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 别样开铺(中)

第二十二回洞通灵犀别样开铺欲逞武功意欲投军(中)

“那就拿孩儿上次在博州赚的钱来做本钱好了,这一百六十多两银子,也该足够开一家大生药铺的了,万一蚀了本,就算孩儿没赚或者少赚了,也无碍原来的家计。”卢嘉瑞打破沉默,说道。

由于原来就说过,卢嘉瑞在博州赚下的这注银子,在他觉得有买卖机会的时候拿来做本钱的,这下大家虽然犹疑不定,但也就不好说不同意,一来不好食言,二来也不能打击卢嘉瑞的锐气。于是,大家就都只好表示了赞成。

“还是父亲亲自做掌柜比较好,虽然辛苦些,但开始筹备开张,需是亲力亲为,等到买卖做稳定了,才可以交给别人代劳的。当然,孩儿在读书之余,也会经常到聊城去帮忙,好在骑马来回甚为快便,无需多忧虑的。”卢嘉瑞释然说道。他知道父亲母亲们疑虑未消,但终究是同意了自己的冒险计划,还是很值得高兴的。

于是,卢永茂带着邱福到聊城去筹办开生药铺的事情,邱福则叫来了一个他的远房亲戚汤家盛来侍候卢嘉瑞和单先生。

卢嘉瑞几乎是隔日就往聊城跑一趟,去帮忙父亲筹办药铺开张事宜。这回卢永茂也就不怪卢嘉瑞不专心读书了,因为他觉得有卢嘉瑞在身边,很多事情更有头绪,做得更好。

卢永茂对卢嘉瑞的办事能力有了更深的了解了——他的宝贝儿子绝对是个精明强干的人物!没有卢嘉瑞在的时候,卢永茂常常觉得束手无策,一莫愁展。有卢嘉瑞在,很多事情就有办法处理。卢永茂心下为自己的儿子感到欣慰。

他们在最热闹的街区铜锣街租下一个很大的铺面。原来是两个店面一个主人,一个店面卖绸缎布匹,一个店面卖杂货,是个上了年纪的江南东路宣州商人租下来做买卖,就夫妻两人,已经做了很多个年头了,现今年老要回乡,正巧卢永茂他们找铺面就遇上了。

卢永茂就接手老夫妻把店铺租下来,将两个铺面合并成一个,做成一个大大的铺子。房子是临街三层的结构,一楼做铺面,二楼住人,三楼做货仓。他们将铺面改成生药铺子也很合适,放药柜,设药台,立掌柜桌,置郎中诊病台,布局熬汤茶的灶台,摆设喝汤茶和歇息的桌凳,看来一切都很妥当。

书立了租房契书并签字画押,等宣州商人将货物处理完,卢永茂就请来泥水工和木匠,修整门面里边各处,同时砌好熬汤茶的灶台并砌起排烟的烟囱,然后就做靠墙的药柜。药柜是个长长大大的七字型大柜架,里边分隔出许多的小抽屉,每个小抽屉里格成两个或四个小格用于放生药,是为传统方正的药柜子了。其他各式柜子、桌子、椅子和凳子,则就买现成的搬了进来。二楼住人的房子和三楼的货仓,则不需要改造的,一切现成的就好用。

忙活了一个月出头,店铺里边的各项物件都整备妥当了。

进货本是一个难题,因为一个大药铺需要进些什么货才能齐全,卢永茂父子并不清楚,到哪里去进这些货更不知晓。还是卢嘉瑞出了个鬼点子,早在租下铺面的时候就让邱福专门来做这个事,每日假扮病患或路人到城里每个生药铺去看人家的药柜上的药名,然后出门抄录下来。许多日子过去后,这几间药铺的药材品种都抄全了,还要去找那些年老的郎中,问他们不常用的偏冷门的品种,然后整理出个生药品种大全单子。

生药品种单子理了出来,也还不知道具体到哪里去进货,卢永茂愁苦了一日,想不出法子来。第二日,卢嘉瑞来了,他就教邱福去找机会,想法子请聊城目前最大的那家药铺的伙计出来吃酒,混面熟,然后不经意间探问药材的进货渠道,也顺便套取些药铺买卖的方法窍门。

邱福也是机灵人,毕竟跟卢嘉瑞久了,各式套路也学到了一些,不几日功夫,各种圣药进货渠道就都知道了然了。原来,药铺大部分生药都是在本城一个大批发药商处采办来的,有些偏冷门或贵重的品种则需到京东西路的大名府去采办。

卢永茂想着这么路途遥远,打算就缺着。但卢嘉瑞却坚持要齐全,于是就让邱福去大名府采办,卢嘉瑞还吩咐多采办些,顺便还要看看那边各种药材的价钱。

接下来就是请坐堂郎中和招伙计的事了。招伙计是很容易的,招贤榜贴上店门不到两日,就招到了两个年轻伙计,看来很不错的,一个是本城人,叫邢安,一个是逃荒到这里的外地人,叫代礼。招用这两个伙计也是卢嘉瑞决定的。

难的是聘请坐堂郎中。郎中们都习惯于在自己家里坐诊,或者应请出诊,到生药铺坐诊这样的事闻所未闻,也不太愿意尝试。有愿意的,座谈一番后又觉得医术不精,恐怕辱没铺子的名声,有损铺子的买卖,不敢聘请。后来有一个腿脚不太灵便医术可以满意的老郎中,愿意到铺子坐堂,但要求诊金自行收取,与药铺不相干,这与卢永茂想的由药铺计收诊金,再由药铺给郎中工钱的做法,即由郎中收取诊金而药铺抽头这个想法不符合,双方谈不拢,只好作罢。

