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出意外(上)

第十六回寄厚望全家操心应试事出意外扣儿撩动少爷情(上)

却说上回说到卢嘉瑞开始准备到州里应试事,心里却不自信,经单先生与他一番辩说长谈,激励他只要好好准备,便可自信应考。卢嘉瑞终于解开心结,决意努力一搏,为家族为老师挣得荣光。打那时起,在单剑悉心教授指导下,卢嘉瑞专心攻书习武,不再分心出去玩耍,这让卢永茂感到儿子科场得意似乎有了希望。

卢嘉瑞专攻读书备战科场,在家里是件大事,不仅卢永茂妻妾们时时将这事放在心里,随时想着怎么能让卢嘉瑞更专心、更用功去读书,就算下人们也都知道了,卢永茂也嘱咐他们不要做出任何影响卢嘉瑞攻读之事。比如不得在家里四围吵闹啦,不准随便找卢嘉瑞啦,不准随便进到书院啦,有村里少年来找卢嘉瑞玩就直接推掉啦,等等。甚至卢永茂吩咐邱福,往后要将饭菜弄得特别可口些,以便卢嘉瑞吃得好,更有精神。

卢永茂到书院说要卢嘉瑞准备应考的翌日,单剑先生就将卢嘉瑞的学文练武时间做了调整,规定每三日才安排一个下午练武,其它时间全部改为攻读经书备考。卢嘉瑞一开始自然还有些不习惯,因为他本来就喜欢练武而不喜欢学文,惰性难免显露,在单剑的督促监管之下,慢慢也就适应了。

但卢嘉瑞自觉攻读的专心刻苦只坚持了三四个月,便就渐渐的有些倦怠下来,心神似乎就不是那么有定力了。

一日,单剑讲解完一节经义,吩咐卢嘉瑞自己温习一会书,然后回到起居室喝了几口茶。单剑再回到课室时,只见卢嘉瑞坐着发呆的样子,并没有在温书。单剑便问卢嘉瑞说道:

“少爷为何不好好的温书,看你心不在焉的样子,像是在发什么呆的?”

“读书怎就这等苦累!我都要坚持不下去了!”卢嘉瑞回过神来,坦诚地说道,“这几个月许是我有生以来最难过的一段光阴,没有快乐,心神苦楚,也不知学到了些什么没有,只知道熟读、听讲、温习、练写,脑子里边都是课业,人生要都这样过,学生真的受不了!”

“少爷这几个月学业进步极大,在许多方面都有极大的长进,让为师看到了你天生的聪明禀赋,其实也很适合于科场出息。为师正庆幸你的转变,满望你能持之以恒,说不定就一举高中,创造少年一试中举的奇迹呢!”单剑反正是说鼓励的话,虽有些夸大,但也算约略符合实际。

“先生一定是过于夸赞学生了!”卢嘉瑞说道,“攻书这等苦累,要是武举开科,我宁愿练武去应考武举,多难都不会觉得辛苦!”

“为师也知道你其实不那么喜欢学习经书典籍,爱好练武。但是,你父亲请为师来主要就是为了教你读书的,所以要是你读书没有出息,就算你武功练得再好,为师也是愧对你父亲。况且你们一家人都指望你能在科场上成就功名,可以光宗耀祖,你也不能不好好努力,就让家里老小上下失望啊!”单剑说道,“况且我大宋自太祖开基以来,就一直重文抑武,文臣一直就列居武将之上。武将不仅处处受抑制,身为武将者,还常有牢狱性命之忧,而大宋则从未有过杀害文臣之例。少爷喜欢习武,如若巴望武举出身,想成为武将,可曾想到过这些?”

“这些学生倒未曾想过。可是学生还是觉得科举登榜太难。每次开科,全天下那么多士子童生,才录取几个举人、贡士,又录取几个进士呢?多少人终年攻读到头来白忙了?”说来,卢嘉瑞还是对科场信心不足,以至于神疲心累,并不是真正受到了什么身心之苦。

“没错,有些人考了一辈子还没考上,到了白发苍苍时候还是童生一个。但是,你不努力去试试怎么知道自己不行呢?少年中举登科,高中进士甚至钦点状元的先例也不是没有过,怎么就知道一定不能是你?你这么聪明,应该有信心才是嘛!”单剑鼓劲说道,“少爷前几个月就很好,学到的东西比以前两年怕都要多,只要坚持下去,一定有成效的!”

