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说文辨武(中)

第十四回拒贼斗匪事迹传扬镇上说文辩武志趣埋藏心里(中)

过不了几日,卢嘉瑞家里的私塾已经准备好,卢永茂请风水先生选择的黄道吉日就要到来。

这日是卢嘉瑞来学堂的最后一日了。下午放学时,卢嘉瑞向学堂老师余老先生深鞠一躬,表示感谢。余老先生早已得知了卢嘉瑞家要开私塾,不过是慰勉一番,算是作别这个不怎么专心读书,脑子却聪明灵通的学童了。

走出学堂门,平日一起玩得来的几个小伙伴就围过来,一起来到学堂前地坪边的一棵大树下。

“咱们合伙的买卖怎么办呢?往后大哥也不能那么自由地出来玩了!”还没等大伙坐到石板上,卢永义就开始问道。

于是,大家讨论两桩买卖的事。由于天气寒冷,鱼是不好撸了,来喝糖水的人是不少,但喝凉茶的人也是日渐稀少,一致的决定是干脆不做了,把剩下的钱分掉就好。锅碗瓢盘也大家各取所需的分分掉,撸鱼的渔网就放在卢嘉理家,谁要用就去拿来用。

大伙在等着,卢嘉理跑回家去,把剩余的钱拿来,大伙就平均分了。

这日正巧是集市日,小伙伴们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似乎这是最后的狂欢一般,从小街的这一头走到那一头,将想吃的都吃个遍。当然,又是英勇无比的卢嘉瑞请客了。

大家分别时,卢嘉恭说道:

“卢嘉瑞,以往后你都关在家里读死书,俺们就找不了你出来玩了吗?”

卢嘉瑞想了一想,说道:

“我的学堂在我家后边院子里边,往后你们有什么好玩的事情要找我,就到我家后边院子墙外,大声说话,或者大声叫喊,我听到了你们的说话声和叫喊声,就知道你们找我了。我能出来的话我就会出来。你们不要喊我名字,不然先生会知道,反而可能不给出来。”

“好啊,好啊,你可要时时留意哦!”大家抢着说道。

大家分开之后,卢嘉恭和卢嘉瑞同路走时,卢嘉恭神秘兮兮的附在卢嘉瑞耳边小声说道:

“今日到赌屋去玩一会怎么样?往后机会可就不多了!”

“不想去了,早点回家。”卢嘉瑞说道。

“赢点钱再回去嘛,又好玩又能赢钱,玩一下多好!”卢嘉恭极力撺掇道。

“虽然以前赢的时候多一点,但那不是一定的事情。你这人真是的,自己不赌,就怂恿我去赌。”卢嘉瑞说道。

“俺没有本钱嘛,有本钱俺就敢赌!”卢嘉恭倔强地说道。

“好吧,这次我借本钱给你,你敢不敢?”卢嘉瑞问道。

“当然敢!”卢嘉恭脱口而出。

“那好,我拿出三百文钱,一个一半一百五十文。是各下各的注还是一起下注然后平分输赢?”卢嘉瑞盯着卢嘉恭,问道。

“就一起下注好了。”卢嘉恭说道,“就按你以前的法子去赌。”

“先说好,你借了我一百五十文本钱,赢钱大家平分,输钱也两个平分,如果输完三百文钱就不赌了。”卢嘉瑞说道。

“一言为定!”卢嘉恭应喏道。

于是,卢嘉瑞和卢嘉恭两人又折回到小街上那一头的赌屋,进去赌骰子,结果是高高兴兴地进去,灰头土脸出来,傍晚时分出来时数一数所剩铜钱,总计输掉了两百三十文。

“分吧,总共输掉两百三十文,一个人输多少文呢?你算一算,看算得对不对?”两人一边往回走一边说话,卢嘉瑞说道。

“一个输掉一百二十五文呗。”卢嘉恭无精打采地说道,进去时的兴奋劲,早不知飞到哪里云天之外了。看到卢嘉瑞常常赢点小钱,本想跟着挣一点,不想一跟就输,卢嘉恭很是丧气。

“嘿嘿,愿赌服输,你怎么这么没劲的!进去前的那股豪气都到哪里去了?连这么简单的数都算错了!两百三十文,一分为二,每人输掉一百一十五文,这样好了,就算你输掉一百文整数,我输掉一百三十文吧!”卢嘉瑞说道。

