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 押送军品(下)

第二十五回押军品道途遇悍匪起争斗关卡逢故人(下)

陈勇、卢嘉瑞一行到汾州城时已经是傍晚时分,陈偏将引导,将车队引到一个僻静的大房子后边,叫出主人来,把货物交付了过去,收货的人也不查验货物,就收下了。陈偏将还把那马车折价卖给了收货的人,然后就了事了。收货的人也不留饭,只是额外给了一锭银子,让陈偏将安排大家吃酒。

这下卢嘉瑞更加疑惑了,既然是军需品,却不是在官仓提领,又不运回自己的军营,似乎交付的也是民间商家。到底是什么货色呢?卢嘉瑞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想要问,又不便多问,因为陈偏将已经说过多次了,不许多问,只管按照他的吩咐办理就好,多问了也招他厌烦,也显得他卢嘉瑞不懂规矩。毕竟是军中之事,不该问的就不要问,不该知道的就不要知道,只需要按照长官的命令办就好了。

陈偏将将折价卖掉马车的钱给大家分了,这令他们很高兴。历经千辛万苦,还险些被那伙劫匪算计了,经过拼命厮杀,把劫匪解决了,这几辆马车和马匹成了战利品一般,算是对这帮英雄们的犒赏,让他们感觉到底没有白辛苦一趟。

这一对押运官兵在汾州交接货物完毕,翌日便赶回忻州。这下是十匹骏马驰骋,轻松快捷,不日就回到忻州军营,向王将军销差。销差完毕,王将军很是高兴,慰勉押送官兵一番,又发了些赏钱,然后大家各自归队回到自己的营房,继续平常的军旅生涯。

在平淡无奇的军营生活之中,吃饭、操练、闲扯,偶尔自己跑到山顶上去吹吹箫,还每天都保持着站桩扎马步和练习武功的习惯,虽然也时有热闹和刺激之事,这对卢嘉瑞而言,未免有些寂寥,因为卢嘉瑞是个活跃分子,喜欢刺激神经的事情。

在长长的寂寥时光中,扣儿不时跳进了他的脑际,唤起他的记忆和回味,尤其是在夜晚入睡之际。

卢嘉瑞回忆起扣儿那白白嫩嫩的肌肤,细长的手指,水灵灵的眼睛,又想到她那甜美的笑意。他当然回味起那个难忘的午后时光,这是他这辈子都难忘的时候。他陶醉于扣儿被侵入后从被迫承受转成主动配合的感受,他陶醉于扣儿曼妙的身姿以及沉浸于快乐的那几分狂野。

扣儿是卢嘉瑞这一生中头一个女人,是扣儿让他头一次体会到男女之事的无限快慰,只可惜,就那么一次的癫狂,就算万千的欢喜也无从尽情表明了去。

当然,卢嘉瑞也很想念自己的新婚妻子,他正式婚娶的妻子,那段无所事事却是每日浸泡在欢爱中的时光,那是他有生以来最惬意的一段日子。

卢嘉瑞没有想到,父亲母亲们一直要为他找媳妇,却始终找不到合适的,不想在这次投军从戎的途中,竟在不经意之间,他就遇上了自己的毕世姻缘。

栾小姐端庄、贤淑、温婉,想必一定能得到父亲母亲们的喜欢。这样的美好姻缘,算是他的福分和造化。这也增添了他对于命运未知的更多几分敬畏。妻子不似扣儿那般率性,但万般的柔情蜜意足以把人都融化了。妻子的那种温婉、娇媚姿态煞是有些楚楚可怜模样,总是让他的男子汉雄壮精神油然勃发,想着去征服她、去庇护她!

现在相隔相离,卢嘉瑞更加记挂这柔弱中却带有几分刚强的女子,不断想象她如今到底怎么样了。

至于家里,卢嘉瑞倒是不太想那么多,他知道有父亲在,一切都会井然有序,事事按部就班。收田租,养猪、养鸡、养牛、养羊,都是父亲干了一辈子的事情,不会出什么差错。父亲虽然不会像他卢嘉瑞那样,常想出些别样的点子,不会有什么新门路,但默默守成,原也是绰绰有余。似乎父亲毕生的责任就是守护家业,保护家人免受饥寒苦累。他觉得,父亲一直做得很好,是个好父亲。

虽然在他的撺掇下,父亲在镇上开了药铺,又到县城开了,父亲慢慢的有些想得开了,又不得已同意自己投军加入行伍,但他觉得父亲始终还是个因循保守之人,想着一生平淡恬静而过。

但是,他卢嘉瑞则不想像父亲那样过一生,他觉得他要过更有意思、更欢乐、更激动的生活,享受人世间的刺激和精彩,终老时才不悔曾经此生。

对于卢嘉瑞而言,娘亲则有点像个迷,他一直就不太清楚娘亲的身世。他不知道娘亲老家在哪里,他没有外公外婆,他从来没见过娘亲回过家或走访自己的亲戚,也没见有娘亲的亲人来家探望过她。父亲和娘亲以及其他任何人也都没有谈论和提及过娘亲的家和她的家人亲戚。他长大一点,懂事了的时候,他就感到很奇怪,问父亲,父亲却异常严肃的告诫他不要问。卢嘉瑞是一个很快就明白事理的孩子,于是他也就不再提起这类事情了,虽然一直还是困惑不已。

