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独力战群狼(下)

第二十回父母急婚合议轻门户后山围猎独力战恶狼(下)

后山不远,闲话间就到了。三人开始在山上找寻猎物。经过许久的苦累搜寻追逐,卢嘉恭射到一只山鸡,三人还一起围捕到两只野兔。一直想找的野猪影子都没有见到。

三人在山岗的一块石头上歇息一会后,卢嘉恭就提议回去算了,野猪不好找,见到也难抓到。

“有这两只兔子和一只山鸡,宰了下酒也够了。”卢嘉恭说道。

但卢嘉瑞似乎兴意未尽,要继续找找。于是,大家歇息过后又继续去搜寻。三人是隔开两三丈的距离,在山间搜寻过去。

“看,这有野猪的脚印!”柴荣叫道,“俺们沿着野猪的脚印寻去。”

“你看一下脚印新不新?”卢嘉恭问道。

“新的,不要出声了,赶紧跟着寻去。”柴荣说道。

于是,大家屏息着呼气,快速沿着野猪脚印搜寻过去。野猪脚印将三人引导到一个山谷间的山洞口。洞口不大,走不进去。他们在洞口守了很长时间,但就不见有野猪跑出来。

“走吧,回去杀了这两只野兔和这只山鸡,烧了下酒,也够了。时候也不早了,要不然就晚了,吃饭喝酒时黑灯瞎火的。”卢嘉恭说道。

“好吧,就走了。”卢嘉瑞看着也不想这样空等,在山上走了这许久,反正也累了。

于是三人离开看守的山洞口,要向山下走回去。

“嗷呜——,嗷呜——,嗷呜——”,刚走开几步,几声嗥叫传来。

“狼,快跑!”卢嘉恭大喊。

于是,走在前面的卢嘉恭和柴荣飞快地往山下方向跑去,他们是不顾一切的狂奔。

卢嘉瑞没经历过打猎,也没有听说过什么险恶事情,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只管在后边跟着跑。山上树木蔓藤野草极多,卢嘉瑞不巧被拌倒了,当他爬起来再背起双尖叉时,已远远落后,不见了卢嘉恭与柴荣的踪影。正当他有一丝慌乱和焦急之时,猛然就看到一匹灰狼已经跑到他前面,返转身来向着他,目露凶光!卢嘉瑞急忙转身,又看到两匹狼正对着自己做捕食状。三匹狼对他已形成包抄之势!

“你们不要跑,一起过来!”卢嘉瑞朝卢嘉恭和柴荣逃跑的方向大喊。

但既没有了踪影,也没有任何回应,卢嘉恭和柴荣已不知跑到哪里了!

“妈的,这俩怕死鬼!”卢嘉瑞不禁骂道,这时他还没领教过狼群可怕的战斗力,只是埋怨卢嘉恭和柴荣太胆小。

这狼们也真聪明,任由卢嘉恭和柴荣跑,就截下卢嘉瑞围攻。这时,三匹狼眼睛幽光闪闪,或舔舌头,或摇摇头,或爬爬地,好像也并不急着进攻,就围着,似乎在欣赏调弄盘中美餐。这让卢嘉瑞开始感觉到处境之危险。

卢嘉瑞知道只能靠自己了。他这时反而镇定下来,紧握双尖叉,迅速思想对策。前后受敌自然要首先避免的,不然难以应付攻击。好在背后不远处是一璧山岩,他得想办法靠过去作为背靠。但狼也不傻,早有一匹狼守在他背后,似乎明白的就不让卢嘉瑞后退。

狼的包围圈慢慢的缩小,看来它们要发起进攻了。好在卢嘉瑞是个练武之人,自信自己一身武功,心里不至于轻易崩溃!

前面的一匹狼首先发起进攻,张开嘴跳跃扑过来。卢嘉瑞抡起双尖叉扫过去,击中狼的脖子,狼嗷嗷叫着翻倒。卢嘉瑞手也是一震,感到力度不小。

卢嘉瑞趁进攻的狼翻倒之际,又迅速抡叉向着右前方的狼扫去,在这匹狼退避之际,他却以更迅猛的速度反身向身后的狼追刺。那狼面对飞刺过来的双尖叉,也只好退让一旁。卢嘉瑞顺势将叉插到地上,双手握着叉柄,接着借力飞身双腿扫向退避的狼。也许那狼也没有想到他竟然用身体进击,依然是张开大嘴来迎接。但狼的嘴并没有咬到卢嘉瑞的脚,倒是卢嘉瑞双脚的重力扫到狼脖子上,把狼扫倒在地。紧接着,卢嘉瑞迅速拔起叉子飞奔向岩壁。

