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回 喜悦成欢(下)

第二十一回独院立塾书艺兼习只身送衫喜悦成欢(下)

扣儿拗不过卢嘉瑞,只好进门来。卢嘉瑞闩上大门,领着扣儿在宅院走,看了院子各处,看了课室、单先生书房、厨房,一边说他在这里读书练武,学习音律乐器和书法下棋的事情。扣儿是随口的应声,也不知是不是真在听,听不听得懂。

卢嘉瑞不时回头瞄扣儿,看她只管跟着走,颇为不自在的样子。但如今的扣儿摸样儿可是比以前看到的要俊俏多了,这让卢嘉瑞心潮起伏,时不时说话都说差了。

“这是邱福住的,是这个阁楼的一楼,二楼是我的卧房,三楼是我的书房。平常除了上课、练武,我就在书房看书、写书法、练吹箫、学下棋什么的,有时候还学唱曲子。单先生教我唱曲子了。有时候我还在书房里练功。上去看看吧!把衣服鞋子也好拿了上去。”来到阁楼时,卢嘉瑞说道。

“少爷,奴婢不上去了,给少爷包袱。等下回去迟了,二娘会说的。”扣儿低声说道。

“没关系的,书房上面才好玩呢,我可以写些字给你看,教你认认字。要不我吹箫给你听,也可以学唱几句曲子给你听听。”卢嘉瑞说道,走到了扣儿的身后去。扣儿也就只好上楼去了。

“单先生呢?怎么不见单先生在?”扣儿一边走,一边问道。

“单先生出去访友,说要过两日才回来。”卢嘉瑞说道。

扣儿心里有些不安,也有些忐忑,但既已起步往阁楼上走,卢嘉瑞又跟在身后,也只好继续上楼。

来到三楼书房,卢嘉瑞就在书桌前坐下来,在纸上写上“扣儿、卢嘉瑞”几个字,给扣儿看,叫扣儿念。扣儿没读过书,不认得字,卢嘉瑞就一边指点,一边教她念:

“这几个字就是你和我的名字啊,扣儿,卢嘉瑞。你跟我念——扣儿,卢嘉瑞。”

“扣儿,扣儿”扣儿只念了自己的名字,没念卢嘉瑞的。

“你念嘛,怎么不念我的名字呢?”卢嘉瑞问道。

“奴婢念自己的就好了,少爷的名字就不念了。”扣儿低声说道。

“叫你跟着念你就念好了,怎么不敢念呢,扣儿?”卢嘉瑞问道。

“扣儿,扣儿,卢嘉瑞。”扣儿勉强念了一下卢嘉瑞的名字。

卢嘉瑞又写了几个别的字让扣儿认,在写画教读之间,渐渐地,扣儿就不再像方才那么拘谨了。

于是,卢嘉瑞吹箫给扣儿听,扣儿也没听过什么乐器,就觉得很好听,很新奇。卢嘉瑞干脆把箫递给扣儿,让扣儿试吹一下。扣儿说一点都不会怎么吹得了,但卢嘉瑞非让她试一下,随便吹。扣儿当真试着吹了,只管吹气,手指头也不知怎么按压,卢嘉瑞忍不住过来捉扣儿的手,帮她把手指按到气孔上,箫也就发出了很好听的响声。萧管发声虽然不成曲调,却也真的很悦耳好听。

扣儿停下来摆弄这箫,很奇怪声音是怎么发出来的,她这么一问,卢嘉瑞也说不出来。

“反正吹出曲子来就好了,管它是怎么发出声音的呢?”卢嘉瑞说道。

“我教你吹一个容易一点的曲子吧?”卢嘉瑞又问道,不等扣儿讲话,他又继续说道,“这箫吹得好,很好玩又很好听的。”

但扣儿这会正为方才卢嘉瑞的捉手感到害羞,忙不迭地说道:

“不练了,奴婢练不会的,不练了。”

“那好吧,我唱一曲儿给你听,是单先生前不久才教会我的。”卢嘉瑞又说道。

“好吧,那少爷就唱给奴婢听听。”扣儿只好顺从地说道。

于是,卢嘉瑞清了清嗓子,唱了一首刘永的《玉蝴蝶》:

“望处雨收云断,凭阑悄悄,目送秋光。晚景萧疏,堪动宋玉悲凉。水风轻、蘋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

难忘,文期酒会,几孤风月,屡变星霜。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汀!念双燕、难凭远信,指暮天、空识归航。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斜阳。”