“那就算俺欠你一百文好了。”卢嘉恭皱着眉头说。

“刚才分咱们做买卖剩余的钱时,你分得五十多文,你先还我五十文吧!”卢嘉瑞继续说道。

“还是先欠着吧,俺娘这阵子有病,正愁没钱抓药,还得不时买点肉给她补补身子呢!往后俺一定赚钱来还你的。”卢嘉恭呆呆的眼神看着卢嘉瑞,弱弱的说道。

“往后?你什么时候能赚钱来还我?做什么赚钱?既然这样你怎么还要去赌钱?”卢嘉瑞追问道。

“俺——俺——”卢嘉恭一时搭不上话来。

“好了,看你这么孝敬你娘亲的份上,我就先不要你还,但你要记住欠我一百文铜钱,以后是要还的。还有,你往后都要记住,输不起时就不要赌钱。”卢嘉瑞停下来,直视着卢嘉恭说道。

卢嘉恭涨红着脸,什么也没说。于是两人继续走,到岔路分手各自回家。

黄道吉日之期上午,卢永茂一家备办祭品,在客堂前天井摆上满满一桌,焚香燃烛,卢永茂带领一家老小虔诚恭行三跪之礼,礼拜天地八方诸神。然后卢永茂带领卢嘉瑞,让邱福将祭品挑到镇上公祠,摆到供案上,父子俩又恭行三跪之礼,拜祭卢姓宗族祖上列祖列宗。拜祭罢公祠,再回到自家堂屋,将祭品摆上香案,叫出妻妾们,一同拜祭本门祖宗,依然是三跪之礼,虔诚恭谨如仪,祷告祈求卢嘉瑞学业长进,科场得意,而后光耀门楣。

卢嘉瑞虽然觉得礼拜繁杂,但毕竟是父亲依例而行,一片苦心也是为着自己,也就耐着性子跟着完成了所有的礼节。

祭祀完毕,卢永茂带着卢嘉瑞进入后边的书院,行拜师大礼。

稍为客套辞谢一下,单剑便坐到书房正中案桌右边的椅子上。于是,卢永茂在旁喊礼,卢嘉瑞行礼,四跪叩首如仪,毕恭毕敬地礼拜单剑先生。卢嘉瑞行礼毕,卢永茂坐到桌子左边的椅子上,卢嘉瑞站在下方,一起叙话。卢永茂向单剑说道:

“从今以后,犬儿就托付先生了,有劳先生不吝才学,辛苦教诲!”

“承蒙员外抬爱,在下一定竭尽所能教导小少爷,期望能为小少爷学业有成而尽绵薄之力。”单剑说道。

“先生今后对待犬儿不需看顾面子,该教的教,该督促的督促,该惩戒的惩戒,该责罚的责罚,务求使其刻苦用功,专心学业,勿使其游嬉乡曲,荒废光阴!”卢永茂叮嘱道,既是讲给单先生听,也是讲给卢嘉瑞听的。

“这个自然,请员外放心。做客有做客之礼,为师有为师之道。今日之前,在下乃贵庄之客,今日之后在下即为小少爷之师傅,自然会按师傅之道教诲小少爷。”单剑说道。

“往后先生生活上有何不便之处,就直接跟瑞儿讲,或者吩咐邱福,家里会尽量安排好的。”卢永茂又说道。

“这里一切甚好,有劳员外费心了。”单剑答道。

“瑞儿,往后一切听从单先生的教诲,用功学习,不要辜负了为父的期望!”卢永茂转过头来,对卢嘉瑞说道。

“是,父亲!”卢嘉瑞回答道。

“今晚家里备办了一桌酒菜,到时请先生过去一起喝两盅,就算是拜师宴吧!”卢永茂对单剑说道。

“好的,在下这里先感谢员外盛情!”单剑说道。

“那我就不再叨扰了,请先生开始授课吧!”卢永茂说罢,起身告辞,单剑送到小门后回步,对卢嘉瑞的授课就开始了。

其实卢嘉瑞最想学的是单剑的武功,而对诗书典籍则没那么多的热情。

“先生,先教弟子武功吧?”卢嘉瑞开始就说道。

“徒儿,你应以学习诗书典籍为重,为将来应试做准备,以期考中举人、贡士乃至进士,光宗耀祖。当然,你喜欢习武,为师也会教给你武功,学会武功,能强身健体,也能抵抗盗贼,看家护院,甚至有朝一日投身行伍,报效国家。但你得记牢,你应以科考得志为己任,用功学习诗书典籍,不辜负你父亲对你之殷切期望。”