先前被击倒的两匹狼双双张开大口飞跃追击过来,卢嘉瑞又迅速反身举叉向其中一匹狼刺去,同时侧身让过另一匹狼。卢嘉瑞的双尖叉刺到那匹狼的脖子,他顺势猛力将狼甩向岩壁,狼身脱开双尖叉后,被一头甩撞到岩壁上,又重重摔落到地,嗷嗷直叫。而另一匹扑向卢嘉瑞的狼却也已咬到卢嘉瑞的左臂,卢嘉瑞赶紧回叉欲刺,这匹狼也不敢死咬不放,“嗖”的一下跳开。

这时,刚才被卢嘉瑞双腿扫倒的狼已经爬起,从卢嘉瑞身后跃起进攻,企图占回岩壁这一边,不让卢嘉瑞靠过去。卢嘉瑞只管回叉向这匹狼直直迎刺过去,双尖叉正好卡到狼的一只前脚,两尖刺刺到狼的肚子下插了进去,狼血直喷,而力道却直冲过来。卢嘉瑞只得用力一摆,让力道斜着从一侧冲过去,狼重重一摔,卢嘉瑞也不禁踉跄,险些倒地。

这匹狼虽然头部撞到岩壁,伤得很重,却并未退出,反而更凶狠地张口从下路窜过来,已经咬到了卢嘉瑞的小腿!卢嘉瑞感到一阵疼痛,强忍着,反手举叉向狼狠插下去,狼却一下又窜开了。卢嘉瑞就势向岩壁靠过去,深呼吸一下。

这时,三匹狼也都各有伤势,在喘息,进攻也缓了下来。卢嘉瑞靠着岩壁,这下不必前后受敌,感觉总算好了一些。但左臂和右脚都被狼咬了一口,血在流,感觉到疼痛不已。

三匹狼始终围着,就在双尖叉所及距离之外,虽然两匹都被刺到,血在流,另一匹狼头部又曾被叉子重击,估计都伤得不轻,但三匹狼就是不肯退去。

卢嘉瑞看它们眼露凶光,直勾勾的死盯着自己。看来,要不是它们把自己咬死吃了,要不就是它们被自己刺倒气绝毙命,否则它们是不会退去的了。卢嘉瑞知道,狼是极聪明的家伙,极善合群猎食,而现在它们正在消耗自己的信心和力气。他飞快的想对策。

短暂对峙之后,卢嘉瑞决定主动出击,不跟它们耗下去,那样只会对自己不利。他想,要对右边受刺被甩撞岩壁的重伤的狼佯攻,引诱左边没被刺到过的狼冲上来,然后给它狠狠一刺,让三匹狼都吃吃他双尖叉的滋味!

卢嘉瑞举叉向右边的狼刺去,左边的狼果然迅猛地飞跃扑过来,卢嘉瑞则飞身踏上岩壁边的一块突出的石头,借势转身回叉迎着扑过来的狼直面刺去,正中那匹狼张开的大嘴,双尖叉的一个尖直直插到狼嘴,直插到狼的咽喉,狼痛苦着嘶嗥滚落。

这时,正面的那匹被刺到肚子的狼已经拼死扑来!卢嘉瑞赶紧要收回双尖叉回刺,而由于刚才狠插用力过猛,与进攻的狼又是正面相迎,双尖叉的铁尖刺竟已插牢在那狼嘴。那狼咬着尖叉,鲜血直流,滚死在地上,嘶嗥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卢嘉瑞拔叉回刺时,只拨出叉柄,叉子竟然就插死在那匹狼的咽喉里了!

卢嘉瑞拔叉力道猛,空柄回手时力道落空导致重心失控,叉柄木棍一下子脱了手。眼看中间这匹狼从下路扑到,卢嘉瑞只好从石头上拼尽力气跳离岩壁这边,落到狼的身后。他在趁滚地之际,抓起地上一块石头,朝回身扑过来的狼狠狠地砸去,正中那匹狼头部,狼头凹了个坑,嗷嗷直叫。卢嘉瑞趁势跃身过去抄起木棍,狼则迅速窜退到木棍所及之外。

这时,右边的原来撞到岩壁的狼好像已经恢复元气,气势汹汹的,正欲来偷袭卢嘉瑞后路,而窜退出去的狼也同时回扑,默契地对卢嘉瑞来个前后夹击。卢嘉瑞不能同时应对前后扑击,只好再次跃上岩壁上突出的石头,然后来个撑杆跳,飞身跃出两匹狼的攻击圈,然后就抡起木棍迅速转身,就势将木棍横扫过来。

中间的这匹狼机敏地匍匐在地,但撞岩狼则被击中张开的嘴,嘴角被木棍迎面重重地卡进去,又反弹出来,撞壁狼已被打倒在地。卢嘉瑞决心先结果了它,不等它回过神来,也不管中间狼的攻击,照着撞壁狼狼头再狠狠的加了一棍。这匹狼就在地上甩头晕转,嗷嗷的痛苦地嗥叫。