“我看人聪明不聪明与科场登榜好像关系不是那么大。况且考上了举人了,又要去考贡士,然后又去考进士,就是不断地耗费心神去攻书,到头来人都变老了,就算考上了进士又有什么乐趣呢?如果考完举人就候任到外地去做个小官,背井离乡,俸禄就那么一点,不贪赃枉法过不好,贪赃枉法总怕有一日被揪出来,搞不好还赔上身家性命,活的都不自在。一想到这些,学生就不是那么有劲头。”卢嘉瑞似乎又回到几个月以前,刚决定要参加州解试时说过、讨论过的疑虑之中。

“你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单剑只好先肯定卢嘉瑞的话,他知道如果直接先否定卢嘉瑞说的,后边他再说什么也没用了。但他不想再重复以前进行过的辩论,只想提醒卢嘉瑞继续执行已经决定的计划,继续实行一直在做的事情,他继续说道,“这些在以前都已经讨论过,决定了的事情就要坚持,不应动不动就反复,那不是男子汉有担当的做事之法。在你父亲面前,你都已经好好的说过了,一定要努力,你如今攻书略有一点枯燥疲累,便想到放弃,将来如何成得了大事?况且,并不是不贪赃枉法的官员都活不下去,或者说活得不好,俸银都是够用的,尽管不会很富裕很阔绰。当官也该是有抱负的,为百姓谋福利,为天下谋福利,不能只想着自己享受荣华富贵。得中科名,享有官威,传扬名望,庇荫子孙,这些也是科场登榜出仕为官的好处。而且为师也同意你的说法,先一心一意科场应试,如若果然取得了功名,门庭有了光辉,做他几年官看看,感觉到真正不适合,再辞官归里,做你的买卖也不迟!”

单剑知道,卢嘉瑞是一个好动且极喜欢自由自在的人。这些年来,不过是偶尔间带卢嘉瑞到附近州县游历或者拜会友人,让卢嘉瑞目睹或耳闻了一些官场人物的状况和言谈,自己也不时跟他谈及自己做官时候的经历和感受,他竟然就这么总结出来一些“道道”,而他还年纪轻轻的,实在有些令人侧目。

“先生,我呢,想的很实在,就想着这辈子自在快活,为着光耀门第去辛苦不值得,也不见得能做得到,就算了。至于庇荫子孙嘛,要是人都老死了去,哪里还能管这么许多?至于造福苍生的抱负就更没有了,人生来就该自己快快活活过这一世,别的事我就觉得很是不必想那么多了。”卢嘉瑞说道,“不过,方才先生教训的也是,说好的事情不应该轻易反复,我当继续努力攻书,专心一意去准备科场应考,那怕觉得再苦再累,也不再随便懈怠了!”

“读书人,学而优则仕,为家人为苍生谋福祉才是正道呢!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孔孟教诲,也是士子一生不断进阶之道。”单剑说罢,顿一顿,又继续说道,“至于上孝奉父母,下养育子女,更是人之常伦,如何能自顾身清呢?你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么些想法的?这让我这个老师怎么跟你父亲交代呢?如老爷知道,该怪罪为师将你教坏了!”

“这不怪先生您的,学生也是就这么想想而已,说不上什么时候开始。其实家里和父亲母亲,学生以后肯定能好好的孝养,这个是不必担心的。学生的想法不过是发展家业,多赚钱银,父亲母亲也会很高兴的。况且,学生就这么个独子,果真读书出息,不论是游学、赴考还是做官,少不得外出远方宦游,这都是不符合‘父母在,不远游’的孔圣人之教诲嘛!”

“孔子在论语中说的是‘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不是父母在就一定不能远游,只要‘游必有方’就可以了。如若科场得意,将来踏上仕途,就将父母带到任上,就根本都‘不远游’了!好了,闲话不必说那么多,不管如何,你得用功读书,准备好明年秋季到州里去应考。考不考得中,也须努力一把。不能让你父亲看着失望!”单剑说罢,停了一下,又问道,“是不是为师弃官不做自在云游让你有了那些想法?还是为师带你出游时让你看见很多官场的不好勾当让你厌恶官场?要不就是为师时常跟你谈到的官场污浊之事让你惧怕或者不屑为官?”