“师傅,弟子知道了。但弟子喜欢学武,欲要练就一身好武艺!”卢嘉瑞回答道。他心里清楚,他其实对学习诗书典籍与应试的兴趣远远没有对练武那么高,先生出手搭救他时的神勇印象和感受早已烙印在他的脑海,他极其渴望自己可以像单先生那样,有一身好武功。

“那就这样,每日上午学习诗书典籍为科举应考,下午教你练武。你学文练武都要用功,将来成为一个能文能武之人。”单剑说道。

“方才你父亲在之时为师就说了,今日之前我是你们家的客人,自然有客人的客气,你拜我为师之后,我就是你的师傅,那么你待我以师傅之礼,我对你以师傅之道。本人向来遵行师道以严,是谓‘严师出高徒’。所以,今后你当遵从我的教诲,读书习武都要上心用功,不可嬉戏而为,否则当责罚时必责罚,为师不会留情面。”单剑拿过一把戒尺扬一扬,又说道,“好,现在到你的位置坐好,开始上课。”

“是,先生!”卢嘉瑞应道,然后就到课室位子上坐好,准备开始听讲。

中午的时候邱福从前面送午饭过来给单先生,卢嘉瑞则回前边去吃。卢嘉瑞一坐到饭桌边,卢永茂和几个娘们就开始问卢嘉瑞课堂上的情况怎么样。

“单先生上课比镇上公学里的余先生好,听起来更清楚更有意思一些。”卢嘉瑞直截了当地说道。

“单先生毕竟是年青,阅历也丰富,见多识广,看来请单先生来教瑞儿,是请对人了。”卢永茂有点神色得意地说道。

“瑞儿好好的跟单先生读书,单先生举人出身,你受教于这么好的老师,将来至少也考个举人嘛!”大娘说道。

“青出于蓝胜于蓝,瑞儿还这么聪明,应该考上进士。”二娘说道。

“瑞儿,你不是还要向单先生学武功吗?怎么学?在哪里教?时间怎么安排?”三娘则问道。

“单先生说了,上午学诗书典籍,下午教武功。我要把单先生的一身武功学到,以后就不怕什么盗贼了。”卢嘉瑞说道。

“瑞儿,你学好诗书文章,准备参加科举考试,这是要务,练武是次要的,不要颠倒了。”卢永茂生怕卢嘉瑞只顾练武,荒疏了学业。

“瑞儿学好武功其实也是不错的,除防贼防盗,还可以保家护院,以后不受人欺负。”大娘说道。

“想起上次出远门做买卖的事都后怕,一家两个男人,这么危险的境地,要真出了事,家里怎么办?”二娘说。

“可是要是不出去历练历练,不但家业难发达,老是窝在溪头镇这小地方,瑞儿也难以见识世面,长不成一个男子汉。”三娘说道。

“唉,我想到了,溪头镇没有大一点的药铺,乡民得个病抓点药都要到县城去,路程遥远往返不便。不如咱们家在溪头镇开个生药铺,既方便了乡民,又能赚些银子,不是很好吗?”卢嘉瑞忽然说道,也不管父亲母亲们在说他的事。

大家听卢嘉瑞这么一说完,倒是沉静了老大一会。

“我看瑞儿这主意不错,乡民得个什么病都得到县城抓药,很是不便,开个生药铺,是一举多得。便利乡民,又可以赚点钱,安安稳稳的,还不必到外边去,一年到头就在自家店里做买卖。”大娘先开口说道。

“好是好,就是咱们家都没做过这样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做。”二娘说道。

“这个倒不是什么难事。开个生药铺没什么难的,没做过也没什么要紧,照样可以做好。”三娘说道。

“我看瑞儿的主意确实不错,就准备做吧。”卢永茂下定论道,“在街上租个铺子,请木匠做药柜桌凳,到县城进些药材,就可以开张了。”

“父亲,孩儿是这么想的,家里派个人做掌柜,再请个郎中做伙计,诊病同时卖药,方便乡民。”家里人肯定了自己的主意,卢嘉瑞很高兴,继续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前时咱们几个伙伴一起合伙开的凉茶摊,其实生意还是不错的,听那些喝饮汤茶的人的议论,功效很不错,可见口碑是可以的。只是天气冷了,人出门的少,喝饮的人客少了些,加上咱们又不是那么在意经营,买卖淡了下去,就不做了。这次咱们家铺子里把这两样汤茶熬起来,边熬边卖,有桌子椅子坐着喝饮,来喝饮的人一定会多起来。而且药铺里卖汤茶,也不增加多少本钱。”(本回未完待续)

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访问本站,速度更快!如果遇到章节问题,请及时报错反馈。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