这等轻松痛快,你可知道这代州城可能已被围得水泄不通?辽兵又都凶悍无比,能征惯战?此行凶险,非押送军需品时可比!”陈勇说道,他觉得卢嘉瑞可能没意识到真正与辽兵厮杀的凶险,况且是破围而入,往后还要突围而出。

“你意思叫我不要去?”卢嘉瑞笑着问道。

“那倒不是,没你去,我可找不到更合适的人了!”陈勇赶紧说道,“我只是想提醒你此行必有恶斗,除了斗狠,还得斗智斗勇才行。不过,你智勇双全,武功高强,实在是不二人选!”

“我看还是原来那几个押运物资的一同前往吧,不仅都武功高强,足够勇猛,而且大家配合有了默契,更方便些。”卢嘉瑞说道,“辽人是一命,我等大宋人也是一命,何必先自惧他?我就不信这个邪,我大宋国子民只有被欺负的份!”

“好!壮志不灭,豪气冲天,不愧真正的勇士!”陈勇将手揽到卢嘉瑞肩上,赞赏说道,“这次我与你奋勇杀敌,争取建立大功勋,回头朝廷奖赏下来,期望能一同共沐皇恩!”

卢嘉瑞于是就被陈勇挑选作为护送骑兵。因为上次押送军需物品的经历,让陈勇深知卢嘉瑞武功了得,他自然是陈勇这次同行人员之首选。另外陈勇还挑选了第三骑兵队队长冯立、第六骑兵队队长沙孟,共四人,几个都是能征惯战、武功高强的猛士,也曾一同押送军需物品。陈勇很清楚,几个人要突破围城进入代州,一定会面临血战,只有能征惯战、武功高强的猛士,才堪当此任。

这一年是大宋徽宗皇帝大观三年,卢嘉瑞二十有三岁,仪表堂堂,武功又经过了多次实战的考验,加上英姿威武,锐气逼人,已经称得上是军中威猛勇士。

陈勇和卢嘉瑞等四名勇士和代州信使回到代州城外,远远转了一圈,发现整个代州城都被包围了起来,东西南北四个城门外都驻扎了敌兵营地,看来敌兵这次是意图破城洗劫才会罢手。敌兵在一阵又一阵的攻城,城上守兵拼死抵御。

于是,大家商量从哪个城门冲杀进去。几个都觉得就从南门杀进去,因为南边是大宋国腹地方向,敌兵兵力可能比较薄弱,而且这个方向冲杀过去,敌兵会觉得会有后援大队兵马杀来,较容易杀进城。

卢嘉瑞却认为应该从北门杀进城。卢嘉瑞说,正因为北门是敌国方向,敌兵反而可能守备薄弱,而且从敌国方向杀来,出其不意,让敌兵慌张中误以为退路被截断,导致混乱,正好我等杀进城去。

大家听了都觉得卢嘉瑞说得有道理,转到了北门,就要冲杀过去。卢嘉瑞赶忙止住说道:

“慢,不必着急,现在冲杀过去,敌人还正斗志高昂,敌兵人多势大,我等就这几条汉子,且不说能不能杀进去,就算能杀进去,必有死伤,我等不若暂且撤回远处等着,等到近晚日头西下,敌兵人困马乏,升灶造饭之后将要饮食之际,突然杀将过去,必可一举成功!”

大家又觉得很有道理,就将照办。陈偏将却说道:

“既然要趁敌兵困乏起乱之时杀进去,莫不如等到傍晚昏暗,敌兵安歇时冲杀过去,岂不更妙?”

卢嘉瑞想了一下,说道:

“敌兵远出围你城池,必然防备你夜出突围或者劫营,所以晚上一定会严加防备,反而不是冲杀时机。而且,就算你侥幸成功冲杀到了城下,昏暗不明,情势混乱难辨,为防止敌人趁乱杀进城里去,城上将士也轻易不敢打开城门!”

“卢嘉瑞说的有道理,我等退到远一点的去处,专等敌人做饭饮食时杀了进去!”大家都同意卢嘉瑞的说法,陈偏将于是下令道。

大家退到远处躲避起来,只派沙孟哨看敌人营地动静。当敌营炊烟飘起一会后,沙孟跑回去报告。卢嘉瑞看看天色,将暗未暗,说道:

“大家先将干粮吃个半饱,然后上马冲杀过去吧!大家要牢记,一定要紧跟在一起,并力拼杀,要快要狠要猛,笔直杀开血路冲过去,不能恋战!”卢嘉瑞提醒道。

“对,就按卢嘉瑞说的这样干,大家在冲杀时高声大喊,好让胡虏慌张混乱!”陈勇补充说道。

“驾!”,“驾!”,“驾!”吃罢随身携带的干粮,四名忻州勇士与代州信使一同飞身上马,如箭一般急速向代州城北门飞驰而去。

大宋五位勇士拍马直插敌营杀奔过去,辽营戒备不严,营帐围栏并不高,五匹马都一跃而过。辽兵是毫无准备,挑战、攻城弄了一日,已经困顿不堪,饥肠辘辘,正准备或有的正在吃饭,完全搞不清为什么从自己来路的方向有宋军杀来,惊慌仓促中不及反应过来,有的便被砍杀死去。

