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 别样开铺(下)

第二十二回洞通灵犀别样开铺欲逞武功意欲投军(下)

瑞安大药铺开业和买卖的成功,再次确证了卢嘉瑞在父亲母亲们心目中已经长大成人的印象,之后卢嘉瑞在家里所说的和所做的,都不会遇到太多的不同意见,父亲母亲们唯一操心的就是卢嘉瑞的婚事而已。

三娘搬到城里住之后,似乎看到了解决这个问题的更多的机会,仿佛眼界豁然开朗。她想在城里富户或官宦之家中物色媳妇,一定比囿于溪头镇更快更好。

家里没有以前那样追逼自己的读书进展了,这点卢嘉瑞是感觉到的,也感觉很喜慰。本来他早就无意于通过读书博取功名。于是,他更多的兴趣和时间精力放在练武和学艺上。

单先生也感觉到了这种变化,但他知道并了解卢嘉瑞的心理,却无法改变他的倾向,他自己只能尽人事而已。

渐渐地,父亲母亲们也接受了卢嘉瑞不再以科场得意作为读书的目标,但更加令卢永茂和妻妾们震惊的事情是,卢嘉瑞竟然要去投军!

有一日,卢嘉瑞在聊城街上闲逛时,看到一大群人在一处墙边围观,挤过去看时才知道那是招募军士的公告。在卢嘉瑞看时,就听见有人朗声说话:

“国富而兵不强,是该多招兵买马,免受异族侵扰欺凌了!”

卢嘉瑞侧眼看过去,那是个中年人,看衣冠貌似读书人。

“富个鸟!不富也不强,荒野遍地,饥民满路,哪有这样的‘国富’呢?看相公只读书不闻窗外事罢了!”有人说道。

卢嘉瑞看过去,是个魁梧的壮汉子搭话。

“这位汉子说的极是,在下乃一介书生,但也并非两耳不闻天下事,正好相反,天下事时时事事都关心,而且读书也正是为着天下苍生。须知穷人朝朝代代都有,我朝农工商各业繁荣,天下承平日久,虽不能做到人人丰衣足食,受寒挨饿的人已是极少的了。”貌似读书人的回应道。

“读书人说话文绉绉,肚子里自有理,俺等大老粗说不过的。那你就说说看,我朝一直以来多受外族侵扰,边境难有安宁,还有燕云十六州被辽国占去,这是国耻,如何洗雪呢?”有人插话道。

卢嘉瑞看过去,也是个高大的青年壮汉子,头戴冲天冠。

“我等读书人自然是长于文治天下,至于守疆拓土,抵御外侮,当然需要勇将猛士,我等顶多能幕下出谋划策而已。”貌似读书人的答道。

“也不过是读得书来就怕死罢了!说得好听,敢说为天下读书,就直接投笔从戎,像汉朝班固一样,值得人敬仰!”又有人插话说道。

卢嘉瑞看过去,是个跟自己年纪相仿,身穿蓝布衫的年轻人说话。

“说的好,有种就投军去,不要嘴上说得天花乱坠,真要出力时当乌龟。”魁梧汉子大声说道。

“说得对,堂堂天朝大国,北边的荒蛮异族,魑魅小国,怎么就敢来侵扰,实在可恨,是汉子就该投军杀敌!”冲天冠也高声说道。

“几位大哥报国之志实在可嘉,小弟也正有投军志向,不如咱们就结伴到衙门去报名,一齐投军去!”蓝布衫也附和说道。

围观的人群开始低声议论起来。

魁梧大汉径直走到貌似读书人的这边,拉着其手,说道:

“读书人整天说为天下读书,知书识礼,满口的道德文章,一会天下苍生,一会国家朝廷,这下国家要你投笔从戎,看你年纪不算老,身体强健,你可不能落下了!”

“去就去,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别看我读书人一个,论起武来,也不见得比你们差!”貌似读书人的凛然说道,似乎本来就准备好似的。

“好,各位听到了,这位读书人都愿意去投军,咱们其他的人还有什么可说的呢?算是有缘,今日这里围观的,所有的青壮年,咱们都一起去,往后到军伍中咱们就是兄弟!”魁梧壮汉高声喊起来。

于是,围观的人群中的女子、老弱及残疾的,自觉退到圈外,圈子里就剩下八个青壮年的汉子。卢嘉瑞未及细想就已经被留在圈中,也不好意思退出去。

“这位兄弟,看你一表人才,表情却是老大不乐意,为何呢?”蓝布衫问卢嘉瑞说道。

“有什么不乐意的?奋勇杀敌,立功报国,本来就是年轻人应该做的事情,还可以巴望建功立业,拜将封侯,应该高兴才是!”卢嘉瑞还来不及开口,魁梧壮汉过来,拍一下他的肩膀,说道。

“倒不是在下惧怕,只是家父定是不准。”卢嘉瑞只好这么说道。

“怎么就定是不准?投军又不一定是去送死,建功立业同样可以光耀门庭,跟读书出息不是一样的吗?”冲天冠也凑过来说道。

“你们有所不知,小弟是家门三代单传,甚为要紧的。如果但说小弟自己,也是学过些武功的,虽不敢夸口武功有如何了得,沙场杀敌却也无所畏惧!”卢嘉瑞只好实话实说。

“这不就好了吗?咱们去投军,一来不一定就能到前方御敌,二来时下也就是些边境侵扰,没有什么大战事,你说你有一身武功,定然不会有什么事的。”冲天冠说道。

“大丈夫志在四方,何必拘泥于家室?你看鄙人虽一介书生,却也已经决然投笔从戎,要说顾虑,除了监牢里的刑犯和流浪汉,谁人都可以说不能投军的了。”这时貌似读书人的倒过来当起了说客。