卢嘉瑞虽然是大男子汉一个,但毕竟年轻,声音清亮,加上他对着扣儿唱,唱起来有情有调,又加上些儿动作表演,虽然扣儿听不明白曲词儿的意思,倒是觉得很好听又好看的。

卢嘉瑞唱完了曲儿,看他不再唱了,动作也收住了,扣儿才鼓掌叫好。

“唱得真不错,少爷,好听也好看。只是奴婢听不懂所唱曲词是什么意思。”扣儿说道。

“这首词是大宋前朝很出名的作词人柳永写的,写的意思是在孤单萧索的旅途中想起了以前的朋友,很怀念故人的那种情怀。”卢嘉瑞说道。

“怪不得听来有些怨气有些伤心似的。不过奴婢不懂,乱说的。”扣儿说道。

“你很聪明的,说得很对啊!”卢嘉瑞夸赞道。

“哦,少爷,奴婢得回去了,要不太久了,二娘又得问来问去的。”扣儿这时又说道。

“怎么会呢?又不是到别的什么地方去,都是在自己家里一样的,二娘不会说你的。”卢嘉瑞说道。

“不行的,奴婢真的要回去了。”扣儿着急说道。

卢嘉瑞不想让扣儿走,想跟她多玩一会,因为他跟扣儿在一起,就感到很快乐。虽然以前也同在一个宅院,如今也是同在一家,但他们平常见面接触的机会并不多,加上扣儿似乎有些故意躲着他,见到就更少了。

可是,扣儿真的要走了。卢嘉瑞就又拉扣儿到窗口边,看外边的风景。

“那好吧,把包袱拿到我卧房去,顺便也看看我把原来二娘的闺房布置成什么样子了。”看了一会风景,扣儿又说要走了,卢嘉瑞虽然很不情愿,但也不能老强拉着扣儿不让走,就对扣儿说道。

这时的卢嘉瑞脑子里就想着怎么能够跟扣儿多亲近点,多单独待一会。

“不看了,少爷,卧房有什么好看的。”扣儿却说道。

“这不看怎么行?我的卧房就是原来二娘的闺房啊!二娘也没回来看过,你不去看看,回头二娘问起弄成什么样子了,你都说不出来。”

扣儿这回又拗不过卢嘉瑞,想去看一下就好走了,那就看一看吧。说起来也是原来二娘的闺房,看了回去,二娘问到也好说话。

扣儿跟着卢嘉瑞下到二楼,进入卢嘉瑞卧房,将包袱放在一张桌子上。扣儿就在外间站着看了看,就想出去。

“里间也看看去嘛,看我的帐子挂得好不好,小桌儿放得是不是地方。扣儿,顺便帮我折叠一下被子、褥子,我都不知道怎么样叠才好,你教我叠一下,往后我就按你教的法子叠好了。”卢嘉瑞赶忙说。

扣儿迟疑了一下,想不进去,但一想卢嘉瑞叫她帮忙,让她教叠被子、褥子,又觉得不好意思拒绝。是嘛,方才卢嘉瑞还教她认字、吹箫什么的,还唱曲儿给她听,更别说少爷一家收容她们家的大恩大德了,这点说出口的请求怎么好意思拒绝呢?

于是,扣儿进到里间去,来到卢嘉瑞的床边,将里边乱糟糟的被子和褥子扯出来折叠。

“少爷,过来,奴婢教你叠被子和褥子。”扣儿叫道。

“哎!”卢嘉瑞走过去,跟扣儿并站在床边,看扣儿弯下身去叠被子。卢嘉瑞发现,自己已被扣儿的侧影和腰身深深的吸引住了!

真是女大十八变,如今的扣儿出落得俊俏标致,仪态落落大方,话语温婉甜润。她白白的肌肤,水灵灵的双眼,可爱的一双小手,凸起的胸脯,这一切的一切,让卢嘉瑞这会心神难定。

卢嘉瑞狂乱地想到,一直以来经常思想的扣儿就在自己的卧房,就在自己的床边,而卧房里只有他和扣儿!此刻的卢嘉瑞似乎只听见自己的呼吸,还闻着扣儿身上散发的体香,这让他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与冲动!

在一起折叠被子和褥子当中,卢嘉瑞的手不时碰到扣儿的手,甚至身体时不时跟扣儿的身体相碰相摩擦,这次扣儿却并不特别的躲避,这让卢嘉瑞感到心儿一阵阵狂跳。

卢嘉瑞的脑子全不在叠被子和褥子上,在神游与慌乱中,他与扣儿的手和身体的触碰就更多了。

扣儿不知道为什么少爷叫她教,他自己为什么又这么心不在焉,或者真的这么笨。

此刻,上次扣儿送夜宵时意外的情形正迅速重现在卢嘉瑞的脑际,他在飞快地想象着,他多渴望那样的意外能在这时,在这里,再度出现!