五位勇士一边冲杀一边叫喊。顿时,杀声、喊声、马蹄声、马嘶叫声响成一片。辽兵仓促间聚集迎战,大宋五勇士不以杀敌为快,只急速冲击,杀向城门。

胡兵反应也不慢,才杀不到半路,胡兵就有不少涌集上来,有操刀剑步战的,也有已经跨马骑战的,把五勇士围在中间。

五勇士只管向前冲杀。虽然胡兵勇悍,但五勇士毕竟是挑选出来的大宋骑兵精英,武功高强,气势夺人,胡兵阻挡不住。

大宋五勇士使的都是长兵器,胡兵大多用的是弯刀,也偶有用长枪长矛的,五勇士来势凶猛,奋力搏杀,胡兵也无法贴近,人多也没有用。

卢嘉瑞这回使的是长柄大刀,左劈右砍,刀刃到处非死即伤。陈勇使的是长枪,前挑后捅,枪尖所向皮破肉绽。冯立使的也是长枪,沙孟使的是长矛。四人围成四角,代州信使舞长剑在中间,一路拼杀,向城门挺进。

胡兵层层压上来,却也只有不断的退却,始终无法压得住。一名胡将鼓勇杀进来,卢嘉瑞迎上去,大刀对长斧,几个回合下来,胡将力怯,一个恍惚被卢嘉瑞一刀砍去右臂,手臂和长斧一同“咣呛”落地,胡将苦叫一声坠马,卢嘉瑞回马想补刀结果了他,不想有两三胡骑拼死一起上来招架住卢嘉瑞,两步兵迅即跑上来将胡将拖了回去。卢嘉瑞也不追赶,与胡骑一边打一边退回自己方阵中来。

看看就快到城门边上,陈勇喊道:

“快去叫开城门!”

大伙拼力再向前驱杀,荡开一条血路让给信使杀过去,信使急奔城门下,一边厮杀一边叫门。城楼上早已看到了城下敌营的异动,这回看到信使来叫门,看得清楚明白,急忙开始放下吊桥。胡兵也阻挡不住,又不想轻易放过去,只好在两边和后边紧缠着厮杀。

胡兵的纠缠,惹得卢嘉瑞杀得性起,临要跨过吊桥的当儿,竟还忽然回马抡刀追杀在背后追赶的胡骑,胡骑没想卢嘉瑞这一着,错愕间被卢嘉瑞多砍下两个脑袋,其余的又只好惊慌退却。

那边城头上宋军大喊“快进城”,卢嘉瑞方才又紧急回马向城门冲去,这时同伴们都已经进去,吊桥已经收起有两尺高,在疾驰中,卢嘉瑞狠拍马背,拉起马头,这马嘶叫一声,一跃跳了过去!

代州城增加了这忻州来的四位虎将的助力,守城当然更没问题了。因为有了救兵将来的心理底气,将士们也更有信心。无论胡兵怎么叫骂怎么攻城,代州守军只是稳稳的守着,就不出战。

其实胡骑优势在于野战追逐格斗,攻城并没有多少方法套路,在围城初开始时,代州兵守城并无太多困难。但问题是,又是十几日过去,胡兵累日蛮攻,企图尽快破城洗劫财帛女子,攻城是越来越凶猛,代州将士守城是日见艰难,却不见忻州救兵出现,不免使人疑虑忻州驻军会不会来救援。

“放心好了,忻州军一定会来的,一点都不用担心,只管好好守城就行了。”在巡城闲话时卢嘉瑞对陈勇、冯立和沙孟他们说道。

“都十多日过去了,按说圣旨早已经下到忻州了,怎么还不见救兵的影子呢?”沙孟嚷道,“莫不是畏惧胡虏,不敢前来?”

“说的也是,王将军是明明白白说的,朝廷一旦下旨,就立刻领兵前来救应的,还说先期做好一切准备呢!忻州到这里也不用两日的。”陈勇也说道。

“要是诓了咱们几个,就这么死守在这,也不知还能不能活着回去,真他娘的不是东西!”冯立忍不住骂起来。

“你们都不要胡猜乱讲,我料定再过个十日八日,忻州军就会杀到,到时咱们守城军和忻州援军内外夹攻,胡虏将溃败逃遁,不必担忧。”卢嘉瑞笑着说道。

“卢嘉瑞兄怎么这么有把握呢?”陈勇不禁问道。

“你们想看,代州城虽不算城高墙厚,但总算还相当稳固,守城兵马也不少,胡虏虽驰骋疆场杀伐有所专长,但却不善攻城,轻易是攻不破的。王将军想必早料到这点,他就先且按兵不动,让胡虏以为没有外援,日思拼力攻城,等到胡虏锐气消耗殆尽了,他才突发兵马挟锐杀来。那时城里也熬到差不多弹尽粮绝,忽然有救,必会奋发雀跃,奋力杀出,这样内外勇猛夹击,胡虏这时只有溃败逃遁的分了!”卢嘉瑞说道。

“卢兄真乃高见,但如若朝廷旨意已下,王将军却不即刻发兵救援,岂不犯了违慢圣旨之罪?倘若胡虏围攻数日不下即撤去,又有失机纵敌之过;如果胡虏真猛攻破城,更有抗旨失地之罪。这几样,样样罪名都不轻,王将军怎能冒得罪之险呢?”陈勇继续问道。

“常言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将军领兵打仗最要紧的是想着怎么打赢。如果王将军贸然前来,却不能破敌制胜,不但自己可能就战死沙场,大批的军士一起命丧黄泉,虽然是遵旨行事了,那又有何用呢?死的还不明不白,不是更冤屈吗?”卢嘉瑞说道。

大伙听罢,不禁叹服,但就知道了将要再面对艰难的十多日的守城苦战了。

“好吧,咱们得准备好苦战了。王将军交代了,将一面旗子插到敌兵主力所在的一个城门顶上,咱们如今到西门去,胡虏的主将大营就在西门外。”卢嘉瑞又说道。

于是,几人就往城西门城墙走去。(本回未完待续)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