而在这时,中间这匹狼已经扑到卢嘉瑞背后,正要撕咬卢嘉瑞的脖子。卢嘉瑞急忙就势双手将木棍压地一个后翻滚,将狼带翻,但双肩已经感到被狼爪抓伤的疼痛。

卢嘉瑞如今顾不上疼痛,就剩一匹有战斗力的狼了,他得抓紧结果了它。他翻滚之后就是一挺,站成一个稳稳的八字马,双手紧握木棍正要扫过去,而那匹狼这回偏却快速地逃遁了。

狼不愧是最聪明的野兽,看到两个同伙死的死,伤的伤,都已经没有了战斗力,自己又身负重伤,最后拼死一搏没得手,再纠缠下去自己的小命也会搭上,不如“识时务者为俊杰”,赶紧逃走!

卢嘉瑞由得它逃去,深深的舒了一口气,看看晕死的撞壁狼,似乎还没有气绝死尽,双眼布满血丝,依然发射出凶狠的光芒盯视着自己。卢嘉瑞不由得抡起木棍朝狼头上和身上狂殴几棍,随着几声越来越微弱的哀嚎,看那匹狼双眼无力的闭上,终于结果了它的性命。

卢嘉瑞用手摸摸自己的肩背,带回来一手的血迹,背上、手臂和小腿还有些疼痛。他又想到还有一匹狼,走过去,看它摊在地上已经不能动弹了,嘴里还咬着铁尖叉,地上一大摊的血迹。卢嘉瑞还怕它装死,又给它一顿狂殴,直到看清楚它没任何动静才罢手。

卢嘉瑞扯来几根蔓藤,将两匹狼捆了,就以木棍作为扁担,一头挂一个,挑着狼担,往山下走。

这回,卢嘉瑞忘记了疼痛,心里十分爽快。他想,卢嘉恭和柴荣这两龟孙子撂下他自顾逃跑,自己却把这两匹狼打死了,挑回去烹,他为自己的勇气和武功自豪。他觉得往后这帮龟孙子对他应该更加敬服,更该五体投地才是!

卢嘉瑞挑着狼担,走到山脚时,已是日薄西山,夜色降临了。这时才见到卢嘉恭和柴荣,还有卢永义、卢嘉理,带着其他几个村民,拿着些棍棒刀叉之类的家伙赶来。

这群人看到卢嘉瑞若无其事地挑着狼担走回来,惊讶不已。大伙急忙围上来。

“卢嘉恭,你来挑担子,我挑不惯,肩膀疼!”遇上这班人,卢嘉瑞若无其事地对卢嘉恭喊道。

“卢嘉瑞,你受伤了!”柴荣说道。

其他人也在吵嚷着说这说那的,猜测说卢嘉瑞怎么对付狼群。

“没事,快挑去宰了吃酒!”卢嘉瑞说道。

卢嘉恭倒是很乐意干这等事情,他接过狼担,然后,大家簇拥着回到溪头镇上。

一到镇上,卢嘉瑞就到自家的药铺,叫来老郎中给自己身上的伤口擦洗敷药。

晚上,几个玩伴们就在镇上酒家吃酒,除了卢嘉瑞和卢嘉恭、柴荣、卢嘉理、卢永义,还有另外几个相好的村民,宰了兔子、山鸡还有一匹狼,再点了一些其它的菜,还要了三坛酒。

这也是这帮玩伴们很久之后的聚首,吃喝自然痛快,聊天又有谈资,席间便更热闹。

卢嘉瑞又发挥了一通说书人般的能说会道的禀赋,将打狼过程说得紧张精彩,说尽了狼的狡猾和自己应对的聪明以及武功的高强。

大家听得津津有味,听后无疑更加敬服大哥卢嘉瑞,夸赞、膜拜之言词不胜反复。而卢嘉恭和柴荣则成了大家臭骂和贬损的众矢之的。尤其是卢嘉恭,大块头,上山时候夸口老虎都不怕,一见狼就不要命的率先逃跑,简直窝囊废!

卢嘉瑞表面上说没什么,也没有埋怨卢嘉恭和柴荣,但心里暗自爽快,酒也喝得很有兴致。卢嘉恭和柴荣只好装孙子,不断的自责自损赔不是,也只好不断的领受罚酒,结果卢嘉恭和柴荣当晚就都醉倒在地上了。

翌日,卢嘉瑞勇斗恶狼的英雄故事便迅速在溪头镇传扬开来了。

卢嘉瑞打猎遇险受伤,卢家将如何看待?欲知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