卢嘉瑞还是很为他的娘亲自豪,娘亲比大娘二娘更有学识,见识也宽广多了,甚至很多时候她比父亲还更有见地,家里不少事情都是娘亲拿的主意。娘亲还很有些诗书学问,有主见,通情达理,小的时候就是娘亲教导他,开始他的经学启蒙。

卢嘉瑞觉得,娘亲的爱护和教导让他受益极多。这回远在他乡,久别家里,他更想着在家里在娘亲身边的好了。

大娘和三娘对他也是很好,但终究没有那种极深的亲缘的感觉,没有自己的生身娘亲那么亲近。

单先生是个很不错的师傅,能文能武,有学问、有经历、有见识,能遇上这样的先生,卢嘉瑞觉得是自己的幸运。虽然没能在科场上得意,但他觉得那完全不是单先生的学识不够或者教得不好,而是他自己没有足够努力,也许还有就是自己本来就无意于科场得意。

这回好了,自己从军以来,除了坚持练功习武,还不时回首思量单先生的教导,无论是文是武,单先生的授业对卢嘉瑞来说,都算是一直很受用的了。没有单先生在身边教导和指点,卢嘉瑞不时觉得若有所缺,似乎很多的事理还不能够明了。他父亲跟他说过“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句话的含义现在总算有所感悟了。

正当卢嘉瑞以为军旅生活就都将在这么平淡无奇中度过的时候,阵仗可就找上门来了。

大宋国北边的辽国,虽然内耗不断,强盛不再,每年收受大宋的岁币,但依然还时不时纵兵侵扰大宋边境,肆行抢掠。这等马背上的游民骑兵,彪悍残暴,来去飘忽,所过之处,往往劫掠一空。抢掠牲畜财物自然不在话下,还杀男丁掳女子,一阵掳掠过后,常常是村镇一空,人民家破人亡。

大宋有驻边的防兵,但战力却比那游牧民族骑兵逊色不少,且也不是正规的攻防战,辽兵来去无常,飘忽不定,防不胜防。碰到小股游骑侵扰,接到警报,附近驻守的边兵出动防御截击。扰边的辽兵游骑意在抢掠,并不恋战,除非遭遇上了才厮杀一阵,杀不过就舍弃所抢掠之物远飙,打赢了就裹挟着财物女子而去。边兵战力并不强,也无法纵深远追,只好干瞪眼。

有时辽国边将也有狂妄的,统率大队兵马,深入进攻内地城池抢掠,这时戍边将帅需警报朝廷,等朝旨下来,周边驻军方能出动,协同迎战御敌。

这日,早饭刚过不久,正在操演,代州守将程虎将军的信使快马赶到,投书王将军,报称有辽兵骑兵大队一路抢掠进犯如代州境,我军出击不敌,退守代州城,正被围攻,情势危急,请王将军急速出兵救援!

王将军接过书信,看毕,对信使说道:

“程将军的急报本将军清楚了,你回去禀报程将军,本将军即刻上奏朝廷,并做好一切出兵准备,等皇上圣旨下来,马上出兵救应。”

信使再次下跪叩头说道:

“这次敌兵势大,意在破城掳掠,代州情况很是危急,程将军命令小卒务必求王将军立刻发兵,抄敌后路,到时程将军出攻城外,内外夹击,定可扭转战局。否则代州城极有可能陷落敌手,代州一旦失陷,胡虏可能就会进一步来攻忻州,连城涂炭,大家都难以向朝廷交代!”

“个中厉害关系,本将军自然清楚,但本朝规矩,没有朝廷旨意,驻军不得擅动,本将军不能违反禁令!”王将军无奈地说道。

“救兵如救火,一旦耽误,战机尽失,将军!”信使看来是个能言之人,恳求道。

“你不必说了,本将军得谨守朝廷规矩,你回去禀报程将军,叫他死守城池,不要出战,坚持几天,朝旨一旦下来,本将军即刻出兵救援!”王将军坚定地说道。

“是,将军!小卒回去禀报程将军,死守代州城!”信使只好应道,转身离去。

“慢!”王将军叫住信使,问道,“你出来时代州城被围了吗?你是怎么出来的?”

“小卒出城时,代州城东西北三个城门已经被围,程将军趁南门尚能通行,派出快马急报朝廷,也同时向王将军求援。”信使禀报道。

“你现在回去恐怕代州城四面都已经被围困了,无法进入城里去了。这样吧,本将军派人护送你回去。”王将军说道。

“偏将陈勇听令!本将命你护送代州信使回代州城去,不得有误!”王将军下令道。

“末将遵命!请将军允许末将挑选带领三五精骑一同护送。”陈勇出列应命道。

“好,军中勇士随你挑选,一定要确保代州信使回到代州城,向程将军转达本将救援音讯!”王将军说道。

偏将陈勇要挑选勇士一同护送信使杀回代州城,他会挑选谁?他们又将如何杀进被辽兵重重围困的代州城呢?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