“好了,这回奴婢要回去了。”扣儿教卢嘉瑞叠好被子和褥子,要转身出去了。

就在这当儿,已心潮澎湃、激动万分的卢嘉瑞,心头涌上一股不可抑制的冲动,迎面一把抱住扣儿,放倒按压到床上!

“少爷,你要干什么?放开奴婢,放开……”扣儿大惊,挣扎着叫喊道。

“扣儿,别喊,扣儿,我喜欢你,我要你……”卢嘉瑞只顾把扣儿压着,正好把她的头枕在方才叠好的放在床榻中间的褥子上,任她手脚身子怎么狂踢打乱摔扭,就是死死的压着!

卢嘉瑞这时已顾不得许多了,曾经朝思暮想的扣儿,他要!

“放开奴婢,放开奴婢,……”扣儿身子动不得,只好嘴巴不停的喊,不停的哀求。

“扣儿,我喜欢你,我要你,我日日夜夜都想着你,我求你给了我,求你不要喊了。”卢嘉瑞嘴上也是不停的叨念着,根本也不管扣儿说什么。

卢嘉瑞将身体压着扣儿,过了许久,扣儿终于没有那么有力地挣扎了,卢嘉瑞依然不敢妄动,又过好大一会,他感觉到扣儿终于不再有力气挣扎抵抗,一阵狂喜涌上他的心头!

……

一阵狂风骤雨之后,彩虹高挂,情绪带着疲惫从极乐的欢愉中回来,卢嘉瑞紧紧抱着扣儿,凝望着她,动情地说道:

“扣儿,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你,我要一辈子对你好!”

“那又怎么样?奴婢只是你们家的丫头,你是少爷。”不该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扣儿这会倒淡定起来,说道。

“我去跟娘说,让我娶你为妻,反正我也该娶妻了,我娘亲她们都早已经在找了,我觉得你就很好。”卢嘉瑞说道。

“你不要去说了,你家是不会让你娶个奴婢做妻房的。少爷家里只会怕人家笑话呢!你说了,你父亲母亲只会说你傻,说不定还会把奴婢一家都赶走!”扣儿说道。

“那你要我怎么样?我就想你,就想对你好!”卢嘉瑞说道,呆呆地看着扣儿。

“奴婢能要你怎么样?少爷能记得奴婢,记得今日少爷这份心就好了!”扣儿低下头,说道,似有几分幽怨。

卢嘉瑞更紧地抱住扣儿,说道:

“我发誓,我卢嘉瑞这辈子都会记得扣儿的好,往后只要我卢嘉瑞能够做得到的,扣儿你只管说来,我一定为了你办到!如若我违背了今日的誓言,不得好死!”

扣儿赶紧要捂住卢嘉瑞的嘴,但已是来不及,只好说道:

“谁要你发毒誓?不吉利的,少爷记得就好了,奴婢相信少爷!”

两人言语一阵,扣儿忽然想起出来太久了,得赶紧回去。于是,两人赶忙下床穿好衣裳。纵然十分不舍,但无可奈何,卢嘉瑞只得送扣儿出门。临出门,又是一阵紧紧的拥抱。

“扣儿,我喜欢你,会常想你的,往后怎么办?”卢嘉瑞失神落魄地说道。

“少爷,不要胡思乱想了,记得奴婢就好,不要再想什么了。”扣儿淡然却带几许伤感地说,稍停一下,又说道,“等下记得擦掉床上的血迹,不要让人看见了!”

这时,扣儿在卢嘉瑞心中是个极其美丽、善良、细心、贤德、勤劳的姑娘,他是真心希望娶扣儿做自己的妻子。

邱福回到家时,已是日头西斜,落日余晖染碧天边。在关于对采办的麻烦和不解的不停的碎念唠叨中,邱福将买来的猪耳朵、猪脚和鱼做成了美味佳肴,仨仁的花生干也剥开炒得格外香脆,摆到院子中的桌子上。卢嘉瑞和邱福主仆两人,打开壶中的高粱酒,痛痛快快地吃上喝上了。

到烛光摇曳,星空灿烂时分,桌上菜肴扫荡得差不多了,酒壶却也已经空倒一旁。邱福记得自己的仆人身份,把住没喝醉,卢嘉瑞却拦也拦不住的醉倒地上了。

这是邱福头一次见到少爷喝醉了酒,但邱福永远不会知道为什么今晚会有这么好的口福,与主人一道享用这顿丰盛的酒菜,他更不会知道为什么少爷让他买花生干,要他只挑仨仁的。

卢嘉瑞与扣儿的欢爱事会传出去吗?卢嘉瑞会不会跟娘亲说要娶扣儿为妻呢?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