又经过近差不多一个月的折腾,万事俱备,卢永茂找了个算命先生,择了个黄道吉日,很快就要开业了。

卢永茂这时才告诉卢嘉瑞说还没有找好坐堂的郎中,意下就想先缺着,开业以后再说。不料,卢嘉瑞一听,着急得很,一定要找来。他对父亲说道:

“店铺开张这场面很重要,要将咱们铺子最好最特别的东西都亮出来,让来的人都看到,这样人家才会印象深,以后真的有需要看病抓药时,自然会想到咱们铺子来,所以开业时什么都要齐全才好,不能缺了。”

“这一下子可不好办到,请郎中可不像请伙计那么容易。”卢永茂只好说道。

“那原来请的有没有好一点又有意来坐堂的郎中呢?”卢嘉瑞急切地问,“这个可是咱们铺子跟别人最不同之处,一定要的。”

“倒是有一个老郎中,一番叙谈之后觉得医术应该是不错,就住在水井街,腿脚不太灵便的,但他要将诊金独自收了去,铺子不但不能抽水提成,还白给他一块地方以及桌椅,为父就没答应他。”卢永茂想到了那个曾经觉得很合适,但买卖谈不拢的老郎中来。

“这个事父亲想的就有些偏差了。只要他医术高,愿意来坐堂,诊金只管由他收了去,咱们铺子分文不取也是无妨的。如今咱们刚开张,只怕没人来,不怕人争利。他既是个有医术的老郎中,一来到铺子坐堂,想必就有不少新老病患跟着来找,他开的方子,还不是在我家铺子抓药?如此,带来人气,带来买卖,天大的好事,如何不做?至于以后,咱们铺子立稳了脚跟,买卖做旺了,再跟他提地方桌椅的租金甚至再提诊金的分成,也不怕他不同意了。好买卖总会有人争着来做的。”卢嘉瑞说道。

“经瑞儿这么一说,为父是想得不周全了。那如今如何是好?难不成再去请他?”卢永茂自感悔意,搓手说道。

“父亲有没有当他面,直截了当地说明不请他呢?”卢嘉瑞问道。

“那倒没有。我只是说他的要求有些高,说连地方桌椅都要平白供他使用。”卢永茂说道。

“那好办,那就劳烦父亲您写好帖子,亲自去他家门郑重地下帖聘请他,多说谦卑诚恳之辞,都应允了他的要求,务求他来坐堂就好。”卢嘉瑞稍显宽慰地说道。

于是,卢永茂赶忙照办去了。

黄道吉日里良时一到,伴随着锣鼓和鞭炮的喧闹声,“瑞安大药铺”开张了!

卢嘉瑞别出心裁,在开业前两日便用红纸写了一叠开业告示,叫伙计们在城里各处张贴,告示云:

各位街坊商旅游人等,我“瑞安大药铺”居宝地铜锣街南头闹市,历经精心修整布置,药材齐备,特定于吉日十月初九日良时辰时开业大吉。本药铺生药品种为本城最齐全,并有高明郎中常驻坐堂,诊病抓药甚为便当。本铺更熬制有独家祖传配方姜糖水、凉茶供饮。祖传姜糖水可祛病驱寒暖身,凉茶可清咽去火利嗓,并有祖传药酒,可止痛活血散瘀。开业当日,诊病不收诊金,生药只收半价,汤茶皆免银供饮。药铺卢掌柜有请各位街坊商旅游人等移步莅临,共襄盛业宏开之禧!

瑞安大药铺谨启

于是乎,到开业之时,铺子门前街边早早就围着一大群人,尽管天时有些寒冷,穿衣单薄的人们都有瑟缩,但围观人群热情依然高涨。大红绸结成的大红花包围着“瑞安大药铺”的大木扁之阴黑字招牌,在初冬亮色的空气中格外醒目。锣鼓队在拼命地敲打,一长串鞭炮爆响,加上嘈杂的人声,烘托出无比的热闹。

鞭炮声过去,卢永茂抱拳致谢,说了一通客套场面话,然后敞开铺子大门,让围观的人群进店去。人们进店后,诊病的诊病,喝汤茶的喝汤茶,抓药的抓药,闲逛的闲逛,铺子热闹了一整日,累倒了坐堂的老郎中,忙坏了抓药的伙计。

卢嘉瑞亲自管卖汤茶。在这初冬时节,冷风嗖嗖,寒气阵阵,滚热的姜糖水和祛火降燥的凉茶很受欢迎,都熬煮了好几轮才供应得上。

别具一格的热闹的开业过去,瑞安大药铺的名声便在县城里迅速传开,成了街头巷尾酒家茶馆乐坊里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不一样的药铺,更大更多更便宜,这是瑞安大药铺给聊城人的印象。大家看病抓药更乐意到这家药铺来,卢家买卖做得顺风顺水。

开业后,卢嘉瑞便不像筹备时那样频繁到聊城来,卢永茂也要求他要更专心去攻书了。

卢永茂这时真的觉得自己儿子是个做买卖的奇才。买卖走上轨道后,自己这个掌柜做得也是轻松。于是,卢永茂将三娘接到聊城来住,帮忙照料店铺买卖和家里生活,大娘和二娘留在溪头镇。日子久一些,他似乎就习惯了聊城的这个家了,没事也懒得回溪头镇去了。(本回未完待续)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