“先生放心,其实跟先生没有什么关系的。学生一向以来就觉得人生应该自由自在快活的活着,不要受什么约束羁绊。不是有个俗语叫什么‘无官一身轻’吗?”卢嘉瑞说道,他并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而是很合理,他想一想,又继续说道,“如果不为做官,读这些经书典籍有什么用呢?又不能使人读了更聪明,也不能使人读了更快活,也没有教人学会做什么事情,学生真的不知道读这些书除了为科考登榜,然后学而优则仕去做官之外,还有什么实际一点的用处,所以常常有些不自主的产生困乏厌倦感觉,实在不是有意的不去好好攻书呢!”

“正如少爷方才说的,自今日起,你得继续努力攻书,已经决定的事情不要再轻易动摇,有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几个月前信誓旦旦,不能一下子就变了。少爷目今年少,也还不必过早去想做买卖的事情,先下决心苦读几年,争取科场出息,如若实在没有成效,再专心去做买卖也不迟。如若科场得意,则先做几年官,官场上感觉不好,再回头去做买卖,这官场上的阅历与人情交谊,也会对你做买卖大有裨益!”单剑这次要卢嘉瑞真正心意坚定,不再动摇,便不厌其烦的陈说厉害,说道,“少爷或许也听说过这样的事,有多少富商巨贾,家资千万,但不过惹上了衙门中人,官府便可令其顷刻间家破人亡。你往后千万不可小瞧了官府衙门,小瞧了衙门中人!”

“先生,学生知道了,自今往后学生一定努力苦读,绝不再动摇心意,争取科场上能有所作为,庶几不负父亲母亲和先生的期望!”卢嘉瑞这时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几年前初次到聊城县城逛庙会时,与县城里的几个少年打架之事,当时那知县的狗崽子就是依仗着他父亲是知县老爷,盛气凌人,那得意而可恶的样子又浮现出来,这让他更切实地理解到单先生所说的衙门官吏的权势,多少激起了卢嘉瑞取得权势的欲望。

“这就好了,为师相信少爷一定能如愿以偿的!”单剑最后以激励的言语说道。

这回单剑更清楚卢嘉瑞不是一个简单的孩子了,他是个早早有着自己独特想法和目标的青年郎。尽管单剑不能想清楚为何卢嘉瑞这么小小年纪就有这么些很不一般的见地,形成这么清晰坚定的意志,但他明白了,卢嘉瑞将是一个非同一般的人物,甚至可以说现在就已经不一般了。

虽然卢嘉瑞说他有些想法与单先生没有关系,但作为老师,单剑心底下总是有那么一丝歉意,感觉可能要有负于卢员外的厚望。但经过这回的长谈,单剑相信卢嘉瑞将会踏实地履行自己的诺言,为着应考专心攻读诗书典籍了。

本来,卢永茂请单剑来教授卢嘉瑞,目标就是冲着科场应试,只不过如今明确了应试时间,读书要抓得更紧一些而已,但对卢家可绝对是一件大事,一家上下都围绕着卢嘉瑞应考这个事情转。

卢永茂当然是把家里的生计生活安排得妥帖一些,避免打搅到卢嘉瑞,他更经常到书院来察看督导卢嘉瑞的攻读情况,跟单先生谈论卢嘉瑞的学习,更是现场解决书院遇到的任何实际困难、问题,好让单先生和卢嘉瑞两个人都能专心致志地教和学。

女人们自然也不闲着。她们深知卢嘉瑞将来是一家之主,是她们老去时的靠山,如果卢嘉瑞能在科场上有出息,不但她们脸上沾光,也更加老有所托,在此时此刻表现出关心和爱护是绝对不能少的。

三娘是卢嘉瑞亲娘,儿子自然是娘亲心头肉,寄托和期望是天然的。她对卢嘉瑞在衣着饮食作息上更加关心,任何细节都关注,为的是让卢嘉瑞能安心读书。就算晚上,要是卢永茂没过来,三娘几乎每日晚上都要等到卢嘉瑞房间的油灯熄灭后才会上床就寝,似乎等候响应卢嘉瑞有什么需要的叫唤。

大娘、二娘,只能怨自己肚子不争气,就这么个不是亲生的儿子,平素本来就是疼爱有加,这么关键时期就更不能落后了。虽然实际上也帮不上什么忙,但表现出疼爱一定也不能少。大娘和二娘还不约而同地想到一个体现关心卢嘉瑞的实际行动来:瑞儿攻书一定很辛苦,要好好的补补身子。瑞儿晚上也要温书,不如每日晚上做些夜宵给瑞儿送去吃,补一补,不要累坏了身子。(本回未完待续)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