“那各位先报名,小生先回家禀告过父母再说,如何?”卢嘉瑞说道,其实他自己倒是想去投军。

“禀什么禀的?报了名再说嘛,做个男子汉,顾虑那么多?有咱们一班兄弟一起投军去,军营里大家好照应,包管没问题的。”魁梧壮汉嚷道。

“小弟想的倒是建些军功,往后升了军职,图个出身。你想,时下靠科考图出身有多难,不如练得一身好武艺,到军营行伍中效力,凭本事更有机会拼出个天地来。”蓝布衫年轻人说道。

“大丈夫在世,当是鼎天立地,怎可有女儿姿态、犹豫不决的呢?父母大不过是想子女过得好,活出个样子来,只要你做对了事,有什么不允的?”看卢嘉瑞有些犹豫的样子,冲天冠对卢嘉瑞说道。

“你还犹豫什么的?大家兄弟都去吧,没事的,你看这个明白的读书人都改定主意一起投军去,你还说练了一身武功,不去投军,不就浪费了吗?俺就一身蛮力也就去拼了,没什么大不了的!”魁梧壮汉激动地说道。

“去就去,俺等就拼死去混口饭吃,保不准还能立了军功,混出个名堂来,好过在这市井间埋没了!”另外的几个汉子也嚷道。

“那好吧,我和你们就一起投军去!”卢嘉瑞思索了一下,下决心说道。

这时的卢嘉瑞也已经热血上涌,管什么三代单传独苗,别人能做的他也能做。他也想自己一身武功,不到军旅中去一展身手到底显示不出什么威风来。况且,他也相信在行伍中立些军功,也是争取个出头的出路,也许比那咬文嚼字、搜肠刮肚的拼科考出息更便捷可盼。

于是,豪气冲天的八个人就立马一起到县衙门内募兵处报了名,大家相约起程日聚齐出发。

这八位青壮汉子在赶去报名的途中相互通了姓名,他们是:魁梧壮汉陈钢达,头戴冲天冠的孙大壮,蓝布衫尹初昀,貌似读书人梅义仁,还有杜之杰、方志军、莫知鹤,加上卢嘉瑞,一共八人。

这一年是大宋徽宗崇宁五年,二十岁的卢嘉瑞决意去投军,开始一段跌宕起伏的人生旅程。

晚饭后闲话中,卢嘉瑞向父亲提到了今日报了名去投军的事,卢永茂不听尤可,一听着实大吃一惊,继而冒出一身冷汗!他瞬间就想到:我家三代独苗,儿子怎么能去投军呢?

“你,你,你怎么竟去投军!这,这……”卢永茂指着卢嘉瑞,气得说不出话来。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观念在他的脑子里是根深蒂固,他不敢想象遭遇万一的可怕后果:卢家要绝嗣的!

“你知道,你是我们家三代独苗,得传宗接代,得继承家业,你以为投军好玩?打仗好玩吗?万一……,那可怎么办呢?”卢永茂气得声音都发抖,头一次对卢嘉瑞发这么大的火。

“你已经不小了,应该知道事体大小,应该能分轻重,怎么就这么糊涂呢?你做什么其它的事情为父都可以由着你,这事为父不同意,你不能去!”卢永茂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继续大声说道。

三娘在旁看着也非常着急,但她不想火上浇油。她压制着自己的情绪问卢嘉瑞:

“瑞儿,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想到要去投军的呢?”

“孩儿想自己练了一身的武功,也好去建立些功业,也是出头的门路,不必死心眼靠拼科场找出息。”卢嘉瑞说道。

“可是你知不知道行伍凶险,三长两短是常有的事,你何必冒这个险呢?咱们家虽非大富大贵,也不缺衣食,就算行伍没有性命的凶险,也大可不必去受那份苦啊?”三娘说道,见卢嘉瑞默然不做声,又继续说道,“为娘听人说了,去投军的大多是饥寒之人,家中缺衣少食,到行伍中去混口饭吃。要不就是犯人刺配充军,再不就是有时候按人丁征发的。如今朝廷又没有要征发,我儿为何偏要去冒性命之险呢?”

“娘亲,如今国境安宁,没有什么仗打的,孩儿去行伍历练,也是增广见闻,增加学识。不是有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吗?在行伍中最能增长见识。”卢嘉瑞说道。

“可你也不能拿着性命去增长什么见识啊?真的只为增广见闻、增长见识,你可以去游历天下嘛,何必冒性命之险吃行伍之苦呢?”卢永茂说道,他一点都不能理解儿子的决定,他认为儿子投身行伍简直是愚蠢之极!

“你没有经历过阵仗,那可不是闹着玩,是你死我活的真刀真枪搏杀,你想象得太简单了!而且胡人善于骑射,就算刀枪可挡,强弩难防,战场上能活着回来都是造化!”三娘似乎对战事有很多的了解,又说道,“你别说国境安宁,眼下北边辽国强盛,常来扰边,向来有大举进犯之意。西北有夏国,边境争战也是不断。大宋国边境上,大小阵仗时有发生,行伍凶险并非空话。”

卢永茂看着三娘,也不禁被三娘的见识所折服。他自己虽不时跑远途,见闻是不少,但这类国家朝廷的军国大事他很少在意。三娘这么一说,他就更觉得卢嘉瑞投军这事的严重性了。

卢永茂和她的妻妾能劝住卢嘉瑞不去投军吗?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